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六章 红衣喇嘛

作者:独孤红

郭燕南走到南屋,只听屋内鼾声阵阵,直透屋外。

他眉锋微皱,举手微震,“叭”地一声,门栓为之立断,房门豁然而开,屋中虽然黝黑一片,但难不倒郭燕南!

他举目望去,只见后窗未栓,炕上并头儿睡着两个人,一个是周浔,一个是甘凤池,独不见那白泰官!

像“江南八侠”这种人物那会睡得这么死,郭燕南只一眼便看出周浔与甘凤池是被人用下五门的薰香给薰了过去!

别人也进不了此屋十丈,那用薰香之人可想而知!

郭燕南三不管地顺手抄起那盆中还剩半盆的洗脸水,迎头向周浔与甘凤池泼了过去,然后身形一闪,出了南屋!

炕上周浔与甘凤池霍然惊醒,翻身跃起,上半身全湿,那水往下直淌,两人刚自面面相觑称奇!

只听一个清朗话声起自夜空:“二位,满虏鹰犬即将来到,快走吧,以后凡事多谨慎儿点,留心自己那结义的好兄弟!”

周浔、甘凤池勃然色变,飞快地向着空炕上投过一瞥,双双疾掠出屋,腾起夜空,哪有人影?

不!有!却见数十条矫健人影由内城方向如飞扑了过来。

两人心头一颤,一招手,飞射而去!

周浔与甘凤池身形刚渺,“八方客栈”屋面及四周各处屋脊上,如飞射落数十条人影!

人影一停,立刻看得一清二楚,那是十名长相凶恶、满脸横肉的红衣喇嘛,与二十多个黑衣蒙面的人!

这数十个人一落屋面,十名红衣喇嘛中,那身材高大、巨目海口的一名一挥手,十名黑衣面人扑下“八方客栈”的后院中,六名扑向了东屋,四名扑向了南屋!

此时,连东屋中也熄了灯!

那扑进南屋的四名,只一进屋,立即退了出来,向屋面上那发号司令的红衣喇嘛打了招呼!

那扑进东屋的六名黑夜蒙面人,却是如泥牛入了海,进了东屋之后,不但未见出来,便是连一丝声息也无。

这就怪了,便是着了人的道儿,六人之中,起码也该有一个能出声招呼一下啊?怎么没一个开腔?

那名高大的红衣喇嘛冷哼一声,又挥了手!

这回是在南屋扑了个空的那四名闪身扑向东屋!

如今他四人学了乖,不是飞扑,而是一步一步地逼近东屋,东屋门开着,里面黑黝黝地,只是不闻动静!

四人距离东屋门口是越来越近,眼见已逼近两丈之内,四人中有人忍不住了,刚扬冷哼!

忽忽几声,由那黑黝黝的东屋内扑出四团黑忽忽的东西,各取一人,如飞扑向四名黑衣蒙面人!

四名黑衣蒙面人一惊,连忙各自出掌,只听砰然几声,四团黑忽忽的东西被震落了地!

天!那赫然竟是之前四名黑衣蒙面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自己人打了自己人,四名黑衣蒙面人又惊又怒,各一抖腕,蓝芒乱飞,四蓬暗器一起打向屋中!

眼看着那四蓬蓝汪汪的暗器便要打入屋中,忽忽两声,屋中又飞出那团黑影,迎着聚而为一的蓝芒撞去!

这下更好,暗器全打在了两团黑影之上,黑影坠了地,又是两个黑衣蒙面人,他俩连吭都未吭一声!

本来是捉拿人家的,如今出师未捷,举手投足之间杀了自己六个人,四个死在掌下,两个死在暗器之下!

恰好是六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那四名黑衣蒙面人凶性大发,只听一声厉喝:“好大胆的叛逆,竟敢杀大内侍卫!”

天知道是谁杀的,一声厉喝之后,四名黑衣蒙面人再抖腕,又是四蓬蓝汪汪的暗器,这一次比前势更疾!

意料中,这一下屋中人该无物可挡了!

其实,那是事实!屋中人这回没有挡,但当那四蓬暗器,刚聚而为一要透门打入屋中之际,郤似碰上极强的反震,“忽”地一声又由一而散,倒射而回,去势比来势还猛,分袭四名黑衣蒙面人,罩向前身大穴!

四名黑衣蒙面人心胆慾裂,慌忙闪身躲过,躲是躲过了,可是却各吓出一身冷汗!

四蓬暗器分落各地,只听一阵“嗤!嗤!”连响,地上青烟冒起,焦味扑鼻,好毒,令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扑又不敢,打暗器又失了效,这一来,四名黑夜蒙面人没了主意,正感进退两难之际!

蓦地里一声凄厉怒笑划空响起:“没用的东西,滚开,让佛爷们上!”

高大红衣喇嘛一挥手,四名红衣喇嘛联袂扑下,成一字运掌排空,扑向东屋。

“轰”然一声,东屋门毁墙塌,尘土飞扬,碎木激射,四名红衣喇嘛身形一顿,如飞退后!

顷刻,一切归于静止——

的确是静止了,自四名红衣喇嘛出掌毁屋至今,那黑黝黝的东屋内,始终不闻一丝动静!

不但未能逼得屋中人现身,便是连让他出一声都未能。既未见人,也未闻声,六个“血滴子”已躺了在地上!

这,该是很够惊人的!

如今,东屋门毁墙塌,前面那堵墙去一半,屋中已可以看清楚,哪有一丝人影?

在场大内侍卫俱皆一怔,四名红衣喇嘛冷哼一声,又联袂掠起,闪电一般扑向东屋!

这一扑,扑出了怪事,那眼见着没有人影的东屋之中,却一连透出四缕凌厉指风,飞袭而出!

纵是四名红衣喇嘛有密宗绝学护身,也被那凌厉指风点得闷哼一声,抚胸疾退,步履踉跄,险些栽倒!

在场的大内侍卫大惊失色,四名红衣喇嘛更是满脸铁青,凶像毕露,只听一声厉喝,他四人方待抖袖!

一声霹雳大喝震天慑人:“你们谁敢妄动火器,我先要谁的命!”

人影一闪,东屋内跨出一人,那是个身穿黑夜、面目冷峻的中年人,赫然会是那位贾子虚!

四名红衣喇嘛一惊收手,下意识地各退半步。

适时,贾子虚又走到院中,森冷目光环视一匝,冷然说道:“你们毁人一屋,难道还不够么……”

“住口!”屋面上高大红衣喇嘛一声厉喝说道:“休说毁屋,便是毁了整个客栈,佛爷要看看谁敢说一句话,哼一声,说,你是何人?”

贾子虚冷冷抬眼,道:“你们不正在找我么?前几天冒充你们海贝勒护卫救走两个所谓叛逆的,就是我!”

那高大红衣喇嘛道:“佛爷没工天管那些小事,屋中那三个男女叛逆呢?”

贾子虚答得轻松,道:“走了,我让他们走的。”

高大红衣喇嘛暴跳如雷:“大胆狂民,你可知放纵叛逆,该当何罪?”

贾子虚冷冷说道:“我明自得很,只是我已救过你们所谓两个叛逆,又伤了六名大内侍卫‘血滴子’,何在乎多加一条?”

高大红衣喇嘛凶态忽敛,道:“只要你说出叛逆藏处,本佛爷作主,放你一条生路!”

贾子虚冷然翻了翻眼,道:“你这话当真?”

高大红衣喇嘛道:“佛爷向来说一不二,岂肯失信于你这草民?”

贾子虚道:“那么,我告诉你,他们乘虚往大内行刺去了!”

高大红衣喇嘛神情一震,大声说道:“你这话也当真?”

贾子虚道:“我向来也不惯虚言,岂肯骗你这化外番僧?”

高大红衣喇嘛一跺脚,屋瓦碎了一大片,他方要挥手率人驰救大内,一名黑衣蒙面人突然冷冷说道:“大喇嘛,这家伙想逃走,莫要上他的当,别说叛逆不敢轻入大内,就是敢,大内另有大喇嘛与‘血滴子’,更有海贝勒伴驾,又何惧之有?”

高大红衣喇嘛呆了一呆,旋即大笑说道:“还是老云机灵,佛爷险些上了这小子的大当,小子,佛爷身边尽多足智多谋之人,你少卖弄你那点儿心智,还是乖乖束手就缚吧!”

贾子虚不理高大红衣喇嘛,转注那瘦高黑衣蒙面人,冷冷说道:“你就是大内侍卫‘血滴子’一等领班云中燕?”

那瘦高黑衣蒙面人大大吃了一惊,目中凶芒一闪,喝道:“大胆草民,你竟敢直呼老夫名号,说,你怎知老夫……”

贾子虚冷冷说道:“这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我不但知道你云中燕,而且还知道‘四海镖局’的云中鹤,开赌场的云中雁!”

那瘦高黑衣蒙面人简直是惊骇慾绝,机伶一颤,厉笑说道:“小子,本领班对你本有从轻发落之意,只可惜你知道得太多了,来人!”向着四周屋面一招手!

只听“喳”地一声,四名黑衣蒙面人长剑出鞘,寒芒飞卷,腾身扑下,四道匹练也似的剑芒,袭向院中贾子虚!

贾子虚一笑,道:“堂堂大汉世胄,先朝遗民,竟甘愿为满虏鹰犬杀害同类,廉耻何在,天良何存,留你们不得,滚!”

只听他一声“滚”字,只见他右臂一圈突然外弹,一声惨叫,四条匹练划空直上苍冥,那四个黑衣蒙面人则身形砰然飞起,坠落院中,寂然不动!

贾子虚倏然收手,冷冷说道:“云中燕,还有送死的么,尽管来好了!”

那瘦高黑衣蒙面人身形暴颤,转向高大红衣喇嘛躬下了身,不知是惊是怒,只听他颤声说道:“大喇嘛,叛逆猖狂,卑职敢请……”

高大红衣喇嘛冷然摆手,道:“你看佛爷的!”随听他们咕叽咕叽地说了一阵藏语!

话声方落,红影闪动,屋面上又掠下四名红衣喇嘛,与先前院中那四名,共是八名,闪电般成一字长蛇排列,最先那一名,突扬大喝,向着贾子虚攻出一掌!

虽是一掌,却是合八名密宗高手毕生修为的全力一击,纵是贾子虚掌毙“血滴子”神威慑人,却也不敢硬接,身形横跨,往左一闪,避了开去!

那知他未站稳,那最前一名红衣喇嘛又是一掌攻到,逼得贾子虚不得不再次躲闪!

罡风凛然,一连三掌,逼得贾子虚未敢轻攫锐锋,只有连连躲闪,适时,那屋面上高大红衣喇嘛又一阵藏语!

话毕,只见八名红衣喇嘛身形电闪,突然一分为八,成半弧状联手猛扑贾子虚,劲风排山,锐不可当!

贾子虚神情一震,避开正面,迎向最左一名红衣喇嘛单掌一挥,五指如钩,掌手猛然一吐!

岂料,八名喇嘛忽然撞起手来,密宗绝学真力贯通,贾子虚一惊,便要沈腕收掌,无奈为时已晚!

只听砰然一声大震,贾子虚一个身形“登、登、登”一连退出了十余步,身形一阵摇晃险些栽倒!

显然,他难敌这合八名密宗高手真力的一击,已然受了内伤,屋面上高大红衣喇嘛一声得意大笑:“小子,这是密宗绝学‘千钩杵’,你毕竟上当了!”

八名红衣喇嘛各扬厉笑,如影随形,腾身扑至!

贾子虚双目暴射威棱,大喝一声,右臂暴伸,搴芒电闪,一柄短剑已执在手中,一振腕,剑花八朵,分袭八名红衣喇嘛前胸,其势如电,且隐隐有风雷之声!

八名红衣喇嘛虽然一惊,但犹不知厉害,仗着密宗绝学护体,各展袍袖,便要震向袭来剑花!

屋面上,那高大红衣喇嘛突然失声惊呼:“‘大罗剑法’,挡不得,速退!”

八名红衣喇嘛入耳一声“大罗剑法”,机伶寒颤,魂飞魄散,便生生地撤腕收招,抽身飞退!

奈何,“大罗剑法”旷古绝今,威力无俦,所向披靡,发无虚着,只见贾子虚一挺腕,寒芒暴涨,剑花电闪,几声惨叫,血雨狂喷,四名红衣喇嘛剑透前胸,砰然倒地!

另四名虽然退的较快,但前胸衣襟破裂,胸口上被剑芒扫及,血痕一道,鲜血外渗,再差一分便要胸腹破裂,肚肠外流,毙命倒地!

这一突变,立震全场,四名剑下亡魂的红衣喇嘛被吓呆了,刚一怔神,贾子虚忽作龙吟长啸,裂石穿云,直逼夜空,啸声中,身形拔起,如天马行空,如怒龙摆尾,掌中短剑抖出剑花几朵,闪电一般龑向了瘦高黑衣蒙面人!

瘦高黑衣蒙面人心胆慾裂,他姦滑狡诈,未敢轻攫锐锋,身形一闪,却躲向了高大红衣喇嘛身后!

贾子虚如影随形,半空中身形一折,改袭高大红衣喇嘛,这番和尚深知“大罗剑法”厉害,机伶一颤,突扬厉喝,双臂平抬微振,两圈其色金黄的光圈,带着异啸,自他双腕之上电射而出,迎向半空中威势如神的贾子虚!

贾子虚始终不发一言,振剑一绞,只听一阵金铁交鸣之声,两个金黄光圈为之粉碎,四射激扬,分坠各处!

但就在贾子虚振剑击碎两只金环的刹那间,高大红衣喇嘛已偕同瘦高黑衣蒙面人飞退另一处屋面,然后急扬厉喝!

喝声方起,只见各处屋面上红衣喇嘛与“血滴子”纷纷振臂扬手,满天暗器狂飞,袭向半空中贾子虚!

贾子虚并未奋起余威追袭,相反地,他一见众喇嘛与“血滴子”扬手,立刻掉转剑锋,直上夜空,然后折腰挥剑,疾射茫茫夜空,飞闪不见!

眼见叛逆突围,众喇嘛与“血滴子”却犹豫着没有一个人敢腾身追赶,那高大红衣喇嘛眼望贾子虚逝去处,突然咬牙跺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红衣喇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