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七章 洪门兄弟

作者:独孤红

两道灰影疾若鹰隼,划空掠至,一扑黑衣蒙面人,一个射落郭燕南身侧,伸手捏开郭燕南牙关!

谁也未料有此,郭燕南心中一松,脱力萎地!

黑衣蒙面人大惊失色,顾不得再伤郭燕南,双掌猛抖,迎向飞扑而来、锐锋难当的灰影!

只听砰然一声大震,灰影飞退落地,那黑衣蒙面人一个身形却被震得腾空飞起,直出数丈!

这人怎如此不济,灰影一怔,随即明白过来,他由上而下,黑衣蒙面人由下而上,便是不济,也没有被震往上飞道理,分明是藉机开溜!

明白是明白了,可是就在这怔神之间,黑衣蒙面人已掠出数十丈外,飞遁茫茫夜空!

灰影追之不及,只有跺足瞪眼:“杀不尽的满虏鹰犬,好狡猾……”

两个灰影,是两个五旬左右的灰衣老者,一个瘦高,一个矮胖,两个人脸色俱都惨白阴森,一望而知是有戴面具!

只听那站在郭燕南身边的瘦高灰衣老者说道:“老五,别瞪眼了,过来看看贾大侠吧!”

那矮胖灰衣老者悻悻然掠了过来,适时,那瘦高灰衣老者伸手托上郭燕南下巴,道:“事非得已,唐突出手,贾大侠原谅!”

郭燕南吃力地抬起双眼有气无力地道:“及时援手,大恩不敢言谢,二位是……”

瘦高灰衣老者道:“贾大侠这是什么话,要谈恩,贾大侠救老朽的两个劣徒金虎与石秀,又要怎么说?”

郭燕南呆了一呆,道:“原来二位是梅姑娘麾下,‘洪门’中人二位怎么称呼?”

瘦高灰衣老者抬手一指矮胖灰衣老者,道:“贾大侠,名字俗得很,他叫樊老五,我叫金老四!”

郭燕南又复一怔,道:“二位跟仇三爷……”

金老四道:“那是我二人的三哥!”

郭燕南“哦”地一声说道:“原来二位是梅姑娘麾下,‘洪门’十位旗主之二,贾子虚失敬了!”说着他举手勉强地拱了一拱!

对方既左一声贾大侠,右一声贾大侠,他也索性来个贾子虚了。

金老四忙还一礼,道:“彼此一家人,贾大侠不必客套,倒是我兄弟眼见贾大侠在‘八方客栈’中大展神威,连杀满虏鹰犬,暗暗大叫痛快之余,忘记了加入战圈,如今又因跟错了方向,援救来迟,心中至感不安!”

郭燕南道:“金四侠不要这么说,不安该是贾子虚,金四侠不是刚说过么?彼此一家人,何须客套。”

金老四笑了笑,改口说道:“贾大侠伤得如何?要紧么?”

郭燕南摇头苦笑不语!

金老四睹状心中了然,当即说道:“那么,由我兄弟掺扶着贾大侠走吧,大内那些鹰犬也追错方向,不过他们很快就会明白贾大侠是绕了圈子的,说不定现在已在来此途中,咱们快走吧!”

说着,不等郭燕南有任何表示,与樊老五一人架起郭燕南一条胳膊,全力掺扶着他,往城南飞驰而去!

郭燕南也自知若无人惨扶,他是寸步难行,一声有劳二位,也只有任金老四与樊老五掺扶而行了!

“武林十义”各有一身高绝功力,两个掺扶一个,根本未见吃力,转眼间已驰出里许之外!

眼见危险处所已被远抛身后,郭燕南突然说道:“二位,我伤痛难当,可否让我歇歇再走!”

此处己离危险处所甚远,歇息一会儿谅不碍事,再说,他一句伤痛难当,金老四与樊老五也不便不依!

当即停下身形,把郭燕南轻轻放在草地之上!

坐定,郭燕南试着轻轻地吁了一口气,然后抬眼问道:“二位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

金老四道:“我们姑娘精擅歧黄,医术高深,我兄弟自是要把贾大侠带到姑娘处,请她为贾大侠医疗!”

郭燕南微一摇头,道:“二位好意我心领,我这点伤尚不碍事,不必麻烦梅姑娘了!”

金老四一怔,尚未说话,樊老五已然瞪眼说道:“贾大侠,我兄弟不是瞧不出你的伤势,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这伤要是不及时疗治,只怕……”

郭燕南截口说道:“多谢五侠,我的伤势我自己明白,我也略通医道,身上带的也有疗伤葯物,这些微伤势我自己能治,何必再打扰梅姑娘,只请二位把我送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僻静处就行了!”

樊老五急道:“贾大侠,你这是说笑话,那怎么行,姑不论大内鹰犬‘血滴子’正在到处搜寻你下落,便是疗伤也得有个人照顾!”

郭燕南摇头强笑,方待再说!

金老四突然说道:“莫非贾大侠见外?”

郭燕南忙道:“四侠莫要误会,绝不是!”

金老四道:“那么,贾大侠是不愿到那地方去?”

郭燕南忙道:“四侠怎么说这话,贾子虚岂是那种人,实在是……”

金老四笑道:“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么贾大侠就少说一句吧,若在平时我兄弟斗不过你,如今却不由你贾大侠,老五,走!”

一递眼色,不由分说,飞快架起郭燕南,可怜郭燕南空自发急,暗暗叫苦,却只能任人摆布,虽有挣扎之心,却只苦毫无挣扎之力!

金老四与樊老五架起郭燕南,一声轻笑:“贾大侠事非得已,你要担待一二。”方待启蓦地里,娇喝震耳传来:“你两个,给姑娘我站住!”

一个高大,两个纤小,三条人影破空掠至,如飞射落而前,一字并肩地拦住去路!

那赫然是虬髯公、吕四娘与鱼娘!

吕四娘与鱼娘乃是一身书生装束,却偏偏自称姑娘,显然是匆忙间忘怀了,有点令人发噱!

郭燕南闻声知人,心中一松,他唯恐双方误会,忙道:“鱼娘别那么鲁莽,这两位是‘洪门天地会’两位旗主,若非他二位,你就见不到我,快来见礼!”

虬髯公三人自是不知眼前这面目冷峻的中年人,便是那位郭家的六少爷郭燕南,闻言呆了呆,鱼娘脱口诧声说道:“是您,六……”

她余话尚未出口,郭燕南忙递眼色!

俏鱼娘玲珑剔透,不愧机灵,忙改口说道:“六哥,怎么会是您?”

郭燕南投过佩服一瞥,道:“鱼娘,待会儿再说,快见过两位旗主金老四、樊老五!”

俏鱼娘闻言不再迟疑,立即上前褔了一褔!

金老四与樊老五连忙还礼不迭!

郭燕南趁势说道:“二位恐怕还不认得这位鱼姑娘!”

金老四望了望鱼娘,道:“贾大侠,天下姓鱼的人不多,不知这位鱼姑娘,跟当年微山湖中的那位鱼前辈有没有渊源?”

郭燕南道:“何止有渊源,这位鱼姑娘便是那位鱼前辈的唯一爱女!”

金老四与樊老五悚然动容,当即抱拳说道:“原来如此,老朽兄弟失敬了,鱼姑娘,鱼前辈安好?”

俏鱼娘忙庄容答道:“谢谢二位,家父他老人家安好!”

郭燕南一指虬髯公与吕四娘,道:“四侠,五侠,这位是少林俗家高弟,名满江湖,威震武林的虬髯公,这位是他的高足晚村先生的孙女儿四娘,谈起彼此都不是外人,大伙儿见见!”

金老四与樊老五神情震动,连忙趋前见礼,自不免又是一番寒暄,客套,彼此同路,又同为血性豪雄,这一番寒喧客套,自要比别人真诚感人!

互相见礼毕,虬髯公问道:“二位要把鱼娘这位大哥,带到哪里去?”

金老四把适才事说了一遍之后,道:“所以我兄弟预备把贾大侠带往姑娘处疗伤!”

郭燕南忙向鱼娘递一个眼色,道:“四侠,五侠,如今我看我就不必再去打扰梅姑娘了!”

金老四呆了一呆,道:“贾大侠,怎么?”

郭燕南道:“虬髯公也精擅歧黄,随身带着不少的医疗葯物,如今既被他三位碰上了,鱼娘她总不能不管我这个六哥!”

鱼娘一点即透,忙插口说道:“四侠,五侠,我六哥已蒙援手,如今既然被我碰上了,我就不敢再让六哥去打扰梅姑娘了!”

金老四沉吟了一下,道:“只要能为贾大侠赶快治好伤势,谁动手部是一样,既如此,老朽兄弟就不敢再强邀贾大侠了……”

郭燕南心中一松,忙道:“二位援手之恩及盛情,容贾子虚日后面谢。”

金老四正色说道:“要说恩,贾大侠对我们‘洪门天地会’恩比天高,贾大侠要是这么说,那就见外了,有三位为贾大侠之伴,老朽兄弟十分放心,天色不早,老朽兄弟告辞了。”

说着,他二人拱起了手!

郭燕南等地忙拱起了,郭燕南道:“四侠,五侠,我有一句话请带陈梅姑娘……”

金老四道:“好说,贾大侠有话请只管吩咐,老朽兄弟一定带到!”

郭燕南道:“请归告梅姑娘,‘江南八侠’中白泰官,名为江湖忠义豪雄,实则满虏之鹰犬,请梅姑娘特别留意此人!”

金老四与樊老五一怔忙道:“贾大侠这话当真……”

金老四笑道:“二位看到,刚才那黑衣蒙面之人就是他!”

金老四与樊老五脸色一变,眉宇间陡现凛人煞气,道:“多谢贾大侠相告,这话老朽兄弟一定带到!”言毕,又一拱手,腾身飞射而去!

眼望金老四与樊老五不见,郭燕南突然吁了一口大气,身形微微一晃,险些倒了下去!

俏鱼娘一惊,连忙伸手相扶,焦虑地道:“六少爷,您,您怎么伤得那么重!”

郭燕南摇头苦笑说道:“不碍事,鱼娘,些微小伤,算不了什么!”

鱼娘明知那是安慰之词,焦虑中带着几分埋怨,道:“六少爷,其实您又何必一个人……”

郭燕南强笑说道:“你们都跑光了,那周浔与甘凤池也跑远了,我不一个人怎么办,谁来帮我?鱼娘,说着玩儿的,其实我不藉着这机会除去他们几个,以后再想这种机会可就难了!”

鱼娘道:“那您也不能不顾自己呀!”

郭燕南摇头说道:“我没什么,还撑得住,不过,喇嘛们的密宗绝学我是领教过了,的确厉害,也的确比中原武学霸道!”

鱼娘还想再说,虬髯公突然说道:“有话待会儿再说,先给六少爷疗伤,咱们走吧!”

郭燕南未动,目注虬髯公,道:“老哥哥,你要把我带到那儿去?”

虬髯公停了一下,道:“满虏鹰犬搜捕正紧,北京城里暂时不能待,六少爷的伤,一天两天之内也难以痊愈,我的意思是……”

郭燕南截口说道:“我明白老哥哥的意思,可是我也不能跟你们走!”

俏鱼娘闻言急了,道:“六少爷,您这是……”

郭燕南淡淡笑道:“鱼娘,别问我为什么,总之,我有理由今晚必须回城里去!”

虬髯公瞪眼说道:“六少爷,你的伤势不轻,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郭燕南道:“老哥哥,我没有开玩笑,我明白自己的伤势,它还要不了我的命,我还支撑得住!”

虬髯公道:“可是总不能不赶快治,要是它一旦恶化……”

郭燕南道:“是要治,不但是要治,而且我要在天亮之前至少要把它治好一大半,你们要是为我,就让我走!”

鱼娘道:“说什么也不能让您一人带着这么重的伤回城里去,您要走可以,起码您得让我伺候在身边!”

郭燕南强笑说道:“那我何如不走?”

鱼娘道:“所以说,您怎么也不能一人走!”

郭燕南道:“可是,鱼娘,我势必一个人走,今夜也一定要回城里去不可,鱼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虬髯公疑惑道:“六少爷,究竟为什么?”

郭燕南淡淡说道:“老哥哥,恕我暂时不能奉告,总之,我有不得已的理由!”

虬髯公道:“六少爷,说起来,咱们都是自己人!”

郭燕南点头说道:“而且渊源不浅,可是,老哥哥,我有不得已的苦衷,你要原谅。”

鱼娘急了说道:“六少爷,假如今夜换换我是您,您会让我走么?”

郭燕南郑重地道:“鱼娘,假如你认为那是为你好,而实际上也确是为你好,我会的,我会毫不犹豫地点头!”

鱼娘默然不语,急得红了美目,要掉泪,但她旋即猛有所悟地抬眼叫道:“六少爷,我明白了!”

郭燕南心中一震道:“鱼娘,你明白什么?”

鱼娘道:“怪不得您刚才一直向我递眼色,原来您是想利用我们三个摆脱金老四与樊老五,然后又动脑筋摆脱我们三个!”

郭燕南心中一松,点头说道:“是的,鱼娘,确是如此,你明白就好,我不能让他们知道我是郭燕南,所以我不能跟他们去,我今夜也势必一个人回城里,在天亮之前至少要治好一半伤势,所以我也不能跟你们走,就是这么回事!”

鱼娘急得六神无主,道:“六少爷,您真要……”

郭燕南截口说道:“鱼娘,要不是万不得已,我不会拿自己的伤势开玩笑的!”

虬髯公插口说道:“六少爷,这样好不?既然您这么说了,我不敢再拦您,可是要等我看过你的伤势后,再让你走,好不?”

郭燕南道:“老哥哥,谢谢你,只是如今夜已将四更,我怕来不及,要等你看过我的伤势之后,天恐怕要亮了,不如你老哥哥这就让我走,让我一个人,回到城里去找个地方自己疗伤!”

虬髯公道:“六少爷别忘了,现在城里城外到处都是‘血滴子’!”

郭燕南点头笑道:“我知道,老哥哥尽请放心,我有办法不跟他们碰头!”

虬髯公道:“六少爷,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郭燕南道:“就是万一碰上了,我照样有办法让他们不敢动我!”

虬髯公浓眉一皱,道:“六少爷……”

郭燕南道:“老哥哥若是不相信,请看看这个!”翻腕自袖底取出一物,递了过去!

虬髯公伸手接了过去,只一眼,立刻神情震动,道:“六少爷何来这东西?”

郭燕南道:“老哥哥别问我何来这东西,只问老哥哥这东西可否护身?”

虬髯公毅然点头说道:“可以,简直太可以了,不但可以护身,而且足可调用天下兵马,汉满八旗,只是我不明白,六少爷既有东西,刚才为什么不用它……”

郭燕南截口说道:“老哥哥我只能用它护身,却有理由不能把它当做别的用途,要不然我岂会一直把它放在怀里?”

虬髯公沉吟了一下,又把那东西递了回去,道:“六少爷,这东西将来派得上大用,六少爷千万慎藏之!”

郭燕南接了过去,笑道:“老哥哥,我这是向人借的,明天一早就要还给人家!”

虬髯公诧声说道:“借的?向谁借的?谁又敢把这东西轻易借人?”

郭燕南道:“此人自然是有着特殊的身分,也只有他敢把这东西借人?”

虬髯公迟疑了一下,道:“六少爷,我不问此人是谁,正如六少爷所说,此人身分特殊是实,既如此,六少爷似不必……”

郭燕南知道他要说什么,当即截口说道:“老哥哥,你的意思我懂,但是我不能这么做,人家那么相信我郭燕南,我不能在这儿负人!”

虬髯公轩了轩浓眉,道:“那么六少爷,我就不再说什么了,你请吧!”

郭燕南强笑说道:“多谢老哥哥,我走了,请放心,我会照顾自己的!”勉强地拱了拱手,步履踉跄地而去!

鱼娘大急,刚要张口!

虬髯公伸手一拦,道:“鱼娘,别拦六少爷,让他走,绝不碍事!”

鱼娘急道:“可是,义父……”

虬髯公郑重说道:“你义父以性命担保!”

鱼娘不敢再说了,吕四娘站在旁边一直未开口,此时却忍不住问道:“师父,刚才他给您看的……”

虬髯公目注郭燕南那渐去渐远的背影,淡淡说道:“胤祯的一方玉佩!”

“啊!”吕四娘与鱼娘脱口一声惊呼,立时怔住!

好半天二人才定过神来,吕四娘诧异慾绝地道:“他、他怎么会有这东西?”

虬髯公道:“刚才他说的话,你两个该全听到了!”

吕四娘默然不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