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明珠》

第 七 章 黄 绫 囊

作者:独孤红

这时候,龙天楼已到了礼王府左边的一条胡同里,一肚子不痛快,迈步疾走。

也就在这时候,一阵急促蹄声传来,随着这阵急促蹄声,胡同里驰进一匹快马。

龙天楼眼快,一眼就看出,马是蒙古种的健骑,鞍上是个气度高华雍容的清癯青衣老人。

马是蒙古种的健骑,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刚驰进胡同,突然马失前蹄,鞍上的青衣老人身子一倾,往下就栽。

这栽下来还得了。

龙天楼眼明手快,一步就到了马旁,伸手抄起了青衣老人离鞍。

只听青衣老人喝了一声:“好功夫!”

就在这时候,两匹快马像一阵风,卷进胡同,马上两名黑衣骑士,见状齐声暴喝:“大胆!放手!”

两柄长剑龙吟声中出鞘,人同时离鞍飞起,两把长剑闪电般疾卷龙天楼。

龙天楼道:“鲁莽!”

左手曲指遥弹,铮铮两声,两把长剑上扬飞起,两个黑衣骑士也被震得连人带剑扑势一顿,硬生生往后退去。

与此同时,龙天楼的右手扶着青衣老人安然落了地,那匹蒙古种健骑也一跃而起。

两名黑衣骑士抖剑还要扑。

青衣老人抬手一拦:“不怪人家骂你们鲁莽,人家这是救我,你们也比人家差得远,省省力气吧!”

两名黑衣骑士一怔忙道:“老爷子!您——”

“没看见吗?我好好的。”

两名黑衣骑士立即垂剑肃立,没再动。

青衣老人转望龙天楼,脸上有了笑意:“年轻人,你是哪个府里的?”

龙天楼更看清了青衣老人,只见他龙眉凤目,不怒而威,心想必然又是个亲王一流的人物,道:“有劳老人家动问,草民是个江湖人。”

青衣老人微怔道;“江湖人,江湖人到内城里来干什么?”

龙天楼不想再让人知道他去过礼王府,当即道:“草民是来帮巡捕营办案的。”

“巡捕营?他们是干什么的,办个案要借重你这个江湖人?”

“也许老人家听说过,是承王府的案子。”

“承王府?承王府出了什么案子?”

显然青衣老人还不知道。

这下龙天楼可为难了,说了不好,不说也不好,转念一想,也许这位不是亲王,是个内调的大员,说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当下道:“承王爷的格格失踪了,九门提督衙门把案子交给了巡捕营,巡捕营把案子又交给草民一位父执,草民的父执觉得这件案子不好办,所以把草民叫来了。”

青衣老人叫道:“有这种事,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龙天楼不知道怎么接话,干脆不说。

青衣老人忽然微笑道:“你那位父执把你找了来,你自认比他们都行?”

“草民不敢,但尽心尽力而已!”

“你很谦虚,以我看你还真比他们都行,好好办吧!只要能找回人来,承王一定会重谢你!”

“草民为的是父执,不求别的。”

青衣老人看了看龙天楼:“倒真是江湖英雄本色——”

顿了顿道:“你救了我,我不是谢你,算你我投缘,我送你点东西。”

他从怀里摸出个小小黄绫囊,塞进了龙天楼手里,也不等龙天楼说话,拉过健骑,翻身上马,径自走了。

两名黑衣骑士忙上马跟了上去。

龙天楼没多说什么,他觉得这青衣老人挺有意思,也觉得有点投缘。

捏捏黄绫囊,扁扁的,他没在意,也没看里头到底装着什么,往怀里一揣,转身走了。

到了巡捕营,在统带的办公房里见着了白五爷,正巧统带不在,说是上九门提督衙门去了。

白五爷问怎么样?

龙天楼把去礼王府的经过说了一遍。

白五爷皱了眉:“都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老郡主她还是不能忘情——这都无关紧要了,要紧的是你又惹祸了。”

龙天楼双眉陡扬:“我惹的祸我承担!”

白五爷道:“小七儿。”

“五叔,您当时是不在场,像当时的那种情形,我要是一声不吭地也受了,那我就不算是个男子汉了。”

“呃?管了这种事儿,就算男子汉了?”

“那您说我该怎么办?眼睁睁看着,一声不吭,受了?”

“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那个主儿,谁也惹不起啊。”

龙天楼冷然道:“不见得,真惹火了我,我撂倒他走路,他们谁有那个能耐,让他们上江湖上找我去。”

这位小七儿一脸的煞气,看着还真吓人。

白五爷忙道:“可别,再怎么说,那也得等把承王府的案子破了再说。”

龙天楼看白五爷的神色,听白五爷的口气,忍不住笑了。

白五爷也笑了,拍了拍龙天楼的肩头,道:“小伙子,你毕竟年轻几岁,年轻人气盛肝火大,要是像你这样的脾气,五叔我在这个京城里,一天也待不下去。”

“人走到哪儿说哪儿,我真要吃了粮,拿了俸,也就学会忍了。”

白五爷两眼一瞪:“小子,你这是捧我还是损我?”

龙天楼笑了笑,旋即正色道:“五叔,玩笑归玩笑,正经归正经,这位大贝勒金铎,不管他是为什么能蛮横跋扈,可是于公,礼王是个只比他大、不比他小的和硕亲王,于私,他叫礼王一声六叔,礼王府上下为什么这么怕他,到底对他有什么顾忌,老郡主甚至得把兰心格格给他?”

白五爷沉默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或许就是因为你爹当年跟老郡主的那一段,连累得礼王爷差点没被削去爵位吧!”

龙天楼双眉一扬,道:“龙家害得人家得赔进个闺女去,这笔帐该怎么算?”

白五爷忙道:“小七儿,我只是这么猜,到底是不是另有别的原因,我不知道,除了礼王府的人,谁也不知道,你可别为了这件事,又去管闲事!”

“如今您说这个,岂不是太迟了?!”

“小七儿,别忘了,你爹不许你——”

“我知道,原先我也不想往礼王府跑这一道,是您非让我去不可,还说将来我爹那儿自有您说话,您都忘了。”

“可是,小七儿——”

“五叔,碰到这种事,别人权衡利害,也许不会管,甚至躲得远远的,生怕沾上身,可是我辈,您把兄弟几位,凭什么受人尊仰,凭什么在江湖上响当当,这就是我辈为什么跟别人不同的所在啊!”

白五爷脸色一肃,细眉一扬:“好吧!小七儿,谁叫我这个做长辈的把话说出了口,别的方面我不敢说,你爹那儿,哪怕是天塌下来,自有我这个头儿高的顶住了。”

龙天楼一阵激动:“谢谢您,五叔,别的方面不用您管,我不信我斗不了这个大贝勒,不错,在这儿他是个贝勒,搁到扛湖上去,还轮不到他。”

白五爷道:“这个我知道——”

龙天楼道:“还有件事,老郡主不明白,我也要请您给我解个疑。”

“什么事要我给你解个疑?”

“五叔,兰心格格今年廿岁,老郡主只她这么一个,可是您知道不知道,我大哥今年多大了?”

“卅多了啊!怎么?”

“当年,我爹在上京里来以前,成过亲,娶过妻了?”

“胡说,谁说的?!”

“先别骂我,我跟您算一算,当年我爹离京的第二年,老郡主嫁了人,就算我爹一离京就成了家,那也不可能兰心格格今年廿,我大哥今年卅多啊?!”

白五爷怔了一怔:“这倒是,这我就不清楚了,还是等你回去以后问你爹吧!”

龙天楼把一双目光紧盯在白五爷脸上:“五叔,您不可能不清楚,说别人不清楚我信,您是我爹的拜把兄弟,几十年过命的交情,说您不清楚,我绝不信。”

“小七儿,我真——”

“五叔,小七儿能大老远跑到京里来,为您办这种烫手的案子,您就好意思瞒小七儿?”

白五爷皱了眉,脸上的神色连连变化,半天,才突然一点头道:“好吧!我告诉你,可是你绝不许跟你爹提起,要不然你爹能跟我拔香头。”

“您放心,您既然这么交代了,我绝不会提。”

“你爹到现在还没成家,恐怕这辈子要光棍儿打到底了。”

龙天楼听得猛一怔:“怎么说?我爹到现在还没有——那我们兄弟几个——”

“都是你爹收养的义子,当年你跟小五、小六太小,不经事儿,不知道,老大、老二、老三、老四都知道,可是你爹绝不许他们说。”

龙天楼瞪大了眼,半天才说出话来:“有这种事,有这种事,我爹这是为什么——”

“不为别的,就为如今这位老郡主,当年的大清皇族第一美人。”

“呃——”

龙天楼现在明白了,完全明白了,他“呃”了一声,没再说话,不是没说话,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白五爷道:“你爹很对得起这位老郡主了。”

“不,我不这么想。”

白五爷一怔,诧声道:“怎么说,你不这么想?”

“当年要是他老人家不到京里来,或是压根儿就不沾,人家老郡主什么事儿都没有;既然沾了,最后却让人家嫁了个不愿嫁的人,把一辈子全毁了,您叫我怎么想?”

“那不能怪你爹啊!是他们大清皇律——”

“管什么大清皇律,只管带着人回江湖去,凭他老人家,我不信朝廷能拿他怎么样!”

“朝廷是不能拿他怎么样,压根儿也没办法他,可是礼王为此被送交宗人府,祸福就等于掌握在你爹手里,你要是你爹,你忍心么?”

龙天楼没说话,这回是没话说,却扬手一巴掌拍上了桌子,那么厚的桌面儿,那么结实的木头,竟让他一巴掌拍裂了。

白五爷一惊忙道:“坏了,小七儿,你把统带的桌子——”

门口人影一闪,进来个人,正是统带富尔,富尔一眼就瞧见他的办公桌裂了,忙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

白五爷是个老公事、老官场了,一时竟也没说上话来。

龙天楼一定神道:“统带,是我跟五叔谈论案情,激愤之余一失神拍坏了您的桌子——”

“天!”统带富尔竟没一点愠色:“往后你跟人说话,千万别拍人家,要不然你非打人命官司不可。”

听了这么一句,白五爷神情一松,笑了。

“谢谢统带不怪罪!”龙天楼欠身说。

“怪罪?你是拍桌子,又不是拍我,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早就想换张新的了,就是一直找不到理由,这回有了,我还想谢谢你呢!”

听这么一说,龙天楼也笑了。

富尔自己拉把椅子坐了下来,白五爷忙给倒上一杯茶,富尔顾不得喝一口茶就问:“案子怎么样了?刚刚上头还问呢。”

龙天楼道:“就是来禀报您,我准备行动了。”

“呃!怎么行动?”

“先抓一个。”

“谁?”

“承王府总管哈明。”

富尔一惊:“哈总管,他是福晋面前的红人儿,可是——”

“您放心,我已经又请来承王爷一纸手令了。”

龙天楼取出承王手令,递给了富尔。取承王手令的时候,他手碰着了怀里那个绫囊,心里为之一动。

富尔看完了承王手令,神情一松道:“这就行了,咱们可以放心大胆行动了,你是打算怎么个抓哈明法?”

“这您就不用管了,反正我预备今天晚上行动。”

“好,你放手办你的,要是需要人手,营里尽管抽调。”

“是!”

龙天楼跟白五爷告辞出来,边走,白五爷边问:“小七儿,您打算来暗的?”

“嗯!这样暂时不会打草惊蛇,也可以让承王不太难说话。”

接着,他把救人马失前蹄的经过说了一遍。

“呃?那人给你的是什么?”

“我还没看呢!”

白五爷道:“拿出来我看看。”

龙天楼探怀摸出了那个小小的黄绫囊,递给了白五爷。

白五爷道:“挺讲究的嘛!还用黄绫囊装着。”

嘴里说着,手上扯松了囊口,从黄绫囊中掏出一方玉佩来,这方玉佩,形式古朴,色泽质地均属上乘,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白五爷“呃”了一声道,“是方玉——”

“佩”字还没出口,白五爷突然脸色大变,急忙停了步,并用手捂住了那方玉佩:“小七儿,你知道你碰上谁了?”

龙天楼一见白五爷突然停步,已是感到诧异,如今再察言观色,更是觉得事态不寻常,忙道:“不知道,谁?”

“皇上。”

龙天楼一怔:“皇上?怎么会?!”

“你自己看!”

白五爷忙把那方玉佩递还给龙天楼。

龙天楼接过一看,只见玉佩的正面镌刻了八个篆字,刻的是:“乾隆玉佩,如朕亲临。”

龙天楼登时就是一怔。

再看背面,背面刻着九条张牙舞爪,飞腾云霄的龙。

龙天楼失声道:“怎么会,这怎么会?”

“怎么不会,这方玉佩能假得了?谁又敢仿造冒充。”

确是没有人敢,论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黄 绫 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明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