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明珠》

第 九 章 贺 礼

作者:独孤红

龙天楼带着八护卫,远离宴客厅,刚进一间敞轩,福康安就跟着进来了,道:“天楼,怎么回事?”

龙天楼道:“您看出不对来了?”

“我看你在他们八个大穴上各点了一指,有点不对劲儿,所以跟出来看看。”

龙天楼道;“他们八个中了奇毒,一阵折腾,运行加速,不是我及时发现,闭住穴道,就要攻心了。”

福康安脸上变了色。

那八个叫道:“怎么说?我们八个中了毒——”

龙天楼道:“你们八个是不是觉得浑身燥热、血气翻腾、有点恶心?”

凌风道;“对,先我还以为是一阵扑击所致的。”

福康安道:“天楼,这怎么会——”

龙天楼道:“您别急,等我问问,你们八个吃过什么没有?”

铁奎道:“没有啊!大厨房里还没有开饭呢!”

华光叫道:“对了,总座,我们八个抬过一包礼物,挺重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福康安道:“礼物!哪儿送来的?”

华光道:“没听清楚,好像是哪个王府的,送礼的说他们主子有事儿不能来,让他送份薄礼来意思意思。”

福康安道:“东西呢?”

“搁东厢房了,王爷还没过目,所以还没往库房搬。”

龙天楼道:“贝子爷,我去看看。”

冲那八个道:“你们八个就在这儿坐地上运气逼毒,会么?”

“会。”

那八个一起点头,随即盘膝坐在了地上,闭起眼运气。

福康安道:“走,我跟你一块儿去看看。”

两个人出了敞轩,直奔前院东厢房。

到了东厢房,门是关着的,龙天楼推开门一看,里头没人,矮几上放着一个红纸包,宽有两尺,长有五尺多,是个长方形的东西。

两个人走近打量,福康安道:“这是什么东西,得八个人抬?”

龙天楼运气护穴,伸手抬着一头试了试,道:“是得八个人抬,足有百来斤。”

“看看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福康安要伸手,龙天楼拦住了他,道:“贝子爷,还是我来吧!您往后站站。”

福康安往后退了半步。

龙天楼伸手撕开了红纸,只见里头是个长方形的漆木匣子,朱红色,发亮,相当精致。

打开盖子一看,龙天楼、福康安都为之一怔。

原来木匣子里放的是具石棺,大理石的。

福康安双眉一扬;“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

转身往外就走。

龙天楼忙叫道:“贝子爷!等等。”

福康安停步回身道:“怎么?”

“您哪儿去?”

“触人霉头,要人命,我非查出来是谁干的不可!”

“怎么查?挨个儿问?谁会承认?酒席不但不欢而散,而且满城风雨。”

“那你说该怎么办?”

“不动声色,慢慢来。”

“也对,看看有谁没来。”

“没有,只要是王爷请了的,恐怕都来了,谁会在被请之列,人不来,干这种傻事?”

福康安呆了一呆:“我是气糊涂了,你说该怎么个查法?”

“这件事交给我,待会儿只让王爷一个人知道,除了八护卫跟咱们,不惊动任何一个。”

“毒是哪儿来的?”

龙天楼伸手摸摸石棺、木匣,道:“纸上。木匣跟石棺都没毒。”

“知道是什么毒吗?”

龙天楼拿起一片纸,闻了闻,道:“我没那么渊博,只知道是毒,说不出名堂,不知道出处。”

福康安道:“眼前这玩意儿怎么办?”

“好办,东西移到别处去。”

龙天楼留下一片纸,然后取出火折子打着火,把撕下的纸烧了,看着纸尽化灰烬,他才去搬木匣,刚一搬起,只觉石棺里有东西,他又把木匣放下了。

“怎么,搬不动,我俩抬。”

“那倒不是,区区百来斤的东西,还难不倒我,石棺里有东西,您请站远点儿。”

福康安往后退了几步,暗暗戒备。

龙天楼伸手掀开石棺盖,他猛一怔。

福康安忙过来看,也猛一怔。

石棺里藏的不是什么凶恶毒物,而是一具泥塑的人像,上了彩的泥塑人像,十五阿哥的塑像,唯妙唯肖,栩栩如生。

定了定神,福康安道:“敢情是为对付十五阿哥的。”

“本来就是,礼物岂能不经十五阿哥亲手拆阅检视?”

福康安冷笑道:“这不知道是哪位——”

“贝子爷,已经不难查了。”

“怎么?”

“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弄这么一具塑像放在石棺里,您知道,像这样好手艺的巧匠并不多。”

福康安两眼精光一闪,点头道:“对。”

“这事交给我了,您去喝您的酒吧,跟王爷打个招呼,请他应付一下客人,说我就来。”

“好。”

福康安走了。

龙天楼收好那片纸,抱起木匣也出了东厢房,回到了敞轩里。

在敞轩里的那八个,此刻各一身大汗,都有点虚弱地坐着,一见龙天楼进来,忙都站了起来:“总座,您怎么—一”

“你们八个觉得怎么样?”

“没事了。”

凌风满脸羞愧:“我们八个不服气,想整您,结果呢?临了命都是您救的,真恨不得痛揍自己一顿。”

龙天楼笑道:“别这么说,我欣赏的就是这种脾气,这么一来,大家岂不是更亲,从今后就是一家人,过去的不提了。”

“您宽宏大量,胸襟过人,我们——”

八个人一起拜了下去。

龙天楼抱着木匣没法拦,直道:“起来,起来,快起来,我还有事问你们。”

八护卫起来了,一脸的肃穆,恭恭敬敬。

龙天楼道:“送这东西来的,是个什么样人?”

“四十来岁,瘦瘦的,穿着打扮,像极了哪个大府邸的总管。”

龙天楼道:“这么重一件东西,他应该不是捧着来的?”

英奇道:“不是,他赶了辆马车载来的。”

“哪个府邸的马车,看出来没有?”

铁奎道:“没留意,而且各府邸的马车样都差不多。”

“那么,从哪儿来的,往哪儿去的呢?”

华光道:“当时大门口来的车马那么多,谁会单留意他那一辆。”

龙天楼沉吟一下道:“到目前为止,客人们还没走,他们坐来的马车,有没有走的呢?”

凌风道:“恐怕没有,客人们的车马,都在府前跟两边停放着。”

龙天楼道:“那么华光跟海明出去,从偏院出去,沿街打听,有辆先走的马车是往哪儿去了。”

现在的八护卫恭顺得不得了,华光、海明一声答应,施个礼走了。

龙天楼又向铁奎、凌风道:“如果你们送这么一件礼物给别人,你们会不会流连附近,等着看热闹,证实效用,以便回去报讯?”

铁奎忙道:“总座,您说是那个家伙……”

“不一定是那个家伙,你们两个从后门出去,然后一东一西,从远处往回兜,如发现行迹可疑的,抓回来见我,只记住,别乱抓人。”

“是。”

铁奎、凌风相当振奋,恭应一声,急急而去。

金彭道:“总座,他们四个您都派了差事了,我们四个呢?”

龙天楼伸手递出装石棺的木匣:“接住。”

金彭、英奇、福青、蒙德忙接了过去。

龙天楼道:“把这件贵重礼物找个隐密处所置放,然后不许轻离府中一步,随时听候我的派用。”

他没等那四个答应,扭头走了。

四个人捧着那具内装石棺的木匣,蒙德叫道:“总座偏心。”

英奇冷冷道:“你去跟总座说去。”

蒙德嘴一闭,硬没敢再吭声。

厅里正热闹,乱哄哄的。

老郡主那一桌上的几位,低着头轻慢地吃喝着,出奇地安静,绝不像别桌那样地高谈阔论,指手画脚。

人都是这样,处在这种境遇中,总觉得好像比旁人矮了一头。

福康安则正跟十五阿哥附耳低语,十五阿哥不住地点着头。

龙天楼悄悄地进了厅,他想尽量不惊动客人们,奈何一直对他特别关注的海珊格格眼尖,他一脚刚进厅,焦急盼望的海珊,一眼就看见了他,猛然惊喜,扬手尖叫:“龙天楼,来,来,上这儿来。”

这一声尖叫,立即引来了所有的目光,老郡主那一桌的都抬起了头。

龙天楼不敢多看,匆匆地笑着冲那边点了点头,然后不得不走向海珊格格那一桌。

这一桌,坐的都是年轻的,除了海珊格格、海若格格、贝子玉琪,别的龙天楼一位也不认识。

不认识不要紧。

不施礼,这会儿谁也不会挑他的眼。

龙天楼刚近桌,海珊站起来伸手就抓住了他的胳膊,另一只手端起了酒杯:“来,跟我喝一杯。”

龙天楼下意识地不安,眼角余光往那边瞟过去,兰心倒没怎么样,明珠却是一脸的寒霜。

不过这么一瞬间,海珊就催上了,一摇他的胳膊:“喝不喝嘛?你!”

龙天楼能说不喝?只好陪着笑道:“喝,我敬格格!”

海珊为之眉开眼笑,她长得本不错,笑起来也像朵花,不过这朵花太过狂野,她道:“这才像话,拿着。”

她手一伸,把自己的杯子递给了龙天楼。

龙天楼眼明手快,忙道:“我借贝子爷的杯子吧!”

伸手要去拿玉琪的酒杯。

“你敢!”海珊竖眉尖叫,龙天楼一怔,手也一顿,海珊一双美目都瞪圆了:“怎么着,嫌我呀!我都不嫌你,你敢嫌我?”

“这——”

这可真叫龙天楼为了难,是接海珊的杯子好,还是不接好。

不接,海珊下不了台,脸上不好看,非翻不可。

接吧,跟海珊用一个杯子,众目睽睽,都瞪着眼瞧着,这又叫龙天楼怎么做得出来。

他看见了,明珠寒着脸要往起站,硬让兰心拉住了。

龙天楼这里正暗暗叫苦,福康安拿着酒杯走了过来:“怎么回事?”

龙天楼忙道:“我要敬海珊格格一杯。”

“该,太该了。”

福康安一点头,顺手把手里的酒杯递给了龙天楼。

龙天楼一把接过来:“格格,我先干为敬了。”

来个杯底朝天,一仰而干。海珊想拦,可却没来得及,一跺脚,瞪着福康安就叫:“福哥——”

“干吗?”

“你——”

“我怎么了?”

“你干吗老跟我做对!”

福康安一怔:“我跟你做对,怎么回事?龙天楼要敬你酒,我说该,有什么不对?”

有什么不对,海珊哪说得出口,又怎么能说。

海珊瞪着眼,气得香腮鼓得老高。

福康安又道:“我的姑奶奶,人家已经先干为敬了,好歹啧一下,日子长着呢,往后会经常碰面,何必在一杯酒上跟人计较。”

不知道福康安是不是话里有话,有什么暗示。

反正海珊一定当成话里有话,有什么暗示了,香腮顿时不鼓了,豪气道;“啧一下,干吗呀!这么瞧不起我,我也干。”

她当真举杯仰头喝个点滴不剩。

所有的客人都看直了眼。

不一定所有的客人都知道海珊的酒量,但是有人知道。

明珠香chún边噙着冷笑,直撇嘴。

福康安不管那么多,拉着龙天楼又各敬了玉棋、海若一杯,还有在座的几位。

福康安都为龙天楼引见了,龙天楼只想赶紧离开这一桌,根本没用耳朵听,而且一敬完酒,福康安就匆匆拉着他走了。

回到了自己这一桌,十五阿哥替龙天楼说了一句:“疯癫丫头,真能缠。”

福康安接了一句:“能缠?能缠的还在后头呢,看吧!天楼往后净躲她了,什么事儿都别干了。”

龙天楼的眉锋为之一皱。

十五阿哥体恤人,忙转了话题:“那件事怎么样了?”

龙天楼知道十五阿哥指的是哪件事,当即就把处理的经过低低禀报了一番。

听毕,该十五阿哥皱眉了:“这究竟是谁心这么狠,手这么辣。”

福康安道;“现在不谈这些,席散后再说。”

一顿,又道:“对了,天楼,我告诉你一声,礼王府那几位跟十五阿哥说过了,席散后想见见你,待会儿你上内厅去等吧!”

龙天楼心头一阵猛跳,想往那边看,可又胆怯,他巴不得赶快散席,可又怕席散得快。

怕什么都没用,该来的总是会来。

上完了最后一道菜,十五阿哥站起举杯称谢,喝完了这一杯,席散了,众宾客纷纷站起往处走,十五阿哥跟福康安送了出去,临走,福康安扯了扯龙天楼,龙天楼一点就透,悄悄地从后头出去了。

他直奔内厅,一路心跳得厉害,进了空荡的内厅,两手心都渗出了汗,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这是干什么。

内厅有的是椅子,他坐不住,两手不住地摇动着,刚来回走了两趟,一阵步履声传了过来,他心头猛一跳,脚下停住了,一颗心似乎也停住了。

进来了,只老郡主跟明珠,没见礼王,也没见兰心,龙天楼禁不住一阵失望,可也平静多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贺 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明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