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明珠》

第十一章 小香袋

作者:独孤红

龙天楼赶到侍卫营的时候,侍卫营正值早饭,铁奎他们八个也临时搭了侍卫营的伙。

龙天楼还没吃早饭,既然碰上了,当然也跟着吃了。

边吃着饭,铁奎边禀报,一夜平静无事。

凌风跟着问:“总座,下一步咱们怎么办?”

华光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把人犯呈上去,看皇上批交哪一个衙门侦办,然后咱们再去追缉那个女人,一直迫缉下去,直到一网打尽他们。”

八个人齐望龙天楼,看他怎么说。

龙天楼道;“案子当然要办下去,到目前为止,咱们才触着那个大阴谋的边儿而已,还没有真正对付到他们,但是大贝勒跟哈总管,我暂时还不想呈交上去。”

华光道:“怎么?总座!”

“不管哪个衙门,都不足以保护他们两个的安全,尤其那个大阴谋可能潜伏在每一个府邸,每一个衙门,我不能让他们趁这个机会,在审问当中杀害了他们两个。”

铁奎道:“可是您也不能老把他们押在侍卫营啊!”

“那当然,我一时还没想到什么隐秘安全处所——”

铁奎等八个互望,蒙德道:“你们谁知道哪儿可以藏他们俩?”

另七个默不作声。

铁奎道;“要是连侍卫营都不够安全的话,还真再没有别的地方——”

凌风突然道:“有了。”

“哪儿?”

另七个同声忙问。

“贝子爷府里不是有密室吗?——”

华光道:“不行,别给贝子爷惹这个麻烦!”

龙天楼道:“这倒是,不大合适。”

凌风道:“您可以先问问贝子爷。”

龙天楼道;“这怎么能问,问了贝子爷还能说不行?”

铁奎道:“您说的是理,只是除了十五阿哥府,贝子爷府,还有侍卫营之外,北京城里恐怕真没有适合的地方了,绝不能把人藏到大内去。”

华光一拍桌子道:“对,大内。”

铁奎瞪眼道:“对什么,谁去跟官家说去,北京城除了大内,连个安全藏人的地儿都没有,大小衙门都是干什么的,官家不大发雷霆才怪。”

华光一伸舌头,没敢再吭气儿。

龙天楼皱眉沉吟道:“还真麻烦——”

凌风道;“我看是只有贝子爷府。”

华光忍不住道;“你怎么想给贝子爷惹麻烦,不错,贝子爷在府里的时候,或许没人敢去下手,可是他总不能为个金铎,老在府里不出门儿呀!”

铁奎道:“不行只好还押在侍卫营了。”

华光找着了报复的机会:“废话,那还用你说。”

铁奎瞪眼道:“我这么说自然有我的道理,侍卫营毕竟人多,一旦有什么警兆,帮手自然也多。”

“你就不怕他们里头有人——”

“有人怎么样,把他们排好班,十个一班,轮班当值,有任何差池出任何错,找他这一班,我不信有哪个胆上长了毛的,愿把自己的脑袋赔上。”

争来辩去,没个安全地方好押大贝勒金铎,最后还是决定押在侍卫营,至于排班分组,龙天楼当即召来了几名大领班,当面吩咐了。

把人犯全交到了侍卫营手里,龙天楼带着铁奎八个走了。

出了侍卫营,龙天楼吩咐铁奎八个先回十五阿哥府,他则一路小心,直奔西山。

海珠格格躲在西山,外界的人可能永不知道,但是承王去世的消息,一定会喧腾远近,让游客们带上西山,如果不让海珠格格先知道一下,那是会出事的。

事实上龙天楼没料错,不管承王对海珠格格怎么样,海珠格格毕竟是位孝女,一听噩耗当即就昏了过去,等到杨华活穴道,捏人中,把她救醒过来之后,她脸色苍白,满面杀气,硬要下山找那位美福晋替她阿玛报仇。

杨华好说歹劝劝不住。

最后龙天楼分析利害,晓以大局,才算劝住了海珠格格。

但是海珠格格提出了条件,一旦找到大阴谋的主使,采取行动,必须通知她跟杨华参与。

龙天楼答应了,看看海珠格格渐趋平静了,龙天楼才起身告辞。

刚回到十五阿哥府,一进门就听说出了事。

马回回死了。

龙天楼急奔跨院。

到了跨院,跨院里已挤满了人,院子里站的都是十五阿哥府的护卫。

有人眼尖,—眼看见了龙天楼,马上叫道:“总座回来了,总座回来了。”

众护卫立即让开路,好让龙天楼进屋里去。

屋里迎出厂两个,是铁奎跟凌风,铁奎道:“总座,马老……”

龙天楼截口道:“我知道了,人呢?”

“在屋里。”

“王爷知道了吗?”

凌风道:“王爷跟贝子爷都在里头。”

龙天楼带着铁奎跟凌风进了屋,果然,屋里除华光等六个之外,十五阿哥跟福康安,还有府里的总管查祥都在。

这里屋在跨院里共是三大间,住的都是府里的护卫,府里的包衣、厨子、马夫等,住在另一边跨院里。

屋里都是统铺。龙天楼看得清清楚楚,马回回正躺在铺上,睡着了似的。

龙天楼先给十五阿哥、福康安见过礼,然后问道:“怎么回事,查看过尸身没有?”

福康安道:“我们是接了禀报才赶过来的,尸身我看过了,没看出什么,你再看看吧?”

龙天楼上前到了铺边,先把了一下马回回的脉,早就没脉了,肌肤冰冷,显然已死多时。

他又从头到脚,把马回回的身上查看了一遍,没有外伤,就连一点皮都没破。

最后他分开了马回回的嘴,嘴里也没看见什么,只是喉咙处有一团乌黑。

他心头震动了一下,松了手。

十五阿哥道:“天楼,看出什么来没有?”

龙天楼道:“中毒致死。”

十五阿哥脸色一变。

福康安道:“中毒致死,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龙天楼道:“或许贝子爷没留意,他喉咙里有一团乌黑!”

福康安忙又分开了马回回的嘴,看一眼,他呆了一呆道;“他这是……”

龙天楼忽道:“是谁第一个发现马老死的?”

十五阿哥道:“吕德扬。”吩咐总管查祥道:“叫吕德扬进来。”

查祥恭应一声,立即去到门口叫进了一名护卫来,道;“总教习,他就是吕德扬。”

龙天楼打量吕德扬,只见他卅几岁年纪,鼻正口方,颇为英武,当即问道:“是你发现马老死了的?”

“是的。”吕德扬相当恭谨。

“你是怎么发现的?”

吕德扬道:“属下轮值回来,见马老在铺上睡觉,想跟马老聊两句,哪知马老没答理。起先属下以为马老睡着了,也没在意,后来发现马老没有气息,伸手一摸,浑身冰凉,才知道……”

他没有说下去。

龙天楼道:“可知道,谁是最后一个看见马老的?”

查祥道;“最后一个看见马老的,恐怕是我了。”

“呃,查总管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看见马老的?”

查祥道:“还是中午时候,我在前院碰见马老,我随口问了一句吃过了没有,马老说吃过了,然后他就向跨院来了。”

“在跨院有谁碰见过马老没有?”

查祥道:“那就不知道了。”

龙天楼吩咐道:“凌风,出去问问,中午时候有谁在跨院见过马老没有?”

凌风答应一声出去了,院子里响起凌风问话的声音,接着凌风带了一名护卫进来,那名护卫分别向十五阿哥、福康安、龙天楼见了一礼。

龙天楼道:“中午时候,你在跨院里见过马老么?”

那名护卫答道;“是的。”

“马老跟你说过话没有?”

“那时候属下正要去接班当值,迎面碰见马老,属下问马老吃过了没有,马老答应了一声说有点困,想睡会儿,然后属下就出去了。”

“那么你才是最后一个碰见马老的人?”

龙天楼一顿接道:“以查总管碰见马老的时候看,应该是刚吃过饭的。马老是跟谁一块儿吃饭的?”

铁奎道:“总座,马老是一个人单独吃的,您忘了,他在教。”

龙天楼“呃”地一声道:“对,铁奎,你们八个,再挑几个不当值的弟兄,马上去严守各处,不许任何人进出王府。”

铁奎恭应一声,八个人立即领命去了。

龙天楼又问查祥道:“查总管,马老的尸骨暂移别处,这件事就麻烦你了。”

“好说,应该的。”

龙天楼向着十五阿哥、福康安一施眼色道:“王爷、贝子爷,咱们走吧?”

十五阿哥、福康安会意,跟着龙天楼走了。

三个人离开跨院,来到了后院十五阿哥的书房,一进书房,十五阿哥忙不迭地就问:“天楼,你看是……”

龙天楼脸色凝重,道:“先请王爷恕罪,恐怕是我给王爷惹来麻烦了。”

“你这话……”

“要是我没有料错,只怕是那帮人展开报复了。”

福康安道:“我懂你的意思了,可是你把话说错了,皇上把你安置在十五阿哥身边是为了什么,就是为让你帮十五阿哥抗挡阴谋,破除阴谋,再说你又是奉密旨办案,能叫给谁惹了麻烦?”

十五阿哥点头道:“小福说得不错,△断桥残雪www.dqcx.net:bigcat扫描,小糊涂仙ocr△这种事你根本不必心里去,再说我也不是怕事的人,明摆着的,皇上一旦立我为储,我一定会遭到很多阻力,弄不好就是杀身之祸,这种事打从顺治年间到如今,屡见不鲜,我要是怕这个,当初我就婉辞了,现在要紧的是找出杀害马老的凶手来——”

龙天楼截口道:“王爷,说句不好听的,马老只是个替死鬼。”

十五阿哥一怔道;“这话怎么说?”

“实际上对付他们、给了他们大打击的,只是我跟铁奎他们八个,如果他们想还以颜色,当然该对我们九个下手,但是我们九个都不在府里,下手您跟贝子爷,他们没这个胆,下手护卫中的任何一个,也不足以造成震撼,于是,马老就成了仅次于我们九个的适当人选。”

十五阿哥点头道:“嗯,有道理。”

福康安道:“天楼,听你的口气,好像凶手就在府里。”

“马老不会轻易出府,实际上他也没有出府,而且,在府外下手咱们的人,也显不出他们的厉害来。”

十五阿哥脸色大变:“这还得了,我的府里竟然有他们的人卧底,我马上——”

龙天楼抬手拦阻道:“王爷不要急,我为什么派铁奎他们严守各处,禁止出入?如果还来得及,任何人也走不掉。”

“天楼,万一来不及呢?”

福康安道;“瞧你问的,真要已经来不及了,您现在急有什么用?”

十五阿哥呆了一呆,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福康安转望龙天楼,道:“天楼,以你看会是—一”

“贝子爷,马老是仅次于我们九个的适当人选,可是他们却选错了对象,他们跟我一样,许是一时忽略了,马老在教,单独饮食,恐怕这毛病是出在大厨房里。”

十五阿哥一点头道:“对,叫那些厨子来问话——”

龙天楼道,“这件事您交给我了,我这就到那边跨院去——”

福康安道:“我跟你瞧瞧去。”

“贝子爷,在这段时间里,您还是多陪陪王爷吧!”

福康安瞿然醒悟:“你不是说他们不敢么?”

“防着点儿总没有害处。”

福康安点了点头:“那你去吧,王爷这儿有我呢!”

龙天楼欠个身走了,出书房直奔西跨院。

到了西跨院,许是西跨院里的已经知道出事的消息,每一个人都有一份不安。

龙天楼把厨子集中在一间屋里,抬眼一扫,锐利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掠过,道:“马老出事,你们都知道了?”

众厨子低着头点了点头,都没说话。

“马老在教,单独饮食,他的饭菜是谁做的?”

众厨子抬眼互望,似在找什么,忽听一名年长厨子道:“咦,白胖呢?”

龙天楼道:“白胖?”

“就是给马老做饭的,他姓白,人白白胖胖的,所以大伙儿都管他叫白胖。”

龙天楼道;“那么白胖呢?”

那名年长厨子道:“不知道。”

一名年轻厨子道:“厨房里吃过中饭以后,大伙都忙着洗碗盘,我们都洗完了,白胖还在忙,后来大伙儿都回西跨院来了,他一个人还留在厨房里。”

龙天楼道:“那么有没有看见他曾经回西跨院来过呢?”

年轻厨子摇头道;“我是没看见,不知道别人看见过没有。”

众厨子都没作声,显然是都没有看见白胖回西跨院来。

龙天楼扬声喝道:“来人。”

外头急步走进一名包衣,垂手哈腰,

龙天楼道:“前院找个护卫,叫他上大门口问问,白胖是不是出府去了,尽快给我回话。”

那名包衣恭应一声,疾步而去。

龙天楼向众厨子道:“白胖住哪间屋?”

年长厨子道;“他住东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小香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明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