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 六 章 争夺储位群雄并起

作者:独孤红

八阿哥府这後院不见得比前院大,可远比前院气派,远比前院富丽堂皇,长廊一处处,

数不清有多少,也不知道都通到那儿去了。

前院没见人,後院人可不少,简直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禁卫森严?如临大敌。那名

戈什哈带著燕翎左弯右拐了一阵,踏上另一条画廊,这条画廊上只有一间屋亮著灯。

刚踏上这条画廊,燕翎就听见那间屋传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一听就知道是那位娇格格

玉伦,另外还有个女子话声,听来很轻柔,显得人很文静,却不知道是那位。

那间屋门口站著两名穿便服的中年壮汉,没见带兵刃,腰里头却鼓鼓的。

燕翎知道,这才是八阿哥的近身护卫,不但一个个是好手,而且一个个是死士。

转眼工夫到了那间屋口,那名戈什哈就要抢步上前说话去,熟料那名壮汉已双双迎了过

来,两个人都欠身陪笑道:“白爷,您这么早就回来了。”

燕翎这才看清楚,敢情这两个都跟八阿哥去过“白云观”的“春花园”,难怪一眼就认

出他来了。

想必是这两个中年壮汉的嗓门儿大,话声惊动了里头,燕翎这里刚含笑招呼,屋门口人

影一闪,八阿哥已到了门外:“是玉楼来了么?”

燕翎迎上一步躬下身道:“八爷,玉楼覆命来了。”

他手里提个圆圆的大包袱,八阿哥一眼就看见了,半句话没说,掀著燕翎的胳膊就把燕

翎拉进了屋——是间书房,挺雅致的书房,贝子玉铎跟娇格格玉伦都在座。另外还有位姑娘,

身穿旗装,要比玉伦大两岁,瓜子脸,柳叶眉,人比玉伦略微瘦些,但比玉伦还白嫩,清丽

绝俗,端庄大方,带著一服雍容的气度,跟玉伦的美艳、娇纵、任性,完全两个典型。

八阿哥拉著燕翎一进来,那位旗装姑娘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便盯上了燕翎的脸,但一

接触便挪开了。

玉伦却霍地睁大美目站了起来:“玉楼,你回来了,你没怎么样吧?”

燕翎含笑欠身:“谢谢您,这种阵仗怎么样不了我的。”

玉伦眉梢儿跳著喜意,含笑地白了燕翎一眼:“你神气,手里提的是…… ”

燕翎微微扬了下手中包袱,道:“八爷要的东西。”

玉伦一惊,不由往後退了一步。

八阿哥忙道:“玉楼够累的了,让他坐下来歇会儿。”他拉著燕翎往下按。

燕翎含笑道:“八爷,这儿有我的座位么?”

八阿哥两眼一瞪,道:“怎么没有,不管那儿,有我的座位就有你的座位,给我坐下。”

他硬把燕翎按了下去。

玉伦拧个身,带著一阵风倒了杯茶递了过来。

燕翎忙欠身接过,道:“您这叫我怎么敢当。”

八阿哥都为之一怔:“玉楼,能让玉伦倒茶的人,恐怕怎么算你都是头一个。”

玉伦娇靥微酡,道:“干吗这么大惊小怪的,不管那儿,有八阿哥你的座位就有他的座

位,我给他倒杯茶有什么不行的,再说人家玉楼立了这么一椿大功,我给他倒杯茶又有什么

不该。”

那位旗装姑娘瞟了她一眼。

八阿哥点头笑道:“说的对,说的对,有理,有理,这杯茶本该由我来倒的。”

打燕翎进来,那位贝子爷玉铎就没理燕翎,巧的是燕翎也没理他,此刻他脸色一变扭头

就往外走。八阿哥看见了,忙道:“玉铎,你上那儿去?”

玉铎脚下停也没停,道:“屋里闷得慌,出去走走。”这句话完,人也出了书房。

燕翎站了起来,道:“八爷,我…… ”

八阿哥道:“没你的事儿,你坐下。”

玉伦往外瞪了一眼,寒著脸道:“又犯性子,那像个男人家,讨厌死了,别理他。”

那位旗装姑娘忽然站了起来,道:“八阿哥,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八阿哥“哟!”地一声道:“瞧我多糊涂,怎么把你给忘了…… ”

那位旗装姑娘嫣然一笑道:“八阿哥你接著凤凰了嘛。”

八阿哥道:“姑娘,玉铎吃味儿,你就别再挑眼了,玉楼,快见见裕亲王府的玉瑶格

格。”

敢情又是位格格,燕翎欠身为礼:“白玉楼见过格格。”

玉瑶落落大方,含笑抬皓腕:“别客气,你坐。”

她这里话说完,八阿哥让她待会儿再走,玉伦也拉著玉瑶姐姐长、姐姐短的,让玉瑶再

待会儿陪陪她。

玉瑶似乎并没有真要走的意思,经过两位这么一留也就又坐了下去。

玉瑶坐了下去,八阿哥也拉著燕翎落了座,一坐下就忙间经过。

燕翎丝毫没隐瞒,把经过全说了了。

尽管白回回的徒弟们有点不满,八阿哥都没在意,但是一听说燕翎只废了白龙道人一身

武功,他可在意了,当即截口说道:“玉楼,我不是跟你说,让你杀了那个白龙道人的么,

你怎么不…… ”

燕翎道:“八爷,在我们江湖人眼里,把一身武功废了比置他於死地还让他难受。”

八阿哥道:“可是他还活著,我不愿意让他活著。”

燕翎笑笑道:“八爷,我是故意留他一命的,但是我敢说他活不了多久。”

八阿哥听得一怔道:“你故意留他一条命的,却又说他活不了多久,这话…… ”

燕翎道:“我还没告诉您,您还不知道,这个白龙道人的来头相当大,他是甘凤池的徒

弟。”

八阿哥脸色一变道:“甘凤池‘江南八侠’里的甘凤池?”

燕翎微一点头道:“不错,‘江南八侠’里的甘凤池。”

八阿哥脸上浮现了惊容,道:“原来这个白龙道人是‘江南八侠’里甘凤池的徒弟,想

不到,我怎么也想不到,听说‘江南八侠’武艺高强,个个都是来无影、去无踪的人物,要

是早知道…… ”

燕翎道:“要是早知道,你就认亏了,是不?”

八阿哥苦笑一声道:“玉楼你是江南来的,你知道谁惹得起‘江南八侠’。”

燕翎淡淡一笑道:“八爷,有件事恐怕您没想到,这种亏不是吃一次就算了的。”

八阿哥道:“我知道,可是…… ”

燕翎道:“八爷,我不能不承认‘江南八侠’是很厉害的人物,可是我不认为他们是铁

打的金刚,铜浇的罗汉,而且废甘老四徒弟武功的是白玉楼,您怕什么?”

八阿哥道:“我不是怕,而是……,唉,说来说去我还是觉得你该杀了他,不留他这个

活口不就什么事也没了。”

“您错了,八爷,要不留白龙道人这个活口麻烦才多。”燕翎道:“八爷,我告诉您,

不管怎么说,甘老四一定会找到京里来…… ”

八阿哥道:“所以我说不如乾脆把白龙道人杀了,不留他的活口,甘凤池不就找不上咱

们了么?”

燕翎失笑说道:“八爷,您睿智,怎么这时候说起了糊涂话,要是您是甘凤池,

您的徒弟昨儿个杀了八阿哥的人白回回,今儿个就让人摘瓢儿去,您会不知道这事儿是

谁干的。”

八阿哥为之一怔,道:“这个…… ”

他住口不言,没说下去。

燕翎接著说道:“这种亏除非您认了,事实上这种亏又不是一次就算的了,又不能认,

不能认就得还以颜色,既必得还以颜色,白龙道人不论是死是伤,甘老四都会找到京里来,

既是这样,咱们为什么不拣那对咱们有利的一桩。”

八阿哥目光一凝,忙道:“你是说留白龙道人一条命在,甘凤池会对咱们客气点儿。”

“不”燕翎微一摇头道:“恰好相反,我倒认为要是杀了白龙道人,甘老四心里反倒好

受点儿。”

八阿哥倏然一笑道:“可是刚才你说……,玉楼,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都把我弄糊涂

了。”

燕翎倏然一笑道:“我这么说您就明白了,四阿哥为人如何,心性如何?”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八阿哥道:“这还用问,阴狠毒辣…… ”

燕翎一抬手道:“够了,我再请教,他不惜重金聘来这个白龙道人是干什么的?”

八阿哥道:“你怎么净问这些,当然是为对付咱们这些人的!”

燕翎道:“白龙道人或许已经参与四阿哥几许机密,如果四阿哥既不能再用他,

您想以四哥的心性为人会这么放他走么?”

八阿哥神情一震,急道:“玉楼,你是说…… ”

燕翎笑笑道:“记得我刚说过,白龙道人活不了多久的,这手血腥您何不让四阿哥去沾

呢…… ”

八阿哥两眼猛地一睁道:“这么一来他可惹上了甘凤池,对,玉楼,有你的,你真行。”

他一巴掌拍上燕翎肩头。

八阿哥笑了,可是这笑容刚浮起就突然凝住了,他急道:“不对,老四那个人我知道,

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不但他本人极工心计,他身边那些智囊也无不一肚子坏水儿,万一他想

到了这一层,把白龙道人杀人了,连这个赃都栽到咱们头上来呢,”

燕翎道:“那四阿哥他就倒了霉,我有办法让甘老四相信我没杀白龙道人,八爷,这是

冒险,甘老四何许人,四阿哥又何许人,四阿哥他不会冒这个险的。”

玉伦突然说道:“四阿哥是个聪明人,他能想到这一层,就能想到更深一层,他或许不

会冒这个险,可是他为了钓甘凤池这条大鱼,利用甘凤池来对付八阿哥,他可能不杀白龙道

人,不但不杀白龙道人反而好好的抚恤他,对他的礼遇尤胜往昔,这么一来…… ”

八阿哥脸上又现了惊容,忙转望燕翎,他还没说话,燕翎那里已一点头道:“格格高明,

以四阿哥的心性为人,他确实极有可能这么做,我也想到了这一点。”

这一来八阿哥更沉不住气,他忙道:“玉楼,这,这可怎么办?”

燕翎笑笑道:“八爷,不跟您说了么,我想到这一点了,我既然早想到这一点,

就自然有万全的对策,您放心,我不怕甘老四…… ”

八阿哥可不放心,道:“玉楼…… ”

燕翎双眉一扬,含笑说道:“八爷,不是玉楼我夸口,休说是一个甘老四,就是‘江南

八侠’都来,他们要是能进得了您这座贝勒府,我把脑袋割下来双手呈给您。”干云的豪气,

惊人的豪语!

玉瑶美目中闪过一丝异采。

八阿哥可有点不大相信。也难怪,命是他自己的,“白玉楼”刚进他的门,他不能太相

信“白玉楼”,虽然白玉楼建了功,可却惹来了大麻烦,到时候万一不妙,“白玉楼”可以

拿起腿来跑了,他却跑不了,再说纵然“白玉楼”死了,“白玉

楼”能死,本来就是来卖命的,有什么不能死的!也大不了一个江湖草莽,他则堂堂皇

子,他一死不但那张宝座没了,就连现在的荣华富贵也完了。

他迟疑了一下道:“玉楼,你能以一敌八?”

燕翎淡然一笑道:“八爷?您小看白玉楼了,也难怪,我初进您的门,您对我的认识还

不够,可是……,我说句话您别在意,事到如今,您也只有冒险等著看究竟了。”

八阿哥脸色变了一变,没说话。

玉瑶忽然说道:“八阿哥,我要是你,我对玉楼就有信心!”

燕翎含笑欠身:“谢谢您。”

玉瑶道:“别客气,你我也是初见面,我虽不敢自诩慧眼独具,但对你,我只看一眼也

就够了,听玉伦说你书读得不少,胸蕴相当好,是个不同於一般江湖人的江湖人…… ”

燕翎道:“那是格格夸奖。”

玉瑶道:“到目前为止,我虽然还没发现你的文才,可是我已经知道你的武功跟你的才

智都不凡,白龙道人一人轻易地伤六条性命,而且都是一剑毕命,可见白龙道人的武功相当

高,而你却能废了白龙道人一身武功,我虽不熟识武技,可是我以为这比杀了白龙道人还难,

因为这表示你已使白龙道人完全丧失抵抗的能力,杀一个人却并不意味被杀的人已完全丧失

了抵抗的能力,你能杀白龙道人,但你却只废了他一身武功,刚才你说得明白,那是因为你

深谋远虑,能看得远,你别有用心,甚至把任何可能发生的情况都考虑到了,而且已想好了

对策,这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得到的,兵在精而不在多,将在谋而不在勇,打古至今,天地间

的第一人靠的不全是力,品德才智要占七分,你这样的武功,加上你这样的才智,我对你有

信心,休说是甘凤池等只有八个人,就是千军万马,你也一样抵挡得了!”

燕翎有一阵出奇的激动,他觉得这位格格大大地不同於玉伦,不同於一般皇族亲贵,甚

至不同於世间一般女儿家,他觉得这位格格让他心折,但绝不是因为这位格格信赖他、奉他、

夸他。

事实上这位格格的确独具慧眼,要是换成她是这位八阿哥胤禩,那张宝座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争夺储位群雄并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