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二章 伊人憔悴

作者:独孤红

郭璞送云珠出了“贝勒府”后,便一个往南,一个往北走,往北去的是云珠, 往南去的是郭璞。 

云珠是往“紫禁城”去,郭璞则出了内城。 

出了内城,他便直奔“八大胡同”。 

但,刚到了“八大胡同”口,忽听有人在背后唤他:“郭爷,哪儿去?” 

郭璞一震停身,回身一看,却又一惊。 

由另一个胡同口,步履匆匆地飞快行来一人,赫然是“四海镖局”的总帐房, 那姦阴的吴小秋。 

他老远地便拱了手,笑吟吟地道:“郭爷,好久不见了,您安好!” 

郭璞不得不还个招呼:“原来是吴帐房,郭璞尚称粗健,吴帐房好!” 

吴小秋近前陪上一脸谄笑,道:“托您的?,郭爷,这许久没到外面走动了, 总镖头跟我想念您得很,一天至少提上三四回……” 

郭璞淡然笑道:“谢谢总镖头跟吴帐房,这多日子来,一直琐事缠身,府里的 事儿吴帐房该知道,没办法……” 

吴小秋嘿嘿笑道:“您这是能者多劳,今儿晚上有空?” 

郭璞下意识地脸一热,道:“随便出来走走……” 

吴小秋道:“镖局里坐坐去好么?” 

郭璞忙摇头说道:“不了,谢谢吴帐房……” 

他回手往胡同里指了指,道:“我这儿还有事儿。” 

吴小秋一眨老眼,邪笑说道:“郭爷,您有老相好么?不然的话让吴小秋效个 劳……” 

郭璞淡然一笑,摇头说道:“吴帐房,你误会了,我是来替海爷办事儿的。” 

吴小秋一连“哦”了三声,道:“吴小秋该死,吴小秋该死,我忘了您跟云姑 娘……” 

郭璞眉梢儿一挑,道:“吴帐房,海爷还在府里等我回话,哪天有空我去镖局 拜望,要不然请到‘贝勒府’坐坐,我失陪了!”微一拱手,迳自转身行去。 

背后,传来吴小秋嘿嘿轻笑:“好说,好说,哪天我进府给您请安去!” 

郭璞未答理,他对这种阴险小人厌恶到极点。 

既被人碰见了,他未在掩隐身形,背着手,昂然进了“怡红院”。 

“怡红院”的龟奴王八不认得这位“贝勒府”的郭总管,扯着那听来令人恶心 的尖尖嗓门儿:“客来,里边儿的,伺候了……” 

那尾音,绕得老长老长,他躬身哈腰,陪上一脸势利谄笑往里让,郭璞看也未 看他一眼便直闯西楼。 

龟奴一怔,连忙赶上去,绕到郭璞面前一哈腰:“这爷……” 

郭璞冷然摆手,道:“我姓郭,内城‘贝勒府’来的,要见梅姑娘,你替我… …” 

只听西楼上传下一个脆生生的话声:“是郭总管么?快请上来!” 

郭璞一听就知道是小玉,当即应了一声,举步登上西楼。 

果然,小玉喜孜孜地站在楼梯口等候。 

郭璞一上楼,她便盈盈裣衽:“燕爷,您可回来了,我们姑娘……” 

“小玉,多嘴!” 

闺房里传出梅心一声带着颤抖的轻叱,一阵香风袭人,垂帘儿掀动,梅心一? 晚装,莲步碎移,凌波一般地飘了出来。 

未语她带着三分惊喜三分笑,还有些难以言喻的东西,美目略一眨动,道:“ 燕爷,什么时候回来的?” 

郭璞没答话,因为梅心的憔悴与清瘦不下云珠,这令他心弦颤抖,也令人心酸 ,更令他痛苦。 

尤其使他心悸的,是梅心那双甫见面,包含的东西跟云珠一样的目光,那只消 一瞥便能令人魂销! 

“燕爷!”是小玉低低唤了一声。 

郭璞如大梦初醒,当即强笑说道:“姑娘好!” 

梅心美目逼视,含笑说道:“我问燕爷什么时候回来的?” 

郭璞“哦”的一声,忙道:“天黑的时候才进城。” 

梅心美目一转,道:“小玉,给燕爷沏茶……” 

小玉应声而去,梅心轻抬皓腕:“燕爷,请房里坐!” 

对这“房里坐”三字,郭璞今夜有了犹豫,然而,略一犹豫之后,他终于仍是 毅然举了步。 

今夜看,梅心的房中,不及郭璞他来的任何一次整齐,牙床的红缎被子摊开着 ,书桌上散满了雪白的素笺。 

素笺上写满了潦草的字迹,只不知她写些什么? 

灯下看梅心,她除了憔悴清瘦得令人心酸外,脂粉未施,乌云也略嫌蓬松,这 一切的一切,使的郭璞几乎失去了面对她的勇气。 

甫坐定,小玉掀帘捧进了一壶香茗,她也冰雪聪明,玲珑剔透,未等招呼便悄 悄地退了出去。 

梅心的娇靥突然添了三分酡红,道:“六少,我该再见一礼!” 

郭璞一震,一怔,然后摇头苦笑:“好快嘴的李顺!” 

梅心嫣然笑道:“不全是他,我早就猜到八分。” 

郭璞道:“那总是猜。” 

梅心美目一转,道:“六少就忍心让梅心永远这么猜下去?” 

郭璞没说话。 

梅心却神秘地笑了笑,又道:“六少这趟远行的经过,我都知道了,但对六少 回来后的情形,我却一无所知,云姑娘去看过六少了么?” 

郭璞的脸猛然一热,道:“她去过了!” 

梅心嫣然一笑,道:“她是不是很憔悴,很清瘦?” 

郭璞脸又一热,好不自在,道:“我倒没觉得她……” 

梅心道:“六少,忍心?” 

郭璞眉锋一皱,苦笑说道:“姑娘,谈别的行么?” 

梅心含笑说道:“梅心遵命,六少,海青可好?” 

郭璞含笑说道:“还不是老样子……” 

梅心微微一笑,笑得有点凄婉:“多日来我一直不舒服,哪儿也没去,他也没 来过。” 

郭璞一颗心往下一沉,道:“姑娘,他一直没来过?” 

梅心点头说道:“是的,六少,这很反常,是么?” 

郭璞强笑说道:“姑娘恐怕不知道,他到热河去了,今夜也才回来。” 

梅心“哦”的一声,道:“这我倒不知道,不过,要在以前他会来对我说一声 的。” 

郭璞道:“那也许是来不及,也许是因为公事……” 

梅心道:“六少可知道,他突然到热河去干什么?” 

郭璞点了点头,遂把经过说了一遍。 

听毕,梅心扬眉说道:“胤祯真厉害,海青也的确令人敬佩……” 

郭璞心头一跳,道:“姑娘是说……” 

梅心道:“我是说他还回来为六少解围。” 

郭璞点了点头,道:“海青对我,那是没话说……” 

梅心道:“可是他在不到我这儿来的情形下,犹会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为六少解 围,这就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郭璞瞿然说道:“姑娘的意思是说……” 

梅心淡然笑道:“这还要我深说么?六少?” 

郭璞失声说道:“这么说来,他当真……” 

一时百念齐涌,五味杂陈,住口不言。 

梅心道:“六少,我只是以常情推测,却不敢断言!” 

郭璞未说话。 

梅心却忽转话锋,道:“六少想出那封信是谁写的了么?” 

郭璞忙道:“没有,莫非姑娘知道……” 

梅心微颔螓首,道:“是的,六少,我知道!” 

郭璞道:“难道是姑娘……” 

梅心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是关前辈。” 

郭璞一怔忙道:“是他老人家……” 

梅心点头说道:“是的,六少,是他老人家,他老人家曾到我这儿来过。” 

郭璞瞪圆了眼,急道:“怎么,他老人家到姑娘这儿来过?那么如今……” 

梅心摇头道:“关前辈在这儿没坐一会儿就走了,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郭璞默然未语,但他旋又说道:“姑娘,他老人家突然到姑娘这儿来,是……” 

梅心道:“他老人家是来告诉我,六少一路平安的。” 

郭璞抬眼望了望梅心,道:“姑娘,他老人家还说了些什么?” 

梅心摇了摇头,道:“他老人家别的没说什么。” 

郭璞道:“姑娘……” 

梅心截口说道:“六少,事实如此,我怎敢蒙骗六少?” 

郭璞苦笑不语。 

梅心却嫣然一笑,忽地说道:“六少今夜此来是……” 

郭璞道:“既回来了,我该来看看姑娘……” 

梅心笑道:“这么说,六少不是来做说客的?” 

郭璞心头一震,道:“姑娘,我不愿否认……” 

梅心截口说道:“其实,就是六少不提,我也要请教,六少曾许诺一月之期, 如今这一月之期已过,六少何以答我?” 

郭璞心神为之撼动,突然,他咬牙狠了心:“请姑娘一切以大局为重!” 

梅心笑了,笑得有点凄婉,道:“看来梅心是个可怜的牺牲者……” 

郭璞心中一惨,刚叫了声:“姑娘……” 

梅心已陡然扬起黛眉,道:“六少,你真让梅心这么做?” 

郭璞心如刀割,猛一点头,道:“姑娘,我仍是那句话,请姑娘一切……” 

梅心淡淡说道:“好吧,六少,我答应你!” 

这大出郭璞意料,他一怔,诧声说道:“怎么,姑娘答应了?” 

梅心淡然笑道:“六少的原意,不就是希望我能答应么?再说,六少执掌‘丹 心旗’,既有令谕,容不得梅心不答应。” 

郭璞心慾碎,肠慾断,道:“姑娘,我不敢……” 

梅心截口说道:“六少,不管怎么说,我已经答应了。” 

郭璞默然未语,低下了头,他在压制着一切,极力压制着一切,半晌始摇头说 道:“我原以为要很费一番chún舌的。” 

梅心淡淡说道:“爽快地答应不是更好么,其实,我多说又有什么用?” 

郭璞再也压制不住,突然伸手抓上那一双柔荑,触手有点冰冷。 

他激动地道:“梅心,燕南愿期来生……” 

柔荑被抓,梅心如遭电殛,娇躯机伶方颤,闻言珠泪倏然夺眶,扑簌簌垂落两 行。 

她带泪而笑,颤声说道:“等这么久了,终于听见六少一句真心话,六少,有 你这一句,梅心今生也就知足了。” 

郭璞口齿启动,想说什么,但忽地,他松开柔荑,缩回了手,站了起来,憋出 了一句:“姑娘,我告辞了!”说着,他便要走。 

梅心站起来拦在面前,道:“六少,可愿听我说几句话?” 

郭璞强忍一切,道:“姑娘有话请说!” 

梅心凄婉她笑了笑,道:“以往,我的人跟我的心,是六少的,可是从今夜起 ,我的人跟我的心就该是海青的了……” 

郭璞chún边一阵抽搐,但他仍自强笑,道:“是的,姑娘,燕南自知负姑娘良多 ,请说下去。” 

梅心淡淡地接着说道:“相见不如不见,我希望这是最后一面……” 

郭璞勉强一点头,道:“姑娘,燕南做得到!” 

梅心淡然一笑,道:“谢谢六少,只要海青肯,我准备悄悄地跟他走,不愿惊 动任何一人,从今后伴着海青老死他乡,也不希望任何人去打扰我跟他的清静生活 ……” 

郭璞再度勉强点头,道:“是的,姑娘,我明白!” 

梅心道:“最后,请六少原谅,我不请六少喝喜酒了……” 

郭璞双眉一挑,刚要说话--。 

梅心淡然一笑,接着又道:“朝盼望,晚盼望,只望六少早日平安返来,却不 料六少返来后带给我这么几句话,六少何忍?看来傅砚霜命不如云珠,天意如此, 命如此,夫复何言,六少请吧,恕我不远送了。” 

郭璞身颤,心颤,口齿启动,慾言又止,终于双眉一扬,大步出门而去,霎时 ,一块垂帘分开了两个人。 

梅心,她忽地哭了…… 

在那清冷的大街上,在那寂静而凄清的内城里,昏暗的月光在地上拖着一个颀 长人影。 

那人影,望之令人心酸泪落。 

然而,他自己的感受却更甚。 

不,该说他没有一点感受,因为他整个人已麻木了,脑子里空空的,什么也没 有,什么也不存在。 

在那“贝勒府”前,他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举步跨进大门。 

一进门,他使觉得气氛不对,果然…… 

在院子里,他碰见了海骐。 

海骐迎前一哈腰,刚叫了声:“郭爷……”忽然“咦”的一声,接道:“郭爷 ,您人不舒服?” 

郭璞淡然一笑,道:“没什么,海骐,也许是人累了,海爷呢?” 

海骐道:“在楼上,郭爷,爷今夜脾气好暴躁。” 

郭璞忙道:“怎么,有什么事儿?” 

海骐道:“您刚送云姑娘走,爷就问您,我说您送云姑娘去了,爷却要我备马 ,这么晚了他要到梅姑娘那儿去……” 

郭璞心头一震,“哦”了一声。 

“可是……”海骐接着说道:“我刚要去备马,爷又说不去了,您说怪不怪?” 

郭璞一颗心沉了下去,他明白海贝勒为什么要去而又突然改了主意,对这位贝 勒,他心中有说不出的感佩。 

当即他道:“就因为这么?” 

“不!”海骐摇头说道:“还有!” 

郭璞微愕说道:“还有?” 

海骐点了点头,道:“刚才‘四海镖局’的吴小秋来过了……” 

郭璞大惊,道:“他来干什么?” 

海骐冷哼说:“那老儿顶不是东西,他对爷说您去了‘八大胡同’,爷不信, 他要赌咒,并且要带爷去看,结果被爷亲手揍了出去。” 

郭璞又麻木了,他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受,怔立半晌,他突然扬了眉,道:“ 你忙去吧,我看看海爷去!”大步行向了后院。 

海骐忙哈腰应了一声,随即摇头道:“今儿晚上是什么事儿?这两位都够怪的 。” 

郭璞大步进了后院,果如海骐之言,海贝勒所居那小楼上,灯光犹亮,纱窗上 隐着一个高大的人影,在来回走动着。 

但突然,人影停住了,紧接着响起海贝勒粗暴话声:“谁?叫你们别来吵我, 你们……” 

郭璞立即应声说道:“海爷,是我,郭璞求见!” 

楼上,海贝勒“哦”的一声,紧接着他推开了两扇纱窗,灯光外透,他也探出 了头,是一张笑脸:“是老弟么?求什么见?快上来,快上来!” 

那粗暴,已荡然无存。 

郭璞心中又一阵地感动。 

上了楼,海贝勒笑吟吟地在门口相候,见面便道:“怎么,把云姑娘送走了?” 

郭璞点了点头,随口找了一句话:“海爷,您还没睡?” 

海贝勒摇头笑道:“睡?自你走后,每夜辗转反侧难成眠,如今你回来了,竟 又兴奋得合不了眼,正好,来,咱们灯下聊聊。” 

探手拉着郭璞进了屋。 

郭璞感觉得出,那只大手有点凉,还带点轻微颤抖。 

进了屋,海贝勒摆手让座,笑道:“深夜客来,老弟你是要酒还是要茶?” 

郭璞强笑摇头,道:“海爷,跟我还客气。” 

海贝勒道:“那么咱们就坐着干聊。”说着,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去。 

坐定,郭璞扬了扬眉,道:“海爷……” 

海贝勒突然一摇头截了口:“老弟,你真让人替你着急。” 

郭璞一怔,不得不暂时忍下想说的话:“怎么?海爷?” 

海贝勒笑了笑,道:“你跟云珠的事……你不知道我清楚,皇上这个人可靠不 住,日子一久,我怕他对云珠会……” 

郭璞道:“这个刚才云珠跟我谈过了,我正想请海爷……” 

“怎么?”海贝勒笑问道:“找我帮个忙,把云珠要出来。” 

郭璞点头说道:“是的,海爷,您知道,那对皇上也不好。” 

“当然不好!”海贝勒哈哈笑道:“恐怕你会一怒闯进去,对么?真要那样, 皇上他是自找麻烦,会吃不完兜着走,老弟……” 

一顿,接道:“没说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儿,一句话,就是碰破我海青这颗 脑袋,我也要把云珠给你要出来……” 

郭璞道:“我谢谢海爷了。” 

“什么话!”海贝勒豪迈不减,热诚感人地道:“我不说过了,咱们哥儿们之 间,用不着这一套?” 

郭璞双眉又扬,道:“海爷……” 

海贝勒又截了口,摇摇头,道:“只是老弟,你得给我些时日。” 

郭璞只得又把话忍了下去,道:“海爷,不瞒您说,我希望越快越好。” 

海贝勒笑道:“那是当然,我也想早一天喝杯喜酒呀!” 

郭璞勉强地笑了,随即,他敛去笑容。 

然而,海贝勒又抢了先,道:“不过,老弟,我给你个建议,也可说是我一个 要求,希望你能答应,别让我为难……” 

郭璞只好再度把自己要说的话忍了下去,道:“海爷,您请明示!” 

“又来了!”海贝勒皱眉笑道:“干什么老来这腻人的一套,老弟,下不为例 !” 

郭璞漫应道:“是,海爷!” 

海贝勒接着说道:“你知道,老弟,这句话不知我用得恰不恰当,眼不见心静 ,我把云珠要出来后,你最好马上带她走,到个没人的地方过你们小夫妻的生活去 ……” 

郭璞眉梢儿微皱,道:“海爷,您的意思是假如我不……” 

“不,老弟!”海贝勒道:“走不走随你,你不走我也照样帮你要。” 

郭璞道:“海爷是不要我了?” 

“也没那一说,老弟。”海贝勒道:“老实说,我为的是你们夫妻俩。” 

郭璞道:“海爷是要我离开‘贝勒府’,还是要我离开北京?” 

海贝勒道:“老弟,我这个人惯于说直话,我希望你离开京畿,越远越好,你 要不嫌,我将那片薄产送你,算是我的贺礼。” 

郭璞沉吟了一下,道:“海爷这份厚赐,我却之不恭,受之有愧……” 

海贝勒目中异采一闪,道:“老弟,这么说你是收下了?” 

郭璞微微摇头,道:“海爷,可否容我考虑些时日?” 

海贝勒猛一点头,道:“行,老弟,只是,我也跟你一样,希望越快越好!” 

郭璞笑了,道:“您放心,这是我自己的事,一定快。” 

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