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三章 海 贝 勒

作者:独孤红

在那东楼下靠南的一个角落里,有张八仙桌,桌旁,摆着几张长板凳。

板凳上,半蹲半坐地坐着一个人,歪戴帽子斜瞪眼,敞着大襟卷着袖,一望而知是北京城里的混混,“八大胡同”里的地痞。

他跟旁边那几个一面嗑着瓜子,一面喝茶,一面唾沫乱飞地东拉西扯,乱吹一通!

旁边还有几个卖花的小贩提着篮子,听得出神,忘记了张罗生意!

那居东的留着山羊胡子、瘦削猥琐的一个,吹得最起劲。

只听他耗子眼乱转地说道:“昨儿个夜里,大内的‘血滴子’、‘雍和宫’里的喇嘛都出来了,满城里拿人,连‘禁卫军’跟‘九门提督’都用不上,你们谁知道为什么?”到此顿住,静待答覆!

旁边那一伙瞪着眼,摇了头,可是偏偏有一个嘴上无毛的年轻小伙子少不经事,不识趣,在大伙儿摇头之中,他突然插了一嘴,而且还挺神气的:“九爷,我知道,是拿飞贼……”

话犹未完,那被尊称九爷的瘦削老者鼠目一瞪,沉了脸,叱道:“放你娘的狗臭屁,你知道什么,在九爷面前逞能,滚一边去!”

年轻小伙子没滚,可是脸一红,一声气没敢再吭!

那位九爷端起茶,“咕登”一口,抹抹嘴,刚要开口!

由旁边来个商人打扮的中年汉子,往他面前一伸手,满脸邪笑地嘿嘿说道:“老九,把你那‘金枪不倒’再来一包。”

那位九爷一瞪眼,破口骂道:“又是你这没出息的窝囊废,黄胖,你自己说,你赊了我老九多少了?不是我老九不讲义气!大家都是混饭吃,要碰上你这一号的,我老九岂不要喝他奶奶的西北风去。”

那胖子一点也不在乎,涎着脸,嘿嘿笑道:“老九,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你就瞧在多年交情份上行行好,我昨儿个让那小狐狸精整惨了,今儿个……”

“什么下不为例!”那位九爷寒着脸道:“少在我老九面前来这一套,下回一块儿算!”

那胖子忙哈腰应道:“是,是,是,只要有这次,下次咱们带利算,成么?”

那位九爷哼地一声,伸出指头钻了钻鼻子,恶心人地,又往大襟上一抹,这才慢吞吞地探怀摸出了一个白纸包,一瞪眼,没好气地递了过去:“拿去!”

那胖子立刻满面神来,忙不迭地接过纸包,连道个谢都顾不得了,便抖着一身肥肉急步走了。

那位九爷望着他的背影“呸”地一声吐了一口唾沫,咒骂说道:“缺德带冒烟儿,外强中干,没出息的窝囊废,总有一天,你会伸腿瞪眼儿,死在窑子里!”

他骂人家,可没想想自己做的是什么买卖,会落个什么下场。

骂完了,转过了头,清了清嗓子,道:“嗯,嗯,小顺子说是飞贼,可也撘得上点边儿,虽称得上是飞贼,可是他不是偷大户人家,是跑进了大内!”

“啊!”大伙儿禁不住一声惊呼,吓白了脸!

这时候,在另一个角落里,有个身材瘦高的中年黑衣汉子,目光阴沉地向这边投过一瞥。

可惜那位九爷没瞧见,不然你就是杀了他,他也不敢再往下说了!

那位九爷得意地扬眉一笑,道:“你们谁知道那家伙跑进大内干什么去了……”

这回没人敢说话,那年轻小伙子更是噤若寒蝉!

那位九爷咳嗽了一声,刚要张口,倏地脸色一变,连忙低下了头低低说道:“待会儿再说,散,那主儿来了!”

大伙儿似是早知道“那主儿”是谁,都没回头,可是刹那间散个干净,便连另一个角落里那黑衣汉子也低下了头!

     ※※      ※※      ※※

大门外,走进了个身穿青缎子长袍、外罩团花黑马挂的中年大汉。

这大汉身躯魁伟,浓眉,大眼,狮鼻,海口,好威猛的一副长相,尤其,那炯炯环目更为慑人!

那两只袖口微卷,露出雪白的两段茸毛,两只铁腕又圆又粗,步履雄健地进了大门!

早有鸨母、龟奴双双迎了上去,两张脸堆满了谄笑,见面便哈腰:“海爷,多日不见,今儿个是什么风……”

那大汉一摆手,大笑说道:“多日不见,多日不见,大伙儿都好!”

“好,好,好,托您海爷的褔!”

那大汉向着身后紧跟而来的一名汉子一丢眼色,那名汉子抖手便是雪花花的两锭白银!

出手阔绰大方,又有派头,这地方最喜欢这样的人,也最巴结,鸨母、龟奴立刻笑得眯了眼,忙伸双手接过:“谢海爷赏赐,又让您破费了!”

那大汉又一摆手,说道:“小意思,买买花,喝喝酒去,梅姑娘在么?”

鸨母没答话,那龟奴却忙道:“海爷您今儿个来得不巧,梅姑娘刚出去……”

“刚出去?”那大汉一怔!

“是,海爷。”那龟奴忙道:“是被廉亲王府的三格格接走了。”

那大汉浓眉一挑,道:“又是那丫头,她怎么老跟我作对?”

鸨母笑嘻嘻地道:“海爷,那才是冤枉,连梅姑娘都不知道您今儿个会来,要不然,她说什么也会候着您!”

那大汉沉吟了一下,面色稍霁,摆手说道:“没你们的事,忙去吧,我楼上等她去,她什么时候回来,我什么时候走,我是非见着她不可!”

说着,迈开大步走向了西楼——。

那被唤海爷的大汉,步履沉重,登,登,登地上了西楼,几几乎震得西楼直晃。

那刚上楼,美姑娘双成便拦在了眼前,娇靥含笑地褔了一褔,道:“婢子见过贝勒爷!”

原来此人是位贝勒,怪不得出手阔绰,派头那么大!

这位海贝勒呆了一呆,道:“怎么,双成,你在家?”

双成忙道:“是,贝勒爷,姑娘带着小玉走了,留下婢子看家!”

海贝勒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举步就要往里走!

双成玲珑心窍,连忙侧身让客:“爷,您请客厅坐坐!”

海贝勒犹豫了一下,深深地看了双成一眼,笑道:“双成,你可当真是留下看家的!挺尽职的嘛。”

双成娇靥一红,道:“爷,您明鉴,姑娘一向在客厅见客,从未破过例,何况,她今晚不在,您怎好跟婢子为难?”

海贝勒浓眉轩动,大笑说道:“好一张会说话的小嘴儿!别急,我听你的就是!”说着,迈开大步,行向了客厅!

双成望了那魁伟背影一眼,急步跟了过去!

在那美仑美奂的客厅里,海贝勒自己找了一张椅子坐下,美姑娘就站在他的身前,不言不动!

海贝勒“咦”地一声,道:“双成,你站在这儿干什么,给我沏茶去啊?”

双成俏生生地应了一声是,可是没动!

海贝勒巨目略一眨动,忽地笑道:“好丫头,你是怕我偷了你们的东西,还是怕我偷偷溜进你们姑娘的房中?”

双成娇靥一红,道:“海爷,前者,您是说笑话,恐怕倾西楼所有,也难及您海爷府中万一,后者,婢子知道您是位英雄,绝不会跟婢子这下人为难,再说,您要是偷偷溜进我们姑娘的房里,那您是就打算见她这一次了!”

“这不就结了么?”海贝勒扬眉笑道:“那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双成道:“您明鉴,您是这儿的常客,也是姑娘的知己朋友,对您,婢子不敢不放心,再说,婢子也只有一颗脑袋,婢子之所以侍立面前,那是等着您的问话!”

海贝勒大笑说道:“我能摘任何一个人的脑袋,可是我不敢动你一个手指头,双成,你知道我有问话?”

双成眨动了一下美目,笑道:“姑娘出去了,婢子不信您会不问个明白!”

海贝勒大叫说道:“好伶俐的丫头,比我贝勒府那些惹人心烦讨厌的丫头们又不知高明几许,海爷有赏!”抖手便是一颗明珠!

双成忙伸手接过,施礼谢道:“谢海爷赏赐,您有话只管问!”

海贝勒笑了笑道:“双成,你们姑娘那儿去了?”他这是明知故问!

双成道:“回爷的话,被‘廉亲王’的三格格接走了!”

海贝勒点了点头,道:“干什么去了?”

“您还不知道?”双成道:“不外是跟那些位格格们谈诗论文、下棋画画去了,听说王爷的褔晋,还要收干女儿呢!”

海贝勒浓眉一皱,道:“你们姑娘答应了没有?”

双成笑道:“海爷,您这句话问的……王爷的褔晋要收干女儿,在别人还求之不得呢,姑娘她那有不答应的?再说,也不敢呀!”

海贝勒道:“这么说,她是不敢而不是情愿的了?”

双成道:“那婢子就不知道了,您自己去想吧!”

海贝勒沉默了一下,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双成道:“您是知道的,不到夜深,那些格格是不放人的!”

海贝勒皱眉说道:“看来,今晚这一趟,我要白跑了,双成,你知道,我是经常不大有工夫的,几几乎天天得陪皇上,尤其这两天……”摇摇头,住口不言!

双成却笑着问:“爷,这两天怎么啦?”

“没什么!”海贝勒道:“这两天我特别忙,今夜我是忙里偷闲,谁知道,唉!双成,你替我想想看,打从认识她至今,我一共才见着她多少面?说了可怜,一只手就数过来了!”

竟然是一脸委曲,一脸可怜像!

双成还真有点不忍,眨动了一下美目,道:“您知道,爷!这种生涯没办法,尤其对皇族亲贵,您别以为我们姑娘愿意去,其实天知道,一回来就累得什么似的,不去又怎么办?敢得罪谁?您是她的知心朋友,对她,该有所谅解、有所同情!”

海贝勒苦笑说道:“双成,你不会不知道,我不是不同情她、不谅解她,我也不忍心看她这个样儿,让这种地方委曲她,有好几次我向她表示,我愿意倾我的所有,接她出去,可是她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分明她是不愿意,难道说……”

双成淡淡笑道:“爷,那您也别怪她,她用心良苦,那是为您好,您是堂堂皇族亲贵,要是要了个风尘女子——”“天知道?”海贝勒叫道:“我可没有把她当风尘女子看待!”

双成道:“婢子也知道您不会,可是别人会呀,您能担保别人不会么?风言风语,chún舌可以杀人,那样您会担不起……”

“敢!”海贝勒环目一瞪,威态慑人,拍着桌子叫道:“他们敢,我要看看他们谁敢!”

双成扬了扬眉,道:“当着您的面,婢子也以为没人敢,而且还尽拣好听的说,可是背着您呢?您又知道什么?爷,您不知道,世上最可怕的是人,最坏的也是人!”

海贝勒摇头说道:“我知道他们会,你不瞧见么?今天‘亲王府’,明天‘郡王府’,这些皇族亲贵,那一个不喜欢她,不仰慕她?”

双成笑了笑,道:“爷,婢子我要大胆说一句,那不是喜欢,也不是仰慕,而是皇族亲贵们的一种玩乐嗜好,有钱有势的人都喜欢这一套,您别看王爷的褔晋要收干女儿,那可也不能当做真的,您仔细想想看,是不是这样?平日里玩玩,你是你,我是我,那没有关系,一旦她要成了皇族亲贵一份子,进了皇族亲贵的门儿,那就可不是那回事了,那会马上又是一副脸色,指指点点,姑娘的脾气,您知道,她不得不为您跟她自己着想,再说,还有那些言官,大清皇族的家法,一旦有人说了话,到那时候为难的是您!”

海贝勒神情激动,毅然说道:“那没有什么了不起,这皇族亲贵四个字,我不稀罕!”

双成着实地暗暗一阵感动,道:“爷,那是您,可是她不能让您这么做!”

海贝勒拍桌子说道:“她要是把我当做知心朋友,她就该知我,也不该这样,双成,你知道,我这个人跟一般皇族亲贵不一样,实际上说,我够豁达的,只要是她点个头,我宁愿抛弃一切,跟她找个僻静地儿,远离这些个嘴脸,去过最平凡的生活,就算是种种庄稼,我也能干,那也是快乐的!”

双成默然不语,良久始道:“爷,对您的感人真諴,站在婢子的立场,我至为感激,可是我却不便说些什么,一切那还得看姑娘!”

海贝勒苦笑点头:“看她,一切是得看她,可是双成,你不能帮我个忙么?”

双成笑道:“您是难为婢子,这种事,婢子哪帮得上忙?”

海贝勒道:“怎么不行!帮我美言两句,劝劝她,双成,只要她点了头,我会一辈子记住你的好处的!”

双成笑道:“爷,你这是要婢子的命,她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小玉在她面前哪敢说话?还是您自己来吧!”

海贝勒苦笑摇头道:“看来是没有肯帮我之人了……”

突然一阵杂乱步履声响自楼梯,似乎是有不少人上了楼。

双成一怔忙道:“爷,您坐着,婢子去看看是谁……”

说着,急步走了出去,刚出客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海 贝 勒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