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九章 剖明爱意

作者:独孤红

梅心望了他一眼,道:“燕爷可知道,我为什么支开老爹么?”

郭璞道:“郭璞愚昧,那要请姑娘指教!”

“好说!”梅心笑了笑,道:“我以为燕爷早明白,那是我不愿让任何一个第三者听到你我的谈话,便是我的人也不例外,我明白,让他们这么误会下去,越误会,那对燕爷越有帮助,可是燕爷也要明白,唯有对我梅心说实说,那燕爷才能得到更大更多的助力!”

郭璞道:“梅姑娘,我越发地糊涂了!”

梅心笑了笑,道:“我不愿多作解释,因为我明白燕爷你这时候该装糊涂,我只请问燕爷,燕爷那伤是怎么来的?”

郭璞道:“自然是跟人动手过招而来的!”

梅心道:“燕爷是跟什么人动手过招的?”

郭璞道:“江南八侠中的周浔与甘凤池!”

梅心笑道:“燕爷这回撤谎的本领就不高明了,休说一个周浔、一个甘凤池,便是十个八个也不是燕爷的对手!”

郭璞道:“姑娘该听栾老人家说了,我喝多了酒!”

梅心道:“这个我知道,可是我认为那酒是燕爷负了伤之后喝的,那是在掩饰自己的伤!”

郭璞道:“那只是姑娘的认为,而事实如何,只有我自己明白!”

梅心笑道:“周、甘二人跟我是同道,我可以问得出来!”

郭璞神情微震,道:“姑娘最好去问他两个!”

梅心道:“一问便揭穿了燕爷的谎话,那多不好?”

郭璞道:“我只怕一问之后,姑娘会很失望!”

梅心眨动了一下美目,道:“不该说很失望,该说是很伤心!”

郭璞心头一震,道:“梅姑娘,在你我之间,这两个字是不会存在的!”

梅心道:“燕爷是指你还是指我?”

郭璞道:“是指我,也是指姑娘,因为云珠对我很好,而海贝勒也深深地爱着姑娘!”

梅心笑了笑,道:“你无须瞒我,我看得出,云珠对你的确是一往情深,而你对她,很勉强,那是同情与怜悯,并不是爱,海青对我,那的确也是一片真心,而我对他只是敬佩,也有一半是为了工作,那也不是爱!”

郭璞道:“梅姑娘,你不该伤害海贝勒,这跟我不忍伤害云珠一样!”

梅心道:“可是到头来如何?感情是丝毫勉强不得的,你有很多理由不能接受云珠的情意,我也有很多理由不得不辜负了海青对我的那片真心!”

郭璞沉默了一下,道:“梅姑娘,我希望你我都别忘了自己的立场!”

梅心道:“我却认为在你我之间,没有丝毫的立场冲突,要有,那只有一点,因为你跟我一样,敬佩海青是个宦海奇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以一片真诚对你,你不忍夺他的所爱,你认为那是不仁不义,对么?”

郭璞扬眉笑道:“姑娘错了,这不是理由,唯一的理由是我不忍伤害姑娘!”

梅心眨动了一下美目,笑问:“燕爷,这话何解?”

郭璞道:“我不愿姑娘将来心碎肠断地恨我,我更不愿意断送姑娘的一生,姑娘要知道,无论什么事,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的,到了那一天,一旦姑娘发觉自己看错了人,那后果是不难想像的!”

梅心道:“坏就坏在我这个人对自己永远是那么自信,甚至于等到自己错了,也倔强地绝不会有一点懊悔!”

郭璞道:“那是姑娘自己,而我却不愿意背负这感情的债,更不愿意让自己的良心,谴责自己一辈子!”

梅心笑了笑,道:“一个女孩儿家,对于一个‘情’字,每每是羞于启口、怯于表白的,而我如今却大胆而赤躶躶地剖陈了自己的情意,得到的答覆,却是一个‘不’字,你让我如何再能忍住羞愧?燕爷,你知道梅心是怎么样的女儿家?你无论以什么理由拒绝她,那都是件太忍心的事……”

郭璞身形倏地轻颤,但他旋即笑道:“姑娘,我只有一句话,我是为了姑娘你……”

梅心截口说道:“别说为了谁好,我只问你对我有没有情?”

郭璞身形猛颤,低声说道:“梅姑娘,谢谢你的好意,我对你只有感激!”

梅心淡淡笑道:“那我就不便再说什么了!”

郭璞迟疑了一下,道:“梅姑娘,可否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海爷的一片真心?”

梅心点头说道:“因为感情是丝毫不能勉强的!”

郭璞道:“只怕彼此的立场才是一个最大的障碍,梅姑娘,假如海贝勒他肯为了你舍弃自己的荣华富贵与那皇族亲贵的头衔呢?”

梅心未答,淡淡笑道:“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我觉得燕爷这个人很爱管闲事,海青给你的待遇很优厚,是么?”

郭璞赧然微笑:“我是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

“是么?”梅心扬眉说道:“我劝燕爷还是多管管自己的事!”

郭璞道:“梅姑娘,我已经有了云珠!”

梅心道:“我觉得燕爷是在自误误人!”

郭璞似乎有意躲避,忙道:“姑娘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请教!”

梅心道:“我也只有一句话,感情无法勉强,感情的债既然免不了要负,多负一点不如少负一点!”

郭璞挑眉说道:“姑娘,你何其忍心,难不成你是铁石心肠?”

梅心淡淡说道:“燕爷何待已太宽,责人过苛?”

郭璞呆了一呆,哑口无言,半晌始道:“姑娘,这不是闹意气的事!”

梅心道:“燕爷,我是句句由衷,字字发自肺腑!”

郭璞又复一怔,摇头苦笑不语!

梅心突然问道:“燕爷,你既知梅心是‘洪门天地会’的人,对‘洪门天地会’的海底,也摸得至为清楚,燕爷为什么迟迟不肯向梅心下手,也不向海青那儿密告?”

郭璞道:“简单得很,我受过梅姑娘活命大恩!”

梅心道:“那是私,论公你不该如此的!”

郭璞道:“国法不外人情,有时候公私是很难分得开的!”

梅心笑了笑,道:“燕爷效力于满清朝廷,难不成要因为私恩而眼看着‘洪门天地会’致力于匡复大业不闻不问?”

“不!”郭璞摇头说道:“我不向姑娘下手,也不会让姑娘有一点谋叛行为!”

梅心笑道:“这倒是件闻所未闻的新鲜事儿,可是,燕爷,梅心几乎时时刻刻都有那所谓的谋叛行为!”

郭璞道:“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也未看见!”

梅心笑目逼视,道:“可是我相信燕爷永不会对任何一个先朝忠义遗民下手的!”

郭璞扬眉说道:“那是姑娘过于自信,我请姑娘往以后看!”

梅心似乎不慾多辩,笑了笑,道:“提起了那所谓活命大恩,我想起了一件事,那夜燕爷闯进大内禁宫行刺……”

郭璞淡淡截口说道:“梅姑娘,这是要杀头的,玩笑不得,那不是燕南来,而是个至今犹不知是谁的大胆叛逆!”

梅心笑道:“燕爷好机警,我想不出那有什么分别,为免彼此争论,就算是个不知名的人吧,那夜大内侍卫‘血滴子’尽出精锐,未能缉获那刺客,而燕爷却带着四川唐门的暗器之伤,倒在‘八大胡同’……”

郭璞截口说道:“梅姑娘,那不是什么四川唐门独门暗器之伤,而是我在‘天桥’与人殴斗,所中的暗器!”

梅心道:“燕爷,这无论如何你瞒不了我!”

郭璞道:“我跟四川唐门中人无一面之缘,既谈不上仇,也谈不上恨。”

梅心道:“可是要进大内行刺,那就该当作别论!”

郭璞道:“我说过,那不是我,梅姑娘请别给我这杀头的罪名!”

梅心淡笑说道:“我不愿争论了,请问燕爷,后来燕爷又废了四川唐门中的那位老大,大内侍卫领班唐子冀的右手,这何解?”

郭璞道:“那纯出于误会!”

梅心道:“我是说,跟燕爷的伤连在一起!”

郭璞道:“我受的既不是四川唐门独门暗器的伤,那根本连不在一起!”

梅心呆了一呆,笑道:“看来燕爷的机智与词锋,都令我甘拜下风,自叹不如!”

“好说!”郭璞淡淡道:“姑娘该知道,事实胜过雄辩!”

梅心道:“我知道,燕爷,可是谁说的是事实,谁说的不是事实,你我心里都明白,燕爷这种不是雄辩,而是狡辩!”

郭璞笑道:“随姑娘怎么说吧!”

梅心嫣然笑道:“反正你预备狡辩到底,吗么?燕爷?”

郭璞没有说话,梅心却接着又道:“这既出于误会,那昨夜击毙喇嘛与‘血滴子’的贾大侠,带着很重的内伤跑了,恰好燕爷也带着内伤,这该是属于巧合,是么,燕爷?”

郭璞点了头,道:“是的,姑娘,这正是属于巧合!”

梅心笑道:“那么燕爷以酒掩饰,又企图瞒骗谁?”

郭璞道:“姑娘,我是因酒醉而受伤,并不是在受伤后喝的酒!”

梅心道:“这是与不是,恐怕也只有燕爷自己明白了,不过不要紧,我回去之后,就让老爹去找周、甘二位问问,一问之后,相信真相立即就会大白了!”

郭璞这回没有说话!

梅心望了他一眼,又道:“还有件事,恐怕燕爷还不知道,‘要命郎中铁面叟’郑大侠到我那儿去过了,他要我纠合同道,不惜一切地务必要除去燕爷,我没有答应,结果他逼不得已,只好说出他是代传‘丹心旗’令谕……”

郭璞神情一震,但刹那间又恢复平静!

梅心笑了笑,接着说道:“我看他的神态,似乎是贾子虚贾大侠交待过他,要他不可对我言及‘丹心旗’及贾子虚事,可惜他还是说了……”

郭璞茫然地说道:“姑娘对我说这些干什么?”

梅心摇头淡笑道:“不干什么,我只是告诉燕爷,由他的话我联想到了许多!”

郭璞道:“姑娘又何必告诉我?”

梅心美目逼视,笑道:“‘丹心旗’是汉族世胄、先斩遗民的领袖,也是领导反清复明的首脑人物,难道说燕爷听到了‘丹心旗’也无动于衷?”

郭璞一震,随即扬眉说道:“姑娘该知道我会拿他怎么办!”

梅心嫣然笑道:“燕爷的这种表示,未免太慢了些!”

郭璞脸一红,道:“当着姑娘,我自不便表现得太激烈!”

梅心笑了笑,改了话题,道:“今夜,我帮了燕爷两个忙,一个是让燕爷分别钓上了弘昼与弘历,一个是我阻拦了弘历跟燕爷叩头,燕爷何以谢我?”

郭璞道:“姑娘,那不是钓,是他二位求我郭璞这个人才,俾以对他二位的争夺皇位有所帮助,至于后者,姑娘不该阻拦宝亲王跟我叩头,使我错过了……”

梅心截口说道:“是钓也好,是求才也好,总而言之燕爷是如愿以偿,又打进了这两位都有继承帝位可能的亲王府,领不领我的情,那任凭燕爷,至于后者,燕爷也明白绝不能跟宝亲王叩头,这个头一叩,将来你便不能对付他了!”

郭璞道:“对付他?姑娘以为我会帮谁?”

梅心毫不犹豫地道:“三阿哥和亲王弘昼!”

郭璞笑道:“人人都知道,和亲王软弱无能,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放着现成的帝王之才宝亲王我不帮,我怎会……”

“燕爷!”梅心截口说道:“像咱们这种人,是希望那最无能的人当上皇上的!”

郭璞一震说道:“我的立场跟姑娘不同,所以我不这么想!”

梅心笑了笑,道:“燕爷,我看着你保宝亲王!”

郭璞眉锋一皱,立又展眉说道:“自然,我一定保宝亲王!”

梅心有点黯然地道:“我这么掬心地对燕爷,燕爷又何忍这么对我!”

郭璞有点答非所问地道:“姑娘,那只因为彼此的立场不同!”

梅心双眉一挑,道:“燕爷,当真彼此的立场不同?”

郭璞淡淡说道:“姑娘,我说过不只一遍了!”

梅心道:“不是朋友,便是敌人,燕爷该知道,对敌人我会怎么做?”

郭璞平静地道:“我知道,纠合众高手,再度下手于我!”

梅心摇头说道:“燕爷错了,这回我改变了方法,我不对燕爷下手……”

郭璞“哦”的一声,笑道:“我愿意听听姑娘将怎么对我?”

梅心淡淡笑道:“假如我告诉海青,郭总管就是燕南来……”

郭璞道:“顶多我落个欺骗之罪,那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

梅心道:“假如我告诉海青,正当大内闹刺客的时候,燕爷带着伤躺在‘八大胡同’里,那伤是四川唐门……”

郭璞截口说道:“姑娘,我一再说,那是我在‘天桥’跟人殴斗……”

“燕爷!”梅心笑了笑,道:“那枚淬了毒的暗器还在我那儿!”

郭璞笑道:“姑娘一个不谙武学的弱女子,怎知那是……”

梅心截口说道:“我不知道,让海青自己看去!”

郭璞笑道:“姑娘高明,还有呢?”

梅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剖明爱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