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一章 慾擒故纵

作者:独孤红

海贝勒施了一礼,大步行出“御书房”!

一直听不见了海贝勒的步履声,青袍人方始侧顾右壁,突然笑道:“舅舅,你可以出来了!”

话声方落,只转石壁上一阵轻响,随见右壁上一块五尺宽的人高粉壁半旋,一声干咳,从那密室暗门内行出了一个身穿便服的瘦削干瘪老者!

老者约莫六十左右年纪,两腮无肉,三绺稀疏疏的山羊胡子,三角眼,鹰钩鼻,相貌阴鸷而带着狠毒姦诈!

他捋着胡子踱出来,第一句话便道:“你宠坏了海青了!”

青袍人眉锋微皱,笑道:“舅舅,先不提海青,您以为云家那个丫头怎么样?”

这老者自然便是隆科多,他未即时回答,走到椅子前坐下,然后捋着胡子阴阴笑了笑,道:“撇开她的所学不谈,那丫头极具城府,心智之深沉,是云家十兄弟任何一个所难企及的!”

青袍人笑道:“我并不比她差!人人都说我狠,我要藉着她让他们改变对我的看法,对我更忠心些!”

隆科多有点近乎谄媚讨好地嘿嘿笑道:“所以说她要想跟你勾心斗角,那是她找错了人!”

青袍人阴鸷目光一闪,笑道:“那是因为我有您这么一位舅舅!”

这位皇上捧人,那可不是好现象,这位皇上生性阴鸷、善猜忌,他是不希望有人强过他的!

便是连亲兄弟都被他杀的剩没几个,何况一个八杆子打不着、本不称其为舅舅的舅舅?

隆科多之所以得宠,那只因为他改了康熙遗诏,使本不该当皇上的胤祯登上了大宝,披上了龙袍,要不然他也早被打入“冷宫”了!

隆科多老姦巨滑,不但深有自知之明,而且对这位皇上了解待至为透彻,闻言一惊,捋断了一根胡子,忙笑道:“圣天子真龙降世,智慧超人,我这个舅舅……”

青袍人忽地一笑说道:“舅舅,这些都是闲话,您看这个丫头能用不能用?”

隆科多嘿嘿笑道:“这你不该问我,你不是早打好主意了么?”

青袍人淡淡笑道:“舅舅,别忘了,您是我的智囊!”

隆科多笑了笑,沉吟了一下,道:“用是可以用,而且可以派大用,不过这丫头并不容易驾驭,你要小心点,要不然我担心……”

青袍人截口笑道:“舅舅,我明白,我要是打算控制那个人,他就别想翻出我的手掌心,不过,由她那份计划,跟她为大内争取这么多江湖高手来看,她对我倒挺忠心的!”

隆科多摇头说道:“那不是对你忠心,那是为她自己的荣华富贵,这种人,你只要给她荣华富贵,她什么都肯干!”

青袍人摇头笑道:“舅舅,这回您看错了人,云珠可不同于云家十兄弟,并不是那么贪功好利的人,要是,我今晚要把她留在‘御书房’里,她该感激零涕……”

隆科多道:“那是她怕你发现她不是处子之身,判她欺君杀了她!”

青袍人笑道:“舅舅该知道,我不会介意这些的,那是因为她心里已经有了人,我不愿意勉勉强强,过一段日子之后,我自会让她忘了那个人,死心塌地的跟着我!”

隆科多嘿嘿笑道:“对付她,那并不难,只要给她荣华富贵,她会翻脸不认她云家的人,说不定还可以……”

青袍人大笑说道:“英雄所见略同,所以我绝不能让她有机会跟她云家的人亲近,我打算让他们各自孤立,互相猜忌,这样既好控制,必要的时候,也可以逐个予以铲除!”

隆科多阴笑点头说道:“我正是这个意思……”转眼望向青袍人,道:“那个姓郭的,你真打算用他?”

青袍人阴鸷目光闪动,笑道:“他既姓郭又是云珠的心里人,您想我会拿他怎么办?”

隆科多笑了,笑的有点心惊肉跳:“那么,小年呢?”

青袍人沉吟了一下,道:“我正要问计于舅舅。”

隆科多道:“您不是向海青表示过了么?”

青袍人道:“您知道,对海青,有时候我不得不应付他,可是那只是应付而已,决策还是要握在舅舅跟我手中。”

隆科多捋着胡子想了想,然后点头说道:“海青的话有见地,您该采纳!”

青袍人细目微翻,道:“舅舅也不赞成我杀他?”

隆科多道:“倒不是不赞成,我是说目前不宜动他,您想想看,他一身武艺,马上马下万人难敌,兵权虽然已交给了岳钟琪,但是岳钟琪跟随他多年,跟他私交不差,对他也一直很敬畏信服,倘若你动了他,我担心岳钟琪……”

青袍人笑道:“倘若舅舅只有这么一个理由,我劝您不必担心,我对岳钟琪跟对年羹尧又不同了,年羹尧出身平民,岳钟琪却是宋鄂王岳飞的后世,对这种人,我已早做提防,他只要稍有异动,我有办法让他马上掉脑袋!”

隆科多阴笑说道:“不,我还有个理由,他一身本领了得,随身护卫也个个不等闲,你那一道圣旨,他早知道了您的用心,他岂会不刻意提防?‘血滴子’们难是他的对手,要是没有十成把握,一个不好逼反了他,那后果更糟,我认为暂时不妨先缓缓他,等他防备松懈之后再下手……”

青袍人笑道:“难道舅舅忘了我也是少林寺嫡派弟子,身怀少林绝技的,除了少林和尚外便是我,连那虬髯公也在我之下么!”

隆科多道:“这个我知道,可是话不是这么说,你以君主之尊,总不能亲自动手杀人……”

青袍人道:“这么说来,舅舅的意见似跟海青相左,海青是要我别杀他,您则是要我目前别动他!”

隆科多摇头说道:“不,倘若他没有叛心,低头认了错,他这种将才难得,还是该留着他作必要时之大用!”

青袍人点头笑道:“只要他对我忠心不贰,又肯低头认过,我便要他带着个‘太子太保’的荣衔回到任上去,要不然,我就留下他那颗脑袋!”

隆科多道:“我正是这个意思,关于小年的事,就这么办了,还有,还有……”嗫嚅了半天始接道:“还有海青,我觉得你不该这么宠他惯他!”

青袍人倏然笑道:“舅舅是吃海青的醋!”

隆科爹老脸一红,有点惊,忙干笑摇头,道:“那倒不是,我觉得他现在越来越放肆,这对你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而且他现在既是伴驾,又等于领‘大内侍卫’,权大势大,内城之中,谁不怕他三分……”

青袍人笑道:“舅舅有我这个靠山,想必不会怕他!”

隆科多皮包骨的干瘪老脸上又复一红,忙道:“我倒不会,可是怕他的大有人在!”

青袍人道:“既然您不怕他,他也不敢不把您放在眼内,您又何必替别人强出头,管别人的闲事?”

隆科多老姦巨滑,机警狡诈,哪能听不出皇上的话意?忙转移口风,嘿嘿笑着说:“倒不是我替别人强出头,管别人的闲事,实在是你找这个人跟随,又宠惯他成这个样子,恐怕……”

青袍人淡淡笑道:“舅舅,任何人都不该怕他,凡是怕他的人,心里都有鬼。我不是宠惯他,而是交付他督促我的权力,舅舅难道不以为内城里的这些人是该怕个人,像我这么一个行事随心、姦妄围侧的皇上,也该有个人督促么?”

隆科多涨红老脸,嗫嚅不能作一言!

青袍人目光深注,忽地一笑说道:“舅舅,您放心吧,我这个人懂得适可而止的,宠惯海青,我也有个限度的;在可能的范围内,我尽量地放纵他,让他敢说敢做,超过了这个范围,我也不会轻恕他的,不过海青是个深知节度的人,他说话行事都很有分寸,舅舅也该知道,我身边少不了他,这跟我身边少不了舅舅这位智囊没什么两样,我身边要文武都有,这样方可高忱无忧,为了我,舅舅,别你轧他,他轧你的!”

话,固然很有分寸,但是份量却很重,隆科多只听得老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白一阵,只说不出话来!

青袍人一笑又道:“舅舅,天色不早,夜已良深,我明天一大早还要见年羹尧,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您请早点安歇吧!”

皇上下了逐客令,隆科多不得不站起来告退,皇上对他很客气,亲自送他出了“御书房”……

      ※      ※      ※

与此同时,云珠所乘坐的那辆马车,已回到了“四海镖局”。

不知是云珠显露了那方权同上方宝剑的钦赐玉佩还是怎么,云中燕对这位侄女儿特别亲热,近乎客气,也带着点恭谨意味,亲自掺扶着云珠下了马车!

云中鹤听说云珠这时候就回来了,自然是大感意外,怀着一颗忐忑的心,从被窝里披衣而起,缀断荣华富贵好梦,急步奔向前院,迎了出来!

他刚进前院,云珠半仰螓首前面走,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云中燕,已然到了前院的天井中!

云中鹤忙不迭地满堆笑,睁着惺忪老眼上前招呼:“珠儿,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云珠笑意盎然地扬了柳眉:“怎么,爹,您是希望我留在‘御书房’里侍寝?可惜皇上瞧不上我这残花败柳破身子,怎么办?”

云中鹤脸色一变,睡意惊醒了三分,沉声叱道:“珠儿,你怎么能跟爹这样说话?”

“怎么?”云珠一扬柳眉,咯咯笑道:“难道爹不是希望我能获得皇上宠幸,或留用身边,或送进后宫,来个云家一门皆列士,可怜光彩生门户!只可惜您这个女儿比不上那当年的杨玉环!”

云中鹤脸色更为难看,方要二次开口,云中燕站在云珠背后忙递眼色,云中鹤心中一跳连忙忍住!

适时,云珠脸色一沉,道:“要听我进宫见皇上的经过么?要嘛就大厅里坐坐去,不想听嘛,我可要回房睡去了!”

刹那之间,云中鹤脸上有了笑容,忙点头道:“要,要,要,这是咱们云家祖上有德,也是天大的荣宠,天大的喜事,爹当然要听,当然要听!”

云珠冷哼了一声,目光轻蔑而不屑地望了云中鹤一眼,转过娇躯,当先迳向大厅行过去!

云中鹤背着云珠,忙向云中燕投过一瞥探询目光!

云中燕报以神秘微笑,向大厅方向偏了偏头!

云中鹤是成名多年的老江湖了,目光何等锐利,那能连这个都不懂?当下心中猛然一阵跳动,飞步跟了过去!

进入了那点燃灯火的大厅之后,云中燕随手带上了门,随听大厅内不时透出云珠一两声咯咯娇笑,只听不见她都说了些什么。

半个更次过去,忽听云珠说道:“就是这样了,我说完了,您陪大伯谈谈吧,我要去睡了!”

一条人影自大厅左近暗隅中掠出,飞闪不见!

大厅门开处,云珠一个人走了出来,折向西边,顺着画廊消失在那茫茫夜色之中!

      ※      ※      ※

大厅内,又响起了充满得意、欢愉的笑声,那是云中燕、云中鹤老兄弟两个。

本难怪,云珠进这一趟宫,云家十兄弟的荣华富贵指日可待,老兄弟俩怎不欣喜慾狂?

云珠离开了大厅之后,却没有如言地回到自己房中睡觉,她如一阵风般地到了郭璞的房门口!

自然,郭璞的房里是熄了灯,黑黝黝地,本来嘛,这个时候了,郭璞他该早睡了!

云珠站在郭璞的房门口,犹豫了一下,刚要走,突然,那黑黝黝的房内,响起了郭璞的轻喝,“是哪一位在外面?”

云珠闻声停身,忙应道:“先生是我,云珠!”

屋里郭璞“哦”地一声,道:“原来是云姑娘,有什么事么?”

云珠未答反问,道:“先生睡了么?”

这一问,简直问得太以多余!

屋里郭璞说道:“不要紧,我刚躺下,姑娘请等等,我这就起来!”

一阵窸窸索索的穿衣声后,屋里步履响动,灯光一亮,郭璞先点燃了灯,然后两扇门豁然而开!

郭璞当门而立,含笑让客:“姑娘请屋里坐!”

云珠笑了笑,移动莲步,袅袅行了进去!

坐定,郭璞第一句话便问:“姑娘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这么晚?”云珠惨然笑问:“先生知道我出去了!”

郭璞点了点头,神色很平静,道:“我听总镖头说了,姑娘被皇上召进宫了!”

云珠忽然一叹,黯然强笑,道:“先生问我为什么回来这么晚,引起我很大的感慨,先生说我回来的晚,还有人嫌我回来的早呢!”

郭璞没有接口,站在他的立场上,他是不便说什么的。

云珠那一双慑人魂魄的美目,突然紧紧凝住郭璞,道:“不错,先生,我是被皇上召进宫了,先生有什么感受?”

这叫人如何回答,可是郭璞他有说辞,而且神色平静,口吻諴恳,道:“我为姑娘贺……”

云珠那如花娇靥之上掠过一片幽怨神色,道:“先生,就这一句么?”

郭璞道:“除了为姑娘贺以外,别的我能说些什么,又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慾擒故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