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十二章

作者:独孤红

楼中倾隐秘,南山诉当年。

南山的颓败祠堂中,只有邢光宗与沈宗仪二人,单独相对。

邢光宗眉头深蹙道:“奇怪,据我多方探听,业已确定‘养天庄’庄主;就是‘好色阎

王’司徒独霸,但如今连‘转轮金刀’黄冷心兄,也说对方是昔年东南盟主‘飞龙剑客’南

宫独尊,委实令人难解,我非要找个机会,亲自看他一眼不可!”

沈宗仪道:“暂时不论南宫独尊与司徒独霸究竟谁是‘养天庄’庄主之事,老爷子请把

对方当年谋害慧妹情节.对我说个清楚好么?”

邢光宗因提起爱女,目中隐泛泪光,长叹一声说道:“宗仪,当年你以‘大力金刚手’

误杀慧儿之故,是不是先在外接获密告,有人指责慧儿趁你外出离家之际,与她青梅竹马一

同长大的表兄高玉,互相私通?………”

提起当年之事,沈宗仪情恨满胸,怅然低声说道:“对这种无谓的流言,我原本毫不置

信,但………”

邢光宗叹道:“但你返抵家门,恰是凌晨,远远瞥见有条白衣少年人影,从慧儿房中逸

出,一闪无踪,遂入室查问,只见枕痕在目.衾有余温,分明有人与慧儿同寝,慧儿却矢口

否认,于是与流言对证,大起疑云,铁掌一挥,终生铸恨………”

沈宗仪俊目之中,满含痛泪,饮完一杯烈酒,摇头叹道:“就在这九州聚铁,铸成大错

之际’那白衣少年突然转回,取他遗忘之物,竟是慧妹表姐,素行不端,并一向男装的‘勾

魂姹女’邵素素,这才真象大白,使我悔恨莫及。抱憾终身………”

邢光宗怆怀爱女,亦自伤感,拭去默默垂落的颊上泪痕,苦笑说道:“慧儿知你肝肠似

铁,嫉恶如仇,生平最恨邵素素那等无行荡女,偏巧邵素素远来探视,两人同榻,慧儿枕旁

进言,谏劝通宵,总算劝得邵素紊灵光渐朗,颇有悔意……”

沈宗仪叹道:“慧妹当日若说实话,怎会有事?但她偏偏否认有人同榻,而事实状况,

不仅显然有人同榻,并互相同衾,加上途中所闻流言,遂……”

邢光宗摇头遭:“这是劫数,慧儿知你情性过刚.又一向厌恶邵素素,深恐说出是她,

你将人追返,严加申斥,使邵素素下不了台,恼羞成怒,又入歧途.睡夜的一宵苦劝,岂不

顿成泡影?遂索性加以否认,谁知你先闻流言,后见男装人影,再问慧儿心虚否认之语,几

般凑巧之下,闯下了无法弥补的滔天大祸……”

沈宗仪泪若如泉,不住以酒浇愁地,悲声道:“这是我胡涂该死,但不知却与那‘好色

阎王’司徒独霸有何关系?莫非老人家业已查明,当年那先入为主,污蔑慧妹清白的不实流

言,竟是司徒独霸所捏造传播的么?”

邢光宗道:“何止如此,我因‘勾魂姹女’邵素素似乎来的太巧,心中起疑,遂决定从

她身上追查真象,果然于事隔三四个月以后,邵素素不单于司徒独霸处,取得千金重酬,并

万分无耻地,与老贼合体交欢,婬兴如狂以下,自吐姦谋,使我知晓了慧儿之死,是司徒老

贼的苦心策划……”

沈宗仪诧道:“我与司徒独霸向不识面,彼此无仇,他为何这等处心积虑……”

邢光宗接口道:“谁说无仇?司徒独霸七代单传的独子司徒豹,于‘洞庭君山’,在你

‘玉屏箫’下,惨死飞魂……”

沈宗仪‘哦’了一声,恍然顿误地,点头说道:“原来那独姦七女的万恶小贼,竟是司

徒独霸之子……”

邢光宗道:“不单有杀子之仇,更有殪妻之恨,你在‘巫山朝云峰’下,是否杀过一个

用一条绣带作为兵刃的红衣美艳妇人?”

沈宗仪点头道:“不错,有这件事,那红衣妇人奇婬无比,无耻已极,不单一再向我挑

逗,还施展了万分恶毒的苗疆毒虫,我才手下无情,加以诛戮!”

邢光宗叹道:“就是为了这‘杀子殪妻’的两桩仇恨,司徒独霸遂立誓用尽心机,不惜

代价,非害得你家破人亡不可……”

沈宗仪目注邢光宗,以一种不解神色问道:“老人家既于三四个月以后,便发现这桩阴

谋,怎么直到如今,才传那面破镜……”

邢光宗不等他往下再问,便接口苦笑道:“你为杀妻亡恨,旦夕难安,我为丧女之仇,

自也怒火万丈,当时按纳不住,立即发难,竟被司徒独霸、邵素素连手所伤,中了一只‘九

毒绝命梭’,但司徒独霸的眉心间,也挨了我一柄‘月牙飞刀’,虽然性命幸存,疤痕却终

身难减!”

说至此处,除下长衣,向沈宗仪展视左肩头上的一处伤口又道:“那九毒绝命梭毒力极

强,伤处又在左肩近心脏上,遂使我无法支持,晕绝倒地,等到被友好救醒,南荒觅葯,北

海求医,调治年余,方告痊愈,但司徒独霸却似因凶谋败露,怕你寻他复仇,竟冥冥鸿飞,

隐藏起来,在江湖中失去踪迹……”

邢光宗说得口干,徐徐饮了半杯酒儿,吃点卤菜,方又继续说道:“他虽消声匿迹,我

却怎肯甘心,除了本人天涯海角,踏破铁鞋以外,并遍托友辈,四海八荒,苦苦搜索!”

沈宗仪说道:“老爷子交游素广,友好极多,在这等全面排搜之下,真所谓上穷碧落,

下达黄泉,司徒独霸自难永远匿迹!”

邢光宗苦笑道:“直等我确定他是藏在这养天庄,才谴人飞传破镜,把你邀来‘白水

镇’,共图报仇之策,但这老贼,委实万分狡狯,并可能有好几个身外化身,直到如今,我

还把司徒独霸与南宫独尊,究竟是一是二的微妙关系,弄不十分明白?”

沈宗仪勾起当年恨事,目闪神光,眉腾杀气问道:“那‘勾魂姹女’邵素素呢,可在养

天庄内吗?她既然也是与司徒独霸同谋害人的祸首之一,自应也一并诛戮,才能使慧妹九泉

瞑目!”

邢光宗摇头道:“尚未见过邵素素的踪迹,但此女只要未死,别处难以安身,多半也是

藏在‘养天庄’内!”

沈宗仪‘咽’的一声,干了一杯烈酒,双目之中,腾出了熊熊仇火……南山的昔年隐秘

已清,‘养天庄’的‘五云楼’中,尚在蝇蝇陈述。

南宫独尊回到‘五云楼’中,第一项动作,便是向吴天才礼貌十分恭敬地,深深抱拳一

揖。

吴天才诧道:“南宫庄主这是何意?你……你为何如此多礼?”

南宫独尊陪笑道:“因为我有桩事儿,起初曾对吴兄作过不实之言,如今愿吐真情,却

又必须恳请吴兄保守这桩重大机密!”

吴天才知晓南宫独尊如此慎重,必然事关紧要,遂点头说道:“只要南宫庄主信得过我

吴天才为人保密的这点操守。便请尽管说出,无须如此多礼。”

南宫独尊取得几上茶碗,掀开盖儿,饮了一口香茗,缓缓说道:“我上次对吴兄所说岳

倩倩之父,乃‘养天庄’ 庄主一语,属于随口搪塞谎话,其实名为‘岳天豪’,字为‘岳

克昌’之人,就是我南宫独尊的身外化身!”

吴天才闻言一愕,把‘身外化身’四字,念了一遍,目注南宫独尊道:“岳姑娘自入养

天庄以来.还没与南宫庄主见过面么?”

“岳姑娘是冰雪聪明之人,我不信她会认不出你不是她生身之父?”

南宫独尊笑道:“一来她自幼从师,睽违其父的声音笑貌已久,二来我又熟知岳克昌的

形相,于与岳倩倩见面时,曾施展了极上乘的易容之术。”

吴天才问道:“真正的岳克昌呢?”

南宫独尊道:“三年前便与其妻同遭惨祸,岳倩倩如今是位父母双亡的孤女。”

吴天才也取茶饮了一口,看着南宫独尊,扬眉问说道:“南宫庄主.你与岳克昌是甚么

样的关系?”

南宫独尊叹道:“若照事实而论,我应该是岳克昌的救命恩人,但岳倩倩或许不肯相信,

会反而把我当作她的杀父仇人,也说不定?”

吴天才道:“这件事儿听起来似乎有点复杂,我到颇感……”

南宫独尊接口道:“事情倒并不复杂,只因无法取得证据,故而我所说虽是实情,信或

不信,只有听凭当事人的内心推断而已。”

吴天才笑道:“南宫庄主如今不妨把我吴天才当作绝对相信你所说事实之人,把这桩隐

秘,叙述一遍。”

南宫独尊道:“吴兄知不知道在‘六盘山’的深处,有— 座‘泥犁古洞’?”

吴天才点头道:“我听说过,数十年来,凡属入此洞者,无一生还,故而除了毫无生趣

的人,业已无人再愿上洞中探秘!”

南官独尊苦笑一声道:“吴兄说得对,但三年以前,我却进入了这座‘泥犁古洞’。”

吴天才问道:“这样说来,南宫庄主也是遭遇重大拂逆,毫无生趣的了。”

南宫独尊黯然叹说道:“当时情况,确属如此,但我不是遭遇了重大拂逆,而是获得了

飞来艳福……?”

吴天才仿佛有点茫然不解地,向南宫独尊看了一眼。

南官独尊苦笑道:“所谓‘飞来艳福’,就是我与辛冰冰之间的缘遇结合。”

吴天才说道:“辛冰冰是位风华绝代佳人南宫庄主既与 其结合,却又乏生趣,显然必

有重大隐情!”

南宫独尊道:“当时辛冰冰与‘无情剑客’萧扬乃是夫妻,某夜辛冰冰独行遇仇,被四

人点穴擒去,褫衣全躶,慾加轮姦,恰被我撞见救下,虽然尽殪凶徒,但亦中了凶徒所发婬

邪迷香,与辛冰冰神智全昏,有了合体之好……”

吴天才眉头方蹙,南宫独尊又复苦着脸儿说道:“这还不算更糟,更糟的是我与辛冰冰

神智初复,大错已铸,正互相躶卧之际,萧扬突也寻来,把这见不得人的情景看在眼内!”

吴天才‘哎呀’一声道:“不好,武林人物头可断,血可留,就是一口气儿,往往忍耐

不下,尤其是绿头巾,更戴不得,萧扬纵然再能忍耐,恐怕也……”

南宫独尊叹道:“他那里还忍耐得住,一声怒吼,‘无情剑’剑光电擎,立下绝情,我

无颜抗拒,只有瞑目待死,却被辛冰冰救下……”

吴天才诧道:“辛冰冰在那种情况之下,会有力量救你?”

南宫独尊道:“辛冰冰既知我误中迷香,非出本意,又因我是她即将遭受四人凌辱之下,

拼命救她的大恩人。

自然不愿我屈死在萧扬剑下,万般无奈,事难两全,只得抓起一把凶徒所遗的‘迷魂砂’

来,把萧扬迷晕倒地!”

吴天才皱眉道:“在当时说来,这虽是唯一的权宜之计,但日后却恐在萧扬面前,无法

邀信解释,取得原谅。”

南宫独尊点头道:“我与辛冰冰也知无法解释,遂于萧扬身边,留下一张上书‘论迹有

亏,论心无愧’八个字儿的纸条,便双双遁去。”

吴天才道:“萧扬醒后,对这八个字儿,能甘心么?”

南宫独尊目光遥注楼外夜空,饮了一口酒儿说道:“他当然绝不甘心,誓言非杀辛冰冰

和我不可,并立即开始了天涯追踪……”

吴天才道:“于是,你大概便被萧扬逼得到处躲避,毫无生趣,终于进入了‘泥犁古

洞’?”

南宫独尊颔首道:“吴兄猜得不错,因为风闻那‘泥犁古洞’中,藏有罕世秘芨和敌国

财富,若得秘芨,或可以增强功力,抵御萧扬,若得敌国财富,更可供给我与辛冰冰共隐边

荒的下半辈子生活所需……”

吴天才插口问道:“传说确是不确,是真有秘芨财宝?似或空穴来风?”

南宫独尊道:“传说一点不假,我在‘泥犁古洞’之中,当真获得—册武林宝芨‘君子

真经天兰秘谱’,和足够买下整座边城的敌国财富,但也遇见了其他两位武林人物!”

吴天才目光一转,剑眉双扬含笑说道:“南宫庄主,我来猜上一猜,你在泥犁古洞中,

所遇的武林人物,大概就是岳倩倩姑娘之父,岳克昌吧?”

南宫独尊点头道:“对,但我在那洞中,曾经遇着两人,另外一人,吴兄猜得着吗?”

吴天才笑道:“倘若是无关人士,南宫庄主不会要我乱猜,莫非就是被另一蓄意侵扰养

天庄的武林集团怀疑你与他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好色阎王’司徒独霸?”

南宫独尊叹道:“吴兄真是智慧如海,一猜便猜个着!”

吴天才目光闪动,向南宫独尊看了一眼,扬眉问道:“南宫庄主,我虽然颇善猜测隐微

但却仍有三件事儿,想不明白。”

南宫独尊笑道:“吴兄有甚想不明白之处,尽量请问,反正今天我己准备推心置腹,向

吴兄倾诉一切有关隐秘!”

吴天才因杯中已干.遂自行斟了一杯,含笑说道:“第一桩我所想不通的疑问,便是邀

请沈宗仪出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人如玉剑如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