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十章 疾风劲草

作者:独孤红

出了刑部,海贝勒命海腾、海骏上马先走,自己则陪着郭璞安步当车地并肩走 了回去。 

行走间,郭璞笑着摇了头:“海爷,您来得正好,再迟一步我就要拚了!” 

海贝勒笑道:“那你就非伤在火器下不可!” 

“说得是,海爷!”郭璞点了点头,道:“可是我总不能束手就缚、任人宰割 呀……” 

海贝勒道:“咱们哥儿们没有束手就缚、任人宰割那一说!” 

郭璞笑了,忽改话锋,道:“海爷,您不是奉派到热河行宫去了么?” 

海贝勒点头说道:“是的,老弟!” 

郭璞道:“皇上既是有计划的要杀我,他不会不把日子安排好,既如此,您又 是怎么赶回来的?” 

海贝勒眨眨眼,神秘地笑了笑,道:“老弟,我会飞!” 

郭璞失笑说道:“海爷,您是怎么知道……” 

海贝勒道:“老弟,我也会掏指算!” 

郭璞道:“说真的,海爷!” 

海贝勒笑道:“老弟,听着,那你就得感谢你那位如今的心上情人,未来的枕 边娇妻了!” 

郭璞霎时红了脸,窘迫地笑道:“海爷,您这是开玩笑,云珠她……” 

“不错!”海贝勒哈哈笑道:“我一提到你如今的心上情人,来日的枕畔娇妻 ,你马上就联想到云珠,这不是不打自招么……” 

说着,又一阵哈哈大笑,笑声中,他道:“皇上有什么事瞒得了云珠?老弟, 你拿去自己看去!”说着,探怀摸出一封拆了口的信,随手递了过去。 

郭璞接过去抽出信笺一看,不由怔了一怔。 

信中的大意,说明了郭璞与“雍和宫”喇嘛在酆都附近遭遇的经过,说的也颇 为详尽。 

署名的也的确是云珠。然而郭璞一看便知,这绝非云珠的笔迹。 

他马上想到了梅心,可是梅心的字迹他也见过,这也不是。 

那么这究竟是谁? 

他心中虽暗暗诧异,嘴里却未加说破,呆了一呆之后,他点头说道:“原来她 都知道……” 

他顿了顿,赧然笑道:“看来我真该谢谢她。” 

海贝勒笑道:“怎么个谢法,老弟?预先告诉我一声,到时候我好躲在一边偷 窥一番,瞧瞧热闹!” 

郭璞脸又红了,红着脸,他道:“海爷,这封信您是什么时候接到的?” 

海贝勒道:“就在我办完事之后,本来我打算在热河多待一天的,真要那样, 我明天这时候才能到,可是一接到这封信,我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快马加鞭昼夜 不停地赶了回来,还好,正是时候,要不然我又要杀人了,其实,杀了他们又有什 么用?就是把他们都杀了,也换不回来一个老弟你。” 

郭璞暗暗感动,也又一次地羞愧袭上心头,道:“海爷,谢谢您!” 

海贝勒一摆手,道:“老弟,你我之间永远别来这一套,怎么样,一路辛苦?” 

郭璞道:“没什么,海爷,倒是海腾跟海骏……” 

海贝勒截口说道:“你别看他俩个都是铁铮铮一样,可都是娇生惯养在家里安 适惯了,没出去的时候想出去,一旦出了门准定归心似箭,个个想家,老弟,我说 对了么?” 

郭璞叹道:“知他们的唯有海爷,一点不错!” 

海贝勒笑道:“他们跟着我多少年了,这都不知道还行,怎么样,老弟,他两 个路上叫苦了么?” 

郭璞摇头说道:“那可没有,海爷,事事多亏了他俩,他俩也不愧是您的人、 您的护卫,没一天不想您,也没一处替您丢人!” 

海贝勒既高兴又安慰地笑了,但他嘴里却这么说:“老弟,别往他们脸上搽粉 ,别替他们说好话了!” 

郭璞也明知道这位贝勒爷的心意,当即说道:“海爷,我说的是实话!” 

海贝勒笑道:“就算你说的是实话吧,这么说来他们还听话!” 

郭璞点头说道:“那是当然,海爷,只是……” 

眉锋一皱,道:“海爷,这趟出门儿,给他们的刺激很大!” 

海贝勒“哦”了一声,扬眉瞪眼,道:“什么事儿,老弟?” 

郭璞一扬手中信,道:“就是这回事儿,海爷!” 

海贝勒也皱了眉,道:“老弟,他们怎么说?” 

郭璞摇头说道:“他们没说什么,海腾较冷静持重,倒是海骏……”摇摇头, 住口不言。 

海贝勒目光逼视,道:“老弟,海骏怎么样?” 

郭璞慾擒故纵地摇头说道:“也没什么,海爷,不可能的事儿,我没答应他, 又何必……” 

海贝勒急道:“老弟,你知道,我是个急性子!” 

郭璞迟疑了一下,道:“海爷,他俩也是一番为主忠心,我说了您可别怪他俩 。” 

海贝勒摇头说道:“不会的,老弟,我何曾怪过他们,又何时忍心怪他们。” 

“那就好!”郭璞点了点头,道:“说来您也不该怪他们,这换谁谁都一样… …” 

他扬了扬眉,接道:“海骏气得流泪,当时就叫我把犯人交地方官府,不管了 ,他们两个心灰意冷都忍不了……” 

海贝勒沉声说道:“糊涂,怎么能这么做!” 

郭璞道:“海爷,这种气换谁谁也难忍,可是海腾说得好,他说您都能忍了, 他们又何独不能……” 

海贝勒脸色一变,道:“老弟,你知道,我不忍还能怎么办,他是个皇上,除 了偶而性起跟他拍桌子外,我还能怎么做?” 

郭璞道:“所以我极力地劝了他们,不为任何一切,得为海爷您!” 

海贝勒的脸色有点难看,未说话。 

郭璞迟疑了一下,道:“海爷,海腾、海骏都让我劝劝您!” 

海贝勒道:“劝我怎地,老弟?” 

郭璞道:“急流勇退,及早抽身,抛弃这儿的一切,带着他们回新疆去。” 

海贝勒微怔,讶然说道:“新疆,你知道,老弟?” 

郭璞摇头说道:“我本不知道,是他两告诉我的。” 

“好快的嘴!”海贝勒道:“我有很多不能离开这儿的理由,要不然我早走了 。” 

郭璞道:“是因为老爷子临终前的吩咐?” 

海贝勒点头说道:“这是原因之一,老弟!” 

郭璞道:“也因为梅姑娘在这儿?” 

海贝勒脸一红,随即神情一黯,道:“我不否认,这也是原因之一。” 

郭璞道:“那么,还有的是……” 

海贝勒道:“主要的还是因为他是皇上,我生就一付赤胆忠心!” 

郭璞道:“海爷,我大胆批评您一句,您这是愚忠!” 

海贝勒浓眉微扬,道:“老弟,古来不乏愚忠之臣,诸如岳武穆、文文山、史 可法,但是他们的人格与节操都是流芳千古、完美无瑕的!” 

郭璞扬了扬眉,道:“那您是一点儿走的念头也没有了?” 

海贝勒毅然说道:“我从没有这个念头,老弟!” 

郭璞双眉扬得更高,道:“那您是等着他排除您了?” 

海贝勒道:“你看会么?老弟?” 

郭璞道:“这是事实,海爷,您也应已明显地感觉到了。” 

海贝勒倏然而笑,笑得有点悲惨,道:“是的,老弟。但是谁叫我身为他的臣 子?” 

郭璞心头一震,道:“那么,海爷,您打算……” 

海贝勒忠义感人地道:“为人臣者,只有一条路,正如诸葛武侯所说,鞠躬尽 瘁,死而后已,也像文文山所说,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 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老弟,我求的就是这!” 

郭璞沉默了一下,道:“海爷,我没答应他俩,也不敢陷海爷于不忠不义,可 是,海爷,我奉劝一句,您这……” 

“老弟!”海贝勒截口说道:“谢谢你,但是我要求你谈点别的。” 

郭璞一叹说道:“海爷,好吧,我不说了,可是我先向您报个备,蒙海爷您知 道,大丈夫有恩不报枉为人,谁要是敢动您毫发……” 

海贝勒又截了口,道:“老弟,你当真视我对你的是恩?” 

郭璞点头说道:“我生平不惯作虚言,也想不出更好的辞汇。” 

海贝勒淡淡笑道:“那么,老弟,你只做到一点就行。” 

郭璞道:“什么,海爷?” 

海贝勒道:“别毁了我!” 

郭璞心头一震,道:“您何指,海爷?” 

海贝勒倏然笑问,道:“你以为我指的是什么,老弟?” 

郭璞心中一跳,忙道:“该是让我撤手不管,成全海爷?” 

海贝勒点头笑道:“就是这,老弟!” 

郭璞心中一松,跟了一句:“海爷,您明白各为其主么?” 

海贝勒目光一凝,道:“老弟,你为的又是哪个主?” 

郭璞未答笑问道:“海爷,您向谁尽忠?” 

海贝勒道:“老弟,那还用问?自然是皇上!” 

郭璞道:“假如有人谋刺皇上,您管不管?” 

海贝勒双眉一扬,道:“就是拼死也要护卫他的安全。” 

郭璞道:“那是因为他是您的主上?” 

海贝勒点头说道:“是的,老弟!” 

郭璞道:“那么您是我的主上,倘有人要害您,我焉能不拼死?” 

海贝勒呆了一呆,道:“老弟,我不让你这么做。” 

郭璞淡然笑道:“海爷,假如有人谋刺皇上,皇上也不让您伸手,您如何?” 

海贝勒双目微睁道:“老弟,你真打算……” 

郭璞道:“海爷,您该知道这是真是假!” 

海贝勒双眉陡挑,道:“老弟,我话说在前头,假如你真这么做,我会恨你一 辈子!” 

郭璞淡淡笑道:“假如皇上恨您一辈子,您会在乎么?” 

海贝勒一怔,苦笑说道:“老弟,我天生嘴笨,说不过你……” 

郭璞道:“海爷,这无关口才,这是理。” 

海贝勒道:“可是我以为你不该这么做。” 

郭璞道:“有理么?海爷?” 

海贝勒道:“说了你别不高兴,老弟,你是汉族世胄,前明遗民……” 

郭璞心头猛地一震,但他旋即淡淡说道:“海爷,您这是让我难堪,就算我有 这种想法,那是公,海爷,如今存在于你我的,是私交。” 

海贝勒笑道:“老弟,你不愧是位顶天立地的奇英豪,大丈夫,公私分明!” 

郭璞淡淡说:“海爷,我辈当如是!” 

海贝勒道:“跟你一样,老弟,我也是个公私分明的人,一旦公私有了冲突, 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郭璞简直心神震动,他简直怀疑这位莽贝勒已经知道了他的底细,知道了他的 本来,但是表面上他仍淡淡笑道:“海爷,话虽这么说,到时候我恐怕狠不起心!” 

海贝勒笑道:“老弟,那是妇人之仁,有道是:‘有敌无我’,公私难两全… …” 

郭璞道:“多谢明教,海爷,我得费一段时间!” 

海贝勒道:“干什么?” 

郭璞道:“使自己的心肠慢慢硬起来。” 

海贝勒哈哈大笑,道:“不谈了,老弟,说真的,你觉得我这几个护卫怎么样 ?” 

郭璞微微一怔,愕然说道:“海爷此问……” 

海贝勒道:“我是指为人、做事。” 

郭璞道:“做事,他八位跟您这么多年了,您不该问我,为人,海爷,您也不 该问我,只是我身受良多,我愿意说说……” 

海贝勒道:“老弟,我洗耳恭听!” 

郭璞道:“海爷,以往的,我不谈了,有道是:‘疾风识劲草,患难见真情’ ,拿今夜事来说,海腾、海骏能不顾自己,闯进刑部来找我,这使我深深感动,也 感无以为报……” 

海贝勒道:“老弟,咱们之间不谈一个‘报’字,因为那是老弟你换来的,以 你自己的心,换来了他们的心,所谓肝胆相照,热血互洒,这就是动天地、泣鬼神 的朋友之义,朋友之情!” 

郭璞点了点头,道:“是的,海爷!” 

他抬眼凝注,接道:“海爷,您突然问我这个干什么?” 

海贝勒微笑摇头,道:“没什么,老弟,我只是想知道一下别人对我这八护卫 的看法。” 

郭璞道:“那么如今您已经知道了。” 

海贝勒点头说道:“是的,老弟……” 

他顿了顿,忽道:“老弟,这一趟见到岳锺琪本人了么?” 

郭璞点头说道:“见着了,我等于是个钦差大臣,他敢不见我?” 

海贝勒道:“素闻岳军兵强将勇,你可见识到了?” 

郭璞点了点头,由衷地说道:“海爷,四川兵将训练有素,军威极壮,固然, 那是年爷一手带出来的,可是岳锺琪功不可没,换个人也带不了这支劲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疾风劲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