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五章 货 郎 鼓

作者:独孤红

“镇江”是个大地方,热闹得很,可是郭璞却没停留地穿城而过,他走“丹阳”,过“金坛”直奔杭州!

“上天堂,下苏杭”,杭州城里好风光!

郭璞一人,一骑驰进了“杭州城”。

在他进入城门的时候,城门口那屋檐下,一名小贩推着车子拐进了一条胡同中不见。

郭璞控骑缓驰,在一家客栈门口停下。

那客栈柜台处,正有几个人在那儿交头接耳,不知谈论些什么,一见郭璞走进客栈,立即散了开去,其中两名店伙打扮的汉子连忙迎了上来,堆笑说道:“客官要住店?”

“好话!”郭璞淡淡笑道:“不住店我进来干什么?诸位谈得好起劲,不做生意了?”

两名店伙忙道:“客官说笑话,全靠这片店讨生活,哪有不做生意的道理?”

说着,躬身哈腰,往后院里让客。

郭璞道:“门外我有一匹座骑,小心看顾了!”

一名店伙应声走了出去,另一名店伙则领着郭璞往后院行去。

这家客栈不错,挺洁净的。

店伙带着郭璞走进一间上房,安顿好了郭璞,他告退出房打水倒茶去了。

郭璞挥去满身风尘,刚坐下,门外步履响动,只见那店伙手里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郭璞心知有异,连忙站了起来。

店伙近前施礼,随手递上那封信,口中暗笑说道:“客官,这是您的信。”

郭璞眉锋微皱,伸手接过了那封信,道:“小二哥,这是谁送来的?”

那店伙道:“客官的朋友,他让我把信交给客官,然后就走了……”

郭璞眉峰又皱了三分,道:“小二哥,他姓什么,叫什么?”

那店伙道:“他没说,不过他说您看了信后就知道了。”

郭璞点了点头,道:“好,谢谢你了,小二哥你忙去吧!”

那店伙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郭璞随手拆开了那封信,一看之下立即紧皱眉峰,沉吟了好一会儿,方始把那封信纳入怀中。

半晌之后,店伙送来茶水,跟在店伙身后,另有两个商人打扮的中年汉子走进后院。

当郭璞望向他俩的时候,可巧他俩四目也望向郭璞,六目交投,那两名中年汉子立即把头转向旁。

郭璞眉梢儿一挑,也收回了目光。

适时,店伙端茶水进门,放下了茶水,正要走,郭璞叫住了他,问道:“小二哥,我打听两件事……”

那店伙忙道:“客官请只管问!”

郭璞道:“知府怎么个走法?”

那店伙微微怔了怔,道:“客官问这,是……”

郭璞“哦”的一声,笑道:“我有个朋友在知府府当差,想去看看他去。”

那年头百姓畏官如虎,一听这话,店伙立即巴结上了,满脸堆着笑地忙道:“我说嘛,瞧客官就不像等闲人,由这儿出门,顺着大街往南拐两个弯就是了,要不要我带客官去?”

郭璞道:“谢谢你,小二哥,不用了,我要等明天再去……”

他话锋微顿,接道:“小二哥,刚才那两位客人哪儿来的?”

那店伙道:“客官是说哪两位?”

郭璞道:“就是适才跟在小二哥身后的那两位。”

那店伙“哦”的一声,道:“原来客官说的是那两位,我也不知他们是哪儿来的。”

郭璞道:“听口音总能猜出个八分。”

那店伙道:“他两位说得一口清脆京片子,大概是京里来的!”

郭璞笑道:“这就是了,没事了,小二哥,你走吧。”

支走了店伙,郭璞关上了门,一个多时辰之后,他的房门开了,他换了一件长衫,潇洒地行了出去。

他刚走,西边屋里也走出了一个人,那是两名商人打扮的中年汉子中的一个,他手里还提着一包东西。

郭璞出了客栈,背着手,顺着大街直往西行去,这条路越走越僻静,不但住家少,便是行人也少了。

走着,走着,他突然加快了步履,拐进了一条胡同中。

他刚进入胡同,紧接着一条人影飞掠而至,是那名商人打扮的中年汉子,他一头扑进胡同,但是他立即怔住了。

郭璞背着手,面含微笑地正站在他面前!

那中年汉子很机警,反应也快,刹那间他又恢复正常,咳嗽了一声举步往前走去,打算由郭璞身遏过去。

而,郭璞横跨了一步,挡住了他的路。

那中年汉子只好停了步,抬眼愕然说道:“朋友为什么拦我去路?”

郭璞笑了笑:“那要问你自己,为什么跟踪我?”

那中年汉子道:“真是笑话,条条大路任人走,我为什么要跟踪你?假如说你走在我后面,我能说你跟踪我不成?”

郭璞淡淡笑道:“你很会说话,不过你别把我当傻子看待,打从客栈一直到现在,我始终留意着你……”

那中年汉子“哦”的一声,笑道:“原来朋友就是住在同一家客栈的那位,朋友,你误会了,我是来这儿找朋友的,你不见我手里还提着礼?”

说着,他还扬了扬手中那包东西。

郭璞没有看,道:“你的朋友住在什么地方?”

那中年汉子道:“就在前面!”

郭璞淡淡笑道:“朋友,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光棍眼里揉不进一颗砂子,你也知道我,我也知道你,彼此是一家人,你何必……”

那中年汉子讶然截口说道:“朋友,你这话令人难懂!”

郭璞道:“那么我就直接了当了,你跟唐子冀怎么称呼?”

那中年汉子越发讶然地道:“朋友,谁是唐子冀?”

郭璞道:“大内‘血滴子’侍卫二等领班!”

那中年汉子失笑说道:“朋友,我一个寻常百姓,哪来那么大造化……”

郭璞截口说道:“我没有工夫跟你多说,不过我要告诉你,我是奉海贝勒之命来保护年大将军的,你要是跟我装糊涂,我回去问海贝勒去,皇上总不见得会因为你这一个侍卫而得罪了他的左右手!”

那中年汉子脸色一变,随又失笑说:“朋友,你越发地令我糊涂了!”

郭璞冷冷一笑道:“你的胆子不小,只可惜跟踪人与装糊涂的本领太差。”

右掌电出,截向中年汉子手中的那包东西,中年汉子猝不及防,被郭璞一把夺了过去,他脸色刚变。

郭璞已然抖开了那包东西,那是一包纸,他冷笑说道:“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这以纸当礼送朋友,我倒是首闻首见,我不知道你是唐子冀两个兄弟中的哪一个,不过你是唐子冀的兄弟该没有错,我对你唐家不错,想不到你会以怨报德,你要自信斗得过我,你只管跟好了!”

他抖手抛下那包纸,转身行去。

那中年汉子楞住了,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白一阵,却只有眼睁睁地望着郭璞进去,未敢再跟。

片刻之后,郭璞出现在知府府前,他背着手三不管地便上了石阶,这下惊动了那两名站门的旗勇。

两个旗勇奔下了一对,如狼似虎地喝道:“好大胆,敢乱闯知府府,还不站住!”说着,伸手便要抓。

郭璞舌绽春雷,一声大喝:“住手,你们谁敢碰我一下,我要谁的命!”

这一声,吓得那两名旗勇一怔,手上不由顿了一顿。

郭璞及时又道:“进去告诉你们知府大人一声,就说我是北京来的,要见他!”

一听“北京”,那两名旗勇不敢动了,楞了一楞,其中一名迟疑着道:“请问你是……”

郭璞道:“我是北京来的,要见你们知府大人!”

那名旗勇强笑说道:“可不可以请你说个……”

郭璞道:“可以,要你们知府大人来问!”

那名旗勇未敢再问,转身上了石阶,奔进大门。

须臾,那名旗勇又奔了出来,石阶上哈腰说道:“这位,我们大人有请!”

郭璞双眉一扬,大步登上石阶走了进去。

这知府府既广且深,进大门一条青石路直通大厅。

那青石路的尽头,站着个服饰整齐、一脸姦像的官儿,稀疏疏的几根山羊胡子,只一眼便令人觉得此人阴险姦诈,颇富心机,他身后,还跟着两名带刀旗勇。

他瞪着郭璞直瞧,郭璞却一直到他面前,道:“那大人,我来自北京,姓郭,是海贝勒府的总管!”说着,撩衣现出了那块金腰牌。

那位知府邸那大人脸色一变,随即眯起三角眼,堆笑拱手:“原来是海贝勒府的郭总管,本府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郭璞还礼笑道:“岂敢,我来得鲁莽,还望那大人海涵!”

那位那大人道:“好说,好说,郭总管请大厅坐!”

郭璞道:“谢谢那大人,我此来只为向那大人打听一件事,不便多事打扰耽误了那大人的公务!”

“好说!”那位那大人满面假笑地道:“既然如此,本府不敢强邀,郭总管请只管问,本府知无不言!”

郭璞道:“我这里先谢了,我听说年大将军一到杭州便进了那大人府中,我奉海贝勒之命,特来见他一面。”

那位那大人“哦”的一声,笑道:“原来郭总管问的是年……年大将军……”

郭璞点头说道:“不错,那大人!”

那位那大人摇头说:“郭总管也许弄错了,年大将军并未到本府这儿来!”

郭璞道:“那大人,有人看见年大将进了那大人府。”

那位那大人含笑说道:“但不知那看见的人是谁?”

郭璞道:“那大人无须问是谁,只问年大将军在不在?”

那位那大人道:“不敢欺瞒郭总管,年大将军不在本府府中!”

郭璞道:“那么,他来过没有?”

那位那大人摇头说道:“也不敢欺瞒郭总管,没有来过!”

郭璞扬了扬眉,道:“那大人,你是杭州知府,年大将军既到杭州来赴任履新,哪有不到那大人这儿来报到的道理?”

那位那大人摇头笑道:“郭总管,年大将军陕甘总督抚远大将军,加封太子太保一等公,哪会把那桐这小知府放在眼内?”

郭璞一听就知道此人是年羹尧的冤家对头,如今乐得说个风凉话。

他当下双眉一扬,淡淡说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彼一时,此一时,当年他兵权在握,声威显赫,地方官见着他只有叩头谄媚,如今他一旦失势,被贬为杭州看城门的官儿,只有忍气吞声,任那些落井下石的得势小人欺凌,他焉敢不来那大人这知府台前报到?”

那位那大人脸色一变,倏又堆笑说道:“本府未敢欺瞒郭总官,郭总管若是不信,本府也莫可奈何!”

郭璞脸色微沉,道:“那大人,你是要我公问,还是要我私问?”

那位那大人嘿嘿笑道:“本府愚昧,还请郭总管明示!”

郭璞冷冷说道:“好说,私问,我撇开这贝勒府总管的身分,以一个江湖人的身分动手逼问,休看那大人府中亲兵众多,他们一个也救不了你那大人,公问,那不伤和气,我凭着这个要那大人老老实实的答我问话!”

说着,探怀摸出那方钦赐玉佩,平托掌中。

见佩如见君,那山东抚台见了都要跪拜,何况那桐他这个小小的知府?

这位那大人大惊失色,连忙趴伏在地:“卑职不知郭大人是钦差身分,死罪,死罪!”

他一跪,两名带刀亲兵自也跪了下去。

郭璞冷冷说道:“那大人,你还没有告诉我,是愿意我公问还是私问!”

那位那大人混身颤抖,不敢仰视道:“卑职不敢欺瞒大人,年大将军是到卑职这儿来过,可是后来又被抚台大人请去了!”

郭璞道:“那么,那大人,你刚才为什么坚不吐实,你是欺我这个贝勒府的总管奈何不了你,还是没把海贝勒放在眼里?”

那位那大人颤声说道:“卑职知罪,大人开恩,卑职知罪……”

郭璞截口说道:“那大人,我看你这个小小的知府,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大概你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吧?”

那位那大人身形猛颤,道:“大人明鉴,是抚台大人的吩咐……”

看来他是宁可得罪顶头上司,也不敢得罪这位钦差!

郭璞道:“那大人,恐怕你自己也很乐意这么做吧!”

那位那大人道:“大人明鉴,抚台大人是卑职的顶头上司,他既有所吩咐,卑职焉敢不遵,卑职这小小前程……”

郭璞摆手说道:“好了,那大人,我没有太多的工夫,我只告诉你一句,千万别落井下石欺负人,否则海贝勒第一个饶不了你,现在把你的轿子借我一用,我要到抚台府走一趟!”

那位那大人如逢大赦,连忙爬了起来,顾不得掸去身上的尘土,立即向着身后两名亲兵喝道:“给郭大人顺轿子,快去,快去!”

两名亲兵“喳”的一声,飞步而去!

郭璞笑道:“那大人,我谢谢了!”

那位那大人忙谄笑说道:“大人这是哪里话,卑职焉当得起?大人看得起卑职,那是卑职的荣宠,卑职的造化……”

郭璞笑了笑,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货 郎 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