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九章 虎胆豪情

作者:独孤红

郭璞出了东院,在那满是贺客的院子里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名大内侍卫“血滴子”,郭璞往他面前站,他连忙哈腰说道:“郭总管!”

郭璞答了一礼,道:“辛苦!”

那“血滴子”陪笑说道:“没什么,大伙儿到处转转,仅是防着点儿,我看他们今年不敢了!”

郭璞点头笑道:“但愿如此,唐领班呢?”

那“血滴子”道:“刚才还在这儿呢……”抬眼四下一望,随即抬手左指道:“您瞧,在那儿呢!”

郭璞循指望去,只见唐子冀正在跟一个黑衣汉子低声交谈,郭璞忙问道:“那是谁?”

那名“血滴子”道:“二等领班杜尧!”

郭璞“哦”了一声,道:“你忙吧!”随即举步走了过去。

那方面唐子冀与那二等领班杜尧也看见了郭璞,停住了谈话,双双迎了过来,近前哈了腰:“郭总管!”

郭璞浅浅答了弓礼,含笑说道:“二位辛苦!”

唐子冀道:“哪儿的话,卑职等应该的!”

郭璞笑了笑,道:“唐领班,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唐子冀倒是一点即透,忙向杜尧挥手说道:“忙你的去吧!”

杜尧应声向二人分施一礼,转身行去。

望望杜尧走远,唐子冀始陪笑轻轻说道:“您有什么吩咐?”

“好说!”郭璞道:“吩咐不敢当,我给唐领班一个建议……”

唐子冀道:“您这是那儿的话,请只管吩咐!”

郭璞笑了笑,张口慾言,忽地敛去笑容,道:“对了,唐领班,今儿个这戏班子里的人,有好几位是贵同乡,唐领班可知道?”

他是想试试唐子冀究竟知道不知道那些驻外的“血滴子”。

唐子冀一怔说道:“不知道,您听谁说的?”

郭璞道:“我是听纪贝勒说的!”

“纪贝勒?”唐子冀道:“他怎么会知道我……”

看来纪贝勒纪刚跟“血滴子”没关系,要不就是连唐子冀这二等领班也不知道。

郭璞忙截口说道:“谁知道,他也是随口说说的……”

他顿了顿,接道:“唐领班,这些小事不必去管它,我告诉唐领班一件大事,今年跟去年一样,仍会有刺客……”

唐子冀大惊,忙道:“真的?”

郭璞笑了笑道:“这等大事,我还能骗唐领班么?”

唐子冀忙道:“您查出来了?”

郭璞点头说道:“我查出来了,他们共有十一个之多!”

“那么多?”唐子冀挑眉说道:“好大胆,您知道他们在哪儿?”

郭璞道:“我不但知道他们在哪里,而且知道他们都是谁!”

唐子冀道:“那么您快告诉卑职,卑职好带人去抓……”

郭璞摇头说道:“不忙,唐领班,现在不是动他们的时候……”

唐子冀诧声说道:“怎么,现在不是动他们的时候?”

郭璞点头说道:“不错,现在不是动他们的时候。”

唐子冀道:“那么,您的意思是……”

郭璞道:“动手的时候有两个,一是宴客的时候,一是唱戏的时候。”

唐子冀道:“这么说戏班子里跟厨房里又……”

郭璞点头说道:“戏班子里有五个,厨房里有三个……”

唐子冀脸色一变。

郭璞接着说道:“唐领班,听我说,稍时宴客的时候,你只等酒筵一摆上,立刻带几个人进东院厨房去,拿那三个打杂的汉子,只记住,千万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不容他们声张,立刻闭住他三个的穴道,记住,别让那三个说一句话……”

唐子冀振奋而紧张地点头说道:“您放心,卑职晓得!”

郭璞道:“这一桩事完了后,把那三个藏在一个隐密处所,找人看着,无论谁,只答他三个字不知道,便连海爷也不例外,明白了么?”

唐子冀点头说道:“卑职明白了!”

“然后……”郭璞接着说道:“等着上戏,到时候,台下四周你预先安排十几个人,以防万一,你自己带几个得力的人靠台口站,单留意那老生、老旦、花旦、小生、丑,只等他五个一出场亮相,稍有异动,上去便抓,懂么?”

唐子冀将头连点地道:“卑职懂,懂,郭总管,不会有错么?”

郭璞道:“出了差错你找我!”

唐子冀忙陪笑说道:“只是,郭总管,还有的……”

郭璞道:“剩下的是我的事儿,你就别管了,只记住,唐领班,一定要在我说的时候动手,你要是等不反,耐不住,一旦打草惊蛇走了叛逆,这个责任你唐领班可担不起!”

唐子冀吓得一抖,忙道:“郭总管,您放心,不到时候卑职绝不敢妄动!”

“还有!”郭璞道:“告诉你的人,在未动手之前,千万别露声色!”

唐子冀道:“这您放心,出了差错,您唯我是问!”

郭璞道:“到那时再问就来不及了,罪了自己人,抓不住叛逆,这是多大的损失?唐领班,一切事先小心……”

“是!”唐子冀恭谨说道:“卑职晓得了!”

郭璞笑了笑道:“唐领班,这是一桩大功,你如何谢我?”

唐子冀忙陪上笑脸,刚要张口,郭璞已然又道:“说着玩儿的,别认真,唐顸班,事关你的大功,别人问起你,该怎么说,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多说了,你去布置你的去吧!”

唐子冀连声答应,竟然打了个千退着而去。

唐子冀刚走,一声豪笑由数丈外传来,郭璞举目望去只见海贝勒与纪贝勒并肩一路谈笑走了过来。

他心头微震,头一低,便要走开。

只听海贝勒叫道:“老弟,别走!”

迟了一步,海贝勒已经看见了他。

既看见了,郭璞便不好再走,只得停步抬头,“哦”了一声,道:“海爷,原来是您!”

举步迎了上前,近前向纪贝勒拱起了手,叫了一声:“纪爷!”

纪贝勒脸上永远堆着笑,点头示意,道:“老弟,咱们又碰上了!”

郭璞笑了笑,未说话。

海贝勒却开口说道:“老弟,纪贝勒刚才跟我谈起……”

郭璞忙道:“海爷,梅姑娘呢?”

海贝勒未在意,也未明白“哦”了一声,道:“她后院去了,跟那些格格,姑娘们谈天呢……”他顿了顿,接道:“老弟,刚才纪贝勒跟我谈起……”

郭璞微一皱眉,含笑说道:“谈起今天的戏码?”

“不,不是!”海贝勒道:“是关于今天会不会闹刺客!”

郭璞笑道:“他们哪来那么大胆子?我看不会了?”

海贝勒刚自一怔,纪贝勒已然笑道:“老弟,听海青说,你已经留意上了几个?”

这真要命,这位贝勒真是个口快心直,关照过他别说,他仍是对人说了,而且是对贝勒纪刚。

郭璞暗暗皱眉,脑中电旋,笑道:“纪爷要不提,我倒险些忘了,我是弄错了,把今天派来‘亲王府’的大内侍卫‘血滴子’当成形迹可疑的人。”

贝勒纪刚“哦”的一声,笑道:“原来如此,那怪不得,他们一个个面目陌生,腰里还鼓鼓的,难免被人误会,只是,老弟……”

他望了望郭璞,接道:“我听海青说,你借了他那方钦赐玉佩……”

郭璞忙道:“那本来是预备必要时调用人的,现在用不着了……”

贝勒纪刚笑道:“说得是,哪有调自己人对付自己人的?老弟,往后要小心点,别在今天闹出笑话来!”

郭璞赧然一笑,忙连声答应。

贝勒纪刚又道:“你两个谈谈吧,我有点事儿,到别处去去!”

说着,他向海贝勒打了个招呼,迳自行去。

望望贝勒纪刚远去,郭璞立即跺了脚,埋怨说道:“海爷,您是怎么搞的……”

海贝勒愕然说道:“怎么了,老弟?”

郭璞道:“您险些坏了大事!”

海贝勒诧声说道:“我险些坏了大事?这怎么说?”

郭璞道:“海爷,当我向您要那方钦赐玉佩,我是怎么对您说的?”

海贝勒道:“你说要调用大内侍卫啊!”

简直是驴嘴不对马嘴!

郭璞摇头苦笑,道:“海爷,我是不是告诉您别告诉任何人?”

海贝勒一怔,道:“原来是这句,有啊!”

郭璞道:“那您为什么还告诉纪贝勒。”

海贝勒诧异地道:“难道不行?纪刚不是外人!”

郭璞道:“海爷,任何人这三个字怎么解释?”

海贝勒哑口了,半晌始道:“我没有想到,再说,老弟,是他问起我的……”

郭璞简直哭笑不得,摇头说道:“我的爷,您不会说不知道么?”

海贝勒嗫嚅说道:“老弟,你知道,我明明知道,我这个人又不擅说谎。”

郭璞苦笑说道:“这简直要了命……”

海贝勒道:“怎么,老弟,坏了事了么?”

郭璞道:“那倒还不至于,您没听我刚才对他的一番说辞么?”

海贝勒道:“我听见了,老弟,该不会是真的吧?”

郭璞略一沉吟,猛一摇头,道:“不,海爷,是真的!”

海贝勒会错了意,笑道:“那就不用瞎操心了!”

“不,海爷!”郭璞道:“不但是操心,而且要操更大的心!”

海贝勒为之一怔,道:“老弟,我又糊涂了!”

他又何曾明白过?

郭璞迟疑了一下,道:“海爷,您还支持我么?”

海贝勒道:“这什么话?当然支持你!”

郭璞道:“海爷,支持到底?”

海贝勒毅然点头,道:“老弟,支持到底!”

郭璞道:“海爷,假如这跟皇上有关,我是在跟皇上作对呢?”

海贝勒一怔说道:“老弟,这话又怎么说?”

郭璞道:“您先别问,只问您是否还支持我?”

海贝勒神情一转凝重,道:“老弟,我不是怕事,但至少我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郭璞道:“好吧,海爷,您听着……”

接着,就把该说的说了一遍,那不该说的金玉楼,他隐了去。

听毕,海贝勒勃然色变,道:“竟有这种事,老弟,你没弄错?”

郭璞道:“海爷,我以我这颗脑袋为保,过一会儿您自己看!”

海贝勒威态怕人,冷哼说道:“很好,很好,他今日害文,明日害武,害来书去如今又害到自己亲弟兄头上来了,已经差不多了,难道他还不放过这仅剩的两个?他心肠之狠……”倏地住口不言。

郭璞道:“海爷,我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要这样,您知道么?”

海贝勒摇头道:“老弟,如今已不比从前,他有很多事都瞒住我。”

郭璞摇摇头,道:“海爷,看来您在他心目中的份量……”住口不言。

海贝勒双目一睁,冷哼说道:“我不稀罕,只是,既是‘血滴子’,我怎么会不知道?”

郭璞淡然笑道:“他哪会让您知道,您不是说么?如今已不如从前?海爷,有句话我不知当说不当说……”

海贝勒道:“老弟,咱们之间还有什么不当说的?”

郭璞道:“说了您可别生气!”

海贝勒道:“老弟,别吊我胃口,我是个急性子,你只管说!”

郭璞道:“您不是已经辞了宫里的差事儿了么?”

海贝勒道:“是呀,怎么?”

郭璞摇摇头,道:“海爷,只怕原来您那个缺,已经有人补上了!”

海贝勒浓眉一轩,道:“老弟,你说是谁?”

郭璞淡淡说道:“纪贝勒,除了他我想不出适当的人选。”

海贝勒脸色大变,身形暴颤,鬓发俱张。

郭璞忙唤道:“海爷!”

海贝勒倏敛怕人威态,道:“老弟,他不行,他不够!”

郭璞道:“别忘了,海爷,我对您说过,他深藏不露,是个高手。”

海贝勒脸色又复一变,但旋即淡淡说道:“你不提我倒真忘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弟,不瞒您说,自从小年那件事后,我已经灰心了,如今这样倒好……”

郭璞道:“话虽这么说,海爷,究竟我还是怕您为难!”

海贝勒道:“怎么说,老弟?”

郭璞道:“您要是不愿跟他作对,我就撤手不管,任他们行刺去。”

海贝勒身形一抖,鬓发俱张,道:“别激我,老弟,这件事我管,而且是管定了,我绝不能让他今天杀这个,明天杀那个!”

郭璞道:“海爷,假如事情一旦闹开了,他会很难堪的!”

海贝勒道:“我就是打算要他难堪,他杀人的时候怎么不怕难受?他对付小年的时候,怎么不怕我难堪?”

郭璞道:“海爷,他是皇上!”

海贝勒道:“便是天皇老子他也得讲个理,我这个人专门跟皇上作对!”

郭璞道:“还有,海爷,我怕‘怡亲王’与‘廉亲王’不会轻易放过……”

海贝勒道:“那是他们弟兄的事,跟我无关!”

郭璞道:“这么说,您是不计一切后果,非管不可了?”

海贝勒猛一点头,道:“是的,老弟,你尽管放手去做,闹出天大的事,我担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虎胆豪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