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九章 红衣喇嘛

作者:独孤红

天刚黑时,人马已到芦沟桥。 

夜色低垂时,那北京城中的明灭灯光已然在望。 

眼望着那坐落在夜色中的宏伟城池,郭璞高坐雕鞍,长吁了一口大气,神情为 之松懈,一丝轻微的疲乏也泛上了脸庞:“终于到了,真不容易!” 

海骏激动地道:“郭爷,不知怎么搞的,我想掉泪!” 

海腾也难掩激动地道:“不知爷可安好?” 

郭璞道:“放心,海腾,海爷准出不了差错……” 

忽听曾静说道:“郭总管,煤山在哪个方向?” 

郭璞惑然转注,道:“曾先生要干什么?” 

曾静神情肃穆,道:“我两个要遥拜先皇帝。” 

郭璞抬手往左前方一指,道:“曾先生,就在这个方向。” 

曾静、张熙突然控缰勒马下了地。 

海骏扬了眉,郭璞忙递过一个眼色拦住了他。 

他这里拦住了海骏,曾、张二人那里已整衣拜倒…… 

五人五骑,穿外城而达“正阳门”。 

甫抵“正阳门”,横里闪出个跨刀武官,神气地往路当中一站,手抚刀柄向着 五人瞪了一眼:“哪位是‘海贝勒府’的郭总管?” 

郭璞昂然答道:“我就是。” 

那名武官道:“请下马说话!” 

海骏双眉一挑,便待发作。 

郭璞向着他一摆手,目注那名武官道:“钦命在身,人犯在后,我无暇多事耽 搁,有话只说!” 

那名武官道:“刑部有人在此,请郭总管上前答话!” 

郭璞抬眼一扫,道:“哪位是刑部来人?” 

他这里问了话,那名武官那里抬了手,指向站在远处一队亲兵,那队亲兵之后 ,站着个服整齐的老官儿。 

“刑部朱大人在那儿!” 

郭璞扬了扬眉,纵骑驰了过去。 

海腾、海骏一蹬马,夹着曾、张二人跟了上去。 

近前,郭璞鞍上问道:“哪位是刑部朱大人?” 

那位老官儿忙迎前拱手,堆上一脸假笑,道:“卑职便是朱温,郭总管一路辛 苦。” 

“好说!”郭璞淡淡说道:“朱大人在此相候,不知有何见教?” 

那位朱大人道:“不敢,请郭总管前往刑部交人犯。” 

郭璞道:“刑部怎知我这时候到?” 

那位朱大人忙道:“不瞒郭总管说,地方官府早有禀报……” 

“原来如此!”郭璞淡淡一笑,道:“他们倒挺照顾的,朱大人,不能稍缓么 ?” 

那位朱大人陪笑说道:“上面交待下来,这两名人犯非同等闲,刑部也急着要 审问,所以,所以还是请郭总管……” 

“好!”郭璞一点头,道:“我这就交人,朱大人,麻烦你给我打个收条。” 

那位朱大人忙道:“这个,事关重大,卑职不敢接收,卑职此来只是请郭总管 亲自到刑部去一趟,把人犯……” 

郭璞一摆手,拦住了他话头,转望海腾、海骏,道:“你两个先回去,我跟这 位朱大人到刑部去一趟。” 

海腾扬眉说道:“郭爷,这……” 

郭璞一摇头,淡然说道:“海腾,你想说的我都明白,回去吧!” 

海腾应了一声,却转注那位朱大人冷然说道:“你回刑部说一声,郭爷若有半 点被为难处,留神你那脑袋,海骏,走,咱们先回去!”话落,偕同海骏飞驰而去。 

那位朱大人白了脸,机伶一颤,呆在了那儿。 

郭璞淡然一笑,道:“朱大人,请上马吧!” 

那位朱大人如大梦初醒,回身抬手吆喝,一名亲兵应声牵过了一匹健马。 

朱大人翻身上马,向着郭璞一拱手:“容卑职带路!” 

拉转马头,向前驰去。那队亲兵,则紧跟在曾、张二人身后。 

片刻之后,马抵刑部,那是个不算太小的衙门,门口挂着两盏大灯,一对石狮 子蹲在石阶下,站门的是四名跨刀亲兵,究竟是掌刑衙门,看上去栗人。 

那位朱大人翻身下了马,郭璞与曾、张二人也跟着下了马,那位朱大人告罪一 声,当先行了进去。 

刑部今晚似乎是漏夜办公,灯光通明,四下里戒备森严,如临大敌,本难怪, 这两名人犯太重要。 

这里一行人正往里走,对面迎出了一位服饰整齐、头戴单眼花翎的大员。 

那位朱大人忙趋前打千:“禀大人,‘贝勒府’郭璞押解两名人犯到!” 

那位大员大剌剌地一摆手,那位朱大人低头退后。 

那位大员收回手捋上胡子,望着郭璞含笑说道:“郭总管一路辛苦!” 

郭璞傲不为礼,淡淡说道:“好说,请大人点收人犯!” 

那位大员正眼未看曾、张二人一下,道:“把人犯带进去!” 

那位朱大人应声便待上前,郭璞一抬手,道:“且慢,请大人给我打个收条。” 

那位大员脸色微变,强笑说道:“郭总管,用得着么?” 

郭璞淡淡说道:“事关重大,没有刑部收条何以覆皇命?请大人原谅!” 

那位大员点头说道:“郭总管办事精明……” 

郭璞道:“大人夸奖,这是当然的手续。” 

那位大员勉强笑了笑,当即喝道:“去打个收条,面交郭总管!” 

那位朱大人应声而去。 

郭璞及时说道:“朱大人,请别忘了盖刑部大印!” 

那位朱大人该听见了,但他没答应,匆匆而去。 

有顷,他手捧一纸收条,匆匆而来,近前呈上那位大员。 

那位大员一摆手,道:“请郭总管过目!” 

那位朱大人应声转向郭璞,郭璞接过一看,不差,没忘盖刑部大印,他一点头 将收条揣入怀中,道:“那么,人犯在此,也请大人点收!” 

那位大员道:“郭总管办事还会有错?带了下去!” 

那位朱大人答应一声,向着几名亲兵一招手,那几名亲兵立即如狼似虎地拥着 曾、张二人向后面行去。 

这里郭璞拱了手:“大人,郭璞要告辞了!” 

那位大贝含笑说道:“不忙,郭总管一路辛苦,请喝杯茶再走!” 

郭璞道:“郭璞尚未覆命,也还没有见过敝上,不敢打扰!” 

又一拱手,便要转身,那位大员突然说道:“郭总管,请留一步!” 

郭璞未动,道:“大人还有什么见教?” 

那位大员笑了笑,道:“另外有件事上面已批交刑部办理,我不得不向郭总管 说一声!” 

郭璞道:“大人请明示,郭璞洗耳恭听。” 

那位大员笑了笑,道:“有人告郭总管仗技行凶,杀了‘雍和宫’的国师,不 知可有此事?” 

郭璞毅然点头,道:“不错,确有此事……” 

那位大员笑容一敛,道:“那么郭总管别怪我要下令拿人了……” 

他方要吆喝来人,郭璞已然抢先发了话:“且慢,大人请听我一言!” 

那位大员收住了到了嘴边的吆喝,道:“郭总管有话请说!” 

郭璞道:“大人可知道,‘雍和宫’的国师们乔装改扮,半途拦劫人犯,郭璞 事先并不知道他们真……” 

那位大员截口说道:“郭总管,‘雍和宫’的国师们,岂有乔装改扮、半途拦 劫人犯之理?” 

郭璞道:“郭璞现有人证!” 

那位大员道:“执法讲求两字严明,这么说郭总管有辩?” 

郭璞淡然说道:“郭璞不但有辩,而且应是原告!” 

“好!”那位大员一点头,道:“我奉圣旨审理此事,无论原告、被告,一概 先行收押,明日当堂对质审问,今夜就委曲郭总管在刑部暂住一宿吧……” 

陡扬声喝道:“来人!” 

他这里一声吆喝,各处暗隅中应声转出十几个身躯高大的红衣人,那赫然是‘ 雍和宫’红衣喇嘛。 

郭璞“哦”的一声,笑道:“没想到在刑部又碰见了诸位国师,幸会,幸会!” 

只听一名红衣喇嘛喝道:“郭璞,佛爷等奉旨助刑部拿人,你还不束手就缚?” 

郭璞未予答理,目注那位刑部大员,淡然质问:“大人,他们当真是奉旨助刑 部拿人的么?” 

那位大员冷然点头,道:“不错,确是如此!” 

郭璞道:“是与不是只有大人与他们知道……” 

他话锋一转,接道:“这么说来,大人是当真要收押我了。” 

那位大员道:“法曹岂有戏言?自然是真的!” 

“那好!”郭璞点头说道:“请大人让我看看那被收押的另一位!” 

那位大员冷然摇头,道:“明日当堂对质之际你自会看到,如今……” 

郭璞截口说道:“大人,郭璞迟了一步,该是被告,但似这等未弄清是非黑白 之前就收押人的做法,我不敢苟同,要拘我可以,请大人开出刑部拘票,明日到‘ 贝勒府’提我去……” 

那位大员厉声喝道:“大胆郭璞,你仗技行凶,杀害国师,论罪当斩,如今竟 还敢公然指责刑部,这还得了,拿下了!” 

郭璞摇头笑道:“这种只听一面之词的审案态度更要不得,大人,我老实说, 郭璞原是武林人,刑部若执法严明,我还愿意当堂讲理,否则嘛,我郭璞可以一走 了之,回到武林去……” 

只听一名喇嘛冷冷说道:“郭璞,今夜你若想走出刑部,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郭璞淡然说道:“是么?就凭眼前诸位?” 

那名喇嘛冷哼一声,十几名红衣喇嘛齐扬衣袖,每人手里都握着那歹毒霸道的 火器。 

郭璞看得心头方震,那名喇嘛已然说道:“郭璞,佛爷等已奉圣旨,倘犯人拒 捕,格杀无论!” 

郭璞目闪寒芒,双眉陡扬,笑道:“这还成什么世界?哪里还有王法?什么原 告被告,分明血口反诬,公报私仇,大人……” 

那名喇嘛冷然说道:“郭璞,你明白就好,老实告诉你,佛爷们就是王法!” 

郭璞笑道:“那敢情好,说不得我要闯上一闯了!” 

那名喇嘛狞笑说道:“你只敢动一动,立刻叫你死在火器之下!” 

郭璞扬眉笑道:“我麻烦这位刑部大人送我一程。” 

那位大员一惊便要退,凭他哪能快过郭璞?他脚下刚动,郭璞那钢钩五指已然 落在他手腕上。 

那位大员大惊失色,喝道:“郭璞,你敢犯朝廷命官……” 

“大人,郭璞不敢!”郭璞淡淡笑道:“我只想麻烦大人送我一程,不过,话 又说回来了,我郭璞是个王法难及的武林人,你大人这种官,有了祸国殃民,没了 倒还干净。” 

那位大员又惊大怒,连连喝道:“诸位国师,放火器,放火器!” 

郭璞淡然一笑,道:“大人莫要忘了,大人如今跟我在一起,他们一放火器固 然郭璞难免,而大人这大好前程及一条命……”笑了笑,住口不言。 

那位大员机伶暴颤,面如死灰,猛然挣了几挣,可惜那像蜻蜓摇石柱,未能挣 动分毫。 

郭璞含笑转望众喇嘛,道:“诸位,请让一让!” 

众喇嘛无一人动,适才发话那位喇嘛冷笑说道:“郭璞,你以为有了他便能走 得了么?” 

郭璞道:“诸位,他是朝廷命官,刑部大员!” 

那名喇嘛阴阴一笑,道:“正如你适才所说,像这种朝廷命官,有了祸国殃民 ,没了倒还干净,再说区区一名刑部官儿岂在佛爷们眼内?” 

郭璞心中一紧,道:“这么说,诸位也要连这位朝廷命官,刑部大员一起毁了 ?” 

那喇嘛狞笑说道:“他的缺早已经安排好了递补人选。” 

郭璞心头又复一震,转望那位大员,道:“大人,你听见了么?” 

那位大员浑身颤抖,急道:“诸位国师千万可怜卑职,千万可怜卑职……” 

他这里悲声哀求,众喇嘛却无一人动容,个个转若无闻。 

郭璞摇头一叹,道:“这就是大人执法不够严明,为官不够公正的下场……” 

他一扬双眉,道:“那么,诸位还等什么?” 

那名喇嘛阴笑说道:“佛爷不妨告诉你,若能由刑部正大光明地判你个死罪, 佛爷就不用这万不得已的手法了。” 

郭璞道:“敢情你们想制造个冤狱,不过这样的确好,免得有人说话,便是说 了话,也救我不得!” 

那名喇嘛道:“正是如此,你明白就好,佛爷要想杀一个人,任他有通天本领 也休想翻出佛爷掌心!” 

郭璞一摇头道:“无奈我不愿意任人宰割……” 

那名喇嘛狞声说道:“那说不得佛爷只好用这万不得已的方法了!” 

郭璞忽地目闪异采,道:“诸位恐怕还不知道,我身怀钦赐玉佩……” 

那名喇嘛摇头说道:“那没有用,佛爷等是奉旨拿人!” 

郭璞心中一震,摇头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红衣喇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