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十章 青 龙 卷

作者:独孤红

常老么几个带着郭璞走大街,穿小巷,最后又进了小巷子,这条小巷小叫“青龙巷”。

进了“青龙巷”,又进了一座大宅院的朱漆大门……

这座宅院的两扇朱漆大门敞开着,门口站着两个身穿长袍、英武逼人的中年汉子。

这两个一见常老么来到,左边那名立即说道:“么哥,大哥在大厅候客!”

常老么没说话,带着郭璞往里行去。

这座大宅院,比常老么所居大宅院还大,其宏伟、气派,也是常老么居处所难及。

常老么带着郭璞到了那石阶高筑的大厅之前,大厅前,那石阶上,也站着两个身穿黑袍的中年汉子。

一见常老么到,立即扬声传话:“么哥及‘洪门’贵客到!”

只听大厅内传出一个苍劲话声:“有请!”

这两字甫传出,厅前那两个立即躬下了身。

常老么带着郭璞进了大厅,这座大厅十分宽敞,没什么陈设,但却连座带站地共有近二十个人。

那太师椅座位,成八字形,居中高坐着的,是个脸色红润、须发俱霜的胖老头儿。

胖老头儿穿一身紫缎褂裤,手里拿着个鼻烟,模模儿像个富绅,但他那气度神态极其慑人。

他左边四张太师椅上,坐着四个年纪至少在五旬以上、高矮胖瘦不等的老头儿。

他右边,五张太师椅上却坐着四个老头,年纪也都较常老么为大,最下首的一张椅子空着。

另外,在那胖老头儿的身旁,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獐头鼠目、留着几根山羊胡、满脸姦滑阴诈的瘦高老头儿!

一个则是穿一身大红衣裤、体态刚健婀娜、美艳中常着冷峻、英武中带着妩媚的大姑娘。

在那胖老头儿背后,更一列整齐地站着八名身穿黑色褂裤、打扮俐落的中年汉子,个个太阳穴鼓起,眼神十足,一望知是八名高手保镖。

进了厅,数十道目光齐集郭璞一身,郭璞昂然迈步,视若无睹。

常老么则急步趋前,向座上胖老头儿躬下身:“大哥,客人到了!”

敢情这像个富绅的胖老头儿,就是领袖“哥老会”、称霸大西南的“哥老会”大袍哥!

胖老头儿一摆手,道:“么弟坐!”

常老么应了,走到右边那空着的太师椅前坐下。

他坐定,胖老头儿一双炯炯眼神落向了郭璞,道:“‘洪门’中的燕朋友,我就是‘哥老会’大哥!”

郭璞微一拱手,道:“见过大袍哥。”

胖老头儿一摆手,道:“看座!”

郭璞淡淡说道:“不必了,大袍哥面前,哪有我的座位?好在大袍哥也未另替我设座,我还是站着说话好!”

胖老头儿目中精芒一闪,道:“燕朋友之胆识,是我生平所仅见,如今宾主见面,请表明真身分、直说来意吧!”

郭璞淡淡说道:“大袍哥,我先说明,我不姓燕,也非‘洪门’中人……”

满座色变,唯独胖老头儿平静泰然,他道:“这是我意料中事,请直说!”

郭璞道:“我只是个爱管闲事的江湖人。”

胖老头儿道:“贵姓大名,怎么称呼?”

郭璞道:“姓名无关重要,重要的是我所要管的闲事。”

胖老头儿“哦”的一声,笑道:“‘哥老会’有什么闲事值得外人伸手?”

“有!”郭璞道:“贵会有大袍哥领导之下变了质,违背了当初创会的宗旨。”

“住口!”左边第一张椅子上,那威猛老头儿厉声叱道:“哪里来的狂小子野后生,敢批评……”

胖老头儿微笑说道:“二弟,听他说下去。”

威猛老头儿哼了一声,闭口不言。

胖老头儿微笑说道:“年轻人,可否说明白点?”

“可以!”郭璞道:“我请问大袍哥,贵会当初创会之宗旨是什么?”

胖老头儿毫不犹豫,道:“行侠仗义,扶弱济倾……”

郭璞截口说道:“这是表面上的,暗地里的吧?”

胖老头儿脸色一变,犀利目光直逼郭璞道:“驱逐满虏,收复社稷……”

郭璞道:“这是当初创会宗旨,如今呢?”

胖老头儿道:“当初如此,如今如此,传至亿万年而不变!”

郭璞淡然笑道:“真的么?大袍哥!”

胖老头儿脸色微变,道:“自然是真的!”

郭璞笑道:“那么我请问大袍哥,如今这个四川总督岳钟琪属下的‘查缉营’中,全是‘哥老会’的袍哥,这怎么说?”

胖老头儿脸色又复一变,道:“这你怎么知道?”

郭璞淡淡一笑,道:“在座诸位之中,哪一位跟‘神鹰’仇英是朋友?”

站在胖老头儿身右那瘦高老头儿突然说道:“仇老头是我的朋友!”

郭璞道:“阁下是……”

胖老头儿接口说道:“这位是我的师爷,兼敝会的文牍。”

郭璞“哦”的一声,点了点头,未说话。

胖老头儿又道:“这么说,是仇神鹰告诉你的?”

郭璞点头说道:“不错,事实如此!”

胖老头儿扬了扬白眉,道:“那么我不得不承认,确有其事。”

郭璞道:“那么我说贵会违背了当初创会的宗旨,并没有说错。”

那位师爷突然说道:“阁下你还是错了!”

郭璞淡然说道:“是么?我愿闻其详!”

那位师爷道:“岳总督是汉人,敝会是为汉人做事。”

“好说!”郭璞道:“那么我请问,他又是为谁做事?”

那位师爷微微笑道:“阁下,那是岳总督自己的事,敝会只知为他做事。”

郭璞道:“而事实上,贵会等于是替满虏效力。”

那位师爷道:“阁下,话不能那么说,就算是,那也是敝会的私事。”

郭璞双眉微扬,淡淡笑道:“贵会为汉族世胄,先朝遗民,恐怕这称不得私事。”

那位师爷嘿嘿笑道:“阁下,汉族世胄,先朝遗民,为朝廷效力的,不只是‘哥老会’,像军机大臣张,故大将军年,如今的四川总督岳,哪一位不是汉族世胄,先朝遗民?”

郭璞微微一笑,道:“阁下不愧是师爷,委实能言善辩,只是,阁下,他们一个个丧心病狂,弃宗卖祖,难道贵会也要跟他们学学?”

满座色变,那位师爷脸色更难看。

郭璞紧接着说道:“恐怕你阁下还不知道年大将军是怎么被害的,为什么被害的,岳钟琪当初又是怎么样的打算?”

那位师爷冷笑道:“故大将军年,是怎么被害的?”

郭璞道:“年大将军暗中向‘丹心旗’主悔了过……”

那位师爷截口说道:“就算是吧,岳总督当初又是怎么打算的?”

郭璞道:“岳钟琪本有些起兵举义之心,但见曾、张二位先生是两个书生,毫无长远之计划,地无实力可言……”

那位师爷道:“岳总督明智,事本不可为!”

郭璞道:“什么事可为?弃国仇家恨于不顾之事可为?无羞无耻之事可为?曾、张二先生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尚冒杀身之险来说岳钟琪,诸位俱皆江湖豪雄,难道连个文弱的读书人都不如么?”

满座皆脸红,那位红衣美姑娘面有异色,目射异采。

那位师爷则目射狠毒地道:“看来阁下的脑袋不只一个,命也不只一条!”

郭璞傲然笑道:“那没什么,汉族世胄,先朝遗民,头可断,血可流,志不可屈,我这颗头颅这条命,谁有办法谁拿去!”

那位师爷嘿嘿笑道:“恐怕阁下再有一条性命赔在这儿,也是枉然!”

郭璞冷冷一笑,道:“我明白了,阁下是师爷,这‘哥老会’为满虏所用之事,恐怕完全出自你阁下的好主意!”

那位师爷阴笑说道:“主意是我的,但采纳不采纳,那还得看大哥。”

郭璞双眉一扬,方待再说——。

胖老头儿突然说道:“你今天就是为这事来找我?”

郭璞点头说道:“事实如此。”

胖老头儿道:“那么,你要我怎么办?”

郭璞道:“我不能也不敢左右贵会,不过,‘洪门’、‘大刀会’、‘铁骑帮’甚至于每一个汉族世胄,先朝遗民,都为匡复大业在抛头颅,洒热血,贵会该怎么办,那全在大袍哥明智抉择!”

那位师爷一旁说道:“阁下,你别忘了螳臂难挡车,卵难击石,岳总督统雄兵,率猛将,镇守西南,‘哥老会’没办法……”

郭璞冷笑说道:“你阁下就算没读过书,也该听人说过古今……”

胖老头兜截口说道:“够了,阁下,假如我不愿意改变现况呢?”

郭璞淡淡笑道:“大袍哥,我说句话你也许不相信,假如大袍哥不愿意改变现况,今天这‘哥老会’就要在江湖中除名!”

此言一出,满座色变,数声叱喝之中,两旁九个老头儿都站了起来,而独胖老头儿坐着未动,他掀眉大笑,道:“年轻人,就凭你?”

郭璞道:“己绰绰有余,难不成大袍哥不信?”

胖老头儿道:“何止不信?只怕在座我这几个兄弟没一个肯信!”

郭璞道:“那容易,大袍哥,贵处院落甚大!”

胖老头儿上身微仰,道:“你敢是有意较量一二?”

郭璞点头说道:“正有此意!”

“好!”胖老头儿猛一点头,双目大放异采,道:“年轻人,别的不说,冲着你这份胆识、豪气,‘哥老会’交你这个朋友,年轻人,我这大厅地方也不小!”

郭璞抬眼环扫,微微点头,道:“够是够,大袍哥,容我进一句最后忠言,我不愿……”

那位师爷突然笑道:“年轻人何患后劲不够?”

郭璞双眉微扬,淡淡说道:“看来阁下是唯恐天下不乱,你是激我还是激大袍哥?”

那位师爷脸色一变,笑道:“年轻人,我想请大袍哥杀了你!”

郭璞笑道:“才是真心话,阁下,别以为我是充壳子……”

那位师爷道:“那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郭璞道:“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了。”

那位师爷嘿嘿笑道:“那就好!”

胖老头儿突然说道:“年轻人,咱们打个赌……”

郭璞道:“大袍哥,你我赌什么?”

胖老头儿道:“咱们三阵定输赢,若赢的是你,‘哥老会’听你的,从今跟着你走,若输的是你,那你……”

郭璞截口说道:“我听凭‘哥老会’处置!”

那位师爷神色一喜,那位大姑娘则神色一忧。

胖老头儿摇头说道:“不,年轻人,你的胆识与豪气令我心折,我欣赏你喜欢你,倘若你输,委曲你,跟在我身边一辈子。”

大姑娘忧容尽扫猛一喜,那位师爷皱了眉。

郭璞看的清楚,道:“大袍哥,那对我来说,未免太便宜了。”

大姑娘瞪了他一眼,既气又急。

胖老头儿笑道:“年轻人,跟在我身边一辈子,那滋味并不好受。”

郭璞双眉微扬,道:“既如此,我答应,不过我也有个附带要求……”

胖老头儿道:“年轻人,你说!”

郭璞道:“将三阵改为十阵,我逐一领教十位的绝学!”

胖老头儿笑道:“年轻人,你怕三阵对你太少?”

郭璞淡淡笑道:“大袍哥错了,不是对我而是对贵会,这十阵之中,只要我有一阵输,我立即是大袍哥的!”

大姑娘大急,但她未开口。

那位师爷面有喜色,突然笑道:“年轻人,你是视‘哥老会’无人?”

胖老头儿脸色一变,道:“年轻人,你未免太狂了!”

郭璞淡淡说道:“大袍哥,緰赢是我自己的事!”

胖老头儿双目暴射异采,猛一点头,道:“好!年轻人,你比我年轻时还狂,就这么说定……”

郭璞扬眉说道:“哪位赐教?”

胖老头儿喝道:“么弟!”

常老么应声而起,略整衣衫,举步走向郭璞。

郭璞道:“么老,十阵费时不少,我想彼此无须多说无谓废话!”

常老么一点头,道:“阁下说得是,请发招!”

郭璞道:“非我僭越,实不敢不领么老相让之情,请小心!”

话落,抬手,五指一晃向常老么左肩搭去。

常老么左肩一矮,向右滑步,右边一掌由下而上,闪电一般拍向郭璞左肋,出手之快,令人咋舌。

自然,郭璞头一招不过是虚应故事,用意只是引得常老么发招,如今一见常老么出手,他便真玩艺儿抖手而出,左掌下挥,五指一翻已轻易扣上常老么左腕脉,一触即松。

他虽是一触即松,常老么却是吓了一跳,左半边身子,猛然一麻,紧跟着他红了老脸。

郭璞淡然说道:“么老,承让!”

常老么竟没能走完一招,满座为之震惊。

大姑娘瞪了美目,那位师爷脸色一变。

胖老头儿则动容喝道:“好身手,么弟回来,九弟!”

身材跟常老么差不多的老九应声而出。

他身材跟常老么差不多,遭遇也跟常老么差不多,勉强走完两招,左肩上被郭璞轻轻拍了一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青 龙 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