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第九章 德佳格格

作者:独孤红

书房里,有着一股淡淡幽香,三格格德佳一身便装,脂粉未施,淡雅宜人,正站在书桌前。

站在书桌前不要紧,那一双清澈、深邃、包含了太多东西的美目,正一眨不眨的望着郭璞。

郭璞他好不自在,藉欠身垂下目光:“见过三格格!”

三格格德佳眉锋一皱,道:“你是来气我的?”

郭璞忙道:“三格格,这从何说起,我怎敢!”

三格格德佳道:“那你干什么一见面就跟个下人似的。”

郭璞道:“三格格,对您,郭璞本是个下人。”

三格格德佳一跺脚,道:“既然这样,你何必来找我?”

郭璞淡然一笑,道:“别生气,三格格,您说我该怎么办?”

三格格德佳冲口说道:“别什么格格呀您的,叫我德佳……”

面一红,她接了一句:“别忘了,你是四阿哥的换帖兄弟!”

郭璞道:“三格格,我有几个脑袋,我是以‘贝勒府’总管的身分……”

三格格德佳抬手一指,那水葱般的玉指直逼郭璞面前,高挑着黛眉,圆瞪了美目,嗔声说道:“你,回来了也不知道来看看我,来了一见面就气我,这要是你的来意,你最好现在就走!”

郭璞淡淡一笑,道:“是,三格格,我告辞了。”

一欠身,他当真要走。

三格格德佳急了,尖声叫道:“你敢走!”

郭璞道:“三格格,我不敢,是您的吩咐。”

三格格德佳又跺了脚,眼圈一红,好不委曲:“你,你好狠的心!”

螓首一垂,香肩耸动,她伤心地哭了。

这一来,郭璞当真地慌了手脚,忙道:“三格格,我可没真走……”

三格格德佳没抬头,道:“你走嘛,我不稀罕!”

郭璞道:“三格格……”

三格格德佳道:“你走呀!”

郭璞眉锋一皱,道:“您既有吩咐,我不敢不遵,说不得我只好走……”

三格格德佳猛然抬头,郭璞送上一张笑脸。

三格格德佳红了脸,两排长长的睫毛上犹挂着晶莹泪珠。

她咬着贝齿又跺了脚,道:“你这个人真让人既恨又……”娇靥一红,住口不言。

郭璞轻咳一声,忙转话锋,道:“三阿哥要我来一趟……”

三格格德佳美目一睁,道:“不是出自你本心来的?”

郭璞忙道:“也是,諴如您所说,我回来了,该来给您请个安。”

三格格德佳脸一绷,道:“又来了!”

郭璞微微一笑,道:“是您说的。”

三格格德佳道:“说话可别不凭良心,我这么说了么?”

郭璞道:“对我来说,来看您,就是来给您请安!”

三格格德佳道:“那么我很好,没病没痛!”

郭璞淡淡一笑,道:“三格格,我一来您非病不可!”

三格格德佳微愕说道:“怎么?”

郭璞笑得俏皮,道:“惹您生气嘛。”

三格格德佳“噗哧”一声,但旋即红着脸瞪了郭璞一眼:“别跟我嬉皮笑脸的!”

郭璞道:“您是要我分清上下,一本正经?”

三格格德佳不得不退步了,道:“你有完没有,内城里的人个个都怕我,唯有你让我头痛没办法……”

“谢谢您!”郭璞道:“听三阿哥说,您明天要去打猎?”

三格格德佳道:“是的,我想找你陪我去。”

郭璞道:“三格格,地处京畿,有的是护驾……”

三格格德佳截口说道:“可是我就要你,别人我信不过……”

郭璞道:“三格格,信不过?”

三格格德佳道:“别看他们平日拿刀动杖,神气得不得了,一旦有了事,个个成了酒囊饭袋,连自己都照顾不了还照顾我?”

郭璞道:“三格格,那是您的偏见……”

三格格德佳道:“别数说我,只问你去不去?”

郭璞淡然一笑道:“三格格,我受宠若惊,也不敢不去……”

三格格德佳矜持地强忍喜悦,道:“那就好,明天……”

郭璞忙道:“三格格,可否先让我知道一下上哪儿去?”

三格格德佳道:“干什么?”

郭璞道:“没什么,我想先知道一下,好作准备!”

三格格德佳道:“近处我去过不知多少次了,没意思,所以这次我想跑远点儿,到热河走走,怎么样?”

郭璞眉锋一皱,道:“三格格,上远处,我恐怕走不开!”

三格格德佳道:“为什么走不开?海青对我说过,他没有事儿……”

郭璞道:“可是我有几桩私事儿得办。”

三格格德佳道。。“什么私事儿?”

郭璞道:“三格格,私事儿怎好告人?”

三格格德佳道:“什么大不了的私事,对我也不能说?”

郭璞道:“您原谅,连海爷我都没告诉。”

三格格德佳又气了,道:“海青是海青,我是我,我是什么事儿都告诉你,你有事儿却不告诉我,我不管,我非要你去!”

郭璞淡淡说道:“三格格,如果是去玉泉,我奉陪。”

三格格德佳道:“我偏要去热河!”

郭璞道:“三格格,恕我斗胆,那您另请高明!”

三格格德佳脸色一变,眼圈儿一红,颤声说道:“你真的不去?”

郭璞道:“三格格,我不是不去,是有苦衷不能去,我以为您不会忍心让我为难。”

三格格德佳道:“那您就忍心让我难受?”

郭璞道:“三格格,我直说一句,那是您太爱生气。”

三格格德佳开口慾言,但忽地她默然了,半晌她淡淡说道:“我不生气了,你有什么苦衷?”

郭璞道:“三格格,我刚说过,我有待办的私事。”

三格格德佳道:“不能说么?”

郭璞双眉一扬,道:“假如您一定要问,那没有什么不可以的,那是因为我这一两天就要走了,有些私事……”

“走?”三格格德佳忙道:“刚回来你又要上哪儿去?”

郭璞淡淡说道:“三格格,这次异于以往,我是要离开京城,回到我来的地方,江南武林中去,所以我……”

三格格忙道:“你为什么要走?”

郭璞道:“三格格,我是一个武林人,武林人是过不惯这种生活,也没办法在一处久待的,您……”

三格格德佳急道:“海青他让你走?”

郭璞道:“他至少没有不让我走,事实上,我要走也没人拦得住我。”

三格格德佳道:“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来?”

郭璞道:“那只是我久住江南,倏而动了游兴,所以才来北京宦海游戏一番,见识一番,如今我在这儿又待腻了……”

三格格德佳颤声说道:“你只是来游戏一番,见识一番,可是你知道你这番游戏、这番见识害了人么?你走好了,走了就永远别再来……”眼圈儿一红,她又要掉泪。

郭璞忙道:“三格格,我还有下文。”

三格格德佳道:“不要说了,我不要听!”

郭璞道:“既如此,我不敢再说,只好去跟三阿哥……”

三格格德佳陡睁美目,道:“这关他什么事?”

郭璞道:“事实上他今天对我说了一番话,我觉得我不得不在临走之前来跟您说个明白,因为我怕……”

三格格德佳道:“你说!”

郭璞道:“您不是不准我说,不要听么?”

三格格德佳道:“可是现在我要你说,我要听!”

郭璞淡然一笑,道:“那么,我遵命……”一顿,他又接道:“三格格,三阿哥对我说得很详尽,承蒙王爷、褔晋,尤其是您的垂爱,我恨感激……”

三格格德佳脸一红,道:“谁要你感激来着?”

郭璞听若无闻,道:“可是,有几件事我得请您考虑。”

三格格德佳半俯螓首,道:“什么事?”

郭璞道:“第一、您是皇亲国戚,尊贵格格,我却卑为‘贝勒府’的总管,您要考虑内城里的人对您的看法……”

三格格低低说道:“我考虑过了,你这个总管不同于别的总管,尤其你又是四阿哥的换帖兄弟,就算你跟别的总管一样,我也不怕!”

郭璞道:“可是,三格格,我不能让人背后指您……”

三格格德佳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再说,你不是要走么?我愿意跟你走,离开这儿,谁爱说什么让他说去!”

郭璞眉锋一皱,道:“三格格,您是尊贵格格,我是个武林草莽,放着荣华富贵您不享,怎好去过那种……”

三格格德佳道:“我也不怕,别看我是个尊贵格格,娇生惯养,一旦我脱下了这身打扮,离开了王府,我能像每个武林女儿家一样,再说,从我第一眼看见你,我就决定了我自己今后该走的路,更何况有前例在,康亲王的那位海珠格格能跟着武林人走,为什么我不能?”

郭璞道:“三格格,王爷跟褔晋不会答应的!”

三格格德佳道:“这是我自己的事,跟你一样,我要走,谁也拦不住!”

郭璞暗暗一叹,道:“三格格,您令我感动,可是还有件事您不知道,我已经有了一房妻室,我不敢委曲您……”

三格格德佳道:“这个我知道,是大内的云姑娘……”

郭璞一震,道:“怎么,您知道?”

三格格德佳微颔螓首,道:“是海青告诉我的,他还说你命里有三房妻室,恐怕我要居最末一个……”

红云泛上了耳根,她倏地住口不言。

这位莽贝勒好不可恶,郭璞一皱眉,道:“您既然知道那最好,您是位尊贵格格,下嫁一个武林草莽已属委曲,我怎敢再委曲您……”

三格格德佳道:“格格也是人,事实上我是沾了生在宦门的光,要不然我跟任何一个女儿家有何两样?再说,你跟云姑娘订情在先,她居正,那是理所应当的!”

敢情,和亲王跟海贝勒都没说错,这位格格确实是非他不嫁,情愿居小,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郭璞一叹说道:“三格格,我很感激,但是我另有不得已的苦衷,只好辜负您这番情意,否则的话,我是……”

三格格德佳猛抬螓首,颤声说道:“你怎么说?”

郭璞毅然说道:“三格格,我另有苦衷,我若是点了头,那不但害了您,而且害了王爷跟褔晋!”

三格格德佳道:“你有什么苦衷?”

郭璞摇头苦笑,道:“三格格,我不能说,事非得已,您要……”

三格格德佳娇靥煞白,凄然一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我自知甚明,我是个作茧自缚的可怜春蚕,你视我这份痴情若无睹,你不要我这个人,这,我不敢勉强,心比天高,命如纸薄,那能怪谁?话,你我说的都够明白了,我不再让你为难,你走好了!”

郭璞心中一阵激动,脱口说道:“三格格,郭璞人非草木,心非铁石,要说我面对您这份深情而毫不动心,那是自欺欺人……”

三格格德佳道:“那你为什么……”

郭璞道:“三格格,我确有不得已的苦衷,我不能害王爷、褔晋跟您,我这苦衷您将来总会有明白的一天,到时候您就会原谅我了,甚至还会为自己庆幸。”

三格格德佳道:“我想现在听听你那能使我庆幸的苦衷。”

郭璞双眉一扬,道:“三格格一定要问?”

三格格德佳道:“我不认为你有任何苦衷!”

郭璞猛一点头,道:“那好,我就说给三格格听听……”

他顿了顿,接道:“三格格可知道当年朝野三大家?”

三格格德佳道:“我知道,那是朝廷里的胡、傅两家及南海的郭家。”

郭璞道:“三格格对这三家知道多少?”

三格格德佳道:“这三家之间都有很深的渊源,其中胡、郭两家虽是汉人,但由于胡家跟傅家是亲家,所以胡家佐朝廷,而郭家则以汉族世胄、前明遗民自居反朝廷……”

郭璞点头说道:“三格格对这三家知之颇详,我再请问,这三家结果如何?”

三格格德佳道:“由于胡、傅两家当年暗中辅佐太子,被当时的四阿哥,现在的皇上除掉了,唯南海郭家实力雄厚,皇上莫可奈何,所以至今犹存在武林中……”

郭璞道:“那么,皇上对郭家的人如何?”

三格格德佳道:“自然是既怕又恨!”

郭璞道:“而且把郭家的人视为罪大恶极、不可饶恕的叛逆。”

三格格德佳点头说道:“不错!”

郭璞道:“三格格对郭家人的看法如何?”

三格格德佳道:“我生为满族女儿,不能不替朝廷说话。”

郭璞忽地一笑,说道:“够了,三格格该也知道,皇上他一直怀疑我是南海郭家的人,无时无地不在监视我,谋害我……”

三格格德佳道:“这个我知道,可是你并不是南海郭家的人。”

郭璞淡淡一笑,道:“三格格,我姓郭。”

三格格德佳道:“世上姓郭的人,不只你一个。”

郭璞道:“三格格,倘若我真是南海郭家的人呢?”

三格格德佳脸色一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德佳格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史传奇之—满江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