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一章 花香天府

作者:独孤红

郭璞回到了“贝勒府”,一切都很安静,他料想海贝勒早睡了,当下轻捷地走向自己房中!

他刚近房门,倏然惊觉海贝勒那黝黑无灯的书房中有人,立即轻喝说道:“是哪一个擅进海爷书房!”

只听书房中有人应道:“老弟,别嚷嚷,是我!”

那竟是海贝勒,郭璞一颗心顿时一紧,他“哦”了一声,道:“原来是海爷……”

适时,海贝勒一袭晚装,开门而出,劈头便道:“老弟,你上哪儿去了,整个院子我都找遍了……”

郭璞窘迫地笑了笑,道:“海爷,刚才云珠来过了……”

海贝勒点头说道:“我知道,海騑告诉我了,可是你两个不是在亭子里情话绵绵了好半天,然后大内有人来接她走了么?”

郭璞脸好红,赧然笑道:“是的,海爷,可是我们在外面又谈了一会儿。”

海贝勒笑道:“哈,你两个可真是难分难舍啊!老弟,要依我,干什么这样聚聚散散,既然情投意合,干脆……”

郭璞忙道:“海爷,不忙,还没到时候。”

海贝勒道:“什么时候叫到时候?难道要等人家八十岁老掉了牙?”

郭璞忙岔开话题,道:“海爷,您找我有什么事?”

海贝勒摇头说道:“顾左右而言他,看来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他顿了顿,接道:“宝四爷刚才来过了,他听说你回来了,由床上爬起来跑来看你,等了好半天,结果失望地走了。”

听了这话,郭璞着实大感不安,皱眉说道:“这位阿哥王爷也真是,谁想到他这时候……”

海贝勒摆手截口说道:“老弟,你也别感不安,不是我背地里说人,这位宝四爷本性是不错,可是一向太会做人,那是因为你,他有用你的地方,要换个别人就得去看他,我已经答应他了,明天一早你去看他,如今天色不早了,赶快安安心心睡觉吧!”

郭璞忙道:“谢谢海爷,我这就睡。”

海贝勒走了,临走还打起精神说了轻松的一句:“老弟,晚上少作点梦,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我管不着!”

郭璞是睡下了,可是他辗转反侧睡不着!

那没别的,梅心、云珠、海贝勒这三个令他难以应付。

还有,他也着实地为年羹尧的死而伤心。

无如,毕竟他是太累了,最后仍然睡着了。

郭璞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可是他醒来的时候,却是被敲门声惊醒的。

一醒,只听门外海贝勒叫道:“老弟,日上三竿,太阳快晒着屁股了!”

郭璞连忙跃身下床开了门。

海贝勒当门而立,两眼红红的,显然,他一夜也未睡好,说不定一夜未阖眼,可是他见面便笑道:“我以为你又去偷偷会云珠了呢?怎么样,昨夜梦可好?”

郭璞脸一红,还带着三分歉疚,道:“海爷,我这几天赶路,太累了些,您睡的好么?”

“我?”海贝勒扬眉笑了,有点勉强:“我这个人只有一宗好处,能喝能睡,不但一躺下便睡着,而且鼾声如雷,你就是在我耳朵边上放炮也轰不醒我!”

他这话是真是假,郭璞很明白,他心里暗暗感叹,表面上却失笑说道:“海爷,现在什么时候了?”

海贝勒道:“什么时候了?问得好,你阁下伸头到窗子外面瞧瞧去。”

郭璞未伸头去看,他知道天色必已不早了,赧然笑了笑道:“还让您来叫我……”

“行了,老弟!”海贝勒一摆手,道:“快穿衣裳洗脸吧,我等着你吃饭呢,吃完饭你好上宝四爷那儿去,那儿有两多,你得小心点儿。”

郭璞一边穿衣裳洗脸,一边问道:“海爷,什么两多?”

海贝勒道:“他那儿不比我这儿,规矩多,姑娘多,前者谅你好应付,至于后者,只怕她们不放你走路!”

郭璞失笑说道:“海爷,没那么严重吧!”

海贝勒道:“当然,那是对你,要是对我来说,那一点也不严重,你要是不信,待会儿你尽管试试看!”

郭璞眉锋微皱,笑道:“海爷,要照您这一说,我倒成了罕有的美男子了!”

海贝勒道:“那毫不为过,跟潘安、宋玉都差不多。”

其实,他还没有见过“郭璞”的本来面目呢!

郭璞笑道:“看来今早我要多吃两碗饭了!”

海贝勒也被逗笑了,可是他旋即敛去笑容,正色说道:“老弟,不是开玩笑,那些个娘儿们你不知道我明白,全是见不得俊男人的,为免日后麻烦,你还是想想办法!”

郭璞也未再笑,道:“海爷,我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把脸皮剥下来再去呀!”

海贝勒道:“不能剥下一层,你不能加一层么?”

郭璞心头一震,脑中电旋,道:“可是,海爷,匆忙之间我上那儿去弄人皮面具呀!”

海贝勒浓眉一皱,道:“我听说人皮面具是你们江湖人物从不离身的,你怎会没有?”

郭璞笑道:“海爷,那得看什么江湖人物,像我这样的一不杀人、二不越货,更不做那见不得人的勾当,要那干什么?”

海贝勒不禁失笑,道:“走,先吃饭去,待会儿我给你想办法!”跟着郭璞并肩儿行向后厅!

吃完了饭,海贝勒唤来了海腾,道:“海腾,到我楼上桌子里,把那个檀木盒拿来!”

海腾领命如飞而去,转眼间已奔了回来,双手呈上一个小巧的檀木盒子。

海贝勒接过盒子顺手递向郭璞,道:“老弟,打开来看看!”

郭璞接过盒子打了开来,只见盒子中放着一张制作颇为精巧的人皮面具,他讶然转注,道:“海爷何来此物?”

海贝勒笑道:“可别把我当成了杀人越货、专做那见不得人勾当的人,这原是那白泰官的,我没舍得扔,收了起来,想不到今天却给派上了用场,老弟,试试看,合用不合用?”

郭璞应声把那张人皮面具戴了起来,原就假的一张脸如今是更假了,立时变为焦黄却不太难看的一张。

海贝勒抚掌笑道:“这玩艺儿真好,要是在外头碰见,我可不敢直认是你老弟,行了,这一来准保平安无事了!”

郭璞却皱眉说道:“海爷,戴上这玩艺儿,好不别扭!”

海贝勒道:“那有什么法子?保平安嘛……”

拍了拍郭璞,他站了起来,道:“老弟,行了,凑和点儿吧,时候不早了,你该去了!”

转注海腾,摆手说道:“海腾,给郭爷备马去!”

海腾应了一声,要走!

郭璞忙道:“海腾,慢一步,我自己来。”

海腾笑道:“郭爷您真是,跟我还客气?”施了一礼,转身出厅而去。

郭璞未再多说,由海贝勒陪着往前院行去。

到了前院,海腾已备了马候在那儿了。

马,是海贝勒的坐骑,配件也没有两样。

郭璞看在眼里感动在心头,他刚要说话!

海贝勒已然摆手说道:“老弟,少说一句,咱们不能让人说寒酸,走吧!”拉着郭璞行向大门。

出了门,下了石阶,海贝勒又道:“老弟,早去早回,别让我找上他那儿要人,也留神脸上那一张别掉了,要不然我怕要带着人去救你,上马吧!”

郭璞不禁失笑,应声自海腾手中接过缰绳、马鞭,道:“那么,海爷,我走了!”

海贝勒摆手说道:“走吧,走吧,只记住早去早回!”

郭璞答应了一句,翻身上马,缓缓驰去。

望着郭璞不见,海贝勒侧顾海腾,道:“海腾,小心看门,我到梅姑娘那儿去一趟,要是郭爷比我回来得早,叫他上那儿找我去。”说完了话,他迳自背着手行去。

海腾应声恭送,一直到看不见了人影才转身进门。

      ※      ※      ※

蹄声得得,郭璞控骑徐驰,直上宝亲王府。

这位四阿哥宝亲王,原是住在宫里头的,可是后来因为年岁既长,出入内宫有些个不方便,实际上说,他自己也不太喜欢住在那处处受拘束的宫里,所以他搬了出来。

宝亲王府坐落在内城西角,距离海贝勒府并不太远。

片刻工天过后,那宏伟气派的宝亲王府已然在望。

自然,那较贝勒府又宏伟气派了些。

可是,在郭璞眼中,这宝亲王府就不如海贝勒庄严。

这也许跟宝亲王与海贝勒个人的性情有关。

可不是么,那宝亲王府站门的四个亲兵,就没有海贝勒那四个腰杆儿挺的直,精神也没有那么饱满。

郭璞懂得他们的规矩,老远地便下了马,然后拉着马走向那两扇既重又厚的朱漆大门……

能在内城里骑马的人,定然是有来头,而再有来头的人也不过四阿哥宝亲王。

所以,那站门的亲兵虽未敢轻慢,但态度免不了有点随便,有一名手那么一扬开了口:“喂,你哪儿来的?”

郭璞在石阶下停了步,淡淡地道:“贝勒府来的。”

那名亲兵仔细地打量了郭璞一眼,道:“内城里的贝勒府有好几家,你是哪家贝勒府的?”

郭璞未正眼看他一下,道:“海贝勒府来的!”

一听海贝勒府,那名亲兵态度改变了不少,忙道:“原来是海贝勒府的,请递张名帖,我好为你通报。”

郭璞道:“我没有名帖,你进去说一声,就说海贝勒府郭璞求见。”

那名亲兵一怔,直了眼,道:“你就是海贝勒府那位郭总管?”

郭璞点头说道:“不错,正是区区在下。”

那名亲兵立即哈了腰,陪上了笑脸:“您请候一会儿,小的这就为您通报。”

说着,一阵风般溜进了大门。

想必,他知道这位总管来头不小。

转眼间,宝亲王府内响起了一阵急促步履声,只见那风流俊俏的宝亲王急步行了出来,一见郭璞,开口便叫:“失迎,失迎,小郭,我等了你一上午了,怎么这时候才到?你要再不来,我可要去接你了。”

郭璞石阶下施了一礼:“四阿哥,您好,早上睡过了头,您原谅。”

宝亲王又抢下石阶,伸手拖住郭璞,笑道:“原谅什么呀,咱们哥儿俩之间,用得着这个字儿么?”侧顾站门的亲兵,喝道:“把郭爷的马接过去。”

那名亲兵应声急步趋前,接过缰绳。

宝亲王回过头来,要往里让客,突然一怔,目光凝注在郭璞脸上,诧声叫道:“小郭,你这是干什么?”

绝了,敢情他这时候才发现郭璞那张脸变了样儿。

郭璞淡淡笑道:“四阿哥,是海爷的吩咐。”

宝亲王叫道:“海青他怎么老垮我的台?里面有人正在等着瞧你呢,你这么进去,那不是……”一顿接道:“小郭,你知道海青为什么叫你这么做么?”

郭璞笑了笑,道:“海爷说,您这儿有吃人的老虎。”

宝亲王大笑说道:“不错,不但是老虎,而且是穷凶极恶、见不得俊汉子的母老虎,没想到你也会怕老虎!”

郭璞眨眨眼,笑道:“四阿哥,洪水猛兽,哪个不怕?难道您……”

“我?”宝亲王哈哈笑道:“不瞒你说,我是多多益善,不过,太多了也吃不消。”

郭璞哑然失笑,宝亲王手一紧道:“走吧,里边儿去吧,我告诉你,小郭,我把你捧得天上少有,人间无双,她们听说你要来,一大早就起来刀尺自己,搽胭脂抹粉,好的行头全上了身,简直瞧得我眼花缭乱,有置身花国之感,要是让她们等得不耐烦了,连我都会吃不完兜着走……”拉着郭璞登阶进门。

郭璞笑道:“我很放心,就凭这张脸,谁也不敢近我!”

门内,站着四名亲随,一见宝亲王陪客人来到,一齐打了千,齐声说道:“见过郭爷!”

郭璞忙拱起了手,道:“诸位,我不敢当!”

宝亲王一旁说道:“小郭,别跟他们客气,别忘了,你是我的换帖大哥,委曲不了他们,老实告诉你,他们跟海青身边那些个差不多,是很难得服人的,换个人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

郭璞双眉微扬,笑道:“四阿哥,那是我的荣幸。”

宝亲王一怔,旋即笑道:“别不爱听,算我说错了话了,行么?”

郭璞淡淡一笑,道:“四阿哥,我不敢!”

说话间,二人已并肩行入前院。

甫进前院,郭璞眉锋便自一皱,只因为他一眼便看见,那各处画廊上、花间的青石小径上,都站着人,那些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美艳惑人的姑娘们,她们都是一身旗装,手里还拿着香手绢儿。

她们一见宝亲王陪贵客来到,争先恐后地把那含满了情意的娇媚目光投射了过来,郭璞就像块吸铁石。

可是只那么一眼,郭璞又变成了烙铁,她们一怔之后,个个花容变色,竖起柳眉,哼了一声转过螓首。

郭璞笑了,宝亲王却皱眉说道:“小郭,我惨了,今后她们没一个肯理我了……”

郭璞没接话,宝亲王却又道:“小郭,你忍心让我活受罪?”

郭璞淡淡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花香天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