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 五 章 龙虎镖局血债难偿

作者:独孤红

上灯了,“北京城”白天就够热闹,上了灯之后似乎更见热闹,往“天桥”看看,老远

就能听见锣鼓声、吆喝声,灯光上腾都碰着天了。

“天桥”吃喝玩乐应有尽有,别的不说,单说那让人听的、让人看的、唱大鼓的、说书

的、摔角的、变戏法儿的、练把式、卖膏葯的,可真是要什么有什么,白天得逛“天桥”,

吃完了晚饭没事儿更得逛“天桥”,这当儿“天桥”最热闹,万头攒动,挤都挤不动。

这地方离“天桥”不远,一大片落院,像个大宅门了,可真是个大宅门儿,瞧门口那对

大灯,那对石狮子,要多气派就有多气派。

那两盏大灯上,各写着两个斗大的字“龙虎”!两边丈高的围墙上各写着四个大字:

“龙虎镖局”,门口那高高的石阶上,抱着胳膊站着两个壮汉,身上没瞧见有家伙,可是腰

里头却鼓鼓的。单瞧这,就知道“龙虎镖局”做的是大买卖,一定是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两个壮汉抱着胳膊站在那高高的石阶上,人是一动不动,可是两对眼珠子却滴溜溜的直

转,看的是打门口儿过的那些男女老幼。

这当儿打这儿过的,十九都是去逛“天桥”的,虽不是逛庙会,可也跟逛庙会差不多,

爷们儿不提,也没什么好瞧的,瞧那些娘儿们、大姑娘也好,小媳妇儿也好,

那一个不是头上簪花儿,脸上搽胭脂儿的。

那两个壮汉瞧的就是这个!

刚上灯的时候人多,可是过了一会儿之后人就越来越少了,只因为去逛“天桥”

的早赶着时候去的,不去逛“天桥”的走不到这儿来。看样子是没瞧头了!

不,还有,那边儿来了俩,全是坤道,年纪差不多,可是一个是少妇打扮,一个是姑娘

装束,少妇脑后头挽个髻,姑娘垂着一条大辫子,少妇是一身白,大姑娘是一身黑,白也好,

黑也好,人家俩人儿身裁好,衣裳合身儿,动人的地方全显露出来

了,该高的地方高,该低的地方低,该大的地方大,该细的地方细,而且是骨肉均匀,

圆润水灵。

“北京城”的女人多,每天打这个过的也不少,可就没人家这俩人动人,不但动人还迷

人,人家这俩不但身裁好,人长得也够美,小媳妇清丽,大姑娘美艳,也都够白,却够嫩,

两个壮汉子可算得“阅人良多”,可就从没瞧过这样儿的,打出娘胎也没瞧见过。

不得了,眼睁大了,眼珠子突出来了,他俩可真不怕眼珠子着凉,人还站在那头儿,他

俩就盯上了,眼珠子跟着人家动,一直到了镖局门口。

人家那俩可是目不“斜视”,目不“斜视”归目不“斜视”,可是女人家却有一种超人

的敏感,不管谁从那一个角度盯她,她都觉察得出来。

许是她俩让人瞧得心慌了,刚到镖局门口,小媳妇儿平地上扭了脚,娇滴滴的“哎哟”

一声,身子一晃蹲了下去。

大姑娘慌了,忙蹲下去“嫂子”,“嫂子”的直叫,敢情是姑嫂俩。

那么娇嫩的人儿,那双脚自是也够娇嫩的,扭那么一下还得了,能让人心疼死。

这时候不见义勇为还等什么时候,两个壮汉窜下了一对儿,到了近前弯下腰,挨近刚要

说话,一个腰眼上挨了一下重的,话都没吭一声便往下爬,小媳妇跟大姑娘一人扶住了一个,

这时候六、七个壮汉到了身边,把那两个汉子接了过去,拥着那两个汉子往镖局行去,不怕

谁看见,谁又能看出什么来?

轻易地进了镖局大门,把两扇大门一关,上了闩,一名浓眉大眼中年壮汉跟一名较为年

轻的壮汉掌中兵刃出鞘,各在睡着了似的那两个心窝上扎了一下,兵刃拔出,

那两个倒了地,血标了出来,标得到处都是。

浓眉大眼中年壮汉杀气懔人,只听他道:“往里闯,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砍一双,

走。”

一提掌中厚背大刀,当先大步往里闯去。

这当儿晚饭刚过没多久,镖局里的人想必都缩在屋里,偌大一个前院空荡荡的,

不见一个人影,这七男二女像出柙猛虎,疾快地穿过前院直闯后院。

刚近后院门儿,后院里一前一后出来两个人,两个人犹一路谈笑着,根本不知道迎面来

了煞神,等到发现时煞神已到了跟前,头一名一惊喝问:“你们…… ”

浓眉大眼中年壮汉,一把厚背大刀疾快如风砍到了,头一个从头顶到肚子分成了两个。

后头一个机伶一颤,转身就跑,嘴里大叫:“来人…… ”

白衣少妇窜前一步,掌中两把短刀,一把脱手飞出,从后心上贯进那汉子的前心,那汉

子扑出两步去爬下了,白衣少妇窜过去拔起了那把刀。

就这一声来人,就这么一转眼工夫,后院里灯光大亮,三边屋子里窜出了好几个,使什

么兵刃的都有。

北边上房里出来了三个,两边是个老头儿,中间是个道人,两个老头一身青袍,

一穿黑袍,青袍老者瘦高个儿,长眉细目人清瘦,黑袍老者却豹头环眼,一付虬髯,满

脸横肉,个子跟半截铁塔似的。

要说起来他俩那还好,中间那道人可就让人不敢恭维了,身材干瘪瘦小,还黑得跟锅底

似的。

人长得不起眼,两眼跟那双目光可怕人,圆圆的一双眼,开阖之间寒芒外射,那目光简

直比电还亮。

两个老者脸上变了色,道人脸上可没表情,一双冷电般的目光直逼七男二女九个人。

十几个人出屋围住了七男二女一句话不说,抡兵刃就要扑。

“住手。”一声沈喝好似晴天霹雳,震得人心神为之一抖,那半截铁塔般黑袍老者上前

了一步一挥手,接着喝道:“闪开。”

围着七男二女的那十几名汉子立即退向四方,黑袍老者眉宇间煞气闪漾,如炬目光直逼

七男二女,冰冷道:“你们是…… ”

浓眉大眼中年壮汉眼都红了,咬牙道:“白老爷子的徒弟,明白了么?”

黑袍老者两眼厉芒暴闪,道:“原来是老八的狗腿子,那咱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天堂

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你们却闯了进来,你们太小看‘龙虎镖局’了!”

一抬手,震声暍道:“拿兵刃来!”

三条人影奔进了后头,转眼功夫又奔了出来,三个人各捧着三样兵刃,一把鲨鱼皮鞘,

带黄穗儿的长剑,一对护手钢钩,一根既粗又黑的钢鞭。

道人接过了那把剑,青袍老者抓过了那对护手钢钩,黑袍老者则劈手夺过那根钢鞭,往

胸前一横,冰冷道:“老夫听说白回回是个人物,昨儿个找他道爷不让我们兄弟俩去,老夫

这儿正感遗憾呢,不想今儿晚上你们就送上门来了,好极,好极,今儿晚上你们一个也别想

再出‘龙虎镖局’这个门了。”

一名年轻白净汉子冷喝道:“巴啸虎,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雁翎刀一晃,闪身扑向黑袍老者。

黑袍老者巴啸虎左掌中钢鞭一展,向着那口雁翎刀迎了过去,“当!”地一声金铁大震,

那口雁棚刀被震得斜斜荡起,巴啸虎跨半步,钢鞭疾点白净汉子心窝。

白回回的徒弟确是不同凡响,白净汉子在雁翎刀被击荡起,虎口生疼时已知不妙,一吸

气退后尺余,身子一旋,人已到巴啸虎左侧,雁翎刀抖出一朵大刀花卷了过去。

巴啸虎一招落空,大为激怒,厉喝一声,一口气攻出三鞭。

白净汉子学机伶了,他不敢跟巴啸虎碰硬的,因之被巴啸虎这三鞭攻得连连后退。

巴啸虎得理不饶人,暴喝一声加紧攻势,一把钢鞭如蛟龙,疾袭白衣汉子胸腹要害。

白净汉子退得心头火起,一咬牙,雁翎刀离腕削出,贴着巴啸虎的钢鞭滑了过去。

他想取巧,孰料巴啸虎的钢鞭忽然一震,一股强大的劲力涌向刀身,白净汉子控不住刀,

雁翎刀离鞭往上飞去。

白净汉子大惊,吸气要退,奈何已经来不及了,巴啸虎的鞭梢已疾点而至,白净汉子临

危不乱,横心咬牙,身子猛地一偏,他避开了胸腹要害,巴啸虎的钢鞭点上了

他的左肋,他闷哼一声踉跄暴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六男二女俱都失色,两名汉子过来挟住了白净汉子。

浓眉大眼中年壮汉目眦慾裂,大喝声中抡起厚背大刀劈向巴啸虎。

巴啸虎冷哼一声举鞭硬挡,“当”地一声,金铁大震声中火星四射,两个人各自退了一

步。

巴啸虎须发一张,就要再跨步。

匆听一个冰冷话声传了过来:“巴二哥,你这样下去什么时候算了,别让他们泼了我的

兴头,好在他们是来找我的,这一个让给我吧。”

巴啸虎马上像换了一个人,恭应一声欠身而退。

瘦道人长剑出了鞘,森寒白光四射,迈步逼了过来,口中又道:“等这个倒下大伙儿再

一块儿上,只记住,把这两个雌儿留下来。”

浓眉大眼中年壮汉两眼赤红,咬牙道:“你就是白龙道人?”

瘦道人一点头冷然道:“不错,白回回就是我杀的,六个人六剑,一剑都没多出,太容

易了。”

浓眉大眼中年壮汉霹雳厉暍,抡刀攻了过去,这当儿他悲怒交集,杀机狂炽,出手自然

是杀着,而且把一身功力提聚到了十成,加上他那厚背大刀的沉重,这一刀的威猛力道真能

劈开一座山。

瘦道人冷哼一声:“凭你这种身手也配找我。”

他抖剑迎了上去。

凭白龙道人那瘦小枯干的模样,任谁也不相信他能架住对方这一刀,任谁也会以为那是

鸡蛋碰石头。

孰料,浓眉大眼中年壮汉那把疾劈而下的厚背大刀还没有碰着白龙道人那把剑呢,便忽

然斜斜向上荡起,而白龙道人一把剑疾快如电,那森森的寒光已指向浓眉大眼中年壮汉的眉

心。

谁都看得出,浓眉大眼中年壮汉已来不及收刀,来不及躲闪了,浓眉大眼中年壮汉自己

也知道。

谁也没想到白龙道人的剑术这么高,只一招便要了浓眉大眼中年壮汉的命。

其实,这七男二女应该想到了,因为他们的师父白回回跟五个师兄弟就是这么伤在白龙

道人剑下的,可惜他们一时意气用事,徒逞血气之勇。

眼看这浓眉大眼中年壮汉就要伤在白龙道人剑下。

他那几个师弟妹心胆慾裂,魂飞魄散,就要奋不顾身扑过去。

就在这时候,一声龙吟也似的金铁交鸣声响起,白龙道人剑上的森寒白芒一缩荡起,人

也跟着一连退了三步。

浓眉大眼中年壮汉身边多了个人,燕翎,他的长剑已然出了鞘,如今正握在他右掌之中。

浓眉大眼中年壮汉的八个师弟妹怔住了。

白龙道人勃然色变,厉喝道:“你…… ”

燕翎拍了拍浓眉大眼中年壮汉,冲他摆了摆手。

浓眉大眼中年壮汉以难以言谕的目光看了燕翎一眼,低头退向后去!

燕翎转望白龙道人,接了口:“你的剑术不错,算得上是难得见的。”

白龙道人道:“你是…… ”

燕翎道:“别问我是谁,你只知道我是来替白老爷子的几位高足要债的就够了。”

白龙道人目光一凝道:“你也是胤禧的人?”

燕翎一点道:“可以这么说。”

白龙道人道:“那你也活不了了。”

燕翎倏然一笑道:“你我已经对过一剑了,你有把握胜得了我么?”

白龙道人道:“你要知道,你刚才那一剑是趁我无备!”

燕翎一摇头道:“真正的高手不会说这话,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这八个字你懂了么,

不服气咱们可以再试试。”他缓缓举起了掌中长剑。

白龙道人神情一肃,抬手扬起了长剑。

这时候他可不像对浓眉大眼中年壮汉时那么不当回事了!

燕翎含笑抱剑,气定神闲,从容而洒脱,两眼不看白龙道人扬起的长剑,却紧紧盯在白

龙道人的脸上。

突然,白龙道人长剑上森寒白芒大盛,闪电下挥,带着一声裂帛异响指向燕翎。

燕翎忽地一怔,身躯跟着飘退三尺,道:“慢着。”

白龙道人又把长剑扬起,道:“是不是后悔了。”

燕翎目中威棱逼了过去,道:“你跟‘江南八侠’里的甘老四凤池有什么渊源?”

白龙道人脸色陡然一变道:“我跟他没有渊源。”

抖手一剑攻向燕翎,森寒剑气暴涨,直指燕翎要害。

燕翎挥出一剑把白龙道人的剑气逼了回去,冷笑道:“你瞒不了我,甘凤池的剑法熟得

很。”

白龙道人道:“您看走眼了,我仍是那句话,跟甘凤池没有渊源。”

抖手又是三剑攻向燕翎,这三剑攻势连绵,奇快无比,浑如一体,乍看只有一剑,却洒

出满天的剑气罩向燕翎!

燕翎冷冷一笑道:“好吧。”

他抖剑迎了过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龙虎镖局血债难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