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六章 西湖泛舟

作者:独孤红

西湖可以称得起是造物者的杰作,山川形势既已佳胜,又有千余年历史文物的荟萃,实在是华夏锦绣河山的代表!

元时有个王润和尚,曾画了那么一幅“西湖图”,淡笔一扫,无里透真,称为一时之选!

明刘伯温题词说:“大江之南风景殊,杭州西湖天下无,浮光吐景十里外,叠嶂涌出青芙蕖”,盛加赞赏,真可谓天下无双。

昔金主亮闻西湖美甲天下,便想驻马吴山第一峰,其诱人之魔力,有如此者,这绝不是侥幸!

“扪虱新语”载东坡酷爱西湖,尝有“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之句,又写尽西湖情态!

又诗云:“云山已作蛾眉浅,山下碧流青似眼”,真是一幅写真,故谓“人谓要识西子,但看西湖,要看西湖,但看此诗”之言尔。

实际上,西湖环湖三十里,风景、名胜、古迹,荟萃一处,应接不暇,有山有水,不感单调,寻幽访胜,俯拾即是,寓登陟于观赏,浑不觉劳。

通常客寄一舟更得湖中之乐!

风景则具四时之变化,湖光山色,晴雨月雪,尽态极妍,各逞其妙,空蒙杳渺,明灭掩映,可以意会,不可言传,因感深浅,随人领略,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但清可涤尘,浓能透远,无景不画,无画不诗。

至于名胜古迹,则丰富错综,不拘一格,有帝王后妃,忠臣烈士,英雄儿女,才人隐逸畸行方外,仙鬼灵怪,以及回回域外,或庙,或塔,或墓,或坊,或堤,或桥,或洞,或峰,或树,或泉,或真,或诞。

加以五步一亭,十步一阁,私人别墅,名士匾联,秀市花会,酒楼茶店牧童可以遥指,船家并知诗句,几于金陵卖茶,偏亦带六朝烟水气。

这就是杭州的“西湖”了!

      ※      ※      ※

郭璞到了西湖,一眼望去,那湖旁酒楼茶馆之中,十分之八、九全是八旗旗勇,十之二、三才是游客。

不过,也许大衙门里来了消息,今天这些个旗勇,无论是在酒楼,在茶馆,都颇为规矩。

不像往日那般动辄拦住游湖妇女恣意调笑,欺凌百姓!

只因那纸条上一句:“西湖泛舟去了。”害得郭璞背手湖边,面向七顷碧波,一个劲儿地在那荡漾于碧波上的无数画舫之中找寻,找了半天却未见年羹尧的踪影!

他眉峰方皱,只听身后响起了步履声,他回头一望,只见一个船家打扮的年轻汉子已到近前。

那年轻汉子冲他呲牙一笑开了口:“这位要游湖么?”

郭璞望着他,没有答话。

那年轻汉子又道:“还是找朋友,今天不知怎的,往岳王庙去的人特别多,客官要不要也去凑凑热闹,坐我的船去那要比走路快。”

郭璞双眉微扬,道:“你知道我要找朋友?”

那年轻汉子眨眨眼,笑道:“客官的朋友不是到西湖来泛舟了么?”

郭璞笑道:“不错,谢谢你了,你的船在哪儿?”

那年轻汉子道:“不远,就在这儿,请跟我来!”说着,他转身走了。

郭璞一笑举步,走了没多远,那年轻汉子在一艘画舫前停了步,回身含笑让郭璞上船。

郭璞上了船便站向船头,那年轻汉子一声:“客官,站稳了?”

摇起双浆把一艘画舫飞一般摇向湖中!

南船北马,丝毫不假,单看这年轻汉子的操舟手法,就知道非有多年的火候不可!

也由此可知“洪门天地会”中卧虎藏龙,哪一行中的能人都有!

果如那年轻汉子之言,坐他的船要比走路快,一则不必绕道,二则他那艘画舫其快如箭!

一会儿工夫,船靠了岸。

那年轻汉子笑道:“由这儿上岸,是去岳庙的捷径,不过客官步履之间仍得快一点,迟了恐怕赶不上热闹。”

郭璞闻言一笑:“谢了!”

他舍舟登岸迈开行云流水步,向岳庙走去,他没有付船资,因为那是多余。

岳庙前巨木千百,浓荫蔽天,郭璞只一近五十丈内,他立刻觉察出这岳庙周围百丈之内,至少隐藏着二十名以上的武林高手,对那一位来说,委实有四面楚歌之概!

郭璞步履又加快了一分,看看已进那片浓荫蔽天的大树林十丈以内,突然一条人影掠出树林拦住入林之路。

那是个身材瘦高的中年汉子,他目注郭璞轻喝说道:“这位,请留步!”

郭璞一怔停了步,打量了对方一眼,愕然问道:“尊驾是叫我?”

那瘦高汉子点头说道:“我正是叫朋友。”

郭璞道:“尊驾有什么见教?”

那瘦高汉子道:“好说,请问一声,朋友可是要往岳庙去?”

郭璞点头说道:“是啊!我正是要到岳庙去瞻仰瞻仰……”

那瘦高汉子截口说道:“朋友,请由原路回去,今天岳庙去不得了!”

郭璞呆了一呆,讶然说道:“去不得了?为什么?”

那瘦高汉子道:“去不得就是去不得,不为什么!”

郭璞道:“那怎么行?我千里迢迢来到杭州,为得就是到岳庙瞻仰致敬一番,我怎么能白跑这一趟?”

那瘦高汉子道:“明天再来,没人拦你!”

郭璞道:“今天为什么不行?明天我就要走了!”

那瘦高汉子迟疑了一下,道:“今天不行,我老实告诉朋友好了,今天有武林人物在岳庙聚会,撞人秘密聚会,这是武林大忌!”

郭璞道:“原来如此,可是我又不是武林人物,我致敬我的,他们聚会他们的,根本风马牛不相关嘛,再说,又不是杀人越货,有什么怕人撞见的?”

那瘦高汉子脸色倏地一变,道:“朋友,我懒得多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郭璞还想再说,那瘦高汉子脸色一沉,道:“朋友,我是为了你免招池鱼之祸,你怎么如此不知好歹。”

郭璞陡扬双眉,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说话,风月无古今,林泉孰宾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为什么你们去得我去不得,岳庙乃供人瞻仰致敬之所在,如今你们不但强据为聚会之所,不让人进去,而且还说话这么横,还有公理么?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褔与祸那是我自己的事,用不着朋友你多操心!”

话落,举步,昂然往前行去!

那瘦高汉子原是番好意,如今吃他一顿抢白,立时气白了脸。

他目中寒芒暴闪,冷哼说道:“我看你是读书读昏了头,不知死活!”

突出一指,便要向着郭璞点去!

适时一个低微话声透林而出:“老二,何必跟这书呆子呕气?放他进去!”

那瘦高汉子沉腕收手,瞪了郭璞一眼,闪身没入林中。

经此一回,郭璞一路入林,直达岳庙,未再见有任何阻拦,但是,他在岳庙中仍未见年羹尧踪影。

正诧异间,忽听一缕铿锵吟声由岳庙后传来:“饮酒读书四十年,乌纱帽中有青天,男儿慾到凌云阁,第一功名不爱钱……”

紧接着,是那慷慨激昂的“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郭璞一笑,目中闪起异采,绕过岳庙往岳墓行去。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

在那仲翁对列,佞臣罪跪,望之令人肃然起敬、热血沸腾的岳墓前,面向岳墓站着个身材颀长的青衣人!

他卓立不动,昂首高吟,背影隐透慑人之威!

郭璞一出现在岳墓前那条青石路上,那四周参天古木黝黑的暗影里,立刻起了一阵极其轻微的騒动。

郭璞却听若无闻,静静站立,一直容得青衣人三字“朝天阙”吟声落后,他方始潇洒举步,一笑说道:“吟声铿锵,撼人心神,再有一阕我就要不支倒地了!”

青衣人闻声身形一震,霍然旋身,是年羹尧。

他长眉双挑,两眼微湿,脸上犹挂着泪渍。

一见郭璞他立刻怔住,旋即脱口呼道:“老弟,怎么会是你……”

他闪身近前,伸出双手抓住郭璞,神情异常激动。

郭璞眨眨眼,轻笑说道:“年爷,请先擦去那两行英雄泪。”

年羹尧“哦”的一声,赧笑举袖,道:“老弟,我这哪里是什么英雄泪,而是面对鄂王流下了……”

郭璞没让他说下去,有意地截口说道:“年爷,您没想到我会来么?”

年羹尧脸一红,低下头去,但他旋即猛然抬头,扬眉说道:“老弟,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我糊涂,我羞愧,我不该为自己苟且偷生对你玩心眼儿,让你多跑这一趟,待会儿我就把它交给你……”

郭璞淡淡说道:“年爷,我说句话不知道您信不信,当夜就是您把它全留给了我,我照样会赶来杭州!”

年羹尧激动的流了泪,道:“信,老弟,我信!”

郭璞道:“年爷,海爷有一半主意,他请你务必保重!”

年羹尧泪如泉涌,叹道:“老弟,戎马二十年,权势重一时,相识满朝野,知交却只有海青跟你两个人,我已经很满足了!”

郭璞道:“年爷,丈夫有泪不轻弹……”

年羹尧道:“老弟,我这是到了伤心处!”

郭璞道:“可是您知道这儿有多少对眼睛?”

年羹尧双眉微挑,道:“我知道,老弟,他们虽想动我,但还动不了我,如今加上了你,咱们挥手之间就可退敌,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郭璞笑了笑,道:“年爷,一路之上我听说了不少!”

年羹尧道:“那老弟就该知道,我没有伤他们太重。”

郭璞道:“眼下不同了,恐怕非得流血不可!”

年羹尧道:“老弟,我完全听你的。”

郭璞笑了笑,道:“这儿周围的高手,至少有二十名以上,除了那些江湖上的人物之外,年爷知道还有谁?”

年粪尧摇头说道:“我只能知道有多少人,却不能知道都是谁。”

郭璞翻腕自袖底取出那块大内侍卫“血滴子”腰牌递了过去。

年羹尧接过一看,立即怔住,讶然说道:“怎么他们也出来了,他们是……”

郭璞含笑说道:“以年爷看,他们出来是干什么的?”

年羹尧道:“当然不会是为了保护我的!”

郭璞道:“年爷只说对了一半,他们的任务异常之多,如今他们是蒙了面隐藏在年爷的身左,要是为逮捕叛逆,该用不着蒙面,年爷以为对么?”

年羹尧愕然说道:“那么老弟以为他们是……”

郭璞笑道:“年爷,关于这一点,咱们待会儿湖中泛舟,再作长谈,如今咱们只该小心应敌,他们忍不住了……”

话声未落,身周树林内人影电闪,一连掠出十几个人来,分别落在二人身侧丈余外!

靠左的,是高大、清瘦三名白衣老者。

再过来是,七名穿黑衣的中年汉子,适才那拦阻郭璞的瘦高中年汉子就杂在其中,此际正对郭璞怒目而视。

再过来,是五名长相凶恶阴狠的青衣汉子,一个个狰狞狠毒,满脸横肉,望之令人皱眉。

最靠右边的,是一男二女,那赫然是虬髯公、吕四娘与鱼娘,两位姑娘看模样恨不得先吃了郭璞。

年羹尧长眉微挑,郭璞却泰然安详地笑道:“年爷,杀鸡焉用牛刀?让我来应付!”

说着,他缓缓转过了身,目光环视一匝,道:“诸位这是干什么?扰人清兴,岂不太杀风景?”

那适才拦郭璞的瘦高汉子突然叫道:“你反穿皮袄装羊要装到几时……”

郭璞目光落在了他脸上,道:“朋友,说话客气点儿,刚才我要是出手制住了你,你如今还能站在这儿张口说话么?”

那瘦高汉子勃然大怒,道:“狗腿子,如今咱们试试看!”

他闪身慾扑,却被身旁一名同伴抬手拦住,道:“老二,三老在此,不可僭越!”

那瘦高汉子一听这话,立即煞住身形,闷声不响。

郭璞却笑问道:“谁是武林三老?”

那三名白衣老者中,高大威猛的一名冷冷说道,“老夫三人便是!”

郭璞抬手一指那七名黑衣汉子,道:“你七个又怎么称呼?”

那适才拦住瘦高汉子的一名说道:“你站稳了,我兄弟‘黑衣七煞’!”

郭璞又指向那长像狰狞的五名:“你五个又叫什么?”

那五名青衣汉子中一人说道:“我兄弟三湘五义!”

郭璞点头说道:“各位跑的路不近,那么远跑到这儿来送命,何苦来哉?”

那五名青衣汉子脸色齐变,郭璞却已然转向了虬髯公道:“这三位我见过,彼此不算陌生,少林第二高手虬髯公、吕留良的孙女儿吕四娘、鱼壳的掌珠鱼娘,再加上‘武林三老’、‘黑衣七煞’、‘三湘五义’,嗯,简直称得上群英大会,不过,仍嫌少了点儿,难道说,你们这前明的忠义遗民只就这么多么?”

“武林三老”那高大威猛的一名,冷冷说道:“对付你这两个弃宗忘袓的不肖败类,哪用得着汉族世胄、先朝遗民齐来,单老夫几个已嫌多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西湖泛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