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四章 文武双绝

作者:独孤红

大厅外,步履潇洒地走进了郭璞,他今夜似乎加意地修饰了一番,一袭青衫罩在他那颀长的身材上,那条乌油油的发辫直拖到腰际,潇洒倜傥、英雄脱拔兼而有之!

郭璞一进大厅,五格格德玉微微一愕,那位眼高于顶、几乎触了天的三格格德佳双目之中突然闪漾起一丝异样光采。

梅心没往大厅外看,三格格德佳的神情,全落在了她眼内。

她伸手轻轻地拍了拍三格格那只欺雪赛霜的玉手,轻轻说道:“三格格,这人儿挺俊,是么?”

三格格德佳娇靥猛地一红,旋即她“哼”了一声,道:“人是长,不错,可是文武并不见得就好到那儿去!”至少,她承认了一点!

再看宝亲王,他简直瞧直了眼,一脸讶异神色,只不知如今他心中有什么感受,想必,他奇怪世上会有比他还俊的!

适时,海贝勒已拉着郭璞行近,他笑着说道:“来,来,来,老弟,见见这几位,彼此认识认识,后日也好多亲近亲近!”

他先转向了和亲王,道:“这位是三阿哥和亲王!”

郭璞从容不迫地躬身为礼:“郭璞见过三阿哥!”

按说,他是该跪拜的,可是他只躬身为礼!

和亲王平易随和,是个出了名的老好人,他没有介意,摆了摆手,嘴里连说了两个好字,心里,他也毫不偏袒地承认了,眼前这位确比他老四俊几分!

海贝勒笑道:“小年不用介绍了,来,老弟,见见四阿哥宝亲王!”

他拉着郭璞又进了一步,郭璞仍然躬身为礼:“郭璞见过四阿哥!”

宝亲王挑了眉,道:“总管阁下,我承认你长得挺俊,可是人长得俊也不能见了我这位亲王,傲不为礼呀?”

海贝勒眉锋刚皱,郭璞已然淡淡笑道:“四阿哥,郭璞见过礼了!”

宝亲王有了一分怒意,道:“你大概读过书,见亲王是什么礼?”

郭璞道:“四阿哥身为阿哥,该礼贤下士,也该知谦者得助,恕郭璞斗胆,这一点您比不上三阿哥!”

一句话触中心事,宝亲王心头一震,瞪眼说道:“谁说的,我比三哥爱才!”

郭璞含笑说道:“那您何必计较一个跪拜之礼?”

宝亲王耸肩说道:“没想到你还挺会说话的,免了!”一摆手!

郭璞又一躬身,道:“谢四阿哥!”随即转了开去!

“行,老弟!”海贝勒大笑说道:“出师奏捷,待会儿我贺你三杯!”

他拉着郭璞又转向了三位姑娘,按理,他该让郭璞见见三格格德佳,但是他那一双目光却落在了梅心脸上:“老弟,这位是廉亲王褔晋的义女,梅心梅姑娘!”

郭璞他生似忘记了那天险些丢命之事,泰然地近前施礼,含笑说道:“郭璞见过梅姑娘!”

梅心连忙站起还礼,道:“梅心不敢当郭总管这一礼,所谓廉亲王褔晋的义女,那是廉亲王褔晋说着玩儿的,梅心只是‘怡红院’中青楼妓!”

海贝勒皱眉说道:“梅心,跟郭老弟彼此都不算外人,你这是……”

“海爷!”梅心淡淡笑道:“我说的是实情!”

海贝勒还想再说,三格格德佳突然说道:“姐姐也真是,怎么说你也是海青的朋友,他不过是海青府中的一名总管,也用得着你……”

梅心含笑说道:“三格格,彼此都是人,总管的职位也不低贱!”

三格格扬眉说道:“可是他总是个下人!”

梅心摇头说道:“三格格错了,海爷跟郭总管兄弟相称,即便是个下人,那也是海爷的下人,而不是我们的下人!”

三格格有点赌气地道:“我看不出那有什么分别!”

梅心笑了笑,未便再说些什么!

郭璞趁势又向梅心一揖,道:“常听海爷提起姑娘,说姑娘风华绝代,兰心慧质,才学盖世,允为当世奇女,今宵得遇芳驾,郭璞只有敬佩!”

梅心道:“那是海爷夸奖,郭总管谬赞,青楼风尘妓,谈什么风华绝代、兰心慧质奇女子?至于才学,那更是海爷渲染夸大,只怕让高明见笑。”

郭璞道:“梅姑娘,出淤泥而不染,濯青涟而不妖,此乃花之奇者,也称难能可贵,姑娘一代奇绝才女,奈何妄自菲薄?”

梅心还待再说,海贝勒突然大笑,说道:“好了,好了,你两个你捧我,我捧你,到什么时候才算完,冷落他人过久,也让人捻酸吃醋,来,老弟,见见下一位……”

一指三格格德佳,道:“这位是廉亲王的三格格!”

郭璞倏然一笑,转向德佳,施下礼去:“郭璞见过三格格!”

由于适才的一切,使得三格格对眼前这位俊总管,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服。

她有心摆摆三格格的尊贵娇宠,煞煞郭璞那她认为傲的傲气!

她傲不为礼,只从鼻里轻轻地“嗯”了一声,道:“我不敢当,郭总管,两位亲王必须礼贤下士,我一个女人家没有这个必要,行你该行的礼!”

她是有意刁难,海贝勒浓眉一轩,刚耍插口!

郭璞已然毫不在意地道:“三格格,我还不知道见格格该行什么礼?”

三格格道:“跪拜,打千,由你选!”

郭璞摇头说道:“请三格格原谅,这两种礼我都不能施!”

三格格脸上变了色,双眉一扬,道:“你敢!”

“我不敢,三格格!”郭璞从容地道:“三格格要知道,我非是不为,是不能为,更不敢为!”

三格格冷哼说道:“为什么不能为,不敢为,你是没把我这个格格放在眼内!”

郭璞道:“三格格错了,就是因为我尊敬三格格,所以我不敢陷三格格于失礼,让人见笑,要不然……”

三格格“哦”的一声,截口说道:“这么说来,你以常礼见我,倒是尊敬我了!”

郭璞道:“事实如此,三格格请想,海爷与年大将军都跟我兄弟相称,既与贝勒、大将军称兄弟,见了格格我能跪能打千么?那岂不是会使格格让人笑话不通礼数!”

三格格呆了一呆,不甘心地冷哼说道:“算你会说话,今宵算你沾了海青跟小年的光,可是错过今宵,总有一天我会要你跪拜见我!”

郭璞淡笑说道:“那是以后的事,何妨以后再说!”

梅心飞快地投过佩服一瞥!

海贝勒大笑说道:“老弟,这位可是内城出了名的人见人怕的难缠人物,你能扳倒她,大不易,大不易,也令人佩服,老弟,待会儿我要贺你六杯了!”

三格格气得螓首一偏,转向了一旁,不理不睬!

年岁较小的五格格德玉好对付,郭璞对她施了一礼,她还了郭璞一句:“你是很俊,也很自以为了不起!”

郭璞笑着道:“五格格,我这了不起,是因人而异!”

五格格呆了一呆,目光溜向了堂姐三格格德佳,德佳显得更为生气,只是她没有说一句话!

见礼毕,海贝勒要郭璞坐在他旁边,郭璞不肯,自己拣了个末座坐下。

坐定之后,宝亲王突然说道:“海青,到现在我才知道,今天晚上的主角是他,我们这几个都是陪客,下回你就是拿轿子抬我,我都不来了!”

一句话惹笑了五个,那是和亲王、海贝勒、年羹尧、梅心及五格格,唯独三格格绷着那吹弹慾破的娇靥没有笑!

海贝勒笑道:“总该值得,哪位有意一试?我欢迎!”

郭璞忙道:“海爷,您这是存心让我出丑!”

“老弟!”海贝勒叫道:“别替我泄气行不行,你不见大伙儿对我的不满,及对你的轻视,老弟,替自己跟我争口气,让他们瞧点真才实学,要不然我们这些亲贵永远不知天多高、地多厚。”

郭璞皱眉摇头,没说话!

宝亲王适时说道:“喂,小郭,听海青说,你一身武学连他跟小年都不如你,有这一说,是真的么?”

郭璞淡淡说道:“四阿哥,那也难免有夸大渲染之嫌,我不敢承认!”

海贝勒插口说道:“老弟,谦虚也要看对谁!”

宝亲王道:“这我倒相信他不是谦虚,小年是马上马下万人难敌的大将军,你则是伴驾,京畿第一高手,我不信……”

海贝勒道:“你宝四爷要不要试试?”

宝亲王年轻好胜,平素又是眼高于顶,目空一切,加以他生性喜武好斗,便与人搏,别人也得让他三分,自是经不起激。

当下他挑眉说道:“海青,你别忘了,我也算得少林寺嫡派俗家弟子!”

当然,他那位父皇是,他也该算是!

海贝勒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昨天在‘顺来楼’上,那少林寺嫡派的第二高手虬髯公,却被我这位老弟一句‘大罗剑可敌得囊中丸’吓跑了,不信你问问小年!”

宝亲王没有问年羹尧,却目注海贝勒,道:“海青,你那桌丰盛酒宴可否待会儿再摆上来?”

海贝勒道:“我是主随客便,别问我,只问大伙儿饿不饿!”

宝亲王目光环视一匝,道:“你们谁那么馋饿了?”

三格格冰雪聪明,玲珑剔透,她自然明白宝亲王要干什么。

她气不过郭璞那不把她放在眼内的不在乎神态,那种神态令她恨的牙痒痒地,她也觉得郭璞那种“自命不凡”且敢对她“无礼”,也深深地伤了她的自尊心。

她巴不得有个人能痛痛快快地教训这可恶的人一顿,是故,宝亲王话声方落,她便立即说道:“我可以等一会儿!”

海贝勒却望着梅心,温柔她笑问:“梅心,你呢?”

梅心淡淡说道:“我不要紧!”

宝亲王笑道:“梅心都能等,你们还有谁不能等?”

和亲王突然说道:“老四,别生事儿了,海青今晚是请客……”

宝亲王截口说道:“三哥,你由来就是这么懦弱,请客就该有点助兴,枯坐吃喝,那会淡而无味,如同嚼蜡。”

不容和亲王再插嘴,立即转注海贝勒,道:“海青,叫你的人把场子里的灯点上,我要藉你这贝勒府,斗斗你这贝勒府的新任总管!”

海贝勒笑了笑,道:“宝四爷,如今劝你还来得及……”

“少废话!”宝亲王一摆手,道:“也少跟我来这一套,你不说话我说话!”

海贝勒道:“我没有说不说话……”陡扬轻喝:“来人!”

只听大厅外有人应道:“海骐在这儿伺候,爷有什么吩咐!”

海贝勒扬声说道:“传话厨房,酒宴稍慢,再告诉海腾,让他找几个人把扬子里的灯点起来,不够多加两盏!”

门外海骐“喳”的一声,步履声如飞而去!

海贝勒跟着站起,摆手说道:“诸位,请吧!”

宝亲王站起身形,当先大步行了出去!

和亲王也缓缓站了起来,向着郭璞招手说道:“来,小郭跟我一起走,咱俩多谈谈!”

郭璞早已站起,闻言忙欠身说道:“三阿哥,郭璞不敢!”

和亲王皱眉说道:“别这样,这样有失你的英雄本色,走吧!”

又向郭璞招了招手,分明他是一番诚意,不容郭璞不走。

郭璞转注海贝勒,海贝勒大笑说道:“老弟,要是我,我不会有任何犹豫!”

郭璞双眉一挑,淡笑说道:“那么,郭璞斗胆了!”举步行了过去!

这一来,海贝勒倒跟三位姑娘走在了一处!

望着郭璞那潇洒背影,五格格德玉天真地问道:“姐姐,你看他打得过宝四哥么?”

她叫的是梅心,梅心含笑说道:“我不谙武技,难判谁胜谁负,不过,我看这位郭总管很会应付人,既见胆识,也见词锋,尤其他处事镇定,不像宝四爷那么浮躁,五格格何不再问问三格格或海爷!”

三格格没说话,海贝勒却目射佩服之色地点头叹道:“片言只字,已断胜负,五格格何必再问?梅心,你委实是人间罕见的奇女子,简直比会武的人还高明,可惜你不嗜武技,要不然你的成就当在今世一二人间!”

梅心笑道:“海爷由来看得起我,我不过信口胡诌几句,海爷竟又把我捧上了天,看来以后我还是三缄其口的好!”

海贝勒正色说道:“梅心,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喜虚言!”

梅心道:“海爷,我没有说您口是心非奉承我,我是说,眼下这些人中,唯有我丝毫不谙武技,您这么夸我……”

“不是夸,梅心!”海贝勒道:“是句句实言,你有着超人的眼光,这眼光便是会武的人也自叹不如,世有千里马,还得有个伯乐,我这位老弟终于碰上了一位慧眼独具的识才人!”

说话之间,出大厅,穿画廊,绕过重楼,已然到了后院。

后院中灯火通明,十多盏马灯高悬各处,把这一片空旷之地,照耀得光如白昼,纤细毕现!

这片空旷之地,是海贝勒府护卫的练武场,地上是一片薄薄松松的沙土,场中央放着几只石锁、千斤担,在场的一边一个木架上,放着刀枪剑戟、拐子流星十八般兵器!

宝亲王一个人正站在场中,耀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文武双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