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 十 章

作者:独孤红

岳倩倩道:“另一位是‘无情剑客’……”

话方至此,辛姨娘突似遭受电击地,全身一震接道:“‘无情剑客’?是‘南无情’?

抑或‘北无情’?是‘男无情’?抑或‘女无情’?………”

岳倩倩苦笑道:“我弄不懂这些南北、男女之分,只知道他是叫‘无情剑客’萧扬。”

辛姨娘突然不仅身躯急颤,仿佛连语音,气力都突然弱了许多的苦着脸儿道:“‘无情

剑客’正是萧扬,倩倩你这样讲法,莫非萧扬死了?……”

岳倩倩点头道:“据我两位同行友人所说,萧扬一未遭人迫害,二未身上带伤,他是死

在他自己手下。”

语音略顿,目光一注辛姨娘失声问遭:“辛姨娘,好似你认识对方,那位‘无情剑客’

萧扬,与你是甚么关系?”

辛姨娘的眼中,似有泪光浮动,但却竭力忍耐,不使那泪光化成泪珠,从一双大眼眶中

流下。

默然片刻她始用极低极低的语音答道:“我当然认识他,‘无情剑客’萧扬是我表哥,

当年并和我有过一段情愫……”

她虽然竭力忍耐,不使泪珠流下,但语音方面,却无法掩饰地,已带悲凄,故而索性坦

白一点承认与‘无情剑客’萧扬之间,有过一段感情。

但辛姨娘却不知萧扬竟临终留书,要沈宗仪代他杀死辛冰冰。

倘若她知道这件事儿,或许会不再心酸,不再流泪!但也或许会心酸更甚,无法控制地,

立即泪落如泉!

岳倩倩也是玲珑剔透之人,一见辛姨娘如此激动,又已坦白自承,那里还会追问下去?

但一时间又不便突然顿住话头,遂设法岔开,扬眉说道:“辛姨娘,你刚才说了些甚么‘男

无情’‘女无情’‘南无情’‘北无情’,究竟是些甚么人物?”

辛姨娘道:“无情剑客’萧插是‘男无情’,也就是‘南无情’……”

岳倩倩又道:“‘女无情’和‘北无情’呢?”

辛姨娘苦笑一声道:“倩倩,你是个有情人,本身在情感上,也有相当麻烦,似乎不必

再过问那些提起来徒自令人伤心断肠的无情之事!”

触及本身情绪,岳倩倩果然秀眉深蹩地,静默下来。

沈宗仪既已不在,她爹爹岳克昌又保证可在三天中见面之语。岳倩倩自然只有跟随辛姨

娘,回转‘听水小筑’。

※     ※     ※南山。

今后的南山,不再荒寂,而人影幢幢,相当热闹。

热闹的原因,在于那位‘老爷子’业已回来,并带来五六位武林人物,就在山中一座破

旧祠堂中,席地饮酒。

所谓‘老爷子’,是个清癯瘦削,目光如电,颌下留有五绺长须的六十左右老者。

老者姓邢,名光宗,‘无影杀星’的外名,在早年江湖间,赫赫有名,身份介乎正邪之

间,是位侠盗。

邢光宗与沈宗仪之间的关系,不寻常,他们是翁婿。

邢光宗的独身爱女邢家慧,是沈宗仪的爱妻。

但沈宗仪却不欣赏‘无影杀星’邢光宗的忽盗忽侠行为,又嫌他下手大黑,故而夫妻虽

极为恩爱.翁婿间却不甚相得。

数年前,发生惨剧,恩爱夫妻顿成生死之别!

惨剧之生,不是外来,邢家慧是死在她丈夫沈宗仪威震江湖的‘大力金剐掌’下!

沈宗仪夫妻之情,至爱弥笃,他当然不会无故杀妻,他是发觉邢家慧背夫偷情,使自己

戴了绿帽!但‘大力金刚掌’一发,邢家慧应掌飞魂之后,沈宗仪突然发现爱妻完全清白!

自己太过鲁莽是中了狡毒阴谋者的嫁祸江东之计。

悔、恨交迸,无意偷生,沈宗仪立即跪在爱妻尸旁,举掌自拍天灵,意慾追随地下。

掌举未落,被人点了穴道。

点他穴道之人是沈宗仪的岳父‘无影煞星’邢光宗。

邢光宗虽然只有这么一位掌上明珠,但仍尽量安慰沈宗仪,劝他徒死无益,应该设法报

仇,还她清白,才可使邢家慧九泉瞑目。

沈宗仪慨叹阴谋者设计巧妙精密,恐无线索可寻。

邢光宗则认为设计越是巧妙,越容易留有线索,慨然以查察此事为己任,劝沈宗仪三山

五狱,浪游遣愁,一矣 阴谋者有了着落,再通知他共同下手,为刑家慧报仇雪恨!

沈宗仪遂折断邢家慧所用妆镜,以一半交与邢光宗作为证物,声称自己愧对爱妻,心灰

意懒根本无兴邀游,此去只是觅地隐居,除非破镜传到——阴谋者被寻获,决不再出江湖。

有了这种原因,沈宗仪才心如古井,不起波澜,连见了岳倩倩那等令任何男人都为之魂

飞魄荡的绝代天人,都不起大大兴趣。

邢光宗备置了大量酒菜,与六位江湖人物饮用不久,忽然听得西北方传来一声胡哨声,

其中一个青衣老叟,向邢光宗看了一看,含笑说道:“邢兄,你所邀之人,均已到齐,则来

者莫非是对头方面……”

话方至此,有名黑衣壮汉进入祠堂,向邢光宗恭声报道:“启禀老爷子,沈相公到。”

邢光宗闻言,先对黑衣大汉说了一声“请沈相公来此相会”,又向那青衣老叟笑道:

“郭兄,来者不是外人,是小婿…………”

青衣老叟道:“武林中已多年不见‘四绝书生’英姿,有他一人,足对任何敌手,我们

此来,未免太以多余……”

刑光宗不等他再往下说,便自一抱双拳,接口笑道:“郭兄说那里话来,沈宗仪武勇有

余,江湖经验却嫌不足,否则,当年也不会鲁莽饮恨,何况对方已有觉察,广邀好手,防范

周密,小弟要借重郭兄等大驾之处,还多的很呢!”

说至此处,沈宗仪已随那黑衣壮权,进入祠堂。

‘四绝书生’侠名震世,故而他虽是后辈人物,仍使席地而坐的七名江湖雄豪,一齐起

立。

沈宗仪目光一注邢光宗,抱拳躬身道:“老爷子好!”

邢光宗说道:“好,好,好,来来来,宗仪,我先为你引介一下当世武林中的六位佼佼

不凡人物……”

话完,首先指着那青衣老叟道:“这位是‘巧手天尊’郭慕石,有他肩下的五位,依序

是‘轮转金刀’黄冷心,‘青木郎君’东方朗,‘五湖水怪’臧中军,‘火神’雷飞,‘戊

土神君’孙行土……”

沈宗仪听得不禁眉头一蹙!因为除了“巧手天尊”郭慕石外,其他五人各精一技被称为

“五行霸客”,索行诡异,功力虽高,却不是甚么正路人物!

邢光宗又指着沈宗仪,向郭慕石等,含笑说道:“这就是‘四绝书生’沈宗仪。”

六位江湖豪客,一齐含笑抱拳,沈宗仪也只好还了一礼。

邢光宗拉沈宗仪席地坐下,方替他斟了一杯酒儿,沈宗仪便目光一扫‘巧手天尊’郭慕

石等,向邢光宗问道:“老爷子,郭天尊等六位,都是被你邀来助拳?”

邢光宗点头说道:“当然,若不是凭我这点老面子,也无法把他们这几位天南海北的出

拳好手,一齐邀来这‘白水镇’上。”

沈宗仪道:“当年的阴谋者,究竟是谁?老爷子业已查明了么?”

邢光宗向沈宗仪看了一眼,徽带诧意的问道:“宗仪,你为何突有此问,我既传破镜,

邀你复出江湖,自然已把当年之事查明,昔年那主持阴谋之人,就是如今权倾‘白水镇’,

富可敌国的‘好色阎王’司徒独霸!”

沈宗仪皱眉道:“杀一个‘好色阎王’司徒独霸,有老爷子的一双铁掌,和宗仪的一管

‘玉屏萧’,应已足够,那里还用得着惊动郭天尊等这多朋友?”

邢光宗正色道:“宗仪,你不要小看对方,司徒独霸自从发了大财,隐居‘白水镇’,

当起边塞土皇帝来,本身功力,绝未放下,锻练得颇为惊人,尤其他发现昔年阴谋败露,知

你必来寻仇,更作了不少厉害准备?”

邢光宗道:“首先.他建盖了一座密布各种机关,暨金、木、水、火、土等五行消息的

三层楼阁整日藏在楼中,轻不下楼半步,若是入楼寻他,必将冒致莫大凶险!”

沈宗仪恍然道:“我明白了,老爷子邀请郭天尊等六位,莫非就是要倚仗他们的各擅绝

技,来克制,并破除楼中的五行消息!”

邢光宗颌首道:“正是如此,除了这座极为厉害的楼阁以外,司徒独霸并邀约了不少能

人,作他护卫…”

沈宗仪插口问道:“老爷于知不知道应邀而来的是那些人物?”

邢光宗道:“人物不少,有海天三怪、六诏二斧,和峒峒七剑天君………”

沈宗仪正在举杯饮酒,听了‘七剑天君’之名,不禁双眉一挑!邢光宗又道:“其中最

厉害,最扎手的一个,便是近三两年间,方崛起江湖,但已闻威震世,几乎罕有敌手的‘鬼

斧神弓’吴天才………”

沈宗仪全身一震,连手中酒儿都被震得洒泼了半杯在地,目注邢光宗失声问道:“老爷

子,你说我们的报仇对象是‘好色阎王’司徒独霸?”

邢光宗道:“正是,你难道有甚疑问?”

沈宗仪苦笑道:“我与吴天才是千里同路而来,彼此并交情颇厚,昨日黄昏,还在白水

镇的太白楼上见面,但吴天才却说他的雇主是‘飞龙剑客’南宫独尊,不是甚么‘好色阎王’

司徒独霸。”

语音至此略顿,好似提起甚事,又向邢光宗问道:“老爷子,这样说来,吴天才所闯七

杀阵,竟是你所布的了?”

邢光宗叹道:“正是,那时恰巧你与吴天才一同行动,作了他的福星,经致浪费了郭天

尊等一番心血,否则,或许会把吴天才中途除去,不致为虎添翼!”

沈宗仪又道:“‘无情剑客’萧扬呢,定然也是受了老爷子的差遣?”

邢光宗道:“此人功力甚高,又极重承诺,不至于或成或败,毫无讯息………”

沈宗仪摇了摇头,接口长叹一声,黯然说道:“不会再有讯息了,萧大哥号虽无情,其

实极为深情佛义,并重视然诺,他………他已经遭了劫数!”

邢光宗一惊道:“是……死在吴天才的‘鬼斧神弓’之下?”

沈宗仪摇头说道:“不是,萧大哥英勇无敌,不曾败在任何一人手下,他是完全出于自

动自发地,坠崖面死。”

韩慕石暨黄冷心等‘五行霸客’,闻言之下,也相当惊愕地,探问‘无情剑客’萧扬之

死的实际情况?沈宗仪遂将当日经过细说一遍,但却保留了一件事儿。

那就是萧扬遗言,请沈宗仪务必代其天涯追踪,杀死辛冰冰一事。

因沈宗仪认为这是萧扬向自己私人请托之事,无须向外人道及。

说完以后,他又目注邢光宗,剑眉微蹙问道:“老爷子,适才在白水镇的太白楼里头,

吴天才说他雇主是曾为东南武林盟主的‘飞龙剑客’南宫独尊,似乎与老爷子所说的‘好色

阎王’司徒独霸名号向异?”

邢光宗接口道:“这事着实奇怪,那……那吴天才会不会说得是不实谎言?”

沈宗仪毫不迟疑地,立即摇头答道:“绝对不会,吴天才的为人,风骨十分冷峻,他不

肯轻于然诺,又怎会口出不实谎言,对我欺骗。”

邢光宗举起杯来,饮了一口酒儿,略作寻思,皱眉说道:“难道那‘好色阎王’司徒独

霸的心机太深,竟以另外一副‘飞龙剑客’南宫独尊的面目,对吴天才邀聘接触?”

沈宗仪苦笑道:“有可能么?”

邢光宗道:“不见得没有可能,这件事儿,我要好好查个清楚。”

语毕,向郭慕石等,举杯笑道:“郭兄,我们人手已齐,本来可以大举攻击,但如今既

发生疑点,是否等略加侦察,再付行动。”

‘青木郎君”东方朗微微一笑,点头说道:“当然应该查察一下,要能知已知彼,才能

百战百胜,小弟在这‘白水镇’上,是张陌生面孔,这查察南宫独尊与司徒独霸身份,有无

关连一节,就由我负责便了。”

邢光宗大喜道:“有劳东方兄……”

沈宗仪忽向邢光宗问道:“老爷子,我能不能和东方郎君,一同前去走走?……”

他是认为岳倩倩突然失约,可能出了甚么差错,想加查察,但又不便麻烦东方朗,遂想

同行一探。

邢光宗略一沉吟道:“对方认你是眼中之钉,肉中之刺,一路都想拔之后快,再若抛头

露面,甚至深入虎穴,恐怕危机甚重……”

话尤未了,那位‘青木郎君’东方朗便接口笑说道:“邢老,沈老弟可与我同去,必然

无甚大碍。”

邢光宗目注东方朗道:“东方兄必有高见?”

东方朗笑道:“一来,沈老弟艺压群伦,高出我们不少,二来,我囊中又有极上乘的青

本变形丸,一经使用,包管谁也认不出他是大名鼎鼎的‘四绝书生’沈宗仪,三来………”

邢光宗道:“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人如玉剑如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