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十章 暮鼓晨钟

作者:独孤红

年粪尧所居的那座小楼,此际灯火犹亮,透射纱窗,纱窗上映着个颀长人影,那是年羹尧灯下独坐。

看样子,他好像正在看书!

郭璞走近小楼,轻轻地咳了一声,问道:“年爷还没睡么?”

纱窗上,年羹尧的人影抬起了头:“是哪一位?”

郭璞应道:“年爷,是我,郭璞!”

楼上年羹尧“哦”的一声,推开了纱窗,探头笑道:“是老弟,我一个人正感无聊,上来坐坐!”

郭璞笑道:“正想打扰!”举步登上小楼!

小楼上,年羹尧门前相迎,相面便笑道:“老弟什么时候回来的?”

郭璞道:“回来一会儿了,在前厅碰见了海爷,又谈了片刻!”

随着年羹尧的让客走了进去,进屋,坐定,郭璞问道:“这么晚了,年爷怎还未安歇?”

年羹尧笑道:“睡不着,随便翻部书看看!”

郭璞目光投向了书桌,笑问:“年爷看的什么书?”

年羹尧随口答道:“春秋!”

郭璞点头说道:“孔子订春秋,乱臣贼子惧,古来凡为大臣大将者,几乎没有人不熟读这部春秋、不喜爱这部春秋!”

年羹尧道:“那是因为春秋褒忠贬姦,晓人以大义!”

郭璞点头说道:“年爷说得不错,凡为大臣大将者,也都该看看这部春秋!”

年羹尧淡然而笑,未说话!

郭璞立即改了话题,道:“年爷有心事么?”

年羹尧笑道:“老弟说笑了,我又不是十八待嫁女儿,何来心事?”

郭璞笑了笑,道:“年爷,唯有心绪不宁,才睡不着。”

年羹尧“哦”的一声,笑道:“原来老弟指的是这回事,那我是有点心事,其实也没有别的,只为了家师的突然离去,我百思莫解!”

郭璞笑道:“原来如此,我奉送年爷一颗安神葯!”

年羹尧一怔,道:“老弟知道?”

郭璞点头,道:“略知一二,并不完全!”

年羹尧忙道:“那么老弟快请说来听听,免得我一夜辗转反侧难合眼!”

郭璞笑了笑,点头说道:“自当奉告,年爷可知道‘丹心旗’此物?”

年羹尧脸色一变,道:“我听说过,那是前明遗孽苦老尼号令天下的令旗,听说她已将此旗委托一人代为执掌,并代为领导所谓义举!”

郭璞点头说道:“年爷知道的颇为清楚,但是,年爷是怎么知道的?”

年羹尧没犹豫,道:“那是朝廷传下密旨,令各地督抚严查‘丹心旗’所在!”

郭璞道:“恐怕年爷还不知道,‘丹心旗’日前在北京出现过!”

年羹尧神情一震,道:“老弟,真有这回事?”

郭璞淡淡笑道:“这等大事,我怎敢欺骗年爷?”

年羹尧双眉一扬,才待说话,郭璞已然接着说道:“恐怕年爷更不知道,那邹前辈是被‘丹心旗’挡了回去!”

年羹尧神情猛震,霍地站起,震声说道:“竟有这等事?老弟,你骗我,我不信!”

郭璞道:“这是件不敢欺骗年爷的大事,我是把事实奉知年爷,信与不信,那全凭年爷,我不敢……”

年羹尧喃喃一句:“这么说来,是真的了……”

他颓然坐下,苦笑说道:“老弟,吃了你这颗安神葯,我更睡不着了!”

郭璞道:“年爷不是已经不思可解,明白了么?”

年羹尧摇头说道:“‘丹心旗’既挡回家师,那该是为了救我年羹尧,我想不出那‘丹心旗’有任何理由该救年羹尧!”

郭璞道:“年爷,这个我也略知一二!”

年羹尧诧异地看了郭璞一眼,道:“老弟这略知一二何其多?”

郭璞笑道:“说穿了不值一文钱,云珠告诉我的!”

年羹尧呆了一呆,问了一句:“老弟说谁?”

“云珠!”郭璞道:“就是今夜跟皇上来的那位女伴驾。”

年羹尧诧声说道:“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郭璞摇头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她没有说,想必是‘大内侍卫’或是她云家几兄弟的报告,以我看,后者可能居多!”

年羹尧沉吟一下,道:“老弟,说你那略知的一二吧!”

郭璞略一迟疑,道:“年爷,这话我不知当说不当说!”

年羹尧扬眉说道:“老弟,跟海青一样,你我之间没有不当说的话!”

郭璞道:“谢谢年爷,那么,恕我斗胆了。”

他话锋微顿,接道:“据我所知,那‘丹心旗’所以挡回了邹前辈,是因为他认为年爷是个汉族世胄、先朝遗民,能为他大汉民族做点事,也给年爷一个回头的机会。”

年羹尧听得脸色一变,郭璞忙道:“年爷恕罪,郭璞只是叙述那‘丹心旗’的用意!”

年羹尧冷笑说道:“老弟误会了,我不是怪你,我是笑那‘丹心旗’枉费了心机,想我年羹尧身受浩荡皇恩,岂会……”

郭璞截口说道:“年爷,何必跟这种亡命的叛徒生气?”

年羹尧威态一敛,摆手说道:“老弟,不谈这些了,免得扰了咱们两个的谈兴……”

他顿了顿,接道:“老弟找我何事?”

郭璞眉峰一皱,道:“正有一桩大事要奉知年爷。”

年羹尧道:“老弟,又是什么事?”

郭璞道:“年爷,我先说明,这对您来说,不是一件好消息!”

年羹尧豪笑说道:“老弟只管说,天大的事我也撑得住!”

郭璞仍然迟疑了一下,才道:“年爷,皇上已经下旨把年爷贬为了杭州护城官!”

年羹尧脸色一变,道:“老弟,这消息由何而来!”

郭璞道:“也是云珠今晚告诉我的!”

年羹尧挑眉说道:“老弟,这消息可靠么?”

郭璞道:“年爷,云珠是御书房侍读及伴驾,这消息当然可靠!”

年羹尧似乎想大笑,但他终于还是忍住了,摇头自嘲一笑,道:“护城官?把我连降了十八级,一笔勾销了我多年来的汗马功劳,皇上他真是有情有义!”

他话锋微顿,接道:“老弟,我不在乎,我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了,所以我不觉意外,怪只怪我当初不听师言,未能及时急流勇退,如今竟落得这么一个下场,也该是上天对我的惩罚了!”

郭璞道:“年爷,现在还有挽救的余地!”

年羹尧脸色有点苍白,但他仍扬眉笑道:“老弟,怎么个挽救法?”

郭璞道:“我愿意代年爷进宫,见见年妃!”

年羹尧摇头说道:“不必了,我妹妹的处境该比我还惨,她自顾不暇,那里还管得了我的事?好意心领,无须再跑这一趟了!”

郭璞道:“那么年爷就甘心被降到杭州看守城门么?”

年羹尧有点怨慎地道:“老弟,这是圣旨,这是皇命,你要我怎么办?”

郭璞摇头说道:“我不敢教年爷怎么办?我只为年爷叫屈,看看年爷,我的壮志雄心,已经冷了一半了!”

年羹尧沉默了一下,道:“老弟,别为我叫屈了,伴君如伴虎,古来几人得能幸免?家师说得不错,光大门楣的是我,招灭门惨祸的也是我,如今不是逐步地应验了么?老弟,我说句不该说的话,别再贪恋宦海中的荣华富贵了,以我为鉴,回到武林中去吧,那儿总有点理可讲!”

郭璞目中异采闪动,道:“谢谢年爷,彼此新交,但年爷诚恳待我如手足兄弟,我不能眼见年爷这么含冤受屈而袖手旁观、坐视不顾,年余,我要进大内一趟,为年爷想想办法!”

年羹尧忙道:“老弟,那你不是爱我,而是害我!”

郭璞扬眉说道:“年爷,这话怎么说?”

年羹尧道:“不瞒老弟你,我正想趁此机会远离朝廷,摆脱一切!”

郭璞冷笑说道:“恕我斗胆,年爷未免想得太天真了,据我看,群臣妒才,功高震主,皇上早有除年爷之心,所顾忌者,是年爷掌握虎符,兵权在手,如今年爷一旦失却兵权,官卑职小,姑不论皇上是否会放过年爷,便是那些朝臣地方官,也会落井下石,群起欺负年爷……”

年羹尧双目暴闪威棱,喝道:“我看看他们谁敢!”

郭璞道:“年爷,龙困沙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年爷封疆大吏,当朝重臣,国之虎将,曾几何时,哪一个不屈膝谄媚,仰窥颜色?人欺失势人,如今落井下石的人比比皆是,我不以为他们会放过年爷,年爷也该相信这是事实,别的不问,单问年爷受得了这气么?”

年羹尧脸色铁青,默然不语,良久始一叹说道:“老弟,你说的不错,我承认这是事实,群臣妒才,功高震主,皇上的用心我早明白,可惜当初我被富贵荣华、显赫权势弄昏了头,如今抽身已晚,夫复何言?姑不论别人,据我所知,当年跟着我、如今官至提督的陆虎臣便第一个放不过我,陆虎臣当年不过我手下一名中军官,他的气我如何能受?”

郭璞道:“所以我说年爷该想办法挽救!”

年羹尧摇头苦笑说道:“老弟不知道,皇上既有除我之意,他焉会抽手回头,放虎归山贻无穷后患?再说,我要这么做,第一个便要连累了那位云姑娘,这种事我不能做!”

郭璞道:“那我告诉海爷去,请他想想办法!”

年羹尧忙摇手说道:“老弟,那样仍难免连累人,海青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事实上,皇上不能也不会卖他这个面子,你想想看,让他那张脸往哪儿放,他对我这朋友又怎么办?”

郭璞挑眉说道:“年爷总不能就这么任人抹杀汗马功劳地一笔勾销以往,更不能任那些小人们欺凌!”

年羹尧道:“老弟,我不说过么,这是圣旨,也是皇命?谁都别怪,要怪只该怪我年羹尧自己!”

郭璞摇头说道:“年爷这种愚忠,我不敢苟同,年爷便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老太爷及大爷想想,老爷年高……”

年羹尧神情震动,摆手说道:“老弟,你该知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能不亡,怎么说我年羹尧也受过浩荡皇恩……”

郭璞冷笑说道:“什么叫浩荡皇恩?那是年爷有利用的价值,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便是丰功伟业,多年汗马又如何?”

年羹尧失色说道:“老弟莫要连累了自己!”

郭璞笑道:“年爷都贱视己命有用之身,郭璞此身此命又值几何?”

年羹尧默然不语,旋即陡挑双眉,道:“那么,老弟的意思要我怎么做?”

郭璞扬了扬眉,毅然说道:“趁此旨谕未到、兵权未失之际,年爷不如找那‘丹心旗’去!”

年羹尧勃然变色,道:“老弟,你是教我造反?”

郭璞道:“非年爷自己要反,也不是郭璞教的,那是朝廷逼人反!”

年羹尧摇头说道:“多谢老弟好意,我不能做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

郭璞笑道:“年爷恕我大胆放肆,也请让我抒怀畅言,虽死无憾,年爷,何谓不忠不孝?年爷本是汉族世胄,先朝遗民,年爷少读水浒、三国、游侠列传,当知怎么做才是不忠不孝,什么又叫不仁不义?年爷为满清朝廷建立多少汗马功劳?如今硬以莫须有的冤屈罪名把年爷削官罢职,任人欺凌,年爷,识时务者为俊杰,知进退者方算高人,年爷此时尚不幡然醒悟、猛然回头,还待何时?”

年羹尧脸色铁青,惊骇诧异未说话!

郭璞接着说道:“便是如今有挽救之余地,皇上既存杀年爷之心,群臣嫉才,虎视眈眈,纵复高官,又岂能长久,何不利用有用之身幡然醒悟,猛然回头,为自己大汉民族、亿万生民流点血汗,做点事情?这样不但可免却杀身之祸,更可嬴得己族同胞之歌功颂德,同声感佩,两全其美,明智如年爷者,又何乐而不为?”

年羹尧突然摇头说道:“老弟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无论怎么说,我不能这么做,我绝不能这么做,我不能,我不能!”

郭璞冷笑说道:“难道年节仍贪图那荣华富贵,显赫权势?”

年羹尧摇头说道:“那已成过眼烟云,南柯一梦,我早已醒转!”

郭璞道:“那么年爷又为什么?”

年羹尧chún边抽搐,哑声说道:“老弟,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

郭璞截口说道:“年爷,人非圣贤,熟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悬崖勒马,回头是岸,浪子回头金不换,有所谓:‘癞痢头的儿子是自己的好’,你就像是一个大家族里的人,年爷也好比误入歧途、离家不返的子弟,一旦梦醒回头,悔悟改过,这个大家族里的人,是欢迎年爷的,更会原谅年爷的!”

年羹尧目光凝注,惊诧惑然地道:“听老弟的口气,好像……”

“年爷!”郭璞截口说道:“我跟年爷一样,是这大家族中年幼无知、误入歧途的不肖子弟,看看年爷,我也有悔悟回头之心!”

年羹尧脸上浮现一丝凄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暮鼓晨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