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十章 年 羹 尧

作者:独孤红

这阵步履声刚自远去,一阵沉重雄健的步履声又由远而近,及门而止,陡听门外响起个豪壮话声:“海青告进!”

青袍人一边踱向书桌,一边应道:“你这是存心与我生气,你哪一次告过进?进来!”

“御书房”里,大踏步走进了一身天蓝色长袍、外罩团花黑马挂的海贝勒,他一进门便道:“今宵与往日大不同,今夜您有客,我怕不方便!”

走到桌旁,青袍人转过了身,瞧了海贝勒一眼,道:“难道你这时候进宫是找我呕气的?你自己睁眼瞧瞧,客人在哪儿,哪来的什么客人?”

海贝勒环目炯炯,淡淡说道:“我来的时候正碰见,客人由偏门出了‘干清宫’,我依稀看见背影,似乎是位女客人!”

这种话,要换个人,天胆也不敢说,既是对皇上,又未撞个碰面,那还不得过且过算了。

可是这位莽贝勒直愣愣地毫不留情!

青袍人脸一红,既窘又尴尬:“噢,你看见了,看见了就好,坐,坐,先坐下谈!”

海贝勒没坐,却忽地侧顾右壁,挑起双眉:“谁在密室里?”

青袍人神情一震,忙道:。“是舅舅,是舅舅!”

雍正的舅舅,该只有一人,那就是当初把康熙遗诏:“传位十四子”,改为“传位于四子”的隆科多!

海贝勒没再多说,只瞪着一双环目望着青袍人!

青袍人大有不安之色,转个身坐在了书桌前,有意避开话题,没话找话地道:“这么晚了,你进宫来干什么?”

海贝勒道:“好几天没进宫了,来给您请个安!”

青袍人皱眉说道:“你什么时候学了规矩,这么懂事了?你这个安,不请也罢,我受不了,说实话,别招我生气!”

按说,他现在有意避开话题,海贝勒说请安,他该乐得顺水推舟,不该问,可是他不问心里又不舒服、不安,这就叫做贼心虚。

海贝勒轩了轩眉,道:“实话您未必爱听!”

青袍人道:“对于你,我不爱听也得听,是我让你说的,说吧!”

海贝勒道:“听说您命人找了个民女入宫?”

青袍人皱了皱眉,道:“你听谁说的?”

海贝勒道:“我的人亲眼看见云中燕带着几个人,保着车子进了内城,而且又由‘西华门’进了‘紫禁城’!”

青袍人眉峰又皱深了一分:“你的人敢情比我的‘血滴子’还厉害,怎么专打我的小报告?你怎么知道是我的意思、我派的人?”

他有意推诿,岂料海贝勒绝不放松,道:“不是您那最好,我倒要看看是谁那么大胆,敢擅自带个民女入宫蛊惑皇上!”说完,他便要转身!

青袍人慌了,忙抬手说道:“好,好,好,我承认,是我的意思,是我派的人,成不?算你厉害,我算是服了你!”

海贝勒也懂点到为止,他没再动,只是在口头上他仍是未肯放松,道:“您何必袒护他们!”

“谁说的?”青袍人道:“不是我袒护他们,的确是我!”

海贝勒道:“既然是您,我就不敢说什么了,您别忘了家法!”

青袍人苦笑说道:“你说的还算少么?别对我动不动就提家法好不?我听了就头痛,我又没有拿她怎么样!”

海贝勒道:“不一定非拿她怎样,您知道,家法皇律上,没有随便让民女入宫那一条,再说,做臣子的日夜为您的安全着想,唯恐护卫不周,您怎好漠视侍卫们的艰钜任务……”

青袍人忽地笑了,道:“原来你是为这发牛脾气扳了脸,那好办,也别担心,她不是别人,是云中燕的那个侄女儿!”

海贝勒毫无意外之色,淡淡说道:“我知道,除了她不会有别人,可是您也要知道,便是云中燕的侄女儿,也不见得可靠……”

“你错了,海青!”青袍人哈哈笑道:“你是大大地错了,你知道这些武林高手的‘血滴子’卫队是怎么来的么?到今日我才知道,那都是她用自己的身子换来的,你想想看,一个女孩子……”

海贝勒一怔,道:“真的,不是云中燕……”

青袍人面上忽含怒色,拍了一下桌子说道:“云中燕这混帐东西该死,他不但冒功领赏,而且欺君罔上,亏他还是个大伯,竟抢了侄女儿这种功劳!”

海贝勒怔住了,呆了半晌始道:“竟有这种事,您饶了他?”

青袍人怒色稍敛,道:。“饶了,还是她劝我的……”接着就把云珠的话说了一遍。

听毕,海贝勒动容说道:“我没想到云家竟有这么一个奇女子……”

青袍人面有得色地连忙笑道:“怎么样,我找她来没找错吧!她似乎不比你那个在‘八大胡同’,‘怡红院’里的女人差!”

海贝勒脸一红,道:“您知道了?”

青袍人得意地扬眉笑道:“你们什么事能瞒得了我?还记得当年王云绵丢的那张纸牌么?如今有人要收干女儿,有人要娶她,简直成了内城里的红人,名头儿比谁都响亮,对么?”

确是一丝不差,这位皇上的心狠手辣,生性阴鸷狠毒,举世皆知。

他的手下爪牙多,耳目又远,仗着“血滴子”不知秘密杀了多少人,因之一般人便是在深房密室里,也绝不敢提起朝政,更不敢诽谤皇上!

这些往事,海贝勒自然知道,他当即挑眉说道:“没人打算瞒您,也没人敢,‘廉亲王’褔晋收干女儿,那是皇族亲贵的玩乐嗜好,您不必见责,我要娶她,那是认真的,想您也不会反对,您别用这话扣我,您跟我不同,您是皇上,我是臣子,臣子总比皇上可以随便点,您倘若如此,我要大胆直说一句,那有天壤云泥之判,萤火是不能跟中天皓月争辉的!”

青袍人没在意地笑了:“我也听说那个叫梅心的,是个风尘中的奇女子,很有才华,不过,卖瓜的都说瓜甜,你说你的好,我说我的好,你我不用在口头上争辩,有机会最好让她两个较量较量!”

这位皇上,确也是够天真的!

海贝勒扬起浓眉,话说的坚决:“我敢这么说,梅心除了不谙武技之外,其余的却远非的云家那个丫头所能企及,不信您可以……”

青袍人随手自桌上拿起那个纸卷,含笑递向海贝勒:“你看看这个再说话!”

海贝勒住口不言,伸手接了过来,打开一看,不由动容,但刹那间他又恢复平静,抬眼说道:“这是云家丫头的杰作?”

“杰作?”青袍人哈哈笑道:“难得你会称人一声杰作,高明之见如何?”

海贝勒毅然点头说道:“是高,是绝,是奇,能愧煞须眉,有了这张东西,大内侍卫可以无忧无虑地吃闲饭了,只是太狠、太毒了些!”

青袍人目中异光闪动,大笑说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有人想要我这个皇上的脑袋,我对他还有什么客气?我觉得这正合用!”

是不错,为了一席帝位,他能下手把自己的兄弟连杀带残,弄得只剩下那么几个!

海贝勒卷好纸卷,又双手呈了过去,闻言浓眉一皱道:“那么,你是打算……”

“我正要跟你商量!”青袍人忙截口说道:“你还有别的事,不能一天到晚陪着我,所以我打算让她充充你的副手,跟在身边,你看怎么样?”

这位皇上是够精明的,先显露云珠的才能,然后再以他的安全扣人,海贝勒还好再说什么?

当下,他沉吟了一下,道:“你既有这个意思,我不便再说什么,做臣子的职责所在,不能不为您的安全着想,看来,云家那丫头的才能也够,不过我进谏一句,千万别让老佛爷跟皇后说了话!”

这话意,青袍人自然懂,他脸上微微一红,嘿嘿说道:“瞧你是怎么说的,我这是找护卫,又不是选妃,别人说什么话,又敢说什么?谁要是说什么,就让谁来负责我的安全,这不挺好办么?”

皇上话里有话,海贝勒也不是糊涂人,他浓眉方轩!

那位皇上已然有意地避开了话题:“海青,还有件事,我要跟你商量!”

海贝勒忍了忍,道:“您只管请说,您交待的,还有什么商量么?”

这话里,也有骨头,可是青袍人他装作不懂,笑了笑道:“云珠,她本想不干,另外向我推荐保举了个人……”

海贝勒浓眉一轩,截口说道:“您也答应了?”

“别急,听我把话说完!”青袍人摆手说道:“我又不是三岁孩童,这哪能轻易答应?可是我又不忍拒绝她,只好想点了半个托辞,让那个人先跟着你……”

海贝勒皱眉说道:“您这是……我身边也不能轻易用人啊!”

青袍人摇头说道:“你不知道,我是具有深意的,我是打算先让你考验考验他,然后再考虑是否用他!”

海贝勒道:“值得么?”

青袍人点了点头道:“听云珠说,这个人不但文武双绝,而且是个极为高绝的奇才,不但比她高明,还说小年也不如他,甚至于……”望了望海贝勒,住口不言!

海贝勒替他接了下去,淡淡说道:“甚至于连我都不如他!”

青袍人不安地笑道:“云珠是这么说的,谈武,五十招内你或可勉力扯平,过了五十招,你绝非对手,谈文,你难望项背……”

海贝勒环目中威棱飞闪,道:“您打算怎么用他?”

青袍人道:“倘若属实、可靠,我打算把他擢到身边来!”

海贝勒猛一点头,道:“好吧,这个人我要了!”

青袍人一怔,随即摇头笑道:“看来你是动了不服之心,打算斗斗他了!”

海贝勒扬眉说道:“我不愿瞒您,也不敢,我是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有什么惊人之处,文武两途能强过我海青!”

青袍人道:“我是不会看错你的,你不问他的来历?”

海贝勒呆了一呆,道:“我忘了,他是……”

青袍人道:“四海镖局中,才来的一个帐房!”

海贝勒环目一睁“哦”地一声说道:“原来是他,这个人我知道,他还暗中伸手帮云中鹤拿镖局中的内姦,还闹过云三的赌场,我听云三说了,这个人的确身手不凡,三招之内折了云三的两个徒弟,可是并不见得就能胜过小年跟我,那云家的丫头,只怕是过分渲染,夸大其辞……”

青袍人笑道:“她还说有他一人,这些‘血滴子’卫队就可以不必要了!”

海贝勒冷冷一笑,道:“倘若如她所说,这么一个人会屈就镖局帐房么?”

青袍人笑了笑,道:“所以我先让你查查他!”

海贝勒道:“据云三说,此人在江南武林中,是个很有名气的人物!”

青袍人道:“对了,我忘了问云珠了,这个人姓什么,叫什么?”

海贝勒道:“我知道,此人姓郭,单名一个璞字!”

青袍人眉锋一皱,道:“怎么会姓郭,你知道我对姓郭的人没有好感!”

海贝勒道:“我明白,可是姓郭的不一定都是那个郭家的后代!”

青袍人道:“我恨不得把所有姓郭的都杀了!”

海贝勒道:“老实说,您这种想法,我不敢苟同!”

青袍人面现不悦之色,道:“可是当年胡家帮我的时候,他郭家跟胡家交称莫逆,为什么左请右请,他郭家不肯出来一个人?”

海贝勒道:“说句话,我不怕您不高兴,他郭家没有义务帮您的忙,何况您又是十三位阿哥中最精明的一位,站在他郭家的立场,是不希望一个精明的人当皇上的,他郭家虽没有帮您,可是也没有帮别人,您又何必记恨于人?”顿了顿,接道:“至于胡家,那不同,胡家跟傅家有姻亲之好,胡家的人既嫁到了傅家,那就成了傅家的人……”

青袍人冷哼说道:“我知道当时胡家勉强得很,所以……”住口不言!

海贝勒却毫不避讳地替他接了下去:“所以您登基之后,就暗中派了密宗高手喇嘛们跟‘血滴子’,把原来胡家的人杀的一个不留,其实……”

青袍人“砰”地一声,拍了桌子,脸色铁青,怒声说道:“其实什么,其实胡家是胤瑭、胤珴的党羽,你以为我不知道,我早就把他们结党营私的事,摸得清清楚楚,当年我把胤瑭、胤珴交由‘宗人府’严办的时候,胤瑭也招认了,而且把胤异也扯了出来,我杀他们难道杀的不对?”

海贝勒脸色不变,毫无惧意,昂然说道:“没人说您杀不对,不过怎么说胡家对您帮过大忙,出过大力,您应该给你们留条根!”

青袍人冷笑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给他留条根,好让他后日找我报复?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如今一个郭家已令我坐立难稳,寝食不安,如眼中之钉,如背上之芒,今天一个刺客,明天一个飞贼,假如胡家如今还有人在,那还得了?”

海贝勒轩了轩浓眉,道:“我食君俸禄,受浩荡皇恩,自然该为您想,我不多说了,您请吩咐,这个姓郭的怎么办?”

青袍人神色狼毒,目中阴鸷光芒大盛,摆手说道:“姓郭的我不能用,杀了他,你不派人我派人!”

海贝勒道:“没人说不派,只是我希望您考虑后果!”

青袍人怒声说道:“什么后果,我考虑什么后果?我要是考虑那么多,当年我这个皇上就当不成了,没有什么可考虑的!”

海贝勒冷静地道:“您别忘了,云家那个丫头的话,倘若属实,那不但杀不了他,逼反了他,我担心您的安全!”

青袍人一拍桌子,倏地站起:“你是帮他威胁我,我要是连一个江湖人都对付不了,我这个皇上就不要当了,那不是随时有掉脑袋的可能?我养你们这班人是干什么的?”

海贝勒淡淡道:“我说过,我们这班人食君俸禄,受浩荡皇恩,随时可死,虽粉身碎骨,脑浆涂地也在所不辞,可是人的能力应该有个限度,人并不是神!”

青袍人气得发抖,摆手说道:“那不要紧,他们不行,我动用‘雍和宫’里的喇嘛!”

海贝勒道:“您,这不是斗意气的时候,天子圣明,您该平心静气多想想,考虑考虑利害,哪个划得来!”

青袍人口齿启动,慾言又止,终于他还是没说话,背着手,在“御书房”中来回走动,显得很急躁不安!

半晌,他突然停了步,余怒未消地摆手说道:“看来,只有向你低头了,该怎么做,你看着办吧!”

海贝勒脸上并未见喜色,道:“那么,我要告退了!”

“慢着!”青袍人突然抬手说道:“年羹尧今夜已经到了,你看该怎么办?”

海贝勒为之一怔:“怎么?小年已经到了,怎么这么快?”

青袍中冷冷说道:“那是我的意思,我不能让那些人杀了他,所以我让他轻骑简从,提早兼程来京见我!”

海贝勒眉锋一皱,道:“我并不知道您召他进京,有了打算么?”

青袍人道:“我接到的奏章不少,听到的闲话也很多,言官们也一天到晚到我耳边噜苏,说他潜谋不轨,草菅人命,占婬命妇,擅杀提督,你说我能装聋作哑、不闻不问么?”

海贝勒眉锋又皱深了三分,道:“这些都有证据么?”

青袍人冷笑说道:“无论那一个,再远,他们的一举一动我都了解的清清楚楚,那年他带领人马进京,对我来了个:‘军中只知有军令不知有皇命’……”

海贝勒道:“那是他治军森严,是朝廷之褔,您要是认为他兵权在握、将士服从,对您会有什么不好,那就是您的不对了!”

青袍人冷哼说道:“那也许是我多疑,这且不谈,他在陕甘总督任内,行辕中总藏着十个村妇,挨班儿服侍他,一天到晚跟女人厮混。当他到陕甘青一带出巡的时候,又强迫藏古贝勒七信的女儿佳格侍寝,地方官忍辱含垢,敢怒而不敢言,而且要军门提督富玉山在他帐外吹角守夜,富玉山自然抗命不从,年羹尧就把他杀了,你看看,他在外面作威作褔简直比我这个皇上还厉害,这像什么话?”

山高皇帝远,年羹尧在外面的胡作胡为这些事,海贝勒也非是没有个耳闻,可是他跟年羹尧的私交很不错,自不能当着皇上的面表示这些他也知道,沉默了一下,道:“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青袍人道:“我可以告诉你,我早就提防着他,在他身边,我派的有人,他在外面的一举一动,我都有密报,难道你不知道?”

海贝勒听得心中一震,道:“不敢瞒您,我也听说过一些风言风话,只是,您知道,这是他私下里的事,而且这种事古来的当权大臣总是难免的,只要不耽误公事,对您忠心不贰,何妨睁只眼,开只眼,装糊涂,倘若您为此而怪罪一个像小年这样的封疆大吏,对您来说,那是很大的损失!”

青袍人道:“别总是帮他说话,我知道,你跟他的私交很不错!”

海贝勒浓眉微轩,道:“您该知道,海青有一张铁面,不是因私废公的人,我这话,完全是为朝廷着想,您知道,再找像小年这么一个能文能武、马上马下、万能难敌、有勇有谋的将才,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话深深打动了皇帝的心,他一叹摇头,道:“在武将方面,你跟他是我的左手,在文臣方面,舅舅跟张廷玉是我的右手,都是朝廷柱石、我的股肱,同时我跟他的私交也不错,我怎么忍心轻易地摘他的顶子、要他的脑袋?只要他这趟回来能当面向我认错,也就算了!”

海贝勒轻轻地吁了一口大气,道:“您的威,那不用说,您的德,是该多给他一些,您只要不罪他这次,我以为他会改的,而且他更会感您浩荡皇恩、宽怀大度,作不辞一切之报!”

青袍人点了点头,道:“但愿如此,夜深了,要是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他刚来过,我传指明早在‘正大光明殿’见他,到时候你也来一下,免得我跟他弄僵了,没个人说话!”

海贝勒点点头说道:“我这就告退,明天我就要向‘四海镖局’要人了,您看怎么样?”

青袍人摆手说道:“别问我,这件事既交给了你,那就是要你全权处理!”

“是!”海贝勒应了一声,道:“那么我告退了!”

青袍人摆了摆手,没说话!

请看第二卷《雍和宫与江南八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