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四章 九 龙 冠

作者:独孤红

一直望着海贝勒那魁伟身形不见,郭璞才转身循原路行向自己卧室,刚走到半路,迎面走来了海腾。

海腾冲着他一哈腰,道:“郭爷,您还没睡?”

郭璞含笑说道:“还没有,海腾,你现在有事么?”

海腾道:“没事儿,您有差遣请吩咐?”

郭璞道:“那么,劳你驾把库房清册拿到我房里来。”

海腾应了一声,道:“郭爷,您要点点藏宝?”

郭璞摇头说道:“不,明天是‘怡亲王’的四十整寿,海爷要我预备一份礼送去,我要先瞧瞧府里有些什么现成的东西。”

海腾“哦”的一声,道:“郭爷,不提‘怡亲王’的四十整寿我还忘了呢?明天‘怡亲王’府热闹着呢,北京城的名厨全被招进了‘怡亲王’府,戏有三台,全是内廷供奉的名角,到时候您瞧吧,皇族亲贵,王公大臣,亲王、郡王、贝勒、贝子、格格……全会去,尤其是那些亲贵格格,及王公大臣的那些姑娘们,那儿像去拜寿祝嘏,简直就像去比比谁漂亮、谁标致……”

郭璞失笑说道:“你怎么知道,你去过?”

海腾道:“去年我跟着海爷去过,简直瞧得我眼花缭乱,爷忙着跟大臣们招呼谈笑,我则溜着去看堂戏,真过瘾……”

郭璞笑道:“敢情你还是个戏迷!”

海腾道:“谁说不是?从小我就爱看戏,记得有一回我跟着戏班子一跑就几十里,回家后挨了好一顿揍……”

郭璞笑道:“这一顿揍揍好了点?”

海腾道:“要是揍好了,我如今就称不得戏迷了!”

郭璞忍不住哈哈大笑。

海腾自己也笑了,但是忽地他敛去笑容,道:“郭爷,您听爷说过没有……”

郭璞一怔住了笑,道:“什么?”

海腾道:“去年‘怡亲王’府闹飞贼,那是跟着那些名厨、戏班子混进去的,差点没出了大乱子闹了人命……”

郭璞“哦”的一声,道:“有这回事儿?”

海腾道:“可不是么,像今年,找的名厨全是在北京各处大酒楼里干了多少年的,生面孔一个不要,连个打杂的都不许带,戏班子也换了内廷供奉的,八成儿是为了防再来一次。”

郭璞点了点头,道:“这样就安稳多了,其实这飞贼也是,既有高来高去的本领,什么日子不好闹?偏偏选上了那一天……”

海腾道:“您哪儿知道,那飞贼可不是为了偷金银珠宝……”

郭璞微愕说道:“那是为什么?”

海腾手一比,道:“行刺!”

郭璞吓了一跳,轻呼说道:“行刺?”

海腾道:“可不是行刺么,要不是爷在场,‘血滴子’及‘侍卫营’的人来得快,当时准出大乱子,就这样那戏班子的班主及北京城的各大酒楼掌柜还倒楣了好几个呢!”

郭璞眉锋一皱,道:“这能怪他们么?”

海腾道:“说得是呀,可是飞贼跑了,不找他们怎能交差呀!”

郭璞摇了摇头,道:“那飞贼也是个笨贼,‘怡亲王’是个清闲人,既未当权也未参与军国机要,干什么冒险行刺他呀?”

海腾道:“这就不知道了,只不过内城里这些个大府邸哪一年没有几家做寿的,可就从没出过乱子。”

郭璞皱眉沉吟,道:“这倒是件怪事儿,我怎么就没听海爷提过?”

他这里沉思不解,海腾却突然笑道:“您瞧,我这一扯耽误了您交待的差事儿,郭爷,您请回屋候着,我这就去给您拿清册去。”说着,转身飞步而去。

海腾一走,郭璞也迈了步,但他却一路沉思着……

到了房里,刚点上灯,门口已走来了海腾,他一哈腰道:“郭爷,海腾告进!”

郭璞忙道:“别那么多礼,快请进来!”

海腾应声走了进来,近前双手递上一本厚厚的册子,然后垂手侍立桌旁。

郭璞忙摆手说道:“海腾,别跟我客气,随便坐。”

海腾应了一声,却未动。

郭璞眉锋微皱,道:“海腾,你腿比人粗?”

海腾赧然失笑,这才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去。

郭璞坐在灯下,伸手翻开了第一页,自然,那上面列的全是些价值连城的玉器古玩、珍珠玛瑙、名人字画等等!

当郭璞翻开了第二页时,他突然目闪异采,指着其中一行,抬眼向海腾,道:“海腾,这是什么意思?”

他手指处,上写着“第三十四号九龙冠”字样,那行字上划了一条红杠,下面还写着一个“廉”字!

海腾看了一眼,忙道:“郭爷,那顶冠去年送给‘廉亲王’了!”

郭璞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海腾,海爷何来此物?”

海腾道:“怎么,您是说……”

郭璞道:“这‘九龙冠’是前明崇祯皇帝的遗物,闯贼破北京时,太监曹化淳把它献给闯贼,却怎会落在了‘贝勒府’?”

海腾吃了一惊,道:“原来那是前明皇帝的遗物,怪不得霞光万道,瑞气千条,上面的珠子每颗都有拇指般大小……”顿了顿,接道:“只是,郭爷,那是年大将军送给爷的!”

郭璞一怔,道:“年大将军又何来此物?”

海腾道:“我听说是当年年大将军平定青海的时候,从青海一个部落酋长那儿夺来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郭璞皱眉说道:“海爷怎会将这般贵重的东西轻易送人?”

海腾道:“郭爷那很贵重么?”

郭璞道:“我说不出它值多少,不过库房里的这些东西,加起来也抵不上这一顶‘九龙冠’,你想想它值多少!”

海腾一脸惊容伸了舌头,道:“郭爷,真的?”

郭璞道:“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海腾“叭”地一巴掌拍上大腿,道:“那就要怪爷了,他从来就不把库房里的东西当回事,有时候‘血滴子’们来,他一高兴就让他们自己拿去。”

郭璞道:“那是海爷胸襟洒脱,豪迈英雄本色,常人难及!”

海腾道:“可是一顶‘九龙冠’却白白送了人。”

郭璞笑了笑,道:“难不成你还能去要回来?”

海腾赧然失笑,道:“要能的话,我可真愿意跑这一趟。”

郭璞笑道:“玩笑归玩笑,海腾,把清册收起来吧!”

海腾一怔,道:“怎么,您已经决定送什么了?”

郭璞含笑点头,道:“不错,我已经决定了。”

海腾忍不住问道:“您打算送什么?”

郭璞笑道:“明天你看哪一号上划了红杠,那就是那一号送了人,我总不会再送出一顶‘九龙冠’去。”

海腾笑了,未再问,收起册子,道:“郭爷,您还有什么吩咐?”

郭璞笑道:“有,早些睡觉去!”

海腾又笑了,哈了个腰,出门而去。

海腾走后不久,郭璞房中倏地熄了灯……

这里熄灯没一会儿,外城中的一处却正是热闹的时候。

那是“八大胡同”的“怡红院”。

如今“怡红院”那梅心梅姑娘的西楼上,客厅里,对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清丽若仙的梅心,一个则是位俊美青衫客。

那该是郭璞的本来面目“燕南来”。

看样子,郭璞是刚来,也刚坐定,因为他身旁茶几上那杯香茗还冒着热气儿,未饮一口。

果然,听!

“燕爷这时候光临,令我颇感意外!”是梅心那甜美话声。

郭璞笑了笑道:“我有两件事要就教于姑娘,等不及!”

梅心“哦”的一声,笑问:“燕爷有什么事儿这么急?”

郭璞道:“梅姑娘可知道,明天是‘怡亲王’的四十整寿?”

梅心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郭璞道:“姑娘明天也要去拜寿么?”

梅心道:“自然要去,那有什么办法?说起来,我是‘廉亲王’褔晋的干格格,还得称呼‘怡亲王’一声叔叔,况且,他那位五格格德玉早几天前就说过了。”

郭璞双眉微扬,望了梅心一眼,道:“姑娘去年也去过么?”

梅心忽地笑道:“我明白了,燕爷是问去年‘怡亲王’府闹飞贼的事儿。”

郭璞点头说道:“不错,是贵会……”

梅心摇头说道:“燕爷枓错了,跟‘洪门天地会’无关。”

郭璞为之一怔,道:“跟‘洪门天地会’无关?”

梅心点头说道:“是的,燕爷,跟‘洪门天地会’无关。”

郭璞好不诧异,沉吟了一下,道:“那么,姑娘是否知道那是……”

梅心摇头说道:“不知道,这是我一直感到困惑的事,自去年事后开始,我曾下令所属查明此事回报,可是至今查不出那是哪一路的人?”

郭璞禁不住皱了眉,道:“怎么?连姑娘也不知道是哪一路的人?”

梅心道:“事实上,每一路的人我都考虑过,我也都派人去问过,可是所得的答覆是他们也不知道!”

郭璞道:“以姑娘看,那是否有隐留不说、秘而不宣的可能?”

梅心摇头说道:“不会的,燕爷,这几路的人,我都熟得很。”

郭璞皱眉说道:“这就怪了……”抬眼接道:“姑娘该知道,刺杀胤祥(怡亲王)毫无价值。”

梅心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燕爷,他既未当权,也未参与军国机要,胤祯给他个亲王头衔,就是让他吃闲饭。”

郭璞道:“可是为什么有人要刺杀他呢?”

梅心道:“燕爷,这也是我一直难明所以的事。”

郭璞道:“这,姑娘也不知道?”

梅心面有羞愧之色,摇头说道:“我不知道,燕爷!”

郭璞沉吟了一下,道:“姑娘可还记得当时的情形?”

梅心点头说道:“记得,燕爷可是要听听?”

郭璞道:“正想麻烦姑娘!”

“好说!”梅心道:“去年乱子出在那些做宴席的京城名厨及唱戏的身上,燕爷该知道,那些人都很惜命,也够小心,在宴客的时候,每一道菜,每一壶酒,都有专人先以银簪试过然后才准上桌的……”

郭璞点头说道:“那是必然的道理。”

梅心道:“那一天宴席百桌,头几道菜没有什么,但那第六道菜却迟迟未上,原来那第六道菜已被试出有毒,所幸那‘怡亲王’府办事人的能力还不太差,只把这件事禀报了‘怡亲王’一人,并未声张……”

郭璞道:“那些个名厨……”

梅心道:“等到那些亲随亲兵赶到厨房的时候,那些个名厨已经少了三个人,显然他们已经走了……”

郭璞道:“倒是很机警!”

梅心道:“这一波已平,拜寿与宴的人都被蒙在鼓里,可是等到宴罢看戏的时候,又出了乱子……”

郭璞道:“这乱子恐怕瞒不了人了!”

“正是!”梅心点头说道:“燕爷该知道,能坐在那儿看戏的,全是皇族亲贵、王公大臣,等闲一点的只能站在远处看,那头几排坐的是‘怡亲王’与‘廉亲王’,还有他两个的褔晋、侧褔晋、格格等,再后而是郡王、贝勒、贝子、诸大臣……”

郭璞道:“正好一网打尽!”

“本该如此!”梅心道:“当时戏码是‘蟠桃大会’麻姑献寿,可是当那‘终南八仙’齐列台口之际,他们却突然扬手向台下打出了一蓬淬毒暗器,然后那位吕洞宾与铁拐李双双掠下,一剑一拐单袭‘怡亲王’胤祥……”

郭璞道:“这一下恐怕死伤不少!”

梅心摇头说道:“不,坐在那儿的安然无恙,倒是那站得远的死了好几个。”

郭璞扬眉说道:“想必是海青出了手。”

“不错!”梅心点头说道:“但不只他一个,燕爷该知道,胤祥、胤祀(廉亲王)各有一身不俗的武学,海青以罡气掌力将那满天的暗器震向一旁,胤祥、胤祀联手击退了那两名刺客……”

郭璞道:“是他们命大!”

梅心道:“这一来‘怡亲王’府大乱,尤其那戏台前乘着这纷乱,八名刺客跑得一个不剩,全都安然脱了身,那些个王公大臣们一个个吓得面无人色,顶子掉了,朝珠不见了,而且有好几个格格事后吓出了病,躺了十几天下不了床……”

郭璞道:“虽未中也够满虏丧胆了,姑娘,事后现场可曾遗有蛛丝马迹?”

梅心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过,事后我在戏班子里打听,打听出两点可循的线索,而我根据线索查询,却一无所获。”

郭璞道:“那两个线索?”

梅心道:“第一,那饰演吕洞宾的生角,在戏里所使用的那柄剑,是他自己的,而不是戏班子里的,叫‘青霜剑’……”

郭璞沉吟说道:“‘青霜剑’……”

梅心道:“是的,燕爷,‘青霜剑’。”

郭璞道:“第二个线索呢?”

梅心道:“那饰演铁拐李的,原本当真地缺了一条右腿。”

郭璞轩了轩眉,道:“那就该不难找了。”

梅心道:“事实上,近一年的查访,我未能有丝毫收获。”

郭璞想了想,道:“那八个人原是那个戏班子里的么?”

梅心道:“听那班主说,原本不是,而是在半年前才加入的。”

郭璞道:“普通一个戏班子,会要那断了腿的人么?”

梅心道:“说得是,燕爷,据班主说,那八个是一起加入的,那八个不要钱,唯一的条件是让他们全加入。”

郭璞摇头说道:“这内情就复杂了,他们既以八个全加入那戏班为条件而不要钱,那就表示他们预知那戏班子必然会到‘怡亲王’府唱戏,可是,姑娘,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梅心呆了一呆,道:“这个我倒没有想到,燕爷高明,对……”

郭璞道:“姑娘可知那戏班是何处的戏班?”

梅心道:“原是这儿的,在这儿唱了多年了。”

郭璞道:“‘怡亲王’府当日办事的人是谁?我的意思是说,是谁找那个戏班子进‘怡亲王’府演戏的?”

梅心道:“这个我知道,那是‘怡亲王’府的总管查尔。”

郭璞道:“此人如今仍任‘怡亲王’府总管么?”

梅心点头说道:“此人是个旗人,似乎颇有来头。”

郭璞“哦”的一声,道:“怎见得?”

梅小道:“‘怡亲王’府出那么大乱子,按说他不无失职之嫌,可是他并未受到任何责罚,而且总管职位稳固至今。”

郭璞点头沉吟未语。

梅心望了他一眼,道:“燕爷是打算……”

郭璞道:“我打算跟他谈谈。”

梅心道:“燕爷以为毛病出在此人身上!”

郭璞摇头说道:“谁知道,很难说……”

梅心沉默了一下,道:“燕爷要找他,恐怕不大容易,他平日很难得出门一步。”

郭璞道:“明天我跟海青去拜寿,见他谅必不太难。”

梅小道:“燕爷,此人是胤祥的亲信。”

郭璞道:“那必然是,要不然岂会高居总管?”

梅心未再说话,沉默了片刻之后,始道:“燕爷,那第二件事……”

郭璞“哦”了一声,道:“姑娘可听说过‘九龙冠’此物?”

梅心微颔螓首,道:“我知道,那是先皇帝的遗物,闯贼破北京时,太监曹化淳以此献闯贼邀功讨好,闯贼被平定之后,便不知流落在何方了!”

郭璞道:“我知道它现在落在何处!”

梅心呆了一呆,讶然说道:“怎么,燕爷知道它落在何处?”

郭璞点头说道:“是的,姑娘,我知道!”

梅心道:“那么燕爷说说看。”

郭璞道:“‘九龙冠’原流落青海某部落中,在年羹尧平青海时把它夺了来送给了海青,如今却在‘廉亲王’府中。”

梅心神情震动,道:“经过了年羹尧、海青之手落在了胤祀手中,这是怎么回事?燕爷又是怎么知道的?”

郭璞遂把发现“九龙冠”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毕,梅心惋惜地道:“可惜我不知道,我要是知道,说什么也要从海青那儿把它要过来,我以为那该不难。”

郭璞摇头说道:“只是晚了一步。”

梅心道:“说的是,燕爷跟我提这是……”

郭璞截口说道:“我想请姑娘帮我打听一下,那‘九龙冠’藏在‘廉亲王’府何处。”

梅心神情一震,道:“燕爷是要……”

郭璞扬眉说道:“‘九龙冠’是先皇帝遗物,不可任它长沦满虏之手,苦大师也曾交待过我,要我寻访九龙冠下落。”

梅心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如今来得可全不费工夫。”

郭璞道:“我不怕费工夫,也不惜一切,誓要夺回这顶‘九龙冠’。”

梅心道:“我竭尽棉薄,燕爷什么时候要回话?”

郭璞道:“自然是越快越好,但不必操之过急。”

梅心道:“燕爷,我遵命了。”

“姑娘这是骂我!”郭璞笑了笑,道:“姑娘,我提个人姑娘可知道?”

梅心道:“谁,燕爷且说说看?我知道的人不多。”

郭璞道:“‘粉金刚玉霸王’金玉楼!”

梅心道:“‘粉金刚玉霸王’金玉楼?此人我知道,怎么?”

郭璞道:“此人现在北京,而且是宝亲王弘历的人。”

梅心吃了一惊,道:“他什么时候来北京的?我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

郭璞道:“这就是此人神秘、机警之处,他虽是冲着我来的,但此人性情浮而不定,姑娘也要提高警觉。”

梅心道:“谢谢燕爷,但他怎是冲着燕爷……”

郭璞道:“此人跟江南郭璞有大过节。”

梅心道:“这么说来,他是找错了人。”

郭璞点头说道:“是的,姑娘!”

梅心道:“燕爷,那位真正的江南郭璞……”

郭璞道:“真正的江南郭璞,尸骨已随草木同朽了。”

梅心美目一转,道:“是燕爷……”

郭璞道:“是的,姑娘,此人是个败类,所以我杀了他。”

梅心道:“那么燕爷的真姓名是……”

郭璞含笑说道:“燕南来,姑娘!”

梅心眉锋微皱,道:“燕爷,现在还不能说么?”

郭璞道:“原谅我,姑娘,我只能说这么多。”

梅心道:“那要等什么时候?”

郭璞道:“等到功成身退之日,姑娘!”

梅心目中异采闪动,道:“燕爷,我能等!”

郭璞心头一震,站了起来,含笑说道:“我该走了,姑娘,别让海青找我……”

梅心未挽留,跟着站了起来,微微笑道:“我要不说这一句,燕爷或许会多坐一会儿。”

郭璞脸一红,方待再说,梅心已然又道:“燕爷,小心金玉楼,我怕他识破……”

郭璞眉梢儿双挑,道:。“谢谢姑娘,万一被他识破,我不会让他有机会说出去的!”

梅心一震,道:“那么燕爷好走,我不远送了!”

郭璞道:“不敢当,别客气,姑娘!”

微一拱手,转身行出客厅。

虽说不送,梅心到底送客到了楼梯口,望着那颀长背影下了楼不见,娇靥上神色忽黯,缓缓转过身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