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一章 押解狂生

作者:独孤红

郭璞出了这位“哥老会”大袍哥的居处,然后戴上面具出了“青龙巷”,如所约地在上灯之际到了“蜀中客栈”。

他到了“蜀中客栈”的时候,海腾、海骏已牵着三匹坐骑,在客栈门口等着了,一见郭璞来到,忙上前见礼:“郭爷,您来了!”

郭璞含笑点头,道:“怎么样,二位,玩得好么?”

这一问,问得海骏眉飞色舞,道:“乖乖,甭提了,这成都要比京里好玩多了……”

郭璞道:“那你错了,成都比不上京里,只因为京里的地方你玩儿腻了,还有些好地方围在‘紫禁城’里进不去,所以……”

海骏一摇头道:“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善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张献忠的‘七杀碑’,京里就没这玩艺儿!”

“废话!”海腾一旁插口说道:“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陶然亭’旁的香冢,成都有么?”

海骏一怔,红了脸,哑了口。

郭璞笑道:“行了,二位,各地方有各地方的名胜古迹,要是每个地方的名胜古迹都一样,那就不必周游天下了。”

他摆了摆手,道:“天色不早,别让人等着焦急,咱们走吧!”顺手拉过了缰绳。

适时海腾问道:“郭爷,有收获么?”

郭璞点头说道:“有,不大,咱们边走边谈。”

于是,三人翻身上马,向总督府驰去。

马行徐缓,行走间,郭璞把他进“哥老会”的经过,概略地说了一遍,当然,那改了不少。

听毕,海腾道:“郭爷,这么说,‘哥老会’很可靠了?”

郭璞点头说道:“不错,岳钟琪这个人是不等闲,他能把偌大一个帮会组织收为己用,而且使他们服服贴贴,这不是一般人所能办到的。”

海腾道:“也许沾了他是个汉人的光。”

郭璞点头说道:“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绝不是唯一的原因,他的才干不能抹煞,只怕他将来的成就不会比年爷差。”

海骏嘴快,摇头说道:“年爷成就大又如何,丰功伟业到头来落个这般下场,人不能太能干了,否则会招来……”

海腾瞪了他一眼,他却还以一瞪,道:“怕什么?我才不怕呢,大不了掉颗脑袋!”

海腾道:“你有几颗脑袋?”

海骏道:“一颗,多了就不稀罕了!”

郭璞笑道:“海骏,错了,多了那是大稀罕!”

海腾跟海骏都笑了。

郭璞却接着说道:“你两个都没错,除了该学海爷外,还该学点谨慎,像海爷,谁提起谁敬佩,但在朝廷又能落到什么?”

海骏道:“郭爷,您知道,爷是什么都不求的。”

郭璞道:“话虽这么说,但却令人不能不为海爷扼腕叫屈!”

海骏扬眉说道:“其实,郭爷,我几个哪一个不暗地里愤慨不平?海爷自进宫伴驾以后,大内一直平安无事,天知道这是谁的功劳!”

郭璞道:“可就因为海爷不擅做官,到头来落得一场空。”

海骏猛一张嘴,但倏地他又改口说道:“郭爷,不说了,再说我就想杀人了。”

郭璞笑道:“那你还是别说的好!”

于是,这三位全默然了……

须臾,马抵总督府,总督府的两名亲随早候在了门口,一见三人回来,忙迎下石阶,一个说道:“三位可回来了,再不回来大人就要派人去找了!”

郭璞一边下马,一边问道:“怎么,岳总督有事儿么?”

“没什么!”那名亲随道:“大人只是着急,已候驾多时,三位快请进去吧!”

说着,接过三人手中的缰绳。

郭璞一声有劳,领着海腾、海骏走进了总督府。

甫到前院,只见岳钟琪一身便装,正负着手在青石小径土来回走动,的确显得很焦急。

听到步履声,他猛然抬头,神情顿时一松,举步迎了过去,边走边笑道:“三位终于回来了……”

郭璞近前笑道:“让总督挂心久等,我很不安!”

岳钟琪笑道:“那什么话,既然回来了就行,郭总管恐怕不知道,这多日子来,成都令人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之感!”

郭璞含笑说道:“可以想像得到,不过四川一地俱在‘哥老会’势力范围之内,别的江湖人恐怕难以活动!”

岳钟琪摇头说道:“那要看什么江湖人了,身手高明的,‘哥老会’仍没办法对付,再说,‘哥老会’里也有不少顽固份子。”

郭璞“哦”的一声,道:“是么?”

岳钟琪淡淡说道:“怎么不是,有很多人不是出自真心地为我效力。”

郭璞道:“那怎么会?‘哥老会’既为总督所用,那表示他们的大袍哥点了头,既然大袍哥点了头,谁还敢……”

岳钟琪笑了笑,道:“大袍哥的那个头,点得很勉强。”

郭璞“哦”的一声,道:“这怎么说?”

岳钟琪道:“为了他‘哥老会’的本身,他不得不点头。”

不知他是不知道,还是不愿深说。

郭璞点了点头,道:“说得是,他是得为他‘哥老会’的本身安危着想。”

岳钟琪笑了笑,突改话题:“怎么样,三位玩的好么?”

郭璞点头笑道:“还好,海爷这二位护卫还直说成都比京里好呢!”

岳钟琪“哦”的一声,转注海骏,笑问道:“是么,二护卫?”

海骏赧然笑道:“这是我一人儿的看法,郭爷跟海腾全不赞同。”

岳钟琪笑了,摇摇头,道:“真没想到还有人说成都好,也许是我待久了……”

忽地抬眼说道:“不过,川味闻名天下,四川的辣椒豆瓣酱倒很不错!”

一句话听得郭璞三个都笑了。

笑声中,岳钟琪忽又说道:“三位要不要带点土产回去?如果要的话,待会儿我派个人为三位办妥了,若待明天再办一早恐怕来不及!”

郭璞尚未说话,海骏已抢着说道:“那敢情好,带回去送人情,免得让他们说咱们一趟四川玩的舒服,却什么都不带不够意思,再说,那几个也爱吃辣的,大葱大蒜吃腻了,换换口味也好!”

这一句,听得又都笑了。

郭璞翻了海骏一眼,道:“你倒会拿别人的银子送人情!”

海骏脸一红,岳钟琪已然笑道:“小意思,几坛子辣椒豆瓣酱还透不了支!”

笑声中,他唤来了一名亲随交待了。

望着那名亲随应声而去,郭璞笑顾海骏,道:“这下好,看你到时候是顾犯人还是顾酱!”

海骏红着脸笑道:“鱼与熊掌,我两样都顾,必要的时候我拿坛子当暗器,也让他们尝尝闻名天下的四川辣椒豆瓣酱!”

这一句更逗人,几人哈哈大笑。

笑声中,岳钟琪忽道:“三位来的时候,可曾碰见可疑的人?”

郭璞笑道:“岂止可疑,简直就明目张胆,指明了要劫人犯!”

岳钟琪双眉一扬,道:“好大的胆子,郭总管可知道都是些什么人?”

郭璞笑道:“多得很,什么‘洪门天地会’、‘大刀会’、‘铁骑帮’,还有三山五岳、四海八荒的英雄好汉,齐全得很!”

岳钟琪眉锋微皱,点头说道:“那就不会有错了……”

郭璞微愕说道:“怎么,莫非总督有所……”

岳钟琪点头说道:“我已接获密报,巫山、大巴、米仓一带,连日来到了不少江湖人物,他们都潜伏在山中等候三位路过。”

郭璞扬眉笑道:“敢情已封锁了出川之路……”

岳钟琪道:“所以我预备派人护送三位……”

郭璞摇头说道:“多谢总督,不必再烦劳别人了,在四川境内有总督麾下的‘哥老会’沿途照应,谅不会出什么乱子,一旦出了川境,‘哥老会’的势力也就不够了……”

岳钟琪道:“可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不敌人多,三位就是这么三个人……”

郭璞淡淡笑道:“总督练军是否要求部属以一当百?有道是,兵在精而不在多,将在谋而不在勇,人多并不一定好办事,再说我也估量过三个人足够应付一切,否则我就多带人来了!”

岳钟琪笑了笑,道:“郭总管该是位高明将才,既如此,我就不勉强了,晚饭已为三位预备好了,三位吃过饭后请早安歇吧!”

郭璞含笑拱手,道:“多谢总督!”

岳钟琪含笑一句:“别客气,这是最起码的招待,三位上差莅临,我总不能连饭都不管!”

说笑着,他陪着三人往大厅行去。

饭后,三人辞出大厅,迳回偏院住处,回到了住处后,海骏便要忙着洗脸洗脚。

郭璞笑道:“海骏,你这么忙干什么?”

海骏一边打水,一边说道:“睡呀,明儿个还要起早……”

郭璞笑道:“谁说要睡觉,谁又说明天要起早?”

海骏一怔站直了腰,道:“郭爷,难道一夜不睡坐等天明?”

郭璞道:“谁说的,真要那样,你吃得消么?”

海骏又一怔,道:“那您是什么打算?”

郭璞笑了笑道:“如今别问,等你要的辣椒豆瓣酱买回来后再说。”

海腾一旁笑了,海骏红了脸,一瞪眼,道:“笑什么,等回去你就别吃!”

海腾道:“怎么,你不给吃?”

海骏道:“当然不给,瞧你那没事人儿似的,好像就我一人口馋!”

海腾笑道:“那可不是么?这话是你自己说的。”

海骏一点头,道:“不错,我馋,你更别想吃了!”

海腾笑道:“不给吃没关系,我偷,要不出了川境一有警兆我就用坛砸,全便宜他们,咱们都别吃!”

郭璞笑了,转个身和衣躺在了床上。

海骏有点哭笑不得,狠狠地瞪了海腾一眼,不再说话,搬张凳子过来,往那儿一坐,荡起了那双大脚丫。

总督府人办事能力不差,初更不到,土产办来了,整整十小坛辣椒豆瓣酱全送到了偏院。

谢声中,郭璞送走了那名亲随。

望着那十坛土产,海骏喜得打转,咧着大嘴直乐:“乖乖,这趟四川没白来,回去够吃三个月的……”

海腾一旁插口说道:“当然,跟着郭爷走,哪还有错?海骏,下次再有这种事儿,你去不去?”

海骏一个劲儿地点头,道:“去,去,去,当然去,只是,哪儿去?”

海腾道:“江西萍乡!”

郭璞想笑,但他忍住了。

海骏一怔道:“江西萍乡?到那儿去干什么?”

海腾道:“也是押犯人,萍乡出煤,你可以拣一百袋回去啃,那够爪吃半年的!”

郭璞忍不住了,海骏明白了,红着脸大叫一声:“好小子你敢冤我!”

他抬手便抓,海腾则往那十个坛子后一躲,道:“海骏,打吧,砸了坛子我瞧你吃什么!”

海骏一惊,忙缩回了手,跳着脚要骂。

郭璞及时说道:“够了,二位,再要闹下去,明天人家总督府的人,就全没大牙了,你二位忍心让人说话跑风?”

那两位都笑了。

沉默了一会儿,海骏忽道:“郭爷,如今可以睡觉了吧?”

郭璞尚未说话,海腾一旁又插了嘴,道:“可以,只是,你睡得着觉么?”

海骏道:“我为什么睡不着?”

海腾道:“怕人偷你的辣椒豆瓣酱呀!”

海骏又瞪了眼,只是这回他没动手,道:“海腾,看来这趟四川你来坏了!”

海腾道:“怎么说?”

海骏道:“在府里你沉默寡言,一本正经,也最庄重,怎么如今……”

海腾道:“那怨不得我,老实说,我只怕吃不到辣椒豆瓣酱。”

海骏一怔,郭璞笑道:“这才是实话!”

海骏也笑了,三人阵阵欢笑,有乐儿便逗,一团高兴,哪像要押的人上路,马上就要冒那千里风险呢?

这一闹,直闹到了近三更,总督府的灯火,一点一点的熄灭了,整座总督府也越来越静了。

海骏突然说道:“郭爷,如今可以睡了吧?”

郭璞皱眉笑道:“你怎么老想睡?不行!”

“天!”海骏苦着脸道:“您要熬夜吗,郭爷?”

郭璞忽地自床上一跃而起,笑着说:“我出去一下,等我回来才准睡!”

海腾、海骏俱皆一怔,海骏道:“您这时候要出去?上哪儿去?”

郭璞道:“找岳总督聊聊去!”

海腾、海骏又一怔,郭璞已飘然出了门。

郭璞甫出偏院,便碰见了个值夜的亲随,他向郭璞一哈腰,含笑打了招呼:“郭总管还没睡?”

郭璞道:“没有,总督安歇了么?”

那名亲随摇头说道:“我在前院值夜,不知道,怎么,您有事儿?”

郭璞点了点头,道:“我想见见总督,可否麻烦为我通报一声?”

那名亲随迟疑了一下,旋即点头,道:“您请等会儿,我这就去通报。”

说着,他向郭璞哈了个腰,转身急步走向后院。

郭璞,则负手欣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押解狂生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