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五章 叩头换帖

作者:独孤红

宝亲王自贝勒府护卫手中接过一柄长剑,然后左手摆了摆,道:“给他一柄!”

那名护卫应声转身,把长剑递向郭璞,然后躬身退去!

郭璞刚接剑在手,“铮”的一声,宝亲王已然长剑出鞘,他用掌中长剑一指郭璞道:“拔剑!”

郭璞含笑说道:“郭璞遵命!”缓缓地拔出了长剑!

宝亲王抬手把剑鞘抛向一旁,然后平举右掌长剑道:“发招!”

郭璞淡淡笑道:“四阿哥,这要恕我违命,我不敢僭越!”

宝亲王又会错了意,陡然三分怒气,双眉一挑,冷笑说道:“那么,你留神,我要发招了!”

郭璞道:“我已然恭候,四阿哥只管请!”

宝亲王道:“听说你会施‘大罗剑’,我要试试它究竟有什么惊人之处!”

闪身欺进,抖手一剑刺了过去!

有道是:“少林掌,武当剑”。

这位宝亲王虽然一身所学秉承少林一派,这一剑却平稳快速,力透剑尖,竟是颇见造诣!

场外除梅心本不谙武之外,俱皆识货行家,入目宝亲王这一剑,个个面有异色。

和亲王更动容说道:“老四何时学来这么好的剑术?”

三格格娇笑说道:“三哥,不让你破费还不高兴么?”

海贝勒淡淡笑道:“四阿哥剑术不俗,只是好的要看另一位。”

只听场中郭璞笑道:“‘大罗剑’千古绝学,不能轻用,四阿哥谅宥,我只能以普通剑术应战!”话落,身闪,轻易躲过宝亲王一剑,却未还击!

宝亲王扬眉说道:“只怕由不得你!”抖手又是一剑刺了过去!

这一剑力加三分,剑花四朵,较第一剑尤见造诣!

郭璞笑了笑,没说话,闪身轻易躲过!

一连三剑,郭璞均闪身躲过,根本未发招还击!

宝亲王一收长剑,怒声说道:“郭璞,你这是什么意思!”

郭璞笑道:“四阿哥莫动气,我是在摸清四阿哥剑术路数,然后再找空隙还击,在我未还击之前,四阿哥只要能刺中我,我一样认输就是!”

宝亲王道:“那怕你不认,你如今摸清了么?”

郭璞摇头道:“还没有,四阿哥剑术高绝,神鬼难测,要想摸清四阿哥的剑术路数,恐怕要等十招之后!”

场外海贝勒摇头说道:“这位也真是,速战速决不结了么!”

年羹尧笑了笑,道:“这正是他可爱之处!”

忽听场中宝亲王喝道:“那你就慢慢地摸吧!”

话落,手起,运剑如飞,匹练也似地卷向郭璞!

起先,还看得清人,也分得出谁是谁,五招过后,只见两条人影交错飞闪,迅捷如雷,快得令人目不暇接!

宝亲王在剑术上的造诣确实不凡,无奈他的对手是当代剑术大家,他剑尖不离郭璞,却难沾郭璞一丝衣袂!

眼看着一剑便要刺中郭璞,却又见郭璞身形只那么一闪,既轻盈灵妙,而又极其轻易地便躲了开去!

场外那些个贝勒府的护卫,个个屏息凝神,不敢喘一口大气,其实,他们几几乎忘了喘气!

梅心美目之中异采连连飞闪,可惜没人看见!

海贝勒、和亲王、年羹尧三人个个动容,海贝勒又不禁摇头兴叹,感慨万千地道:“什么叫武学?这才是真正的武学,休说打,便是这躲闪的身法,常人也得学上个十年、八年!”

再看五格格,她圆瞪大眼睛发了呆!

三格格也一样,只是,娇靥上神色有点异样!

剑剑快如奔电,转眼已是十招,忽听一声朗笑直上夜空。

“四阿哥,我摸清了,四阿哥艺源少林,没想到跟武当也有渊源,这是武当披风剑法,四阿哥请留神,我要发招还击了!”

场中青影电闪,一进而退,再看时,郭璞已含笑卓立于数丈之外,宝亲王则仗剑原地直发呆!

三格格大惊,刚要呼叫,梅心已似余悸犹存地道:“吓死我了,还好两位都没伤……”

可不是么?宝亲王的确夷然无伤!

三格格神情一松,忙道:“没分胜负就歇了手,这怎么算啊!”

海贝勒接口说道:“三格格,瞧清楚了,四阿哥马褂上的扣子少了一颗!”

三格格仔细一看,心中猛地一跳,一点不错,宝亲王那件团花马褂上的扣子,确实少了一颗,而且那少扣子的部位,正在前心要害!

刹那间她闭了嘴,神情有点懊丧,也带着些令人难以言喻的表情,那表情究竟表示什么,恐怕要问她自己!

年羹尧摇头叹道:“平庸的一招拨草寻蛇,到了他手中竟然是出神入化,变幻难测,具有这等威力,令人叹为观止,不得不服。”

忽见场中郭璞向着宝亲王躬下了身,又听他道:“郭璞谢谢四阿哥让手留情,冒犯之处,尚请恕罪!”

宝亲王很不自在,毕竟他不失风度的笑了。

“让?谁让谁你我肚子里明白,海青跟小年也不会看不出来,郭总管阁下,在剑术上我认输就是!”

场外,海贝勒皱眉说道:“看来咱们又要迟后片刻才能吃喝了,四阿哥还不死心!”

三格格扬了扬眉,道:“你怎么知道?”

海贝勒道:“何妨往下看看?”

话声方落,只听宝亲王说道:“小郭,咱们俩再比比拳脚如何?”

宝亲王好算盘,他承袭少林武学,少林拳脚冠天下。

他想以自己所长击败郭璞,挽回一点颜面!

郭璞笑了笑,道:“四阿哥既有所谕,郭璞敢不从命?只是少林拳脚百年来一向执武林牛耳,郭璞只怕不是对手!”

宝亲王道:“先别谦虚,也先别捧我,咱们比过后再说!”

郭璞含笑说道:“是,四阿哥,郭璞遵命!”

宝亲王唤了一名贝勒府的护卫,把剑交了过去,然后向着郭璞说道:“小郭,这回你总不能还让我先动手了吧!”

郭璞笑道:“郭璞不敢,四阿哥留神,我有僭了!”

话落,揉身欺进,突出一拳击向宝亲王右肩!

宝亲王在拳脚上有把握,在京畿一带,也可以说是个拳脚大家,会者不忙,他往左滑身,右掌击出反捣郭璞右肋!

同时左掌前搭,抓向郭璞右肩,他想用蒙古摔角,先让郭璞来一跟头,杀杀郭璞的锐气!

郭璞竟然没躲,宝亲王一拳扣个正着,心中一喜,左臂凝力,方要抬起右脚去扫郭朴下盘!

倏觉郭璞右肩部位涌出一股强而有力的反震,震得他虎口生痛,不得不松手,他不由大惊,手腕一沉,方待变招,只听郭璞一声轻笑,右臂轻舒,已然一把扣上他的左腕,然后右掌电至,轻轻地在他胸前拍了一拳,闪身而退!

宝亲王脸色通红,又楞在了那儿!

场外年羹尧叹道:“我这一趟进京,总算没有白来,单看今夜这场比斗,已获益匪浅,也从此知道什么才是高绝武学了!”

海贝勒皱眉说道:“老弟也真是,何必连胜两场,这不是让四阿哥下不了台么?”

和亲王站在他旁边低低说道:“海青,无论怎么说,小郭我是非要不可!”

海贝勒眉锋又复一皱,尚未答话!

只听场内宝亲王朗笑说道:“小郭,不比了,我算是服了你,咱们俩这是打来的交情,跟我烧香叩头,换张帖如何?”

敢情,宝亲王要结金兰兄弟!

海贝勒神情微松,道:“难得四阿哥今晚好脾气!”

梅心突然道:“高傲的人总要有个人服的,郭总管这不谦让的办法算是用对了!”

只听场中传来郭璞话声:“四阿哥,您使郭璞受宠若惊,无如,我只是个‘贝勒府’的总管,您贵为阿哥,身分太以悬殊……”

三格格皱眉说道:“这个人真是,怎么这么不识抬举!”

梅心笑了笑,但没说话!

场内宝亲王说道:“小郭,别跟我来这一套,我问你,海青跟小年,跟你是怎么称呼的,为什么他们能,我不能?”

郭璞道:“四阿哥,那只是称呼!”

宝亲王道:“而实际上他俩都把你视为兄弟!”

郭璞道:“四阿哥,那也只是视为兄弟!”

宝亲王道:“我不管,你答应最好,不答应也得答应,小郭你要是让我下不了台,我找海青说话去!”说着,他大踏步地行了过来!

郭璞未说话,跟在后面行了过来!

海贝勒皱眉说道:“要命,怎么都找我说话?”

梅心笑道:“谁叫他是您‘贝勒府’的总管,海爷,看着吧,往后您的麻烦事儿多着呢,不信您只管瞧!”

海贝勒皱眉笑道:“我没说不信,不过,好在皇上如今就这么两位阿哥!”

是不错,另外的两个,一个夭折,一个因行为不检被废了宗籍!

说话间,宝亲王已来到近前。

他往海贝勒面前一站,道:“海青,我的话,你听见了么?”

海贝勒装了糊涂,道:“四阿哥,什么话?”

宝亲王道:“海青,你别跟我装糊涂,我要小郭跟我换张帖子!”

海贝勒道:“四阿哥,你是要跟他烧香叩头换帖子,找我干吗?”

宝亲王双眉一轩,道:“这么说来,你不管?”

海贝勒苦笑道:“我那儿管得了哇?三阿哥要我割爱,你则要跟他烧香叩头换帖子,我简直应接不暇……”

宝亲王“哦”的一声,转注和亲王,道:“三哥,有这回事儿么?”

和亲王心里直懊恼海贝勒替他说了出去,但是当着这么多人,他不便怪海贝勒,而如今他也不得不承认:“老四,我只是爱才,想让他到我那儿去做个总管!”

宝亲王急道:“海青他答应了么?”

和亲王望了海贝勒、四阿哥一眼,道:“他滑头得很,要我跟小郭商量!”

宝亲王神情一松,道:“那么,咱们找小郭别找他!”

和亲王忙摇头道:“不,老四,怎么说小郭是他‘贝勒府’的人!”

宝亲王眉锋一皱,道:“海青,你说吧,如今该怎么办?”

海贝勒双手一摊,道:“我还能怎么办?不答应嘛,怕得罪人,答应么,自己又舍不得,你们说我还能怎么办?”

宝亲王失笑道:“别说得那么可怜,这种事儿勉强不得的!”

海贝勒忙道:“那谢谢你,我不能答应!”

宝亲王失笑道:“海青,你别得寸进尺随棍上,我只是随便说说,我告诉你,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回去了!”

海贝勒皱眉说道:“四阿哥,你这是逼我,我老实说吧,小郭他只是暂时待在府里,日后他是要进宫伴驾的!”

宝亲王一怔,道:“海青你可不要骗我!”

海贝勒道:“我哪儿来的那么大胆子,不信你进宫去问问!”

宝亲王满脸懊丧地道:“既是让皇上捷足先登了,那我就没有办法了!”

同时,和亲王也一脸失望色!

梅心突然笑道:“您二位让梅心不忍,海爷,您何必拘泥于这一点?郭总管伴驾,与跟四阿哥叩头,兼了三阿哥府中的总管,这也是三回事儿啊!”

这句话听得和亲王跟宝亲王一喜,又有了希望!

海贝勒摇头说道:“梅心,你哪里知道,其他都是假的,他两位向我要人,慾将小郭占为己有,这才是真的!”

宝亲王脸一红,道:“海青你可不要信口胡扯,胡说八道,我要跟小郭烧香叩头换帖子,这可是出自一片真心!”

海贝勒道:“四阿哥,没人说你不是真心,可是你总不能否认,你想尽办法,是想把小郭占为己有!”

宝亲王红着脸,道:“我承认了,是这回事儿,怎么样,海青?”

海贝勒方要答话,梅心突然又道:“海爷,您也真是,假如说两位阿哥要人,皇上不会不答应,再说郭总管跟着他两位,那跟伴驾什么分别?”

海贝勒闻言只呆了一呆,宝亲王立即大笑说道:“对,还是梅心说得对,就算小郭日后要入宫伴驾,我先要走了人,皇上也不会怎么样的,再说,正如梅心所说,小郭跟着我,那跟伴读、伴驾有什么两样?”

海贝勒皱眉说道:“我不管了,我也没有办法把小郭分成两个人,你们谁打算要他,他就在眼前,自己找他商量去?”说着,扭头走向一旁!

宝亲王未理会海贝勒,忙转向了郭璞,问道:“郭总管阁下,你又怎么说?”

郭璞淡淡说道:“四阿哥,我分身乏术,正如海贝勒所说……”

宝亲王道:“谁叫你分身乏术了,我只要你……”

郭璞道:“四阿哥,别忘了,还有三阿哥,您四阿哥要我答应谁,不答应谁?这不是太令我为难么?”

宝亲王道:“我没有忘记还有我三哥,只是,小郭,我知道,我三哥会让我的,无论大小事他由来如此!”

和亲王忙道:“老四,任何事我都能让你,唯独这件事不行!”

宝亲王脸色刚变,海贝勒一旁忙笑道:“不是你们的人,你们都这个不退,那个不让,是我的人,你们却非逼我让不可,这岂不是割我的肉,欺负人?”

一句话使得和亲王跟宝亲王赧然而笑,宝亲王道:“海青,说真的……”

海贝勒忙道:“四阿哥,别找我,正主儿在眼前,你找他去!”

宝亲王一咬牙,道:“好吧,小郭,我兄弟俩之中,你选一个吧!”

郭璞苦笑说道:“四阿哥,我只有一个不选地仍做我‘贝勒府’的总管!”

显然,他是不愿意得罪任何一个!

宝亲王扬了扬眉没有说话!

和亲王忙道:“老四,无论什么事儿,都该分个先来后到!”

宝亲王脸色一变,道:“三哥,你是要我这后来的退让?”

和亲王毅然说道:“老四,你自己想想该不该?”

宝亲王双眉一挑,刚要说话!

梅心突然含笑说道:“三阿哥,四阿哥,可容我说句公道话?”

宝亲王怒态一敛,忙强笑说道:“梅心,大伙儿不外,有什么话你不能说的!”

梅心道:“我先谢谢了,不过我话说在前面,我是站在第三者立场说句公道话,待会儿,哪位要是自认吃了亏,可别生气,要不然我就不说了!”

宝亲王笑道:“梅心,谁会生你的气?谁又忍心?别说你说的是公道话,就是你向着谁,我以为那另外的一个也不会生气!”

梅心淡淡道:“那我就放心了,我以为,您二位之间,谁也不必让谁,因为根本没这个必要,根本没有冲突……”

宝亲王一怔,道:“梅心,这话怎么说?”

梅心淡淡笑道:“若要分先来后到,那是三阿哥占了先,可是您是要跟郭总管烧香叩头换帖子,这跟三阿哥要郭总管在他府中兼个总管毫不冲突,彼此何必为这件事伤感情?何不郭总管只兼个宝亲王府的总管,另一方面也一样地跟您烧香叩头换帖子?”

乍听起来占了便宜,和亲王没有说话!

乍听起来吃了亏,宝亲王双眉一扬,刚要说话!

梅心忙递眼色,道:“四阿哥,您不是说不生气么?”

宝亲王怔了一怔,忙道:“好,好,好,梅心,我不说话,听你的,行么?”

海贝勒插口说道:“梅心,这件事总该问问郭老弟吧!”

梅心嫣然笑道:“海爷,不用问,我有把握郭总管一定答应,不信您可以问问郭总管,他要不答应我负责!”

海贝勒呆了一呆,转注郭璞,道:“老弟,你什么时候答应了?”

郭璞笑了笑,道:“只要您不反对,那就是如今的事儿!”

海贝勒诧声说道:“只是,梅心你怎么知道郭老弟他必然答应?”

梅心望了郭璞一眼,郭璞神情微震,有意无意地躲开了那令他心悸的目光。

梅心却接着笑道:“海爷,这是天机,恕我不能奉告!”

海贝勒哈哈大笑道:“梅心,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卖关子了?你以为我不明白么?”

这回,该梅心紧张了,她忙道:“海爷,您明白什么?”

海贝勒笑道:“这种事三不得罪,换换是我,我也答应!”

梅心笑了,郭朴也笑了!

宝亲王却突然叫道:“海青我饿了,咱们该开席了吧!”

海贝勒笑道:“让晚开席的是你,如今催着开席的也是你,心愿达成了,你也饿了,这倒是巧得很哪!”

一句话惹得大伙儿都笑了,笑声中,大伙儿离开了练武场,走向客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