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一章 怡 红 院

作者:独孤红

彤云布,朔风吹,好大的一场雪。

如今,雪是渐渐的停了,可是地上的积雪仍然是很厚很厚,很深很深,一脚踩下去,能掩没了小腿!

夜,很冷,也很静!

在帝都北京的八大胡同里,本不该是寂静、空荡的地方,可是,毕竟这时候是夜太深了!

夜深得家家户户都熄了灯,关了门,既黝黑,又寂静,更空荡,只有那刺骨寒风呼啸怒号!只有那几条胡同里,挂在门口,上写着什么“怡红院”、“小兰春”、“玉楼春”……

那些个油纸糊的灯笼在寒风中不住摇晃、摆动,灯焰伸缩,乍明乍灭!

这时候,意畅兴尽的都走了,不走的也正在被窝里睡风流觉,说句不好听的,便是起来撒泡尿都懒!

蓦地,一阵缓慢的得得蹄声及辘辘车声,划破了这寒夜的冷寂,是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终于,在这条胡同的东边胡同口,缓缓驰进了一辆双套黑马车,那铁蹄,那车轮,在两旁积雪、中间泥泞的石头路上敲打辗转,在这寒夜寂寂的时候,听来分外刺耳!

那双套黑马车是越来越近了,藉着那车辕两旁的那两盏灯,可以看见,车辕上赶车的老车把式是个身穿一身厚棉袄、头戴一顶毡帽的瘦老头儿!

瘦老头儿眯缝着一双老眼,鼻子里、嘴里直冒热气儿,那副雪花花的白胡子,上面都挂了冰珠!

他一手控缰,一手执鞭在缓缓的赶着马车!

黑马车的车篷,遮得密密的,不透一丝儿寒风,不知车里坐的是谁,不过由这辆气派的双套黑马车看,车里坐的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内眷!

可是,大户人家的内眷,又到这风月场的八大胡同来干什么?莫非是来请那位乐而忘返的老爷回家?

忽地,套车双马似受惊般突作长嘶,四蹄一掀,便要踢蹄而起,老车把式瘦老头儿好快的反应,及时一声沉喝,缰绳一抖,那两匹马竟然乖乖地放下了四蹄!

四蹄是落下了,但是落地后四蹄不住跺动,可就是不肯往前走,这种情形不寻常!

老车把式瘦老头儿,想必是老经验了,老眼一睁,往前瞧去,他神情忽震,目光一下子变的好亮,轻轻地“咦”了一声。

他咦声刚落,蓦地里,一个清脆悦耳的甜美话声,自那密遮的车篷中透出,简直就像银铃:“老爹什么事呀?怎么不走了?”

刹那间,那瘦老头又眯起了老眼,答了话,道:“前面雪地里躺着个人!”

不错,距离马车两三丈外,那挂着“怡红院”灯笼的门口路旁雪地里,正倒卧着一堆白白的物体,这老车把式不但能看见,而且能辨出那是个人,年纪那么大,竟然老眼不花,难得妤眼力!

车内那人儿“哦”地一声,道:“老爹,您管他呢,八成儿是个要饭的……”

那老车把式瘦老头儿刚摇头,那密遮的车帘后,又响起了另一个无限甜美轻柔的话声,倘若与先前那话声一比,前者立刻黯然失色,判若云泥:“胡说,小玉,就是个要饭的化子,咱们也不能见死不救,眼睁睁的看着他既冷又饿,僵卧路旁,下去看看去!”

“姑娘真是,您这么好心有什么用?好,好,好,您别生气,我这就下去瞧瞧去,成不?”

车帘掀起,一个穿着大红袄裤的绝色少女,紧绷着娇靥,噘着那鲜红的小嘴儿,一脸不高兴可又莫可奈何地钻了出来。

车帘,随之又遮上了,就这一掀一落的刹那间,别的看不见,仅看见了墨绿的一角衣裳!

那红衣美姑娘钻出了马车后,狠狠地白了老车把式一眼,嘟哝着说了一句:“都是您,又黑又冷的……”

一阵寒风迎面拂过,她机伶一颤,闭上了小嘴儿!

老车把式瘦老头呵呵笑道:“丫头,那怪得了我老人家么?是姑娘叫你出来瞧瞧的,你冲我老人家瞪的什么眼?不服你进车里去说……乖乖地跟我老人家来吧!”

纵身一跃下了车辕,毫无一丝龙钟老态,难得老来筋骨健,红衣美姑娘没奈何,只得跟了下去,她却是慢吞吞,似乎是怕那地上泥泞沾污了她那双绣花鞋!

两三丈外那路旁雪地上,是躺着个人,脸向下的躺在那儿,既不动也不出声,看不见他的面貌,能看见的,只是那颀长身材,及一身雪白的长衫!

红衣美姑娘一到近前,便咀咒着骂道:“这个人,活该冻死,那么大冷天穿那么单薄!”

老车把式正皱眉沉吟,闻言立即冷冷地顶了她一句:“人家不一定都像你丫头,吃得饱,穿得暖,那么好褔气呀!”说着弯下腰伸手把那个人扳转了过来!

突然,红衣美姑娘瞪大了美目“咦”地一声,道:“这后生,挺俊的嘛!”

“后生?”老车把式一抬头翻了老眼:“你丫头也不瞪大眼瞧瞧你多大年纪,人家多大岁数?俊?你们丫头们就是瞧着俊的顺眼,俊既不能当饭吃,又不能当衣穿,有个屁用?想当年我老人家……不提了,丫头,救人要紧,给我老人家闪开点!”

红衣美姑娘跟那老车把式说的都不错,地上这人,是挺俊,剑眉、星目、胆鼻、方口,最俊的地方、最能令每一个姑娘家着迷的地方,是那双入鬓剑眉,那双睫毛长长的星目,那直而挺的鼻子,其实,这人简直无一处不俊得动人!

那张脸,自得跟冠玉一样,只是如今白得却没了一丝血色,白得怕人,眼跟嘴都紧紧的闭着,跟死了一般!

红衣美姑娘绷了脸,噘了小嘴儿!

那老车把式瘦老头儿,却伸手抚上了这人的心窝跟鼻端,只听他低着头,自言自语地道:“还有救,只是心窝快冷,气息也弱得很,快!丫头,快敲门去,这儿用不着你!”

那红衣美姑娘犹豫了一下,老车把式猛然抬头,老眼一瞪,说道:“快去呀,你还发的那门子楞,丫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老人家准保你将来嫁个……”

“啐!”他话尚未说完,红衣美姑娘已双举玉手掩上了耳,红着那吹弹慾破的一张娇靥,低头快步而去!

红衣美姑娘的停步处,是那“怡红院”的门口,只见她抬起玉手拍了拍门,没多久,那两扇紧闭着的门,呀然而开,探头迎出来的,是个身穿翠绿袄裤、年纪稍长的绝色少女美姑娘,只听她隐隐约约地问了一句:“姑娘回来了?”

红衣少女点了点头,说了些什么,听不清楚,只见她抬手向老车把式处指了指。

绿衣少女循指投注,不由一怔,脸上一片讶然神色,司没有走过去,偕同红衣少女反走向了那辆停在胡同中央的马车!

适时,老车把式双手平托着那个人,健步如飞地走进了“怡红院”大门,抱着那么一个大人,他竟一点也没有吃力的样子,真是老来益健!

接着,车帘儿掀动,在绿衣少女与红衣少女的双双相扶下,车内下来了一位身穿高领墨绿色的短袄、墨绿色的八幅风裙、足登墨绿色绣花鞋、一身都是墨绿色的美姑娘!

两位少女已是人间绝色,可是跟她一比,又不知要逊色了几分,姑娘约莫二十左右年纪,一双远山般的黛眉之下,嵌着一对长长的凤目,那目光,清澈、深邃、清苦秋水、深若大海,看人一眼直能令人有置身汪洋之感!

悬胆般的瑶鼻之下,是一张chún角微微上挑的鲜红檀口,只可惜她未笑,不然准露出一口编贝般玉齿。她美得清丽,也清奇,美得不带人间一丝烟火气!

最难得的是,她年轻,可是有一种中年人的成熟,目光圣洁,隐透高华气度,举止端庄、稳重、娴静、沉着,绝无一般青楼女的那种轻佻!

这么一位姑娘沦落风尘,委实是令人扼腕叹息,自古红颜皆薄命,冥冥苍天太不平!

在绿红两位美姑娘的左右扶持下,姑娘进了怡红院的大门,她摆开了两个美姑娘的扶持,抬起那段白皙、晶莹、欺雪赛霜、隐透惑人光采的皓腕,挥了挥身上滴的房檐水,轻轻地说了声:“小玉,把门先掩上!”

红衣少女应了一声,回身掩上了门!

适时,院子里走来了那老车把式瘦老头,这时候,他那张老脸上的神色,显得很凝重!

美姑娘没等他开口便发了话:“老爹,人呢!”

老车把式恭应了一声:“我把他扶到我屋里去了!”

美姑娘点了点头,又问了一句:“是怎么回事儿?”

老车把式两道白眉一皱,低低说道:“毒,好像是窝里那一伙的!”

美姑娘眉锋也自一皱,道:“怎么?不是个要饭化子?”

老车把式瞪了那叫小玉的红衣少女一眼,道:“那是这丫头说的,人是个文质彬彬的俊后生!”

美姑娘“哦”地一声道:“老爹,您见过么?认得出是谁么?”

“没见过!”老车把式摇了摇头,道:“那张脸陌生得紧,没听说有这么个人!”

美姑娘沉吟了一下,抬眼说道:“既是这么一个人,您把他扶到我房里去好了,让我替他看看,您知道,这儿进出的人杂得很,恐怕有……”

老车把式倒没说话,应了一声,又走向了院中!

那红衣少女小玉却突然开了口,叫道:“姑娘,您真是,那怎么行?”

美姑娘侧转螓首,眨动了一下美目,道:“怎么不行?”

红衣少女小玉道:“姑不论知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来路,便是您房里也常有客人,万一要被人撞见,那岂不是……”

美姑娘笑了,有两个酒涡,真的,好美的一口玉齿,她说:“小玉,前面那句话,你说的不错,可是我这么一个生涯,怕他什么来路,再说平日咱们所接触的,什么来路的没有?至于后者,那是你糊涂,我什么时候准客人进过卧房?不都是在客厅或书房!”

红衣少女小玉还想再说,美姑娘已然摆手说道:“好了,小玉,你就少说一句,多学学双成,跟我回楼到房里看看去,待会儿你两个都有差事!”

小玉未再多说,跟绿衣少女一左一右地跟在美姑娘身后,顺着画廊向着居西一座小楼行去!

这是个大四合院,院子很大,院子里,有假山,有花圃,也有鱼池,如今却被一片雪盖住了!

院子的三面,都是二层楼的建筑,画栋雕梁,珠帘银钩,朱栏碧瓦,称得上楼阁玲珑,美仑美奂!

其实,凡曾涉足风月场的人,没有不知道的,帝都八大胡同中的“怡红院”,是个中翘楚,首屈一指!那经常折花攀柳、走马章台的人,就更不必说了!

“怡红院”中之最,挂头牌的,是梅心梅姑娘,其他的姑娘们的香闺都在东、北两座楼上,西楼,唯有这位梅姑娘带着两位美艳侍婢独居西楼!

而且,西楼上陈设之华丽、气派,也是其他两座楼所望尘难及,自然,那是梅姑娘她红遍了整个帝都!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梅姑娘冰清玉洁,处污泥而不染,真的像那一株傲立群芳中的白莲!

同时,她人美、才高、色艺双绝,上自天文,下及地理,旁涉诸子百家、三教九流,她无所不通,无所不精!

那琴棋书画,到了她那双纤纤玉手中,成了轻而易举的雕虫小技,她也难得一露!

更难得的是,她有一种别的姑娘所没有的气质,那气质,让人说不上来,可是却直觉地感到,凛然不可侵犯、不敢渎冒、不敢轻薄,甚至不敢有丝毫随便!

跟她谈诗论文,她能毫无倦意地陪你剪烛西窗,畅谈终宵,笑意盎然,要是想动动歪念头,别说缠头以斗量金她不屑一顾,便是倾帝都之所有,她都无动于衷!

这算是客气的,要是不客气,她能立刻沉下脸色,冷若冰霜般下令逐客,让你狼狈而下西楼!

再有,便是她所结交来往的客人,都是当朝的亲贵,贵介王孙、贝勒、贝子一流,称得上相对皆朱紫,来往无布衣,甚至于有许多位格格、郡主之流,都情愿跟她结为姊妹、闺中知友,或者是拜她为师学学她那胸蕴高才!

是故,她得罪的人虽不少,可没有敢惹她,便是连“九门提督”也对她侧目,何况那些个布衣草民呢!

所以,慕名而来的多,碰壁而回的也不少,不知道有多少意不在酒的醉翁,或院中翘足仰首望西楼,或身在他楼,心在西边,痴心妄想,望穿双眼而不得一见!

纵然偶见楼上倩影,却是远隔座山般可望而不可及,可见而不可一亲芳泽,其实,能望见倩影,已算是天大的造化,该知足了!

本来是,有多少人想见还不能呢!

客人们不敢招惹这位梅姑娘,那鸨母龟奴就更不必说了,既像捧凤凰,又像供位观音菩萨,这班人,没有梅姑娘的话,是不准轻易上西楼的。

便是慕名而来的客人,也得透过两位美艳侍婢,通报一声,看她见不见,那倒不是架子大,实际上说人家梅姑娘够这个资格,换个人还不行呢!

西楼上,灯光明亮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怡 红 院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