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第 九 章 无风起浪凤喜遇劫

作者:独孤红

片刻之後,他到了“寡妇大院”前,敲开门走了进去,前院空荡寂静,看下见一个人影,

听不见一点声息。

燕翎没在意这个,迈著潇洒步往後行去。

刚进後院门儿他就听见了,一阵阵女子娇笑从後头传了过来,听笑声还不只一个人。当

然,他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进了那间敞轩,他看见的跟那回看见的完全一样,除了谢蕴如之外,鲍师爷身边围著五、

六个,鲍师爷老来艳福不浅,那两只手直在那五、六个姑娘身上活动,不知道他在搜什么,

许是怕几位姑娘暗藏兵刃谋刺他。

燕翎进门,两个人各投过一瞥,一瞥来自谢蕴如,一瞥来自华筱红。

尽管都是一瞥,谢蕴如这一瞥跟华筱红那一瞥可大下相同。

谢蕴如这一瞥充满了情意。

华筱红那一瞥却带著恨意。

燕翎跟谢蕴如交换了一瞥,马上把目光投向鲍师爷。

鲍师爷本来在笑,可是就在这一刹那间,他脸上罩了一层寒霜,就像燕翎的目光是腊月

里的北风,从他脸上刮过,他脸上马上结了冻。

燕翎胸中雪亮,他跟没事人儿一样,他上前欠个身:“见过鲍老。”

鲍师爷哼哼两声道:“李志飞,知道我叫你回来有什么事么?”

燕翎道:“我愚昧,还请鲍老指点。”

鲍师爷道:“李志飞,你的功劳不小啊。”

燕拥道:“那是鲍老夸奖,份内之事,不敢居功。”

鲍师爷冷笑一声道:“你倒是挺镇定的啊。”

燕翎微微一愕,道:“镇定,鲍老这话?”

鲍师爷道:“你还跟我装糊涂,马耀挺是下是你杀的?”

燕翎“哦!”地一声道:“原来鲍老是指……,不错,马耀挺是我杀的。”

“你知道不知道他是自己人?”

“知道,他跟我表明了身份,我怎么会不知道。”

鲍师爷霍地站了起来,看模样恨不得要吃人:“既然知道你是……,你不是明知故犯么,

你要明白,二阿哥找你来是让你对付别人的,不是让你对付自己人的,如今这倒好,二阿哥

给你饭吃,给你钱花,你的刀口却砍向自己人,你究竟是为二阿哥效力呢,还是为别人卖

命?”

燕翎转望谢蕴如,道:“谢姑娘,那份名册你没给鲍师么?”

谢蕴如一脸寒霜,道:“给了。”

燕翎道:“我为什么杀马耀挺,你没告诉鲍师爷么?”

鲍师爷那里大声说道:“她告诉我了……”

燕翎转眼过去道:“那么,牺牲一个俯拾皆是的马耀挺,换得这么一份极其宝贵的名册,

难道鲍老认为下值得。”

鲍师爷道:“你还敢跟我……,你可知道马耀挺是我的信。”

燕翎道:“我先下知道,後来才听谢姑娘告诉我的,不过那没什么关系,就是我事先知

道马耀挺他是鲍老的亲信,为了拿到这份名册,我照样会牺牲他,我是为二阿哥的利益,只

对二阿哥有利,我不择手段,也不惜牺牲任何人。”

鲍师爷脸色煞白,拾手指著燕翎,手都起了颤抖:“李志飞,你,你好大的胆子,居然

敢跟我……,你问问眼前这些人,凡是二阿哥这个门里的人,那一个敢跟我这样说话…… ”

燕翎淡然一笑,道:“鲍师爷,你错了,我是二阿哥聘来的,可不是鲍师爷你买来的,

别把李志飞跟别人一并而论,我凭本事换饭吃,你是二阿哥的师爷,我该听你的,可是你最

好不要跟我来这一套……”

鲍师爷颤声叫道:“好,好,好,李志飞,你要造反,来人,给我拿下。”

从外头闯进来两个黑衣壮汉,一左一右,探掌就抓。

燕翎一斜身,两个黑衣壮汉的两只手擦肩而过,燕翎曲肘往後一撞,两个黑衣壮汉闷哼

一声弯下了腰,燕翎双手齐扬,两掌劈在两个黑衣壮汉脑後,两个黑衣壮汉乖乖的爬下了。

燕翎两眼威棱暴射,直逼鲍师爷,冰冷道:“鲍师爷事情到了这地步,我可以扭头就走,

凭我这身本事,在这个圈子里不愁找下到饭吃,只是我不能让“西山居士”为难,也不能为

了你这个庸才舍弃了仁德的二阿哥,你用不著叫人拿我,现在我就跟

你找二阿哥评评理去,请。”他侧身让路抬起了手。

鲍师爷脸色更白了,这回不是气的,是吓的,往後退了两步,颤声道:“李志飞,你,

你,你……”

谢蕴如飞快向燕翎递过个眼色,道:“李志飞,我说句公道话,你做的固然不错,但你

的态度不能算对,马耀挺是鲍师爷的亲信,你杀了他,鲍师爷当然生气,可是只要你态度好

一点儿,话说得委婉点儿,鲍师爷是二阿哥的首席师爷,不会是个不明理的人,我敢说他一

定不会追究……”

“是啊。”鲍师爷指著燕翎对谢蕴如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咱们谁不是为二

阿哥效力,谁不是为二阿哥卖命?马耀挺是个什么样的材料,我还能不知道,这个理我还能

不明白,我不敢说让他低头认个错,事实上他也没做错什么,只要他像

谢姑娘你说的,态度好点儿,话说得委婉点儿,我还会跟他计较下去……。”

谢蕴如道:“我懂鲍师爷您的意思,李志飞他年轻气盛,您首席师爷之尊就请担

待点儿,就像刚才您说的,咱们都是为二阿哥效力,为二阿哥卖命,对手还没怎么样呢,

咱们先起内哄,那下是让人看笑话么,我看这样吧,我来做个和事佬,让李志飞给您陪个下

是,道个歉,您呢,也请看我的薄面原谅他这一遭儿,行么?”

鲍师爷这时候已惊魂渐定,道:“大家都是自己人,我还真会跟谁计较么!”

“这就行了。”谢蕴如浅浅一笑,转望燕翎道:“李八少,你也赏我个面子吧!”燕翎

明白谢蕴如的用心,自然是见好就收,当下冲鲍师爷欠了身。

鲍师爷这时候又把张老脸绷起来了,乾咳了一声道:“李老弟,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

今儿个把你叫回来,是奉二阿哥之命重赏你……”

燕翎道:“鲍老,我刚才说过,份内之事,不敢居功。”

鲍师爷摇摇手道:“你别客气了,二阿哥交待,任你要,要什么你就说吧。”燕翎目光

一凝道:“既是二阿哥的恩典,我不敢不识抬举,拒而不受,只是,鲍老,真的任我要么?”

鲍师爷道:“当然是真的,二阿哥岂有戏言。”

“那么……”燕翎目光一转,道:“我在十二金钗里找一个,也行么?”谢蕴如娇面猛

地一红,但她马上就恢复了平静。

华筱红瞪大了双俊目,勾魂摄魄的眼波投向了燕翎!

鲍师爷为之一怔,道:“怎么说,老弟要在『十二金钗』里找一个?”

燕翎道:“不行么,鲍老?”

鲍师爷一点头道:“行,简直太行了,怎么会不行,别说一个,你全要都行。”燕翎笑

笑道:“李志飞尽管一向风流,尽管一向好这个,但『十二金钗』全来我却消受不起,有一

个也就知足了,鲍老,我可要挑了。”鲍师爷忙道:“慢著,『十二金钗』不齐,我派人去

把她们找来……”

燕翎目光一凝,望著华筱红道:“不用了,鲍老,眼前这几位都是国色,论那一个都是

红粉里的翘楚,已经够我眼花缭乱的了。”华筱红一双俊目中绽放出惊喜异采,娇靥上也泛

起了娇媚的笑意,她的确是个尤物,那眼波,那笑意,委实能蚀人骨,销人魂。只听燕翎道:

“任它弱水三干,我只取一瓢饮,我看就是这位了。”

华筱红一阵激动,拧细腰,扭肥臀就要走过来。

燕翎却抬手指向了谢蕴如。

鲍师爷猛然一怔。

华筱红那蚀人骨、销人魂的眼波消散了,笑容凝住了!

只听谢蕴如惊声道:“李八少,您这是……”

燕翎道:“谢姑娘,娇媚冶艳的我看腻了……”

谢蕴如脸色一正,冰冷道:“李八少,请你放尊重些。”

燕翎摊手耸肩,望著鲍师爷道:“鲍老,我看只有请您说句话了。”

鲍师爷定了定神,乾咳一声道:“李老弟,恐怕你还不知道,谢姑娘在进门之当初,曾

经跟二阿哥约法三章,这事除非她自己愿意,要不然二阿哥不能强迫她!”燕翎道:“那么

二阿哥那任我要这句话岂不成戏言。”

鲍师爷勉强一笑道:“这个,哦,李老弟,『十二金钗』一共有十二个……”燕翎道:

“鲍老没听我说么,任它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鲍师爷皱眉苦笑道:“这就叫我为难了!”

华筱红满眼怨毒之色,冷色一声道:“李八少,我看您还是金盆打水重投胎,多烧烧高

香才来吧。”燕翎道:“这么说是我福薄。”

华筱红道:“本来嘛,什么配什么都是一定的,像李八少您嘛,配配我到还勉强凑和,

五百年前注定咱们俩枕一个枕头,我看你就……。”燕翎突然转望谢蕴如,道:“谢姑娘,

你就这么看不上李志飞么?”

谢蕴如冷冷说道:“李八少,我看你还是收收心,听听正经的吧,令师兄在来京途中遭

人杀害,连尸首都找不著了。”燕翎神情一震,道:“怎么说,我,我那位师兄!”

谢蕴如道:“白六少跟白七少。”

燕翎道:“他们是在什么地方?”

谢蕴如道:“那我就不知道了,这消息还是鲍师爷告诉我的呢,你何不问鲍师爷?”燕

翎霍地转望鲍师爷道:“鲍老……”

鲍师爷一脸苦涩道:“老弟,说起来……,唉,是这样的,前些日子听说白六少跟白七

少已联袂来京,也有意来助二阿哥一臂之力,我听说之後马上派『西山居士』去迎,那知昨

儿晚上接到『西山居士』回报,说白六少跟白七少在『密云』附近遭到一帮来路下明的蒙面

人围杀,他两位受了重伤之後又被击下断崖!”

燕翎道:“鲍老昨儿晚上为什么下派人通知会我一声,却到如今……”

只听一阵急促步履声由远而近,直到敞轩门口,随见一名黑衣汉子气败坏地奔了进来,

他跑得太快了,等他发现地上躺著两个人时,已经收势不住,脚下绊了一下,一个踉舱往前

爬去。燕翎眼明手快,伸手扶住了他。黑衣汉子顾不得燕翎,望著地上那两个黑衣汉子直发

楞。

鲍师爷沉声暍道:“什么事这么冒冒失失的。”

那黑衣汉子如大梦初醒,忙抬眼哈腰,道:“禀您,有个人混身是血,自称关外白家的

白七少!”谢蕴如一惊色变。

鲍师爷一怔急道:“人呢?”

那黑衣汉子道:“刚进门!”

只听一阵跌跌撞撞的步履声传了过来。

那黑衣汉子急道:“来了。”

燕翎转身先出去了。

鲍师爷、谢蕴如、华筱红等也忙奔了出去。

燕翎叫一声“七哥”闪身迎了过去。

那年轻汉子入耳一声“七哥”,一怔停步,看了燕翎一眼,刚要说话。

燕翎已到了眼前,伸双手扶住了年轻汉子,一只手扶著年轻汉子的胳膊,一只手按住了

年轻汉子的腰。年轻汉子带著这么重的伤,跑了这么一大段路到了这儿,只是凭一口真气强

自支撑如今一见著他的“八弟”,想必放心了,这么一放心,强自提聚的一口真气不免为之

一松,这一松不要紧,人怎么也支撑不住了,眼一瞪身子上挺,马上昏倒在燕翎的怀里。燕

翎忙叫道:“七哥,七哥……”

鲍师爷急步过来了,忙道:“老弟别急,七少是失血过多,支撑不住了,快扶他里头去

吧。”燕翎拾眼望向鲍师爷,脸上没有一点表情,道:“鲍老,他已经没气了。”鲍师爷一

怔,忙伸手探年轻汉子的鼻息,一探之下他也怔住了。

谢蕴如娇靥上的神色松了。

燕翎没再说话,抱起年轻汉子往敞轩行去。

燕翎进敞轩把年轻汉子放在了椅子上,鲍师爷等也跟进来了,鲍师爷搓著手,嗫嚅著道:

“老弟,我很难受,也很不安!”燕翎缓缓说道:“这不关鲍老的事,鲍老您说我六哥,七

哥是在『密云』附近遭人截杀。”鲍师爷道:“是的,『西山居士』是这么说的,老弟莫非

要到『密云』…”燕翎双眉微扬,道:“用下着到『密云』去,在京里找就行了。”

鲍师爷一怔道:“在京里找,老弟是说……”

燕翎道:“我李志飞来投效二阿哥,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而且为了通过鲍老您的考

验,我一来就杀了大阿哥他那边重金礼聘的高手,除此之外,我别的没跟谁结怨……”鲍师

爷忙道:“老弟是说他们……”

燕翎道:“白家在江湖上结的梁子下少,我刚才也曾考虑过道儿上的人物,但是可能性

不大……”鲍师爷道:“怎么?”

燕翎道:“我六哥、七哥一天到晚在外头跑,道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无风起浪凤喜遇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