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 七 章 英雄美人天赐良缘

作者:独孤红

忽地光亮一闪,灯点上了,灯在几上,几在床旁,藉着灯光看,这是一间卧室,

一间香闺,香喷喷的香闺,很雅致的香闺。

纱帐低垂,床前是双绣花鞋,床上睡着位姑娘,绣花枕头,红缎子面儿的被子,

姑娘人长得美,睡态更美,一双嫩藕般的粉臂露在被外,要多动人就有多动人,这位姑

娘不是别人,是谢蕴如。

床前一张椅子上坐着刚进来那人,也不是别人是燕翎。

他靠在椅子上,抱着胳膊,静静地望着谢蕴如,偏着头,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也许是灯光耀眼,熟睡中的谢蕴如两排长长的睫毛一阵眨动,突然睁开了眼,醒了。睁

开眼,她先是一怔,继而花容失色,脸色大变,惊叫一声:“你…… ” 

一掀被子翻身坐起,顺手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匕首,但是她没有扑下床。

谢蕴如娇靥煞白,咬牙道:“你好卑鄙,好下流,好无耻!”

燕翎摇摇头道:“姑娘,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别一见面就这样,我要是卑鄙、下流、无

耻,我就不会坐在这儿了,是不?”

谢蕴如恨得牙痒痒的,却拿他没办法,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而且一身晚装,又不敢扑,

她道:“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燕翎道:“有一会儿了,看姑娘睡得好甜,没敢惊动。”其实,人家宁可让他惊动。

谢蕴如又一咬牙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燕翎道:“好意,我是给姑娘送东西来的。”

谢蕴如冰冷道:“什么东西。”

燕翎探手入怀,当他手从怀里抽出来的时候,他手里多了一样东西,一本簿册,

他含笑道:“胤禩的秘密机关设置所在跟名册,姑娘要不要?”

谢蕴如一怔,挪身就要下床,但她刚动就已停住了、冷冷道:“扔过来。”

她用匕首挑开了纱帐。

燕翎抬手把那簿册扔了过去,道:“把手上的东西收起来吧,对付别人可以,到我这儿

就不灵了,我一向是非礼勿动,要不然你就是有十把这个也挡不了我。”

谢蕴如一手拿起那本簿册,道:“你错了,我是准备自用的。”

燕翎一笑道:“那就更用不着了,牙往舌头上一咬,或是运气往心脉上一震,不更干脆

么?”

谢蕴如气得娇靥又一白,冰冷道:“你就那么希望我死么?”

燕翎道:“天地良心,姑娘一心想死,我可没这个心。姑娘这么如花似玉个人儿,换谁

舍得。”

谢蕴如目光一凝道:“你为什么老对我这样?”

燕翎道:“我又对姑娘怎样了?”

谢蕴如道:“你为什么不能庄重点儿,不能正经点儿?”

燕翎“哎哟!”一声道:“姑娘,这个罪名我可担当不起,我对姑娘怎么不庄重,怎么

不正经了?”

谢蕴如娇靥上突然掠过一丝异样神情,道:“我觉得你跟一般人不一样,我认为你不该

是这么个人,谁知道你,算了,算我没说,也许我看错了!”

低下头去翻开了手中簿册。

燕翎却不放过她,道:“姑娘觉得我跟一般人有什么不同,姑娘又觉得我该是怎么样个

人?”

谢蕴如没理他,跟没听见似的,把那本簿册翻阅了几页之后,才猛然拾起了头,道:

“你这是从那儿弄来的?”

燕翎道:“姑娘还没有答我问话。”

谢蕴如把簿册一合,道:“说不说在你,这簿册我已经收到,你可以走了。”

燕翎摇摇头道:“姑娘可真是薄情寡义啊,我冒这么大的风险,跑这么远的路,

好不容易把鲍师爷要的东西弄到手送了来,姑娘却就这么下了逐客令。”

谢蕴如道:“你还想干什么?”

燕翎道:“姑娘我这可是大功一椿啊。”

谢蕴如脸色一变道:“讨赏那是鲍师爷的事儿。”

燕翎道:“可是我把东西交给了姑娘。”

谢蕴如道:“我不稀罕,我也没让你拿来交给我,你拿去直接呈交鲍师爷去。”

抬手把簿册扔了过来。

燕翎伸手接住,看了看她道:“姑娘可真是冷若冰霜啊,我是冷水浇头,怀里抱着冰,

冷透了,早知道这样我何苦冒这个险,卖这个力,伤心啊,伤心。”

谢蕴如冰冷道:“你放庄重点儿,谢蕴如可跟她们不一样!”

燕翎道:“要跟姑娘她们一样,拿车拉我都未必会来,好了,玩笑要适可而止,

我的功夫不多,姑娘请穿上衣裳下床吧。”

谢蕴如道:“干什么?”

燕翎扬了扬手中簿册,道:“准备文房四宝,把这上头的抄下来,我还得把这原件带走

放回老地方去。”

谢蕴如目光一凝道:“你是说…… ”

燕翎道:“鲍师爷要有意不让我在胤禩那儿待下去,自然可把这原件留下。”

谢蕴如道:“胤禩知道是你拿的?”

燕翎道:“问得好,他要知道是我拿的我还回得去么?又何必劳动姑娘下手抄它一遍。”

谢蕴如道:“胤禩既不知道是你拿的,你担什么心?”

燕翎道:“他放这样东西的时候我在场,也就是说除了他之外只有我知道这样东西藏在

那儿,一旦这样东西丢了,姑娘以为他会怀疑谁,这还事小,一旦他发现东西丢了,必会立

即撤销那些秘密机关,那么鲍师爷命我谋取这东西又有什么用?这事

大,是不是?姑娘,让他莫名其妙地丢了这几处秘密机关,损失了这些人,我仍可以安

安稳稳待在他那儿,两全其美,姑娘又何乐而不为?”

谢蕴如看他一眼道:“看来二阿哥是用对了你。”抓起一件衣裳披在身上下了床。

燕翎淡然道:“本来就错不了。”

谢蕴如走到桌前拉开抽屉找东西,闻言冷冷说了句:“你可一点也不谦虚啊。”

燕翎道:“谦虚要分什么事,什么时候,自负也要有点仗恃,事实证明,我不是只会拍

胸脯说大话的庸才。”

谢蕴如没说话,只哼了一声,她很快地准备好了文房四宝,回过身来道:“过来抄吧!”

燕翎抬手一扔,那本簿册四平八稳,而且轻飘飘的落在了桌上,不但灯没动,便连纸角

也没扬一下,他道:“我这笔字拿不出去,还是姑娘来吧。”

谢蕴如道:“我让你抄。”

燕翎胳膊一抱,连站都没往起站,道:“东西我幸不辱命地拿来了,抄不抄还在姑娘,

姑娘要是不愿意抄,我就把东西带回去,什么时候鲍师爷问起来,姑娘自己回话去。”

谢蕴如冷笑一声:“别拿鲍师爷吓唬我!”

“不。”燕翎微一摇头道:“我是为姑娘的工作着想,姑娘或许不怕鲍师爷,可是惹了

二阿哥这位智囊头儿,相信对姑娘你没什么好处。”

谢蕴如娇靥颜色一白,咬咬银牙道:“好吧,算你占了上风。”拧身坐在了桌前。

只听燕翎道:“姑娘怎么这么说话,大家都是为二阿哥做事。”

谢蕴如没理他,赌气运笔如飞。也没听燕翎再说话。

抄了一会儿之后,谢蕴如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立即停笔问道:“胤禩老八是个怎么样的

人我清楚,你初进他的门不久,他怎么会当着你放这机密的东西?”

只听燕翎道:“鲍师爷在我之前派了个人在他那儿卧底,这件事姑娘可知道?”

谢蕴如道:“马耀挺,怎么样?”

燕翎道:“这东西的藏处,我是拿马耀挺换来的。”

这换还能是怎么个换法,谢蕴如冰雪聪明,怎会不懂?身躯一震,脸上变色,霍地转了

过来,这:“你把马耀挺怎么了?”

燕翎轻描淡写地把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道:“马耀挺现在外头墙根下,明珠那儿还得姑

娘禀明鲍师爷尽快地关照一声。”

谢蕴如惊得站了起来,道:“你,你做差了事了,你怎么能这么做…… ”

燕翎道:“有什么不能的?鲍师爷身为二阿哥的首席幕宾,他应该明白,牺牲这么一个

人是值得的,要不然我也没办法这么容易,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样东西拿到手,在胤

禩那儿保住我这么个人,应该强似马耀挺干百倍!”

谢蕴如跺脚道:“你知道什么,马耀挺是鲍师爷的亲信!”

燕翎微微一怔,道:“这我倒不知道,不过那也不要紧,那要看鲍师爷对二阿哥是不是

一片赤忠了,要是牺牲这么一个亲信,换得一个我跟胤禩那么多处秘密机关,他应该认为值

得,他要是不为二阿哥着想,真要跟我计较也不要紧,随他,眼下的‘北京城’,我不愁没

有吃饭的地儿。”

谢蕴如狠狠瞪他一眼道:“你这个人真让人没办法。”转身坐下去又拿起了笔。

只听燕翎道:“我知道姑娘是关心我,为我好,我感激!”

背着燕翎,谢蕴如脸一红,她觉得热泛上了耳根,她冷然道:“你不要会错了意,没有

人关心你。”

燕翎吁了一口气道:“姑娘说我不够庄重,不够正经,我现在说正经的姑娘却又避而不

谈,这样对我,真难哪。”

谢蕴如没再说话,她运笔如飞,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一连抄错好几个字。

好不容易把一本簿册抄完了,她搁下笔道:“抄好了,你过来看看吧。”

只听燕翎道:“不用了,姑娘抄的错不了。”

谢蕴如只觉燕翎说话的地方跟刚才不一样了,她忙回身望去,这一看把她吓得心神震动,

脸上变色,连忙站了起来。

燕翎不在床前椅子上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谢蕴如床上,可不是躺在床上,

而是坐在床沿儿上,靠在床头栏杆上。

这还得了,谢蕴如是个姑娘家,是个不同于华筱红那些姑娘的姑娘家,燕翎如今竟坐在

了人家床上,这岂不是……

谢蕴如带着一阵风到了床前,颤声道:“你……,你怎么能这样儿…… ”

燕翎道:“椅子太硬,床上软,坐坐有什么要紧。”

谢蕴如娇靥煞白,美目涌泪,道:“你不该这样对我,怎么说你也不该这样对我,你,

你叫我今后怎么做人……,”

燕翎道:“有这么严重么,我以为姑娘不是世俗儿女…… ”

谢蕴如美目暴睁,道:“你这叫什么话,没这么严重,不是世俗儿女,不是世俗儿女难

道就能随随便便么?你要知道,谢蕴如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守身如玉…… ”

燕翎道:“我并没有怎么姑娘啊。”

谢蕴如道:“你还要怎么我,幸亏我认定你不是关外白家的李志飞,要不然我非马上自

绝不可…… ”

燕翎忙道:“姑娘别这样,我这就站起来。”他当真站了起来。

谢蕴如两眼飞闪森冷寒芒,道:“来不及了。”

燕翎道:“那……,我给姑娘洗床单。”

谢蕴如突然间煞威尽钦,美目涌泪,变得凄楚无限,道:“这种事你不会不懂,我跟你

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何忍对我这样?”

燕翎整了脸色,抬手去抚谢蕴如的香肩。

谢蕴如倏地退后,厉声道:“你敢碰我。”

燕翎浅浅一笑收回了手,道:“有件事容我待会儿再告诉姑娘,姑娘抄完了一份了,是

么…… ”

谢蕴如没答理。

燕翎转身走到桌前坐下,提笔就写,没多大工夫,他放下了笔,拿着一叠纸站起了过来,

道:“我又抄了一份,姑娘抄的那一份交给鲍师爷,我抄的这一份姑娘禀明鲍师爷叫他找个

人送到胤祯老四手里去…… ”

谢蕴如美目一睁道:“你要干什么?”

燕翎道:“二阿哥兵不刃血,胤禩老八却会记仇胤祯老四,这么一来胤禩老八元气大伤,

准会一蹶不振,二阿哥从此去了个对手,这种事鲍师爷一定愿意做。”

谢蕴如美目中进现异采,道:“你好毒的心肠。”

燕翎淡然一笑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他们愿意自残手足,我不过帮他们提提

刀而已。”

谢蕴如娇靥上泛起诧异神色,道:“你究竟是干什么的,你的来意究竟是什么?”

燕翎淡然一笑道:“现在公事已了,咱们谈私事,我要先问问姑娘,姑娘对我这个人究

竟怎么样?”

谢蕴如娇躯一震道:“什么怎么样?”

燕翎道:“往后我要是不跟姑娘谈正经的,姑娘可别怪我。”

谢蕴如微微低下了头道:“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

燕翎道:“我是谁不关紧要,我是问姑娘对我的好恶应该从这儿作决定,而不是从我的

姓名,是不?”

谢蕴如一颗乌云臻首又垂下了三分,道:“你可恶也可恨。”

燕翎吁了口气,道:“那还好,要不然我就要对冒犯姑娘这件事有所报偿了。”

谢蕴如猛然抬起臻首,娇靥上浮漾着红云,道:“你怎么说?”

燕翎道:“姑娘,我懂的不少,要是姑娘刚才一口回绝,我坐在姑娘床上之事是我会错

了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英雄美人天赐良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