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 一 章 菱花破镜

作者:独孤红

钓鱼,除了职业性的以外,应该是极为雅适悠闲的赏心乐事。

无论是举网捞明月,移蓬卧晚风,或秋风芦被梦,春雨柳溪潮,甚至于柳宗元所吟咏的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均有其极高乐趣存在。

如今,有人在钓鱼,但似乎是鱼在乐,人并不乐。

地方够美的,在一片极美的湖荡之侧,几株极美的垂杨之下。

时光也够美的,是一年中最美丽的春天,和春天里最美丽的黄昏时刻。

人也够美,但美的有些凄凉,有些憔悴,有些高傲,有些孤独!

钓鱼的,是一个三十上下的青衫儒生,锐朗的双目,和挺直的鼻梁,以及微薄而下掩的

嘴chún,显示出他高傲坚毅的性格。但眉间,鬓上,却似乎堆积了过多的忧愁,一袭青衫之上,

也容留了过多的风尘酒渍!

鱼呢?鱼不知道美不美,只知道够大。

因为青衫儒生下钩未久,浮子便被一扯入水,手上也感觉到剧烈震荡!

这显然是大鱼上钩,但青衫儒生却不扬竿,任连那尾上钩之鱼,在水中往来狂游,只是

目光中流露某种愤恨的,冷冷注视,仿佛他把这尾鱼儿,当作了甚么深仇大怨,要尽情凌虐,

等待它筋疲力尽,百技皆穷,然后,再……

蓦然间,白光闪,手内轻!

湖面上,多了一片不属于岸边垂杨的特殊树叶。

钓竿梢头,飘杨着一截断线!

鱼更乐了,因为它虽上了钩,却获得意外助力,恢复自由,度过劫难。

飞叶断线的举措,不是寻常,仅从武学功力的表现程度来说,也非一流高手莫办。

但青衫书生的感情,似乎早已麻木,他——对这意外事件,竟连理都不理,决未表示出

半分惊讶!

白光又闪,这次不是飞叶,似乎是面小小镜子,在斜阳影里闪光?

青衫书生冷漠的像座冰山的神色,空然有了激动!

他目注镜光闪处,双眉方挑,便有一片寒光,凌空飞来。

青衫书生略一伸手,便把寒光接在掌中,果然是半面菱花破镜。

他更激动了,用颤抖的手,从颤抖的青衫怀中,摸出了半面菱花破镜,两者破痕相符,

正好合而为一。

所不同的,凌空飞来的这半面镜子上,比青衫书生怀中的另外半面镜子,多出了三个字

儿,那是被人用尖锐之物,所镌画上去的“白水镇”三字。

青杉书生的双目之中,突然湿润,他把钧竿随意一插,便插得深入湖畔石中,揣起破镜,

狂吟离去,他吟的是李商隐的名诗:“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

望蒂春心托杜鹃……”

这是一座不太小的酒馆,但今日生意却超乎意外的特殊繁盛!

青衫书生沈宗仪平日极少籍酒浇愁,但今日却为座上客之一。

未进酒馆,他颇为酒客的异常拥挤,略感诧异,但一进酒馆,便告恍然?

原来,往日酒馆之中,只有美酒,今日却多了一位美人。

看来是过路的,一位四五十岁的青衣老妪,和一位十八九岁的白衣少女。

老妪平凡,那白衣少女,却委实太美,美的超凡,美的脱俗,美的极其冷艳高傲。

酒馆之中,鱼龙混杂,慢说登徒市井之流,免不得品头论足,口角轻狂,便是一般正经

酒客,也莫不都对这绝美白衣少女,特别多看两眼,甚至于互相猜测,是何来历?

只有沈宗仪是例外,他只以眼角余光,略为一瞥,便大踏步地,从白衣少女座边走过,

在壁角僻静处坐下,要了两壶白干,半斤牛肉。

天下事,妙不可言,沈宗仪不看白衣少女,这白衣少女,却在看沈宗议了。

她叫岳倩倩,青衣老妪是她rǔ娘,某地省亲,路经此处。

岳倩倩素最引为自傲地,便是她那天人颜色,认为对于任何异性,都会发生莫大吸引力

量。

通都大邑的富家儿郎,甚至于特殊高贵的公子王孙,谁不见了她目授魂飞?谁不见了她

直眉瞪眼?

想不到,在这小酒馆中里,有了例外。沈宗仪昂头天外,眉锁重愁,仿佛对于岳倩倩的

绝代容光,根本不屑一顾?

岳倩倩有点不服气了,她竟偷看沈宗仪,心想到要看看这罕见怪人,直至何时才会对自

己注意?沈宗仪又从怀中取出那面碎成两半的菱花小镜,端详注目,不住倾杯,转眼间两壶

白干,便已饮尽。

他微一抬头,向穿梭于酒客丛中,送酒送菜的店家道:“胡老七,再把这上等白干,替

我再来两壶!”

胡老七因沈宗仪虽非常客,却是街坊,恰好手上正有一壶白干,遂应声笑道:“正好,

这儿还有一壶,沈爷,您先喝着,我再替您去取。”

他边自答话,边慾走向沈宗仪的座头,突然耳边响起一声:“且慢,这壶酒儿给我!”

语音娇脆,宛如珠落玉盘,好听已极,正是岳倩倩所发。

这一来,胡老七可傻了眼。

手上的一壶酒,业已答应先送给沈宗仪,却不料岳倩倩会横加拦截?

虽然,后面有的是酒,再要十壶百壶,也不虑匮乏,但谁先谁后,一个处理失当,便难

免会在酒客之间,造成不愉快的场面。

胡老七一怔之下。堆起笑脸,走向岳倩倩座旁,正待发话,沈宗仪已在壁角,远远地说

道:“胡老七,把酒给那位姑娘吧,我不喝了。

虽在发话,目光仍注向窗外,仍未对岳倩倩这边,看上半眼。

话完,掏出一块银子,放在桌上,便慾飘然离去。

岳倩倩陡然发话之故,就是为了沈宗仪是乎对自己不屑一顾的高傲神情,有些不服,才

故意找事,加以撩拨。

谁知沈宗仪虽然答了话,冷傲神情却一丝未变,并索兴不再饮酒,意慾离店而去。

岳倩倩正觉扫兴,谁知更扫兴的事儿,竟又接踵而来。

那是有第三者,又说了话!

适才岳倩倩的语音,宛若珠落玉盘,十分悦耳,如今这第三者的语音,却宛若破锣,又

像狼嚎委实难听己极!

不仅语音难听,语音也颇欠庄重,他是说:“姑娘,像你这样水葱似的人儿,怎能喝白

干酒呢?呛坏了喉咙,岂不叫人心疼?”

胡老七眉头一皱……

他对这既似破锣,又似狼嘷的语音,太已熟悉,知道岳倩倩的美色撩人,恐怕要出事故?

发话人,是当地的混混头儿,姓哈名八。

果然,哈八这一发话,岳倩倩双眉力挑,闪动着两道美的不可方物的含怒目光,盯在就

坐在她邻座的哈八脸上,冷冷问道:“尊驾在心疼谁?”

美人薄嗔,原自另具风韵,哈八看在眼内,醉在心头,索性站起身来,涎着脸儿。贼忒

嘻嘻笑道:“在座之中,除了姑娘,谁还值得我哈八爷蜜爱轻怜……”

“蜜爱轻怜”四字才出,岳倩倩便一声断喝:“白嬷嬷,替我掌嘴……”

“拍”!这是一记耳括子!

哈八在当地横行已惯,没想到在岳倩倩一声娇叱之下,那被称为白嬷嬷的青衣老妪,竟

然真敢动手揍人?

更没想到对方手法这快,打的这般清脆……

等到觉得掌影闪动,再想闪时,已然闪避不开!

于是,脆响起处,哈八的左半边面颊,陡然红了起来,并胖了起来,并仿佛连嘴chún都被

打的肿起好高,真像是一只正在摇尾乞怜,或猖猖狂吠,却被人狠狠踢了一脚,很显得狼狈

已极的哈叭狗儿!

“哗……”

“刷……”

“哗……”是酒客们的惊奇喧闹声息——

“刷……”是有五六条大汉,同时站了起来—一

这五六条大汉,有的与哈八同坐,有的则在邻桌,但均是本地混混,所谓“蛇鼠一窝”。

其中一个臂肌坟起,身材魁梧的黑脸大汉,瞪着两只牛眼,厉声叫道:“好家伙,娘儿

们竟敢动手打人?来来来,我焦天挺脱了农服,奉陪你们玩玩!”

边说边作,剑及 及,话到尾声,上衣业已飞落地上,露出了黑黝黝的一片胸毛,看光

景竟是想连中衣都一齐脱掉!

这可是一记恶毒绝招!

因为从白嬷嬷打哈八耳括子的俐落程度看来,是个练家子,并可能连对她发号施令的岳

倩倩,都会几手,并非红妆弱女。

但不论他们是否会武,或身手多高?对于焦天挺这种脱了衣眼打架的无赖绝招,却根本

无法招架。

岳倩倩是黄花闺女,白嬷嬷是妇道人家,与一个上身赤躶大汉,当众动手,已极难堪,

倘若对方的中衣再卸,那……光景简直将使她们羞窘得无地自容……千钧一发之际,影儿又

动!

刚才哈八贼忒嘻嘻之际,所闪动的是白嬷嬷的掌影!

如今焦天挺大耍无赖之际,所闪动的,是条青色人影!

这青色人影,远远来自壁角,但却捷似飘云,一闪就到!

焦天挺想解中衣,但束腰丝绦,却被那青色人影,抢先一把抓住。

青色人影,是沈宗仪!

岳倩倩眼见将遭奇辱,方自窘得玉颊飞红,如今突见沈宗仪出手解围,不禁心中一定,

从chún角掀起一种含有双重意味的嫣然微笑。

所谓双重意味的第一种,比较简单,是奇窘得解的宽释微笑。

但第二种却比较复杂,是含蕴着自傲的满足! 那意思是认为沈宗仪外表冷淡高傲,其

实仍为自己的绝代姿容所动,暗中加以关切!

刚才,白嬷嬷的掌影一动,哈八的面额便突然肿了起来!

如今,沈宗仪人影一到,焦天挺的身形便突然高了起来。

这不是焦天挺突然长高,这是他被沈宗仪一把抓住束腰绦,将他双足离地,单手平平举

起。

焦天挺身高不及六尺,也有五尺八九,沈宗仪竟能将其单手举起,神力委实惊人!

满堂酒客的喧哗顿息,鸦雀无声!

“呼”!焦天挺飞了!……不是飞,是被沈宗仪一抛数丈,从窗中丢出,“朴通”一声,

跌入酒馆门前的臭水池内!

沈宗仪似乎嫌脏,在胡老七的肩头上取下毛巾,擦了擦手,便自走出店外。

他不给岳倩倩向他道谢的机会,仍然神情冷漠地,连看岳倩倩看都不看一眼。

适才带有双重意味的微笑刚刚自岳倩倩的脸上浮起,却在一刹那间,便告冻结!

不单冻结,并有转变。

从宽释、自傲、满足,转变为难堪、自卑、空虚……

不错,岳倩倩太难堪了!

沈宗仪闪身、出手、举人、飞掷,甚至于掷人后,还在胡老七的肩头,取条毛巾,擦了

擦手!

人,就在身边,时,不算太短,但却连眼角余光,都未向岳倩倩瞥上一下!

这表示,沈宗仪之所以出手,是只对事,不对人。

也表示岳倩倩自以为足以吸引任何人的天人颜色,绝代容光,在沈宗仪的眼中,却宛如

粪土!

岳倩倩不仅笑不出来,她难堪的几乎想哭。

泪水,已在她那双委实极美绝美的大眼眶中打转……

但岳倩倩也是极高傲,极坚强的女娃儿.她咬牙强忍,使泪珠儿只向腹内倒流,不从眼

眶之中流出!

只不过一刹那间,岳倩情便已强制情绪,恢复正常。

美的撩人的笑容,再度从她美的惊人的玉颊之上浮现。

岳倩倩站起身形,淡淡一笑,向白嬷嬷说道:“白嬷嬷,付酒钱吧,我们走了……”

白嬷嬷摸出一个小银锞子,轻轻放在桌上,目光略扫哈八等人,嘴角边带着一丝洒薄笑

意,随着岳倩倩飘然出店。

虽然,沈宗仪业已先走,但哈八等一群混混儿,却没有任何一人,敢对岳倩倩、白嬷嬷

再作任何罗嗦。

因一来哈八已尝过滋味,挨了一记耳括子,口中便少了两个大牙,他心中明白,这位名

叫白嬷嬷的青衣老妪,慢说其他武功,仅在掌力方面,便至少要比自己强上十倍!

二来白嬷嬷轻轻一放,银锞子便深陷木内,与桌面齐平,这种内家神功,虽曾耳闻,却

还是第一次眼见,自然震惊的这群土混混们,全身发软谁还敢动上一动?

岳倩倩等一走,酒馆中又“哄”的乱了起来……

哈八等混混们,首先抢往店外臭水池中,去救焦天挺。

胡老七却来收那银锞子,但等他发现银锞子深陷木内,与案齐平,根本无法取出时,又

不禁眉头双蹙!

“拍”!有人出手了,这是头戴马连坡草帽,年约四十的陌生髯虬大汉。

他一掌拍在桌上,银锞子便凭空震起,落在这髯虬大汉掌内。

虬髯大汉拈起银锞子,看了一眼,便交还胡老七,含笑说道:“‘五行挪移身法’,

‘大力金刚手’,‘混元神功’,三种第一流的武林绝艺,居然全在此处出现,店家,你们

这小小镇集,真可谓藏龙卧虎的了!”

胡老七听不懂对方的话,正自目瞪口呆,这位虬髯大汉也从脸上露出一种奇异笑容飘然

出店。

沈宗仪在收拾行囊—一

其实,无所谓“收拾”,因为他的“行囊”,太以简单,几件替换衣服,几瓶葯,一管

“阴沉宝竹”所制的“玉屏萧”而已。

他所住的,是三间茅屋,陈设虽简,洁净无尘,倒也颇为雅致。

沈宗仪出门之际,月上东林。

右邻一位老农,正在门口抽烟,看见沈宗仪,讶然笑道:“沈相公,这么晚了,还出门

么?”

沈宗仪道:“我这趟是出远门,并多半不再回来,三年邻居,承蒙李老爹诸般照顾,这

三间茅屋,以及屋里屋外的一切东西,都奉送李老爹了。”

李老爹愕然道:“沈相公是去何处?”

沈宗仪道:“白水镇!”

李老爹道:“‘白水镇’虽然路远,也不至一去不回,沈相公,你……你去‘白水镇’

作甚?”

沈宗仪道:“杀人!”

这过于意外,并过于简单的答复,自然把李老爹听得瞪大双眼,满面惊诧之色?

沈宗仪一笑又道:“我若杀不了人一定被杀,我若杀得了人,也一定自尽,故而从此永

别,一去不回,李老爹多多保重……’

既已永不再返,无须隐匿行藏,沈宗仪的“五行挪移身法”又展,李老爹话犹在耳,跟

前人影已空,一条挺拔身形,到了十来丈外的垂柳参差之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人如玉剑如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