《剑客》

第 四 章 白龙道人飞剑夺命

作者:独孤红

四个汉子马上就发现了他,脸色一变,立即闪身暴退!

燕翎跟没看见他四个似的,一直走到正殿门口才停了步。

只听那麻脸汉子冷喝道:“朋友,你是……”

燕翎道:“容我问一句,你们可是老四胤祯的人?”

四个汉子勃然色变,那独眼汉子道:“是又怎麽样,你小子是……”

燕翎道:“我麽,二阿哥门里的人。”

独眼汉子厉笑一声道:“这可真叫冤家路窄啊,剁他。”

他探腰抖出一把链子枪,飞身扑上台阶,链子枪抖得笔直,疾点燕翎小腹。

燕翎一脚踢出,链子枪应脚高飞,燕翎跟著跨下台阶,又是一脚踢中了独眼汉子心口,

独眼汉子大叫喷血,扔了链子枪躺下了,两脚只踢弹了两下就不动了。

另三个脸色大变,探腰就要摸家伙。

燕翎人已到石阶下,长剑也出了鞘,只见寒光暴涨疾闪,随又归了鞘。

另三个汉子喉间各标出一股鲜血,身子一晃,砰然倒地。

举手投足间,四个人躺下了两对。

一阵香风袭人,谢蕴如到了他身边,满面惊容望著他道:“你绝不是关外白家的李志飞,

李志飞的武功固然在白家称最,剑术也相当快捷狠辣,但却还没有厉害到这种程度!”

燕翎目光一凝道:“姑娘何必在这上头费心?”

谢蕴如道:“你要不是李志飞,我绝不能让你留在京里!”

燕翎道:“为什么?”

谢蕴如道:“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何在,总觉得你对我们是个威胁。”

燕翎道:“我要是李志飞,对你们就不是威胁?”

谢蕴如道:“当然,李志飞远比你好对付,他的武功不如你,而且他的用心只有一样!”

燕翎道:“谢姑娘,我说过不过问你们的事,这还不够麽?”

谢蕴如道:“我信不过你,除非你告诉我你究竟是谁,到京里是来干什麽的。”

燕翎双眉微扬道:“谢姑娘,难道你真不怕逼急了我?”

谢蕴如道:“我不怕,我们这些人随时都能死,也一直抱著随时牺牲的决心。”

燕翎一点头道:“好吧,我告诉你吧,我不是李志飞,可是我到京里来的目的却是跟李

志飞一样。”

谢蕴如道:“那麽你为什麽冒充李志飞?”

燕翎道:“这样比我毛遂自荐要容易得多了,人都会走捷径,事实证明,我做的并没有

错。”

谢蕴如道:“李志飞呢?”

燕翎道:“武林中已经没有李志飞这个人了。”

谢蕴如美目一睁道:“你杀了李志飞?”

燕翎一点头道:“不错。”

谢蕴如道:“你不怕白家的人将来找你?”

燕翎淡然一笑道:“一旦我在二阿哥门里站稳,白家岂奈我何,凭我这身艺业我也不相

信他们能讨得好去。”

谢蕴如摇头说道:“我还是不相信你的话。”

燕翎目光一凝道:“谢姑娘……”

谢蕴如道:“我不相信你来京的目的跟李志飞一样,要是你来京的目的跟李志飞一样,

你岂会别的事一概不管?”

燕翎道:“那就只有等以後让事实来证明了,眼前我就可以先证明一点给姑娘看。”一

指地上四具尸体道:“姑娘可知道我为什麽不留一个活口?”

谢蕴如道:“你现在想往胤仍门里钻,总得……”

燕翎微一摇头道:“看来我这番心意白费了,谢姑娘,我是到这儿来报到的,尽管我已

经得到指示我该到那儿去,可是这儿的这个人却遭人杀害了,我不能让人怀疑到我头上来,

也不能实话实说,只有把这笔帐扣在他们头上,姑娘说是不是。”

谢蕴如呆了一呆道:“你真是这意思?”

燕翎道:“皇天后土,神人共鉴,姑娘要再不相信我就没有办法了。”

谢蕴如深深看了他一眼,迟疑了一下道:“你有这麽一身好武艺,为什麽不为汉族世胄、

先朝遗民尽点力。”

燕翎微微一笑道:“谢姑娘,我跟你那几位弟兄说的话你应该都听见了,我的需求……”

谢蕴如道:“一样,你要什麽我给你什麽!”

燕翎目光一凝道:“要是我要谢姑娘你……”

谢蕴如脸色一变,旋即神情一肃道:“只要你是真心为汉族世胄、先朝遗民尽力,我愿

意。”

燕翎吁了一口气道:“谢姑娘的牺牲太大了!”

谢蕴如道:“只要能为我义师增添一生力军,谢蕴如个人又算得什麽。”

燕翎两眼倏现寒芒,道:“谢姑娘,你让我感动,也让我敬佩,无如人各有志……”

谢蕴如脸色一变,双眉陡扬,扬玉手一掌掴了过来。燕翎竟没躲,任谢蕴如那一巴掌结

结实实地打在脸上,他那冠玉般的俊脸上,立即现出几道鲜红指痕。

谢蕴如一怔道:“你,你为什麽不躲?”

燕翎淡淡一笑道:“要是这能消姑娘的气,我认为值得!”话落,他转身要走!

“站住。”身後谢蕴如一声冷喝。

燕翎停步转身,道:“姑娘还没有消气麽?”

谢蕴如冰冷道:“告诉我,你要什麽,我给你什麽,为什麽你仍不肯?”

燕翎道:“刚才我不告诉姑娘了麽,人各有志。”

谢蕴如道:“别忘了,你也是汉族世胄,你也是先朝遗民。”

燕翎道:“谢谢姑娘提醒,我没有忘,只是为人在世不能不懂通权达变,姑娘试看古今

那些个走路不会拐弯儿的人,那一个不是穷困潦倒,一辈子不得志,到头来落个郁郁而终,

人生不过数十寒暑,得意是这几十年,不得意也是这几十年,何必不看开些?有道是,‘识

时务者为俊杰,知进退者方算高人’,姑娘!咳,说到这儿我倒想过来劝劝姑娘……”

谢蕴如娇靥发白,冰冷道:“不必劝我,你说为人在世要懂通权达变,否则就会穷困潦

倒,一辈子不得志,到头来落个郁郁而终,你说识时务者乃为俊杰,知进退才算一局人,我

就说几个人你听听,远的不提,我捡几个近在眼前的,洪承畴、吴三桂、尚可喜、耿仲明这

四个人可算是如你所说的懂通权达变,可算得俊杰与高人,洪承畴贵为大学士,吴三桂进封

亲王,尚可喜、耿仲明也得王爷,他们可算得得意,所得到的千百倍於你的需求,但是这四

个人的立场如何?鸟尽弓藏,免死狗烹,这些你不会不知道吧?”

燕翎道:“知道,诚如姑娘所说,这四个人近在眼前,我怎麽会不知道?但是这只能怪

他们自己不好,朝廷待他们不薄,就像姑娘所说,洪承畴贵为大学士,尚可喜、耿仲明、吴

三桂皆封王爷,尤其是吴三桂更获封亲王,这等荣耀岂同小可,可是他们不是心有二志便是

谋叛造反,这能怪他们落得那种下场,打古至今那一个做君上的也容不得臣下背叛他啊,所

以说我还是要劝姑娘醒悟回头,明哲保身……”

“够了!”谢蕴如如冰冷道:“我看你的血已经冷了,心已经没了,让你活在世上不如

养个畜生。”忽抬皓腕,当胸一剑刺了过去。

她这一剑出人不意,攻人无备,奇快,而且距离又近,按说是十拿九稳,准备一剑贯穿

燕翎的。但理虽如此,事却不然,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只见燕翎身躯一闪,谢蕴如这十拿

九稳的一剑却落了空,而且那一段皓腕又落进了燕翎手里。

燕翎望著她冷冷地道:“姑娘,像我这种人命却大得很哪。”

谢蕴如又羞又气,想哭,可是她哭不出来,她颤声说道:“你最好杀了我。”

燕翎道:“我不说过了麽,这种事我不管,缉反拿叛另有人在,再说,我李志飞一向怜

香惜玉,谢姑娘,奉劝一句,别老是盯著我,跟我过不去了,有那工夫还是多留意自己吧。”

话落,他松了谢蕴如的皓腕,腾身飞掠而去。

谢蕴如娇躯机伶暴颤,突然间挂落两串珠泪!

※ ※ 

燕翎照著那张纸条儿上所写的地址找到了一个地方,这地方看得他又一怔,这地方比东

城根儿那座破庙还让他惊奇。

这地方不是别处,赫然是道教之正观“白云观”!

提起这座“白云观”,那可是大有来头。这座“白云观”在“西便门”外,每年元月十

八、十九两天为“燕九节”,是“白云观”的热闹时候。

“白云观”“燕九节”是纪念“长春真人”跟邱元清的,观里所祀的“长春真人”丘处

机,字通密,别号长青,年十九(金大定六年)入昆仑山修道,元世祖远征之际,率十八道

应召,後置长青於燕京之“太极宫”,总管全国道教,并参划政事共十二,八十岁而化,这

也是元朝利用道教统制人民之一例。

邱元清於明初信道,入阐三清,有识者荐元清於明世祖,认元清为非常之才,有用於邦

国,世祖大喜,乃赐以美丽宫嫔,元清不敢却,乃於正月十九日自宫,故定是日为“阉九

节”,为避免“阉”字,故用同音燕字,所以又称“燕九节”!

燕翎做梦也没想到他报到的地儿会是这座供奉三清的“白云观”,难道说这些三清子弟

出家人也参与这场兄弟之间的流血争斗!

燕翎这儿正怔神间,忽听身後传来了一阵步履声,其声轻捷,一听就知道是位练家子,

他忙定神转身,只见一名长髯全真已来到近前。

这位全真好像貌,长眉凤目,美髯及胸,还真有点仙风道骨,太阳穴高高鼓起,眼神十

足,目光锐利逼人,不但确是个练家子,怕还是位内外双修的一流好手。

燕翎两眼凝望著他,没动,也没说话。

这是燕翎聪明的地方,他知道这是什麽地方,“白云观”来头大,观里的全真受朝廷供

奉,身份非比等闲,一个不好就会闹出乱子。

那长髯全真在他面前五尺处停步,凝目上下一打量,突然开口说道:“施主可是姓李?”

燕翎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这长髯全真是来接他的。心里一宽道:“不错,道长……”

那长髯全真又问道:“施主刚从东城根儿来?”

燕翎微一点头道:“没错!”

那长髯全真突然向他伸出了手,道:“让贫道看看施主的凭据。”

燕翎一怔,可是马上就明白了,抬手把从东城那座破庙里瘦老头儿身上找来的那张纸条

儿递了过去。

纸条儿刚放在长髯全真手里,长髯全真手掌疾翻,五指微屈,闪电般抓向燕翎腕脉。燕

翎当即又是一怔,可是他应变极快,沉腕,出指,上扬的食指正点在长髯全真的掌心上。

长髯全真手臂一震,疾快收回右掌,一双凤目中射出两道冷电般寒芒,直逼向燕翎。燕

翎没动,凝神聚功,静等他下一步的行动。

忽然,长髯全真目中两道寒芒隐敛得无影无踪,道:“不错,足堪膺此重任,施主听清

楚了,贫道三清弟子出家人,身受朝廷供奉,可算任何一位阿哥的人,但贫道受过二阿哥一

次恩惠,只有帮他一次忙作为答报,不过贫道不能不防他日事发被牵连在内,从现在起,施

主要改名换姓……”

燕翎呆了一呆道:“怎麽,还要改名换姓?”

那长髯全真道:“不错,施主若是不愿,请即刻回到来处去。”

燕翎忙道:“我没说不愿意,我只是不明白,二阿哥已知道我是什麽人,既在他门里又

何须……”

那长髯全真道:“施主要是仍在二阿哥门里,自然不必改名换姓,贫道也不会怕什麽他

日事发被牵连,无如从现在起,施主已不在二阿哥门里。”

燕翎为之一怔,讶然道:“从现在起我已不在二阿哥门里,那麽我……”

那长髯全真道:“施主待会儿就知道了,现在先把自己的姓名想好,姓什麽,叫什麽?”

燕翎略一思忖道:“白,白玉楼。”

那长髯全真道:“姓名有了,出身?”

燕翎道:“南七省武林!”

那长髯全真道:“师承?”

燕翎道:“要这麽详尽麽?”

那长髯全真道:“贫道不能不防人问起。”

燕翎道:“道长放心,我自有说辞。”

那长髯全真目光一凝道:“施主,这……”

燕翎道:“白玉楼江南首屈一指,纵横南七省,睥睨黑白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长髯全真道:“这麽说白玉楼确有其人。”

燕翎一点头道:“不错,确有其人。”

那长髯全真一摇头道:“不好,施主应该想个根本无其人的化名,即使有其人,也该找

个籍籍无名,默默无闻的。”

燕翎道:“道长错了,只有确有其人的才不怕查,再说我这身还不太差的艺业,也不像

是个籍籍无名,默然无闻的人,是不?”

那长髯全真道:“话是不错,可是此人名气太大,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旦查起

来……”

燕翎笑道:“这个道长放心,白玉楼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白龙道人飞剑夺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