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四章 拦路劫人

作者:独孤红

船,扬着帆向前驰进,半个时辰平静过去,竟然毫无动静,郭璞倒不觉如何,船舱里海骏可忍不住了,只听他道:“郭爷,有了么?”

郭璞笑道:“就是有,也被你这一声吓跑了!”

海骏道:“郭爷,我看八成儿他们没发现咱们。”

郭璞道:“难说,不过,我倒希望他们来。”

海骏道:“怎么,郭爷?”

郭璞道:“一路太平静了,那多没意思?”

海骏道:“我倒不希望他们来!”

郭璞“哦”的一声,道:“那为什么?”

海骏道:“我跟海腾只能在里面,也落不着打!”

郭璞笑道:“敢情你只是想打,海骏,你要弄清楚,你跟海腾的责任比我大,顾好了你的,那比什么都重要。”

海骏道:“您放心吧,有丝毫差错您唯我两个是问!”

风顺、湍急,大有一潟千里快如箭之概。

将二更时,酆都已然在望。

郭璞笑道:“海骏,你两个小心了,这儿有鬼…”

海骏急道:“怎么,郭爷,来了?”

郭璞笑道:“别紧张,我说快到了酆都城了!”

“酆都城!”海骏叫道:“乖乖,都快到酆都城了,我出去瞧瞧,这酆都城到底什么样子……”

他话声方落,郭璞一眼瞥见前面近百丈处江面上,横着一条黑忽忽的物体,不知道那是什么。

适时,海骏已到了身后,郭璞抬手前指,道:“海骏,你瞧,那是什么?”

海骏凝目一望,摇头说道:“郭爷,太远了,又是在夜里,看不清楚!”

海腾当即扬声说道:“老人家,这儿江面有陆地么?”

只听船后李顺应道:“这儿没有,客人,要近三峡才有。”

郭璞眉锋一皱,道:“海骏,我看不大对,进……”

忽听海骏叫道:“郭爷,快瞧,那是条大船。”

不错,说话间两下距离已近,可以看清楚了,那是条船,一条没点灯的船,而且是条双桅大船。

郭璞双眉一扬,笑道:“不错,海骏,在江心有人这样停船么?”

海骏道:“没听说过,江面让它拦住了大半……”

郭璞道:“那么,海骏,如今是你该进去的时候了。”

海骏应了一声,要走,忽地他“咦”了一声,讶然说道:“郭爷,您何来鹿皮手套跟这些……”

郭璞笑了笑道,“记得我要你俩带暗器么?我也带了些。”

海骏诧声说道:“我怎么没瞧见您……”

郭璞笑道:“要都让你看见那还行?海骏,是时候了,快进去吧!”

海骏应了一声,满肚子纳闷地走了。

海骏一走,郭璞立即扬声说道:“老人家,看见了么?那是条船!”

只听李顺应道:“客人,我看见了,这是谁的船横在江心……”

郭璞道:“别管他是谁的,咱们避开它。”

李顺应了一声,船头立向右偏去。

说话之间,船已进五十丈内,这下看的更清楚了,那是条熄了灯的双桅大船,船上不但没有灯火,而且连个人影也瞧不见,更听不到一丝声息。

郭璞正在竭尽目力搜索可疑之处,忽听船后李顺“咦”的一声,叫道:“客人,这是王老八的船,怎么……”

郭璞忙道:“老人家,你认识这条船?”

李顺道:“来往这条水路常碰面,彼此很熟。”

郭璞“哦”的一声,道:“那他怎么好好的把船横在江心?”

李顺道:“客人,要不要我问问?”

郭璞略一思忖,道:“也好,老人家,你问问吧!”

适时,两条船距离已在三十丈内。

李顺立即扬声唤道:“老八,出来一下,我是李顺!”

他这一声在夜色中传出老远,然而那艘船却没动静。

郭璞双眉一剔,李顺跟着又叫了一声,这一声话声甫落,只见那条舶的船舱门倏然打开,由里面跌跌撞撞地跑出个人来,那是个一身船家打扮的老头。

他一出船舱便向这边挥了手,惊骇万分地呼道:“李顺哥,快来帮个忙,我船上出了事儿了!”

李顺忙问道:“老八,什么事儿呀,你怎么把船……”

只听那王老八叫道:“李顺哥,我碰上强盗了,快来帮个忙吧!”

李顺应了一声,忙问郭璞道:“客人,您看怎么样?”

郭璞道:“让我来问问他……”

他立即向着那条船扬声说道:“强盗是抢了东西,还是杀了人?”

王老八应道:“抢了东西,也杀了人!”

郭璞道:“他们怎么没杀你?”

这,一句话问住了王老八,他半天没答上话来。

郭璞扬眉一笑,道:“你等着,我们这就过来!”

王老八连忙答应了一声。

郭璞当即又道:“老人家,船放慢一点!”

李顺答应了一声,船行顿为之一缓。

郭璞又道:“老人家,王老八还有些什么人?”

李顺道:“一个老伴儿,两个儿子,别的没人了。”

郭璞眉锋一皱,喝道:“老人家,停船!”

李顺连忙一声答应,但是风顺水急,船一直前驶数丈才停住,如今再算算,两船相隔只有二十丈上下了。

王老八急了,忙道:“李顺哥,怎么不过来呀?”

郭璞应道:“王老八,叫你那船舱里的那些人出来说话!”

王老八一哆嗦,忙道:“舱里没人了,都被杀……”

郭璞道:“王老八,别帮他们骗人了,他们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王老八又一哆嗦道:“你是谁?”

郭璞道:“这条船上的主人,你要不叫他们出来我救不了你,他们要不肯出来,这条船掉头就走!”

王老八傻了眼,他尚未说话,舱门倏又打开,由那黑黝黝的船舱里,一连窜出两个人来,那是两个身躯高大的黑衣蒙面人,郭璞一看便知,那是“雍和宫”的喇嘛。

他当即笑道:“王老八,他们不是人难道是……”

余话犹未出口,只听左边那高大黑衣蒙面人喝道:“姓郭的,算你狡猾……”

郭璞“咦”的一声,道:“怎么,阁下认识我郭璞?”

左边黑衣蒙面人道:“不认识就找不上你了。”

郭璞道:“二位找我有何贵干?”

左边黑衣蒙面人道:“你少装糊涂了!把你所押的两个犯人留下便罢,如若不然,这‘酆都城’江面就是你的葬身之处!”

郭璞“哦”的一声,笑道:“原来二位志在人犯,那就怪了,二位既志在郭璞与人犯,干什么为难无辜船家?我跟你打个商量……”

“少废话!”那个左边黑衣蒙面人叱道:“说,你留不留下两名犯人?”

“留!”郭璞点头说道:“但我要跟你打个商量。”

“说!”左边黑衣蒙面人叱道:“只是我把话说在前头,你少弄鬼!”

郭璞道:“彼此点头成约,好来好往,我干什么弄鬼?别为难无辜船家,把王老八一家放了,然后……”

“那容易!”左边黑衣蒙面人道:“你把两名犯人先交过来,我立即放王老八一家!”

郭璞笑道:“你把我当成三岁孩童,那不行,你得先放王老八一家,反正你志在必得,让他们到这条船上来有什么两样?”

那左边黑衣蒙面人冷笑说道:“你在痴人说梦,你不先交犯人,我就杀……”

郭璞截口道:“那随你,你尽管杀,我老实告诉你,用王老八一家人来威胁我那没有用,我跟他非亲非故,在我这个为朝廷效力的人眼中,几条草民之命那如同鸡犬,不算一回事儿!”

左边黑衣蒙面人道:“那你为什么要他?”

郭璞摇说道:“你弄错了,我不是要他,而是不愿连累无辜,再说,你志在必得,你放了王老八一家之后,我若不交犯人,你们照样可以杀过来,既如此,你留他们有什么用?”

左边黑衣蒙面人冷哼一声,挥手说道:“把那几个押出来!”

船舱里一声答应,十几个黑衣蒙面人拥着一个老妪及两个年轻壮汉走了出来,这三个早就吓瘫了。

左边黑衣蒙面人道:“姓郭的,你过来接他们过去吧!”

郭璞道:“不忙,不忙,王老八,你几个会水么?”

王老八忙点头说道:“会,会,只有……”

郭璞笑道:“那么,你几个往江里跳吧,由水里游过来。”

王老八迟疑着没敢动。

那左边黑衣蒙面人冷哼说道:“要他几个没有用,把他们丢到江里去!”

话声方落,那老妪及两个年轻壮汉已离船飞起,砰然几声,水花四溅,一起落在了江里。

王老八叫嚷了一声,也忙纵身跃入江中。

船尾李顺父子忙着递竹竿、丢绳索拉人。

对船那左边黑衣蒙面人又开了口:“姓郭的,你可以交人了!”

郭璞笑道:“这两个犯人不会水,奈之若何?”

左边黑衣蒙面人道:“那容易,你把船靠过来……”

郭璞摇头笑道:“我哪有送上门去的道理?”

左边黑夜蒙面人道:“那么我们把船靠过去!”

郭璞点头道:“好吧,你们把船靠过来吧!”

左边黑衣蒙面人一抬手,便要发话,倏然目闪凶芒,道:“姓郭的,你敢弄鬼?”

郭璞笑道:“我站在这儿动也未动,弄什么鬼了?”

左边黑衣蒙面人厉声说道:“你把船家弄走了,谁替我们开船?”

郭璞笑道:“你明白了?可惜你明白得太晚了,不过,那也没有关系,你们都有一身高来高去的本领,如今两船距离不到二十丈,飞掠过来不就行了么?”

左边黑衣蒙面人目中凶芒一闪,狞笑说道:“说得是,多谢提醒!”

一挥手,他背后窜起四个身影,腾身掠了过来。

郭璞睹状笑道:“你们这些大胆叛逆,不但不知死活,而且笨蠢得可怜,凭你们就想拦路劫钦犯?”

一弯腰,自革囊中抓了两把“断魂砂”,待得那四个掠近一丈,双手齐发,两把毒砂满天花雨般打了出去。

这位郭璞打暗器的手法,高人数等不止,令人躲的念头都来不反转,更别说挪移躲闪了。

他的腕劲真力何等之强?铁砂粒粒透衣而入,那四个几声惨呼,直如断线风筝,砰然连声地坠入江中,一阵水花翻动,立即不见。

郭璞抚掌大笑:“痛快,痛快,海骏,我一下撂下去四个!”

海骏在舱里叫道:“郭爷,还嫌少!”

郭璞道:“那好,瞧着吧,待会儿来几个我揍几个。”

他两个一说一答,众喇嘛那里可惊破了胆,气炸了肺,然而,吃瘪是吃定了,没了船家,那艘船分毫动弹不得,隔江岸又远,想走却又走不掉。

蓦地里,那左边黑衣蒙面人厉喝说道:“拿家伙来,烧他的船!”

他背后尚未答应,郭璞已然笑道:“烧吧,只要一起火,我马上把这船靠过去,看你们往哪儿跑,要烧咱们一起烧,一个也别想活!”

这句话吓人,那左边黑夜蒙面人机伶一颤,没敢再动。

郭璞笑道:“怎么样,阁下,要不要我把船再靠近些?”

左边黑衣蒙面人厉笑说道:“那敢情好,你靠过来吧!”

郭璞笑道:“你以为我会那么傻么?听着……”

他突然发声说道:“老人家,我想麻烦两位令郎一趟。”

李顺忙道:“客人尽管吩咐,麻烦不敢当!”

李顺道:“我先谢了,两位令郎可会水?”

李顺道:“长年水上生涯,哪有不会水的?”

郭璞道:“那好,麻烦他两位带着家伙,下水去在那条船底凿上几个大洞,然后咱们看水淹耗子,只记住,要潜水!”

这是个报仇的机会,李顺刚一声答应,砰然两声他那两个儿子已下了水,水花一翻便已不见,果然好水性。

众喇嘛魂飞魄散,左边黑衣蒙面人厉声叫道:“姓郭的,你敢……”

郭璞笑道:“有什么敢不敢的,凡叛逆,遇上格杀勿论,这是王法,谁叫你们敢胆大妄为,拦路劫钦犯?”

话声方落,只听那条船底响起了一阵砰砰之声。

众喇嘛机伶暴颤,左边那名一挥手,道:“咱们跟他拚了,走!”

领着众喇嘛腾身慾起。

适时,由下游江面上顶风破浪、如飞驶来几艘“浪里钻”快船,共有五艘之多,每条船头站着一个人。

只听站在最中那条船头之人扬声喝道:“姓郭的,武林水路豪雄到了,你纳命来吧!”

左边黑衣蒙面人却也机灵,一摆手,立即停身不动,扬声唤道:“朋友们快来,姓郭的凿了我们的船。”

只听那人说道:“没关系,朋友们到了,他害不了人!”

这是哪路豪雄来得这么快?

郭璞皱了眉,这些武林水路忠义豪雄不明所以,假如他们反过来派人凿了这条船,那后果便不堪设想。

郭璞脑中闪电百旋,双眉一扬,震声喝道:“你们停船,否则我先杀了两名犯人!”

这一招果然有效,那五艘快船冲势立为之一顿。

然而,左边那黑夜蒙面人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拦路劫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