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七章 唱戏班子

作者:独孤红

片刻之后,郭璞到了一座月形门前,行走间他举目投注,只见那月形门后又是一个大院子,那大院子里人影走动,似乎住着不少的人,同时,阵阵胡琴声由那院子里传了出来,另外还带着青衣唱腔,分明那是角儿在吊嗓子。

没错,他找对了地点。

但,刚近月形门,只转右后方有人唤道:“喂,这位请停一步!”

郭璞闻声停步,转身望去,只见眼前十丈外一条青石小径上行来一人,正是那“怡亲王府”的总管查尔。

郭璞容得查尔近前,方待说话!

查尔却抢先问了,望着郭璞道:“您这位是……”

这敢情好顿饭工夫之前才见过,如今便不认识了。

郭璞笑道:“查总管真是贵人多忘,我叫郭璞!”

查尔“哦”的一声,连忙陪笑拱手:“原来是海爷府里的郭总管,您瞧我多该死,刚见过嘛,今儿个人尤多,郭总管多包涵!”

郭璞道:“哪儿的话,您门口太忙,拜寿的客人太多,您哪记得那么多?难免,难免,怎么?客人全到齐了?”

查尔道:“可不是吗,要不然哪有工夫离开大门,不用提了,站得我两腿发软腰眼酸,好在每年就这么一次,要不然哪……”摇摇头,住口不言。

“喜事嘛!”郭璞说道:“您这是能者多劳!”

查尔忙道:“喜事是不错,能者我可不敢当,我这是瞎凑合……”

顿了顿,他抬眼凝注,道:“您到西院儿来是……”

郭璞忙道:“我听见有人吊嗓子,想进去瞧瞧。”

奎尔摇头陪笑道:“郭总管,那不大方便,您得包涵!”

郭璞呆了一呆,道:“怎样,莫非不准……”

查尔抬手往那月形门边一指,说道:“郭总管,您看看!”

郭璞循指望去,只见那月形门边上钉着一块木牌,木牌上写着四个字:“闲人勿进”!

他一怔,忙数回目光,道:“对不起,我没瞧见!”

“好说!”查尔忙说道:“您要看,等晚上有您看的,我给您找个好位子……”

郭璞忙拱手道:“我先说了,查总管,这莫非……”

查尔嘿嘿说道:“您知道去年的事儿?”

郭璞点头说道:“听海爷说过。”

查尔道:“所以,今年虽换了内廷供奉的角儿,仍不敢有丝毫大意。”

郭璞道:“那是我鲁莽,查总管包涵!”

“好说!”查尔道:“您请别院坐坐,我失陪了!”说着,他拱起双手!

郭璞及时说道:“查总管,可否耽搁片刻?”

查尔回答得极爽快,道:“您有事儿那没问题!”

郭璞道:“我先谢了……”

他举手一拱接道:“查总管,去年那戏班子,是谁接的头?”

查尔道:“就是我,怎么?”

“没什么,我随便问问!”郭璞含笑说道:“错非是您,要是别人,问题可就大了!”

查尔愕然说道:“这话怎么说?郭总管!”

郭璞笑了笑,道:“听说那八个刺客,都是在进府唱堂戏之前半个月才加入班子的,分明那是他们知道那班子一定唱堂戏,您想想看,这像不像事先有人透了口风送了信儿!”

查尔脸色一变,皱起眉头,道:“不错,的确像,要不是您这么一说,我还真没留意,不过,这事儿是我一手包办的,会有谁……”

郭璞截口笑道:“那就要问查总管您自己了!”

奎尔脸色又复一变,目光凝注,道:“郭总管,这话怎么说?”

郭璞笑了笑,道:“除了您知道还有谁参与其事之外,别人谁知道?”

查尔神情一松,笑道:“说得是,说得是,让我想想看……”

他略一沉吟,脸色忽趋凝重,道:“郭总管,这事我得先向王爷禀报一声,失陪了!”一拱手要走。

郭璞一把抓住了他,查尔一惊刚要说话,郭璞已然道:“查总管,你的神色很不好看!”

查尔身形一颤,道:“郭总管,这不是小事,我怎能不怕……”

郭璞笑道:“说得是,真要闹出来,那是要摘脑袋的!”

查尔脸上有点白,他道:“多谢郭总管,不过事非查个水落石出不可,‘亲王府’里有姦细,这还得了,我要把这事向王爷禀报一声……”

郭璞道:“您别忘了,出毛病的还有厨房,那情形也一样!”

查尔应道:“对,多谢郭总管,我记下了!”

郭璞手一松,道:“那么,您请吧!”

查尔一拱手,匆匆而去。

望着那瘦高的背影,郭璞chún边掠起一丝冷笑,容得查尔转过一处屋角不见,他身形突闪,跟了过去。

等他到了那处屋角,抬眼前望,只见查尔在庭院中东张西望像是在找什么人,而且还一边转头和客人打招呼。

这哪里像是向“怡亲王”禀报去了。

郭璞心念刚转,又见查尔向一名亲随模样的汉子低低问了几句,那亲随模样的汉子低低答了几句,指指后院,查尔点了点头,步履匆匆地往后院行去。

这令得郭璞眉锋微微一皱。

难怪他皱眉,能进亲王府后院的少说也该是个贝子,而且那儿各府邸的内眷为多,他如何方便去?

查尔则不同,他是怡亲王府的总管,这“怡亲王府”中,他何处不可去。

郭璞正暗感作难间,只见梅心一个人在庭院中袅袅走动,身边没有别人。

郭璞心中一喜,连忙走了过去。

适时,梅心也已看见了他,含笑迎了上来。

近前,梅心刚要说话,郭璞已抢先说道:“姑娘,海爷呢?”

梅心道:“他临时有点事儿走开了,怎么,有事儿么?”

郭璞道:“姑娘要没什么事,我想麻烦姑娘一件事。”

梅心道:“什么事,燕爷请说!”

郭璞目光斜瞥,奎尔刚走到后院门去,他道:“姑娘看见了么?查尔?”

梅心侧转螓首望去,点了点头道:“看见了,怎么?”

郭璞道:“我到后院不方便,请梅姑娘跟跟他,看他跟谁接头说话!”

梅心讶异地望了郭璞一眼,但她没问,立即跟了过去。

郭璞未远离,一直在庭院中负手散步等候。

片刻之后,只见梅心由后院中袅袅行了出来。

郭璞忙迎了上去,道:“姑娘,怎么样?”

梅心目光凝注,向着郭璞含笑说道:“燕爷,他跟纪贝勒接头密谈,谈什么我听不见……”

“已经够了,姑娘!”郭璞双眉微扬,笑了笑,道:“谢谢姑娘,纪贝勒脸色如何?”

梅心道:“有点紧张,也很难看!”

郭璞道:“查尔没进‘怡亲王’的书房么?”

梅心道:“纪贝勒是由‘怡亲王’的书房里出来的,查尔跟他说完话之后便走向了西院,纪贝勒则去了东院。”

郭璞道:“姑娘可知,东院是什么所在?”

郭璞道:“东院是‘怡亲王’府厨房所在。”

郭璞目中异采一闪,道:“东院厨房所在,西院是戏班所在,该差不多了。”

梅心道:“怎么,莫非……”

只见海贝勒走了过来,老远地便笑道:“你两个谈得很高兴嘛!”

郭璞举手一拱,道:“海爷,梅姑娘说,您有事儿走开了,我正在等您!”

海贝勒已至近前,望着郭璞道:“怎么,有事儿?”

郭璞递过一个眼色,道:“海爷,这儿谈方便么?”

海贝勒道:“老弟,你知道,梅心跟我没什么分别。”

郭璞笑了笑,道:“我想问问海爷,拿刺客的事儿,您是否还支持我?”

“那什么话?”只见海贝勒双目一瞪,道:“我支持你到底,怎么?你有了……”

郭璞摇头说道:“不敢说完全,但也差不多了,只等证据。”

海贝勒“哦”的一声,扬眉说道:“好大的胆子,老弟,可否说明白点儿!”

郭璞道:“海爷,如今还不能,不过我可以告诉海爷,今天他们仍会来上一手,可能手法跟去年不同……”

海贝勒猛一点头,道:“嗯,还有呢?”

郭璞道:“在我未拿人之前,海爷别对任何人透露此事。”

海贝勒道:“这我做得到,还有呢?”

郭璞手一伸,道:“请您把那方钦赐玉佩借用一用!”

海贝勒一怔,诧声说道:“怎么,凭你那块‘贝勒府’腰牌还不够?”

郭璞摇头说道:“不够,海爷,要够我就不向您伸手了!”

海贝勒探怀取出钦赐玉佩,交给郭璞,道:“老弟,我不明白,对付刺客怎么用得上这东西?”

郭璞笑了笑,道:“必要的时候,我可以用它调动大内侍卫!”

海贝勒点了点头,未说话。

郭璞又道:“您陪梅姑娘谈谈吧,我找证据去了。”

他说完,微一欠身,举步走了开去。

海贝勒诧异地看着那颀长背影,满脸不解神色。

便是梅心那等智慧高深的红粉奇英,一时也难明白。

郭璞他走向了西院,画廊拐角处,他停了步隐着身形运目向西院中望去,第一眼便有了收获。

他看的很清楚,在那西院里,查尔正一脸神秘神色地跟一个人在低声说话,唱武生的张燕飞。

查尔一边说,那张燕飞一边点头。

最后,那张燕飞向着查尔哈了个腰,转身往内行去,查尔则步履匆匆地走出了西院,一直望着查尔转过一处屋角不见,郭璞始缓缓地出隐身处走了出来,直向那西院门行去。

对那块闲人勿进的木牌,他连看都没看一眼,便跨进月形门,进入了西院……

郭璞一进西院,便见那唱武生的张燕飞步履匆匆地在前面走,毕竟是唱武生的,一天到晚得练长靠短打翻跟斗,这功夫一天也不能放下,看步履要较常人矫健得多。

郭璞有意地脚下弄出了些声响。

唱武生的耳目竟也较常人灵敏,那前行的张燕飞立即转过了头,一见郭璞,脸色为之一变,便要转头。

而郭璞已点头向他打了招呼。

张燕飞不得不还个招呼,但既匆忙又勉强,还带着点惊慌,一点头之后,他又要走。

郭璞轻咳一声开了口:“张老板,请慢走一步!”

张燕飞他不得不停了步,转过身来应道:“这位是……”

好大的嗓门,敢情他是拿出了“楚霸王”那一腔!

郭璞眉锋微皱,淡然一笑,走了过去,边走边道:“张老板,我有事请教……”

说话间,他步履快速地已到了张燕飞面前。

张燕飞陪上一脸不自在的笑容,道:“这位爷……”

“不敢当!”郭璞含笑说道:“我叫郭璞,是海贝勒府的总管。”

张燕飞“哦”的一声,拱起双手,道:“原来是海爷府里的郭总管,失敬,失敬……”

他顿了顿,接道:“郭爷有什么指教?”

“好说!”郭璞道:“我正有事请教,张老板,今儿个都有些什么戏码?”

张燕飞神情微松,一口气报出了十多出吉祥戏。

郭璞点了点头,尚未说话。

强燕飞接着说道:“郭爷,您要没什么事儿,我失陪了,大伙儿还等着我!”

“别忙,张老板!”郭璞一摇头,说道:“我还有事请教,我知道,你是头牌当家武生,今儿个这几出戏里,少不了你张老板,可是万一你张老板有急事……”

张燕飞忙道:“那不要紧,自有人替我上场!”

郭璞笑了,点了点头道:“那好,我就不怕今儿个这几出戏唱不成了……”

他目光一凝,道:“张老板跟纪贝勒、‘亲王府’的查总管,很熟么?”

张燕飞一惊笑道:“不瞒郭爷您说,我自进内廷以来,蒙他二位一直照顾至今。”

郭璞笑道:“捧角多半捧旦角,没想到他两位偏爱武生!”

张燕飞哈腰陪笑,道:“是,郭爷您多照顾!”

“好说!”郭璞笑了笑道:“张老板,除了今儿个这几驹戏外,你还扮演什么角色?”

张燕飞一怔道:“没有,郭爷是说……”

郭璞道:“我是说,你张老板跟纪贝勒、查尔商量的那件事!”

张燕飞身子一抖,脸色微白,道:“郭爷,您这话我不懂,我没跟他二位……”

郭璞含笑说道:“我索性说得明白些,你去年那一手……”

张燕飞又一哆嗦,脸色更白,道:“郭爷,去年哪一手?您是说……”

郭璞笑道:“看来你张老板不愧是位唱做俱佳的名角儿……”

他笑容微敛,道:“去年行刺‘怡亲王’的那一手!”

张燕飞脸色大变,忙强笑说道:“郭爷,您这是开玩笑,这玩笑可开不得……”

又一次的大嗓门儿。

郭璞笑了笑道:“张老板,何其匆匆,说走就走!”探掌向张燕飞左肩搭去。

他明白,绝不能让张燕飞走,只要他往那一伙戏子里一钻,再拿他可就难了,再说,那也立即会惊动别人。

只听张燕飞道:“郭爷,您这是仗势欺人!”

左肩一矮,身形半旋,左掌反攫郭璞左腕脉,好快。

郭璞一笑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唱戏班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