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六章 纪刚贝勒

作者:独孤红

郭璞刚走没多远,迎面又走来三个少年人,这三人个个白净脸,衣着气派,服饰讲究,近前拦住了路。

“喂,你就是海贝勒府的总管郭璞?”居中那个子较高、穿紫缎长袍的开了口。

郭璞停步抬眼,道:“不错,三位是……”

那穿紫缎长袍的少年道:“我叫纪珠,这两个叫纪玉、纪德。”

郭璞愕然说道:“我不认识三位呀!”

那名唤纪珠的少年道:“不要紧,一回生,再有二回就熟了。”

郭璞道:“那么,三位拦我去路,是什么意思?”

那名唤纪珠的少年道:“我听说你有一身好本领,在‘顺来楼’上独退众刺客,救过海贝勒跟年羹尧,有这回事么?”

郭璞道:“好本领不敢,事是确有这回事。”

那名唤纪珠的少年道:“我还听说,你赢过宝亲王!”

郭璞道:“我该说那是承宝亲王相让。”

那名唤纪珠的少年道:“你这个人很谦虚,并不算很狂。”

郭璞道:“好说,我没有理由卖狂。”

那名唤纪珠的少年道:“不管怎么说,你该明白我三个拦你路的意思。”

郭璞摇头说道:“我不大明白,三位最好明说。”

“那好!”那名唤纪珠的少年道:“我就告诉你,我三个想跟你较量较量!”

郭璞微怔,笑道:“三位也是来拜寿的?”

那名唤纪珠的少年道:“没错!”

郭璞道:“那么三位就该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宜不宜动手。”

那名唤纪珠的少年摇头说道:“没关系,咱们在这儿较量,没有人知道,再说,那是切磋所学,也不是打架,有什么关系?”

郭璞摇头说道:“不行,万一闹出事来,我担当不起。”

那名唤纪玉的少年突然一拍胸脯,道:“没关系,我三个替你担了!”

郭璞笑问道:“三位担得了么?”

“笑话!”那名换纪玉的少年扬眉说道:“内城里的事儿,我三个没有担不了的!”

郭璞眉锋微皱,沉吟了一下,道:“三位可否先把身分告诉我?”

那名唤纪玉的少年道:“要看看我三个的身分够不够?”

郭璞点头说道:“不错,事实如此,我不否认!”

那名唤纪玉的少年道:“那么你听着,我三个是兄弟,来自纪贝勒府……”

郭璞“哦”的一声,道:“原来三位是纪贝勒府里的弟兄,那恐怕……”

那名唤纪珠的少年插口说道:“你弄错了,我三个是纪贝勒的大、二、三贝子。”

郭璞又“哦”了一声,扬眉笑道:“原来是三位贝子爷,恕我有眼无珠,失敬了……”

他一摇头,接道:“三位的身分是够担当任何事儿的,无如仍是较量不成。”

那名唤纪珠的少年一怔说道:“这又为什么?”

郭璞道:“我有两个理由,第一,彼此身分悬殊……”

那名唤纪玉的少年点了点头,道:“这倒不错,第二呢?”

郭璞道:“第二,我要是赢了三位,我担当不起!”

三位贝子爷脸色一变,那叫纪珠的扬眉说道:“你大概是怕吧?”

郭璞笑了笑道:“就算是我怕吧!”话落,侧转身迳自往旁边行去。

他有息事之心,也存心逗逗这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贝子爷,可是,那三个却无宁人之意,都上了钩。

只听那叫纪珠的喝了一声:“别让他走!”

那叫纪玉的少年伸手搭上了郭璞左肩,他想用蒙古摔角,先给郭璞来个跟头,可是,他用力一扳,郭璞身形丝毫未动,他“嘿”了一声,伸腿便扫郭璞下盘。

郭璞不躲,“砰”地一腿扫着正着,但纪玉这一腿像是扫在了铁柱子上,“哎哟”一声抱腿蹲了下去。

那叫纪珠的少年直了眼,一声:“我不信,老二!”各出一拳击向郭璞双肩!

郭璞仍未躲,也未回头,砰然两声,紧跟着是两声“哎呀”,纪珠跟纪德抱着腕子矮了半截,皆牙咧嘴,想必很痛。

郭璞他恍若没事人儿一般,仍负手前行。

三位贝子爷有生以来也没吃过这种苦头,哪里会罢休,咬牙忍痛,站起来便要再扑。

只听有人喝道:“你三个,够了,别再自讨苦吃了!”

郭璞闻声转过了身,那三位也吓得连忙收了势。

背后,站着个身材矮胖、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人,他衣着服饰之气派讲究,不下今日来拜寿的任何一人。

那双长眉下的细目炯炯有光,颇有慑人的威严。

纪德哭丧着脸道:“爹,他打人!”

郭璞双眉刚剔,那矮胖中年人已然叱道:“胡说,打过人家硬栽赃,我明明瞧见人家不理你们,你们仍不识趣地跟上去打人。”

瞧见了还有什么话说,那三位都低下了头。

那矮胖中年人目光转注,投向了郭璞:“你就是海青老兄弟的那位总管?”

郭璞走了过来,含笑欠身:“郭璞见过纪爷!”

纪贝勒忙摆手说道:“别多礼,阁下好本领。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

郭璞忙道:“那是您夸奖,蒙您不罪……”

“罪?”纪贝勒笑道:“那是他们自讨苦吃,活该,这内城里,也该有个人煞煞他们那永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傲气。”

郭璞道:“您要这么说,郭璞就越发地不安了。”

纪贝勒笑道:“不提了,你什么时候有空?”

郭璞目光凝注,道:“您的意思是……”

纪贝勒道:“有空时到我那儿坐坐去!”

郭璞忙道:“是,纪爷,等我禀明海爷后,一定来给您请安!”

谁不喜欢这一套?那位纪贝勒用一个指头理着两撇小胡子直点头地笑了:“别说请安,海青跟你兄弟相称,我跟海青是老哥儿俩,到我那儿坐坐,明白么?”

郭璞欠身说道:“是,纪爷!”

纪贝勒将头连点,摆手说道:“好,好,你忙你的去吧!”

郭璞应了一声,欠身又一礼,转身而去。

背后,响起了纪贝勒训子话声:“瞧见没有,人家郭总管一身本领无敌手,人还那么谦恭有礼,你们呢?以后多跟人家学学,别吃饱了饭没事,依仗着那点皮毛乱找人打架!”

郭璞chún边泛起了一丝笑意……

刚转过一处画廊,突听一个脆生生的娇美话声喝道:“小郭,你站住!”

郭璞一怔,回身望去,只见画廊上,凭椅站着个美艳的旗装少女,一双柳眉挑得老高,正是那位“廉亲王”的三格格德佳。

郭璞忙含笑说道:“原来是三格格在此……”

德佳冷冷说道:“我一直站在这儿,你阁下从我眼前过去,没瞧见我么?”

郭璞心知这又是找事,笑了笑,道:“没有,三格格,您原谅,否则郭璞不敢不见礼!”

“说得好!”德佳道:“我是个大人,又不是只蚂蚁,你会瞧不见,分明是……”

“郭璞不敢!”郭璞忙截口说道:“您有什么吩咐?”

德佳道:“站那么远?我身上有刺儿,还是怕我吃了你?”

郭璞呆了一呆,道:“三格格,您这话是从何说起?”

德佳道:“过来,我有话问你!”

郭璞道:“您吩咐不就是了?是,三格格!”举步行了过去。

德佳猛然跺了脚:“小郭,你这是存心气我?”

郭璞近前欠身,道:“三格格,郭璞没有天胆。”

“算了吧,小郭!”德佳美目微瞥,道:“除了海青、小年之外,你把谁放在眼里?”

郭璞道:“三格格,您这话令我觳觫不知所措!”

德佳柳眉儿高挑,那拿着手绢儿的柔荑玉指差点儿没点上郭璞鼻尖,一副气愤模样儿地道:“那么我问你,你为什么偏偏跟我作对?”

郭璞着实地一怔,道:“三格格,没有啊!我哪来那么大胆子,这话怎么说?”

“怎么说?”德佳道:“还没有,自己做的事自己还不明白?还没那么大胆子,你要是胆子再大一点,我看你要上天了!”

郭璞眉锋微皱,道:“三格格,别生那么大的气,您可否明示?”

德佳跺脚说道:“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

郭璞道:“装糊涂那也得看对谁,对您我不会,更不敢!”

“好会说话的一张甜嘴!”德佳哼了一声,怒气消了不少。

郭璞忙道:“三格格,您明鉴,这是实情。”

“实情?”德佳突然之间显得很委曲、很幽怨,道:“人家只差把……你却硬着心肠跟人家作对。”

郭璞又复一怔,道:“三格格,这人家二字……”

德佳又竖了眉,道:“那指的是我!”

郭璞苦笑说道:“三格格,您还是赶快明说吧!”

德佳猛一点头,道:“好,我告诉你,看您怎么说……”

她顿了顿,接问:“你是跟谁来的?”

郭璞道:“自然是跟海爷呀!”

德佳道:“那么三阿哥又是带谁来的?”

郭璞摇头说道:“我不知道,这您该去问三阿哥!”

“我偏要问你!”德佳狠狠说道:“你知道三阿哥如今在哪儿?”

郭璞道:“这我怎么知道?”

德佳道:“他在大厅里跟拜寿的人聊天呢!”

郭璞道:“三格格,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德佳道:“我正在跟姐妹们斗纸牌,要跟你没关系,我就不会跑出来找你了,你知道三阿哥在眉飞色舞,好不得意地说什么?”

郭璞皴眉苦笑,道:“三格格,我又不是神仙,这我哪儿知道?”

说得是,便是个神仙,他也得掏指算算!

德佳道:“他说你已答应了当他‘亲王府’的总管了!”

郭璞摇头失笑,道:“原来是为这,我还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

德佳道:“在我看来,这已经够大不了的了!”

郭璞道:“可是,三格格,那夜您在现场,您又不是不知道。”

德佳点头说道:“那夜的事我知道。”

郭璞道:“这不就是了么?”

“是什么?”德佳道:“四阿哥求才若渴,也要你,你为什么不答应?”

郭璞这回真装了糊涂,道:“四阿哥要我跟他叩头换帖,我不是遵命照办了么?”

德佳道:“我不是指这!”

郭璞愕然说道:“那您是指什么?”

德佳道:“我是指……”

她猛一跺脚,突然压低了话声,道:“你这个人怎么那么糊涂,谁不知四阿哥继承帝位已是十拿九稳的事?放着现成的你不帮,你帮的是什么三阿哥?”

郭璞故作恍悟地道:“原来您是为这回事儿生气?”

“怎么?我不能生气?”德佳气愤愤地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说你聪明绝顶,看你做起事来却那么糊涂……”

郭璞笑道:“三格格,我聪明是假,糊涂是真!”

德佳美目一瞪,嗔声说道:“少跟我嬉皮笑脸,人家为你好,你就跟块木头似的,一点也不知道。”

郭璞愕然说道:“三格格,这人家二字,又是……”

“死人!”德佳红了娇靥跺了脚,道:“是我,明白么?”

郭璞心神震动,道:“谢谢三格格,但这……”

“你难道真是块木头?”德佳又发了急,道:“人没有不扶站得住的,而你却偏偏扶那站不住的,也没有像你这样的把自己的心力往水里丢,帮四阿哥,这是现成的辅佐大功,帮三阿哥,那到头来是一场空,你难道还不明白!”

郭璞点了点头道:“三格格,我明白了,只是这怎能称之为跟您作对?”

“怎么不是?”德佳道:“我帮的是四阿哥,自然也希望你跟我一样的心……”

她脸又一红,忙接道:“而你却糊涂得令人可恨地去帮三阿哥。”

郭璞道:“这是我那夜说好了的,我有什么办法?”

德佳道:“你能赖掉四阿哥这一边,难道不能赖掉三阿哥那一边?”

郭璞道:“三阿哥太仁厚,也实力薄弱得可怜,令我不忍……”

“不忍?”德佳“哼”的一声,道:“他除了那一套就没别的,这样的人也能当皇上?小郭,你想过没有,那会落得什么后果?”

郭璞道:“想过了,大不了一场空!”

“好哇!”德佳气得叫了起来:“人家一心一意为你,你却淡泊地大不了一场空,我问你,你由武林转到朝廷来,为的是什么?”

郭璞道:“那自然是求荣华富贵。”

“是呀!”德佳道:“那你为什么把送上门的荣华富贵往外推?”

郭璞笑了笑,道:“三格格可是认为,若是我帮了四阿哥,定然有荣华富贵?”

“那当然!”德佳道:“想想也可以知道,四阿哥继承帝位已是十拿九稳,只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他若一旦接了帝位登了基,哪能不大封辅佐大臣,这不是现成的荣华富贵么?”

“是不错!”郭璞点头说道:“只是,三格格,三阿哥在说这话的时候,四阿哥可在大厅里么?”

德佳道:“当然在!”

郭璞道:“四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纪刚贝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