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十章 万 寿 图

作者:独孤红

在笑声中,登上了“亲王府”那后大厅的高高石阶。

刚上石阶,迎面走出了四阿哥宝亲王,他含笑说道:“别笑了,大伙儿都等你三位呢,耽误人吃喝的人最为可恶,三位都快走一点儿吧!”

海贝勒道:“怎么,你又等得不耐烦了?”

说笑中,进了那美仑美奂、既气派又复豪华的后大厅。

大厅里,大白天里点着十几枝儿臂般红寿烛,大厅那画梁上,悬挂着一十六盏琉璃宫灯!

当面厅壁上,挂着一幅御笔亲书的大寿字,寿字前,更是两只巨大红烛,另外还挂着什么“和合二仙”、“刘海戏蟾”、“麻姑上寿”、“三星祝嘏”等字画儿。

左右两边壁上,悬挂着的更多。

最上座,一张八仙桌上,上座是寿星“怡亲王”、褔晋跟两位侧褔晋,旁边则是“廉亲王”及褔晋、侧褔晋。

再下来几张桌上,是三阿哥“和亲王”还有那些贝勒、贝子、郡主、格格。女的多,男的少,穿戴鲜明,美不胜收。

其他数十张桌上,才是来祝嘏的大臣等等。

可以说文自尚书以上,武自“九门提督”以上,全了。

宝亲王陪着他三个一进厅,那本有的低声谈笑,立即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都投射过来。

有羡慕,也有嫉妒,更有那些难以言喻的!

那难以言喻的目光,射自格格跟姑娘们的美目,舍了海贝勒与梅心,齐集郭璞一身。

梅心落落大方,如今郭璞更泰然安详,倜傥潇洒!

这第一印象,便瞧得上座那几位直点头。

宝亲王陪着他三位直往里走,行走间,宝亲王向着郭璞眨眨眼,低声说道:“小郭,我与有荣焉,而且说不出有多羡慕多嫉妒!”

郭璞笑了笑,没说话。

到了上座前,海贝勒向着上座开了口:“十三叔,我替您二位请客人去了,来晚了,待会儿我自罚三大杯,要不够多添几杯也没关系!”

这声十三叔叫得很恰当,海青是贝勒海善的独子,贝勒海善在当年跟这几位犹是皇子的亲王们,都是称兄道弟的。

海贝勒这一句,引得了满厅低笑,那空气顿为之轻松不少。

怡亲王是个瘦削身材,眉宇间显得有点阴鸷,不如他那位八哥廉亲王看来顺眼。

如今他双目盯着郭璞,含笑直点头。

他那位褔晋则有点倚老卖老地含笑招了手:“来,来,海青,叫他站近点,让我看看!”

海贝勒一堆郭璞,笑道:“老弟,瞧你的了!”

郭璞泰然跨前,长揖说道:“郭璞见过王爷、褔晋,愿王爷、褔晋多褔多寿,一如东海南山!”

虽长揖不拜,但后一句乐人,王爷褔晋们都笑了。

怡亲王的那位褔晋叹道:“人似玉树临风,倜傥、潇洒不群,当真是世上少有的美男子,是我生平所仅见,连宝四都不如……”

向身后招了招手,一名美婢捧着一只紫檀木盒走了过来,双手递向郭璞。

那位怡亲王褔晋接着说道:“哥儿,这算是我的见面礼,收下吧!”

郭璞欠身一礼,道:“谢褔晋赏赐!”伸手接了过来。

怡亲王褔晋又笑了,道:“哥儿哪儿的人?”

郭璞道:“郭璞江南人氏!”

怡亲王褔晋点头说道:“好地方,多大了?”

郭璞道:“回褔晋,二十二了。”

怡亲王褔晋道:“年少英俊,成家了没有?”

郭璞脸微红,道:“回褔晋,江湖生涯,落拓飘泊,不能也不敢!”

怡亲王褔晋道:“好一个江湖生涯,落拓飘泊,不能也不敢,安心在海青那儿待下去,赶明儿得空,我给你挑一个。”

郭璞忙道:“谢褔晋,郭璞不急。”

这句话听得在座的都笑了。

怡亲王褔晋笑道:“谁说你急来着?我听海青说了,你眼光高得很,是么?”

郭璞道:“回褔晋,那倒不是,是郭璞自知甚明,不敢委曲人家。”

“人家,谁呀?”怡亲王褔晋笑道:“别太谦虚,哥儿,我也看得出,寻常一点的姑娘,的确是配不上你,你跟宝四是换帖弟兄,跟海青又称兄道弟,赶明儿我在格格里挑一个给你,好么?”

这一句话,听得每位格格都满面希冀,娇靥上红云微泛,娇羞慾滴,生似她已被挑上了。

郭璞忙道:“谢褔晋,郭璞不敢!”

“不敢?”怡亲王褔晋道:“没那一说,我替你作主,没什么不敢的!”

太太们,尤其是自以为老的官太太们,都喜欢这调调儿,见面非给人家找媳妇不可。

郭璞未再说话。

怡亲王褔晋又道:“哥儿,听说你本领很大,是么?”

郭璞道:“回褔晋,那是海爷诸位的抬爱。”

“抬爱?”怡亲王褔晋笑了:“宝四爷跟你换帖,老三又抢你这个总管,德佳、德玉满口地把你捧上了天,这该都不假!”

郭璞方待说道,海贝勒突然说道:“您恐怕不相信,论武,他是当世武林第一好手,我在他手下走不完三招,论文,朝廷的几位大学士都要自叹不如,更难得他上自天文,下及地理,诸子百家旁涉三教九流,诸技百艺,无所不通,无所不精!”

怡亲王褔晋笑道:“相信,我怎么不相信!”

当然,这有点虚假成份。

海贝勒道:“待会儿让他表演两手您瞧瞧!”

在座没有一个不是爱热闹的人,这一句,立刻引得掌声雷动,尤其是那些格格们,更拍红了玉手。

怡亲王褔晋刚一句:“好哇……”

那位阴沉的怡亲王已然说道:“不急,不急,待会儿再说,待会儿再说!”

有了他这一句话,谁还好再说什么?

他那位褔晋善体人意,忙笑着向郭璞说道:“待会儿就待会儿吧,别让大伙儿饿着肚子听我闲话家常,哥儿,坐,坐,大伙儿都坐!”

郭璞告罪一声,被海贝勒拉着与和亲王、宝亲王等坐向了一桌,梅心则被几位格格拉去跟女客们坐在一起。

按说,今天这等场面,应该是爷们与内眷分开的,可是怡亲王不喜欢这一套,于是男女聚集了一堂!

坐定,“亲王府”的那位总管哈腰请示了一句。

怡亲王向查尔摆了摆手。

查尔立即吩咐开席上菜,紧接着那厅内两旁唱大鼓的名手刘珍半打板击鼓,唱起了“万寿图”。

听说上菜,郭璞忙向着海贝勒低低问道:“海爷,今天负责查菜的是谁?”

海贝勒道:“自然是查尔与一些个‘亲王府’的亲随。”

郭璞向上座望了一眼,道:“您瞧,查尔不还站在王爷背后么?”

海贝勒道:“厅外自有亲随。”

郭璞摇头说道:“那恐怕不大安全,海爷,您支使得动奎尔么?”

海贝勒轩眉说道:“支不动那还得了,我怎会支使不动他?”

郭璞道:“那您就该叫他到厅外去,亲自负责查菜,这样更安全!”

海贝勒听得刚一怔,郭璞已然又道:“海爷,菜快来了,您得快一点儿!”

海贝勒点了点头,一招手,唤道:“查尔,过来一下!”

查尔应声走了过来,近前哈腰暗笑,道:“海爷,您有什么吩咐?”

海贝勒道:“你有事儿么?”

查尔道:“没事儿,您尽管吩咐!”

海贝勒点头说道:“那好,那些个粗心大意,他们查菜我不放心,你出去照顾一下去,王爷的安全为重!”

查尔脸色微变,忙笑道:“海爷,您请放心……”

海贝勒道:“少废话,叫你去你就去!”

查尔应了一声,犹待迟疑!

海贝勒浓眉微轩,道:“怎么,我支使不动你?”

查尔仗着亲王的权势,一向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他唯独对这位贝勒忌惮三分,忙“喳”的一声退了出去。

查尔一走,郭璞笑道:“有他监督查菜,咱们可以放心吃喝了!”

话声方落,只听隔席纪贝勒唤道:“查尔,过来!”

查尔应声走了过去。

郭璞忙道:“海爷,如果我没有料错,纪贝勒可能借故支开查尔,您最好……”

话未说完,只听查尔在隔席应了一声,然后向后厅大门行去。

海贝勒及时喝道:“查尔,过来!”

查尔一震,眉锋微皱,只得又走了过来。

海贝勒道:“你干什么去?”

查尔忙陪笑说道:“纪爷命我到前院去一趟……”

海贝勒截口说道:“王爷的安全重要,还是其他的琐事重要?”

查尔强笑说道:“海爷,查尔知道,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海贝勒脸色微沉,道:“没什么说么,王爷的安全为重,事也有个先后,我叫你去你就去,纪刚要说话,我找他!”

查尔未敢再说,低着头向侧门退去。

适时,隔席纪贝勒又唤道:“查尔……”

海贝勒霍地转过身去,道:“什么事非找查尔不可?他走不开,有事交待个别人,要不你说,我找个人替你去办!”

纪贝勒碰了个钉子,脸色也未变一变,忙笑道:“海青,没事儿,没事儿,让查尔办你的吧!”

海贝勒道:“他办的是公事,不是我的事!”

随即转了过来,未再理纪贝勒。

      ※      ※      ※

不一会,酒菜上来。

很快地,酒过三巡。

自然,查尔亲手查过的菜,是丝毫没有问题。

郭璞怀着一颗看他们能变出什么花样的心情,久等未见变化,心中刚松,一丝异味钻入鼻端。

这丝异味郭璞嗅得出,是一种独特的异味。

他机警地抬眼四下搜索,最后,目光落在怡亲王夫妇背后那一对巨大红烛上。

他眉锋一皱,道:“海爷,替我说明一声!”

话落,离座闪身,电一般地向那两枝巨烛扑去,只一抬双掌,那两只巨烛已被他连烛台抓在手中。

身形再一闪,他已然由侧门冲出厅外,快得像一阵轻风,又像雷电一闪,纪贝勒脸色刚变,上座已有所发现,海贝勒忙站起走了过去,向着上座几位低低数语。

上座那几位脸色齐变,适时厅外“轰”的一声传来一声大响,其他贺客这才发觉,均抬头惊惶四顾,正好这时候郭璞潇洒飘然返回厅中。

海贝勒笑道:“褔晋,您瞧,他这一手儿不错吧!”

这回怡亲王改了前态,与褔晋齐招手道:“哥儿,过来,过来!”

郭璞走近一揖,含笑说道:“王爷跟褔晋受惊了!”

“受惊?”怡亲王摇头说道:“要不是海青说,我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哥儿,多亏了你,多亏了你,我这就叫他们查……”

郭璞忙道:“王爷,有郭璞,别惊了贺客!”

怡亲王褔晋点头说道:“哥儿说得对,说得对……”

紧接着,郭璞低低数语,怡亲王夫妇含笑点头。

随即,海贝勒与郭璞像个没事人儿一般地走向了座位,落座后,和亲王、宝亲王忙问所以。

海贝勒低声说道:“别声张,没见老弟刚才抢那对巨烛出去么?有人在那对巨烛里暗藏了炸葯,要是再慢一步……”摇摇头,住口不言。

和亲王、宝亲王机伶寒颤,忙望向郭璞:“小郭,你怎么知道……”

郭璞淡然笑道:“凭经验,还有嘴上这只鼻子!”

和亲王、宝亲王一怔随即恍悟,宝亲王道:“小郭,你看还会有么?”

郭璞摇头说道:“难说,不过我随时都在留意。”

和亲王哼了一声,道:“那对寿烛是谁去买的,这般不小心!”

郭璞道:“我知道,但现在不动他,待会儿您各位瞧我逮几个叛逆,包准他们一个也溜不掉!”

宝亲王道:“小郭,为什么现在不动手?”

“这时候?”郭璞摇头笑道:“那有多煞风景!”

宝亲王扬了扬眉,道:“好大胆的东西,去年逃了,今年竟还敢来……”

适时,走过来几位好事的格格们来问所以。

海贝勒摇头说道:“回去吃喝你们的,没事儿!”

内中三格格德佳瞪上了郭璞,道:“小郭,你说!”

郭璞笑了笑,道:“三格格,海爷说没事儿,我能无中生有,造出点事来么?”

德佳火儿了,可不是真火儿,一拉那另几位,哼道:“神气,走,咱们不问他!”

扭着腰肢,留下一股子香风走了。

这一张桌上的,全互觑失了笑,宝亲王道:“小郭,有你的,敢惹这位胭脂虎!”

郭璞笑了笑,没说话,但忽地,他目光凝注在上座那一桌上。

那一桌桌下,有缕极淡的烟在往上冒。

错非是郭璞那等好眼力,别人还真看不见。

大伙儿立刻发觉,方循他所望望去,郭璞一笑说道:“又来了!”

站起来向上一桌走去,近前,他向着几位褔晋一哈腰:“您几位可否让一让?我要在桌子下拿件东西。”

几位褔晋一见是郭璞,又一听这话,忙站起往两边让去。

郭璞一弯腰,自桌子下扯下一物,手指一捏,一枚线状物坠地,然后他将那东西纳入袖中,含笑说道:“没事了,您几位请坐吧!”

那几位褔晋花容微失颜色,坐了回去。

怡亲王变色轻呼,道:“哥儿……”

郭璞忙道:“王爷,您请放心,郭璞担保出不了任何差错!”

怡亲王一叹说道:“哥儿,你请回吧,待会儿我要好好儿谢谢你!”

郭璞欠身一礼,走了回去,他没有看纪贝勒一眼,但那眼角余光已清晰地看见纪贝勒大为不安。

回到了座上,海贝勒忙问:“老弟,这回是什么?”

郭璞淡然一笑,道:“海爷,是只铁盒子!”

说着,自袖底拿出了那东西,那确是一只四角方方的铁盒子,盒子四角还有几只钉子,已然被郭璞扯弯了。

盒子下方有一个小孔,小孔中还露着一段粗细如麻绳般的引信,那露出的一段不及半尺,郭璞若迟发现片刻,那后果委实是不堪设想。

海贝勒虎目放光,轩眉说道:“好东西,这只盒子怕不能炸塌半座大厅?老弟,这么看来,他们志不在怡亲王一位,要不何时不能下手?”

郭璞淡淡说道:“难说,也许您说对了!”

宝亲王一伸舌头,道:“小郭,这里头是炸葯?”

郭璞笑道:“不错,四阿哥,我要看看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宝亲王道:“待会儿只要抓到他们,我要狠狠地刺向他们几剑!”

郭璞笑道:“您最好能剁了他们!”

宝亲王道:“你怕我心软么?到时候看吧!”

这一桌遂未再说话。而后,竟未见再有什么变化,平平安安地吃喝完了这一席寿筵。

席散后,贺客们都相继出了厅,唯独怡亲王和几位褔晋以及廉亲王跟他的褔晋没走!

郭璞要出厅,却被怡亲王连海贝勒一起叫住。

郭璞既被留住,几位格格们也懒得走,然而却都被两位亲王哄了出去,惹得格格们都噘了小嘴儿。

怡亲王的褔晋把郭璞叫到身边,第一句话便热络而亲切,更诚恳地说道:“哥儿,今儿个多亏了你了,你想要什么,说吧!”

郭璞答得好,道:“郭璞不要什么,但愿王爷与褔晋多褔多寿!”

怡亲王褔晋乐得心花怒放,喜笑颜开,点了点头,转向怡亲王道:“这孩子真好,王爷,我想……”

郭璞没让她说下去,忙向怡亲王道:“王爷,待会儿郭璞要拿刺客,先向您报个备!”

怡亲王道:“哥儿,这还要报什么备?你要多少人?我……”

郭璞摇了摇头,道:“王爷,人多手杂,不如我一人儿俐落,只希望您别把它当回事儿,也别惊动太多的人!”

怡亲王道:“哥儿,别小看我,我也有一身不俗的本领,我不会怕的,要怕我今年也不会宴客了!”

说得也是,郭璞含笑点头,跟着向海贝勒递过眼色。

海贝勒道:“十三叔,您要是没什么事儿,我俩可要出去了!”

怡亲王褔晋刚要张口,怡亲王已然说道:“没事了,不过,哥儿,待会儿看戏的时候,坐我边儿上来!”

郭璞含糊地应了一声,偕同海贝勒告退出厅而去。

刚一出厅,郭璞便皱了眉,那些位花花绿绿的格格们都没走,都在厅外等着他呢!

格格们一见郭璞出来,带着那醉人的香风,一起拥了过来,郭璞忙道:“海爷,能挡一阵么?”

海贝勒苦笑说道:“我是泥菩萨过江,生平也就怕这阵仗!”

说话间,那些格格们已然拥近,一圈肉屏把郭璞与海贝勒围在了核心,这个一句,那个一句,莺声燕语盈耳:“小郭,刚才是怎么回……哎呀,别推嘛!”

“小郭,褔晋叫你干……哎呀,死人,踩着我的脚了!”

…………………………

郭璞眉锋直皱,往外看,梅心站在远处冲着他直笑。

他当下淡然说道:“诸位,没什么事,王爷叫我待会儿看戏!”

“瞎说,看戏还用叫?”

“不行,你骗人!”

“就算是王爷叫你看戏吧,刚才是怎么回事儿?”

…………………………

郭璞道:“刚才?噢!刚才就是这个!”说着,他自袖底取出那铁盒子。

“这是什么?”

“是王爷赏你的么?”

郭璞皱眉说道:“王爷不会赏我这个,这是炸葯,一碰就炸,哪位看看?”

他手一伸,把那只铁盒子往前递去。

炸葯二字本就入耳惊心,何况这一伸?

那些位格格们立即花容失色,娇呼尖叫四起,纷纷向后退去。

郭璞一翻腕,藏回铁盒,道:“海爷,良机不再,快!”

海贝勒立即恍悟,一拉郭璞,飞步冲出重围。

这一来,那些位格格们只当是上了当,在背后这个一句死人,那个一句滑头,全咒骂上了。

郭璞与海贝勒只当没听见,一口气奔出了后院。

请看第六卷“大刀会与总督衙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