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明珠》

第 八 章 恩 召

作者:独孤红

龙天楼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仰面向上,望着顶棚发怔。

不是因为明早面圣而兴奋。

见不见皇上,对他来说,没什么。

他是在想巴尔扎的哀求、白五爷的话,想礼王府里他见过的那几位,独没想玉妞儿。

老实说,到目前为止,不想见皇上的念头,还有一半。

蒙皇上恩宠召见,而不想去一窥天颜的人,普天之下,恐怕也只他这么一个了。

不想还好,越想越乱,乱着乱着居然微有睡意,索性不想,刚打算闭上眼就此睡去。

突然,他听见了什么?!

那是一阵极其轻微的衣袂飘风声。

轻微得似有还无,但却没能瞒过龙天楼的敏锐听觉,他为之心头一震。

心头震动不为别的,只因为他从那阵衣袂飘风声中听出,来人的身手高绝,属一流中的一流。

来京这么久,跟不少高手朝过面,甚至会过不少侍卫营好手,都不如今夜这位来人。

他没想到,京城之中,还隐有这等高手。

就在这心念转动的刹那间,他听见来人已到了院子里,而且紧接着直逼滴水檐前。

很明显了是冲着他来的。

来人绝不是侍卫营中人。

这是哪一路的?

他很快地想到了在南下洼被他追丢的那个人,纵然不是那个人,也一定是那个人一路的。

经验、历练给他的直觉反应,使他挺身跃起,掠离了床。

哪知他刚掠离床,滴水檐外就响起个低沉冰冷话声:“好敏锐的听觉,难怪非我不可,可惜煞星罩命,你仍然躲不过。”

随着这话声,门闩砰然自断,两扇门豁然打开,一阵疾风卷了进来。

外面虽微有光亮,但是屋里没灯,看不太真切。

但是疾风之中带着丝丝的破空之声,龙天楼一听就知道这是一蓬满天花雨状的暗器。

他提一口气,横移身躯,躲过那蓬暗器,然后身躯乎飞疾掠,破窗而出。

在他破窗而出的刹那间,他看见一个黑影从滴水檐前疾掠飘退,一闪两丈多地落向院中。

他再提一口气,脚不沽地,疾射院中,直逼那黑影身前。

“好高绝的修为。”

黑影惊喝声中,双袖兜起一片劲风,当头拂下。

龙天楼前掠的身躯突然一顿,及时出掌,一眨眼间跟黑影互换了三掌,最后一掌,双方两掌接实,砰然一声,黑影身形晃动微退,龙天楼也落在了黑影面前近丈处。

他看清楚了,是个身躯魁伟的黑衣蒙面人,从头到脚像蒙在一个黑布罩里,只有眼部开两个洞,两道寒芒四射的目光,带着惊异神色,直逼龙天楼。

黑衣人身材的高大,一如大贝勒金铎。

但龙天楼看出,他绝不是大贝勒,因为他比金铎似乎还魈伟几分。

两个人之间,有着—瞬间的静寂。

然后,黑衣人低沉冰冷的话声,先打破了静寂:“听说你身手不错,可是没想到你有这么高绝的修为。”

龙天楼冷然道:“你听谁说的?”

“你不必知道。”

“告诉你我身手不错的人,大概要你今夜非取我的性命不可?”

“不错!”

“案子已经不必再查了,从今后我不犯人,还要怎么样?”

“我不懂你何指,不过那是另一回事,我受人之托,是不让你活着到五鼓天明。”

“你应该懂,因为除了那件案子,我没得罪过任何人。”

“那是你的说法。”

龙天楼一笑道,“你也不怕落了小家子气,我胸中雪亮,你又何必再替人隐瞒,我只问,从今后我不犯人,明天我就要离京,为什么还不肯放手?”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让你看见日出。”

龙天楼忿然点头:“好吧,除非你有把握不让我看见日出,否则那是你们逼我打消去意,周旋到底,不让你们原形毕露,绝不罢休。”

“那你就试试看。”

黑衣人缓缓抬起双手。

龙天楼凝立不动,道:“告诉你我身手不错的人,除了告诉你我身手不错之外,有没有告诉你我姓龙?”

“告诉了如何。没告诉又如何?”

“如果告诉了你,你就不该来。”

“我知道你姓龙。”

“看你的身手,你应该出身武林,既出身武林,就应该知道,武林中究竟有几家姓龙的?”

“姓龙的不少。”

“可是不好斗的只有一家。”

黑衣人身躯突然震动一下:“难不成你会是当年——”

“你既提当年,我告诉你,人在京里,你不会不知道,我这个姓龙的有个五叔供职在巡捕营。”

黑衣人身躯再震,两眼奇光暴射,失声道:“呃!你,你真是——他们怎么没告诉我,他们怎么没告诉我?!”

“现在知道也不迟,你自己打量,有几分把握取我这个姓龙的性命,要是自认没把握,现在走来得及,带个话,最好不要逼我!”

黑衣人两眼中的奇光—阵闪动:“你不该告诉我,你是那个龙家的人。”

“为什么?”

“你可知道,你龙家的任何一个,都是江湖道扬名立万的好对象。”

“怎么说?”

“若谁能撂到一个姓你这个龙的,立即如鲤跃龙门,身价百倍。”

“这么说,你想试试?”

“我正有此意。”

“你可曾考虑到后果?”

“有这么个机会,就算倒下地的是我,不是你,我认为那也值得。”

“为虚名,宁愿冒杀身之险。”

“人生在世,不是为名,就是为利,何况倒下地的并不一定是我。”

“暮鼓晨钟难惊执迷之人,既是这样,你就——”

龙天楼话还没说完,沉喝声中,黑衣人双掌猛翻,疾拍龙天楼前身诸重穴。

出手既快又狠,当真是非置龙天楼于死地不可。

龙天楼冷冷一笑,出掌迎上,只见两人脚下不动,转眼间单凭双掌互换了五招。

最后一招,龙天楼一指突出,“噗”地一声,在黑衣人左袖上戳了个洞。

黑衣人惊怒暴喝,闪身扑进,双掌挥舞,疯狂了似地猛攻龙天楼。

龙天楼不躲不闪,挥掌迎上。

十招刚过,黑衣人已渐居下风,第十一招,他变掌为抓,十指如钩,猛抓龙天楼胸腹,逼得龙天楼脚下微一退,他一双衣袖中突然射出两道极细的黑线,电射龙天楼胸前要穴。

龙天楼怎么也没想到黑衣人袖底还有这阴狠杀着,匆忙间只有硬演铁板桥,同时双掌翻飞,硬截那两缕黑线。

黑衣人见龙天楼使出最俗的铁板桥,冷笑声中,十指直伸,猛插而下。

而就在这时候,那两缕黑线被龙天楼截得倒射而回,反袭黑衣人双*。

黑衣人大惊,匆忙间疾旋身躯,算他应变快,两缕黑线擦胸而过,而龙天楼已挺腰而起,探掌疾抓,“嘶”地一声,黑衣人头上黑布罩应手而落,露出一头白发。

黑衣人失声大叫,双袖掩面,腾身飞射而去。龙天楼跟着掠起,落身屋脊,黑衣人身法相当快,背影已没入客栈旁黑胡同中。

龙天楼停身未追,震声发话:“告诉他们,姓龙的不走了,决心周旋到底。”

黑衣人已经不见了,但龙天楼的话声在夜色里铿锵有声,字字清晰,传出老远,黑衣人绝不会听不见。

龙天楼掠下瓦面回到屋里,坐下只一想,他立即明白了几分。

人,是大贝勒派的。

不让他看见日出。

为什么?

只为怕他龙天楼见皇上。

大贝勒挟怒离开承王府,进宫去问皇上,为什么以“如朕亲临”的玉佩赏给龙天楼,那么皇上既已有召见龙天楼之意,一定会告诉大贝勒。

龙天楼原还有一半走的意思,现在他不走了。

不走的意思,就是决定要见皇上,决心跟大贝勒这帮人周旋到底,为礼王府,为承王府,也为他自己。

见皇上要等天亮以后。

现在天还没亮,可是离天亮也不远了。

干脆,坐等天亮。

龙天楼等天亮的时候,美福晋还在大贝勒那间“豹房”里。

房里,有灯,不过灯光亮得很小,只有星般大,灯光昏暗而柔和。

这样的灯光很美,这样的灯光引人遐思。

灯光下的情景更美,更引人遐思。

大贝勒跟美福晋,并头斜躺在那宽大、绵软的一排锦垫上。

大贝勒赤膊,宽厚健壮的胸膛上,有一片浓密卷曲的黑毛,黑得发亮,他脸色紫红,额上还有汗迹。

美福晋几乎赤躶,象牙雕琢似的娇躯,只在腰间、腿上部位,搭了一条丝巾,嫩藕似的粉臂,高耸的酥胸,圆润修长的一双玉腿,全躶露着。

她娇靥上嫣红微退,星眸半合,睫毛颤动,微微地喘息着,一只手正在轻抚大贝勒那宽厚健壮的胸膛,十足的满足之后,还在回忆甜美,享受那片刻的温馨。

半响,只听大贝勒轻声道:“时候差不多了,该有回音了。”

美福晋两排长长的睫毛眨动了一下,睁开一双星眸,娇慵无力地看了大贝勒一眼,轻声道:“放心,我给你找的人,不是等闲人物,比你侍卫营的人高明多了,放眼京畿,找不出那么样的几个来,只怕你的人这会儿已提着龙小子的脑袋往回赶了。”

大贝勒低头凝望那红热未退的娇靥:“真要能那样,我要好好谢谢你。”

“你打算怎么谢我?”

大贝勒猛一个翻身。

美福晋一声娇呼:“死鬼,你想折腾死我——”

就在这时候,外头响起个恭谨话声:“禀爷,属下告进!”

大贝勒翻身而起,美福晋—骨碌起来,捡着身上的丝巾奔进了里头,大贝勒沉喝道:“进来。”

外头一声恭应,房内闪进了半个时辰前衔命而出的提剑汉子,没等他施礼,大贝勒劈头就问:“怎么样?”

提剑汉子一躬身,“回爷的话,没成。”

大贝勒脸色刚变,一阵香风,美福晋已到了大贝勒身边,她身上已多了件披风,把个娇躯裹得紧紧的:“去的人暴露了身分没有?”

“回福晋,听他说没有。”

“你去吧!”

恭应声中,提剑汉子退了出去。

美福晋一跺玉足,浑身发颤:“该死,怎么会没成!”

大贝勒道:“很简单,不是龙小子的对手。”

美福晋厉声道;“我不信。”

“可是事实上你找的人没做成。”

美福晋恨得咬牙,又一跺玉足:“我不信他小子是三头六臂的神仙。”

大贝勒抬手一掌拍出,“砰”地一声,一张紫檩木茶几四分五裂。

美福晋吓了一跳,不悦地道:“拿个死玩艺儿出什么气!”愤愤地坐了下去。

大贝勒转过脸道:“你找的究竟是什么人?”

“江湖道儿上的高手。”

“高手怎么会没做成?”

“废话,我怎么知道他还是比不上龙小子。”

“现在怎么办?”

“既然没办法不让他看见日出,等天亮以后,只有你去应付了。”

“我应付?我怎么应付?不跟你说了吗,我不知道还好,皇上亲口告诉我的,我要是再动他,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那你说怎么办?”

“有办法我还问你?”

美福晋沉默了一下,紧咬贝齿:“那恐怕只有等他见过皇上之后再说了。”

“等他见过皇上以后再说?迟了。”

“怎么迟了?”

“在承王府,我进宫见皇上的事他知道,皇上既要召见他,他不会想不到皇上一定会告诉我,如今有人袭击他,他还能想不到是我,明儿个在皇上面前告我一状,我吃不完兜着走。”

“慢着,他恐怕还不知道皇上要召见他。”

“怎么还不知道,皇上让你那个老鬼知会他,他既然见过了老鬼,老鬼怎么会不告诉他?”

“那也不要紧,他在皇上面前告你的状,他有什么证据?”

大贝勒呆了一呆道:“这倒是。”

“如今只有等他见过皇上再说了,虽然让他见皇上对你是大不利,可是如今也是没办法的事了。”

大贝勒抬手又一拍本已四分五裂的茶几:“姓龙的,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别空发狠了。”美福晋瞟了他一眼:“我得走了,天亮以前我得赶回去。”

她拧身又进里头去。大贝勒站着没动,脸色怕人。

天终于亮了。

窗户上微有光亮,鸡也叫了。

龙天楼洗了把脸,正要吹灯。

“小七儿,小七儿。”

外头响起了白五爷的叫声。

龙天楼微一怔,应道:“五叔,我在这儿。”

白五爷推门进来了,手上还提个小包袱:“我还怕你起不来给误了呢!”

龙天楼道:“您真太劳神了。”

白五爷目光一凝:“你就这样去呀?”

“不这样去怎么样去,我又不是做官儿,还要穿戴整齐。”

“开玩笑,我就知道,我的七少爷,你不是去看朋友,是去见皇上,来,来,换上换上。”

他拉着龙天楼到了桌旁,就桌上打开了包袱,崭新的一件衣裳,还有一双新布鞋。

龙天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恩 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明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