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十四章

作者:独孤红

沈宗仪在南山之中,刚听邢光宗把“好色阎王”司徒独霸怎样设计害死爱妻邢家慧,以

报复自己杀他独子之仇的当年往事,娓娓谈完,便瞥见“养天庄”方面,接连飞起了两道龙

形旗火。

跟着,“青本郎君”东方朗也走来笑道:“沈老弟,飞龙旗火,连起当空,这是南宫独

尊表示已有司徒独霸讯息,对我们发讯召唤,我们去是不去?”

沈宗仪道:“在下再出江湖,邢老人家又惊动了这多朋友,所为何来,那有不去之理?”

邢光宗道:“这次与你们上次猝然前去不同,对方是有备而为,可能充满凶险?”

沈宗仪一来急于妻仇,二来也对岳倩情的毫无消息,放心不下,遂双眉一挑,朗声说道:

“常言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决定再走趟‘养天庄’,倒看看那南宫独尊,有些甚么说

法?”

东方朗笑道:“好,沈老弟豪气干云,我陪你再走一趟,倘若南宫独尊有甚么歹意,便

索性闹它个天翻地覆!”

邢光宗从怀中取出一枚黑色圆筒,递向东方朗道:“东方郎君,万一养天庄中,真有凶

险,你便立刻射出这筒‘联珠信火’,我们好赶来接应。”

东方朗点了点头,便和沈宗仪一齐向养天庄赶来。谁知才到庄前,庄门大开,吊桥也已

放下。

南宫独尊并未出面,只由吴天才换了件比较干净点的长衫,站在庄外。

一见东方朗等赶到,吴天才便立向沈宗仪所扮仇如海,抱拳笑道:“沈兄,在小弟面前,

似乎用不着易容变貌……”

一语方出,沈宗仪便自除去化妆地,含笑说道:“吴兄真好眼力,但我不知这次竟会由

你出面接待,才在双方未正式破脸前,略掩本来面目,藉生缓冲作用。”

吴天才摇手道:“用不着缓冲,这次是吴天才主动邀约,与沈兄只叙好友之情,不起干

戈之声,最好是两人对面,促膝深谈,所有密言,不传六耳……”

说至此处,转面目注“青木郎君”东方朗道:“这样作法,对于东方郎君,似乎略有失

敬,不知东方郎君信得过我吴天才么?”

东方朗笑道:“‘鬼斧神弓’,乃当今俊杰,我那有信不过之理,但……”

沈宗仪一旁笑道:“吴兄既巳声明,与我只叙旧交,则在此安然,必无凶险,东方郎君

请归报邢老人家,不须多虑……”

东方朗眼珠一转,向吴天才问道:“吴大侠,我何时来接沈老弟?”  。

吴天才暗佩“青木郎君”东方朗作事老辣,轩眉笑道:“双方仇怨之事,内容复杂,我

与沈兄开诚布公,恐有一夕深谈,东方郎君还是明晨来吧。”

东方朗点头道:“好,明日的卯正时分,我仍然在这庄门接人。”〖大鼻鬼ocr,潇湘

书院独家连载〗话完,毫不停留地,立即转身离去。

东方朗一走,吴天才立即侧身含笑道:“沈兄请……”

沈宗仪双眉微轩,飘然举步,口中若有意若无意地,向吴天才问道:“吴兄,岳倩倩姑

娘是否也住在这‘养天庄’内?”

吴天才笑道:“沈兄猜得不错……”

沈宗仪认为岳倩倩既住此处,理应与自己相见,如今芳踪杳然,定然有甚重大变故,不

禁脸上神色立变,失声说道:“她人呢?莫……莫……莫非是玉体违和,有甚病痛?……”

吴天才笑道:“沈兄又猜对了,岳姑娘正是偶撄小恙,才暂时无法与沈兄相见,但白嬷

嬷却已死在‘大力金刚掌’下……”

沈宗仪因“大力金刚掌”是自己的独门绝艺,闻言之下,先是大吃一惊,旋即讶然说道:

“吴兄,你怎的如此说法,白嬷嬷与我们一路西行的,不是已在‘驻马集’的旅店之中,身

遭惨祸,灵枢也暂厝该处…”

吴天才“哈哈”一笑,截断沈宗仪的话头说道:“常言道‘君子可欺之以方’,小弟虽

早有发现,但对于这项美丽谎言,却未忍拆穿而已。”

沈宗仪不解道:“美丽谎言?吴兄,你……你此语是……”

吴天才失笑道:“岳姑娘对你早就倾心,但沈兄却孤傲高怀,每慾拒人千里,她才想出

这条妙计,伪称白嬷嬷已遭惨祸,使你义无反顾,不得不一路护花,对她照应,两人之间的

感情,便会因旦夕相对,自然增进。”

沈宗仪表默然,心中却暗感岳情情的用心良苦!

吴天才道:“但谁知到了‘白水镇’后,竟弄假成真,白嬷嬷被人硬用‘大力金刚掌’

震碎脏俯!”

沈宗仪听得紧皱眉头地连连摇头道:“这事太以奇怪,因为‘大力金刚掌’,虽不敢说

是普天之下,唯我一人独擅,但在这边荒所在,要想再找一个同样精于此技之人,却也相当

困难的呢!”

吴天才颔首道:“小弟知道沈兄是‘冤有头债有主’恩怨分明的豪侠英雄,绝不会殃及

无辜,向白嬷嬷下此辣手,故而才把你约来,彼此作次彻底长谈,将一切可疑之处,都弄个

清清楚楚。”

沈宗仪见面前已是议事大厅,吴天才并不进入,拉着自己绕向厅后,不禁诧然问道:

“吴兄,你要与我到何处去作竟夕长谈?”

吴天才笑道:“小弟替南宫庄主绘画图样,在这‘养天庄’的后园中建盖了一座‘五云

楼’,楼中幽静舒适,宜于良友深谈,并可请沈兄指点我这心血结晶,有甚粗俗不到之处?”

沈宗仪脸上赧然地,摇头苦笑说道:“吴兄千万不必问道于盲,小弟对于土木建造,机

关消息等,仅有一知半解,慢说指点,恐怕连欣赏的资格,都够不上呢?”

吴天才笑道:“沈兄太谦了,小弟久知‘四绝书生’武达文通,一身所学,睥睨当世,

所涉及广,但若认为土木机关,属于小道,不屑一顾,那就说不定了。”

沈宗仪知道土木机关定是吴天才所擅长的技艺之一,遂故意转开话头道:‘这座‘养天

庄’,屋宇众多,园囿广阔,足见南宫庄主的财力之雄,想不到他竟肯淡尽名心,隐居边荒

甘于寂寞!”

吴天才摇头道:“不是他甘于寂寞,而是他就在此处获得敌国财富,这‘白水镇’西的

‘养天庄’,就是南宫独尊的发迹之地。’

沈宗仪单刀直入地,突向吴天才问道:“吴兄,你能不能确认这位,‘养天庄’庄主,

真是南宫独尊,不再具有其他身份?”

吴天才大笑道:“我知道兄始终疑心南官庄主具有‘飞龙剑客’与‘好色阎王’的‘双

重身份’,但你若知晓他几乎具有‘第三重身份’之时,会更奇怪呢?”

沈宗仪瞠目道:“他还会第三重身份?这身份是……”

吴天才道:“他是岳倩倩姑娘的生身之父……”

这一回,沈宗仪不单瞠目,并且张口结舌的惑然说道:“会有这等怪事?岳倩倩姑娘姓

岳,似乎与‘南宫’‘司徒’等两个复姓,不发生任何关系?”

吴天才苦笑道:“谁说没有关系?这关系还复杂的很呢,前面已是‘五云楼’,我们到

楼中静室以内,谈个彻底,再细定因应策略。”

沈宗仪抬头注目,果然看见假山突兀,树木茂密,草坪广阔的后园之中,矗立着一座十

分华丽玲珑的三层楼阁。

他对土木机关之道,虽不十分内行,但一望也知这座“五云楼”,除了色泽淡雅,材料

华美,式样玲珑外,并暗合八卦方位,九宫门户,其中定有相当厉害的埋伏变化,不禁失声

说道:“好漂亮的一座‘五云楼’,不知耗费了吴兄多少心力?”

吴天才笑道:“我只是供给他一张现成图样,但南宫庄主却破费了万两黄金,募集数百

人手,昼夜赶工,才在一年左右,建筑完成……”

说至此处已至楼前,吴天才指着地下笑道:“沈兄,石阶请走双数,上阶以后,在红黑

二色的地砖之中,请选择红砖着足。”

沈宗仪一面如言举步,一面含笑说道:“吴兄,我们敌对之势尚未消,甚可能会作生死

之搏,你怎么竟对我泄漏这桩重大机密?”

吴天才道:“‘五云楼’中共有三十六道厉害埋伏,楼口的一些普通装置,算什么重大

机密?何况楼中只要有人主持,随时都可将红砖变成安全,黑砖变成危险,也可使双阶石阶

之上,充满夺命危机……”

他虽说得危险万状,但沈宗仪却若无其事,神色如常,丝毫未变地,飘然举步,与吴天

才一同登楼。

吴天才笑道:“沈兄履险如夷平地的这份胆识豪情,真令小弟心折不已!”

沈宗仪笑道:“这不是我的胆大,而是对吴兄的信任,换了其他不顾信义的无行对手,

沈宗仪或许会先发制人,不会这等事事遵命的了。”

吴天才纵声狂笑道:“妙极,妙极,我们两人可为武林中留段佳话,叫做‘知已劲

敌……’”

就在吴天才“哈哈”狂笑声中,两人上得二楼,进入一间清静密室。“五云楼”中,除

了特别召唤,一向严禁下人擅入,如今吴天才因慾与沈宗仪互倾机密,故也别无他人。

由吴天才亲自奉过茶水之后,沈宗仪便正色说道:“吴兄,我们既须作竟夕深谈,则我

有桩要求,想先……”

吴天才不等他往下再说,便扬眉笑道:“沈兄是不是曾听我说,岳倩倩姑娘偶撄小恙,

有点悬心,想先问问她得的是什么病么?”

沈宗仪知道在这等武林豪侠之前,无须再作无谓掩饰,遂相当大方的点了点头。

吴天才笑道:“沈兄既然心切佳人,不如索性让你亲自看她一眼。”

沈宗仪惊喜道:“岳倩倩也在‘五云楼’中,我能看到她么?”

吴天才站起身形,含笑伸手,揭起了壁上所悬一幅“沈周花鸟”。

画轴之后,嵌着一面铜镜。不知经过多少曲折的反射折光作用,沈宗仪看见岳倩倩躺在

榻上,但却在半边面颊上,罩有白纱,身边并有个艳若天仙的中年美妇,手捧玉碗,似在喂

她服葯。

沈宗仪一见之下,双眉立皱地,失声说道:“她不是病,是伤?”

吴天才颔首道;“对,不但是伤,而且是损容光的颊上之伤,沈兄应该体会得出女孩儿

家的爱美心情,在岳姑娘伤愈之前,你不必想见她,她也不愿见你。”

沈宗仪颔目注视有顷,方自缓缓说道:“她好像伤得不轻,能复原么?”

吴天才道:“已有罕世灵葯,只要再有精妙医疗手段,应该可以保待她原有天人姿色!”

沈宗仪急急说道:“边荒小镇,罕世灵葯或有,精妙医术,却是难寻,小弟对于岐黄一

道,向颇心喜,读过华陀谱,看过青囊经……”

吴天才抚掌笑道:“小弟正想请沈兄为岳姑娘一施妙手,你既自告奋勇,再妙不过……”

沈宗仪遭:“她颊上是受了甚么损伤,是毒液侵蚀,≈ocr:大鼻鬼 独家连载:潇湘

书院≈还是刀剑伤损?’

吴天才道:“是沾丁一种由七种蛇蝎毒汁所凝制的‘万劫浆’……”

沈宗仪“哎呀”一声,皱眉叫道:“那可不妙,颊上被剧毒汁液侵袭,最难复原,所需

葯物之中,非有‘朱红雪莲’,暨‘上佳田七’不可,这两样东西……”

吴天才笑道:“沈兄别急,这‘养天庄’的葯库之中,便有你所说的‘朱红雪莲’,与

‘上佳田七’!”

听了他这样说法,沈宗仪慰然笑道:“不要紧了,只消有‘朱红雪莲’和,上佳田七’,

我保证岳姑娘颊上所沾的‘万劫浆’痕,可以于三日之中净去……”

说至此处,目注吴天才,扬眉笑道:“吴兄,借份纸笔,我来开张葯方。”

吴天才自书桌屉中,取出纸笔,沈宗仪微一寻思,开了一张葯方,递向吴天才,含笑道:

“吴兄命人把葯方上所有葯物,用‘阴阳瓦’焙干,研成细末,以‘无根水’调和,轻轻敷

满岳姑娘颊上患处,但务须派专人照拂,在敷葯一至二日后,颊上落痂时,必然奇痒难耐,

千万不可听任岳姑娘加以抓挠,务宜劝她强力忍耐,落痂后,再敷葯末,一昼夜间,便告复

原如旧的了”  :

吴天才接过葯方,微感讶然问道:“沈兄你只作如此交代,却不亲自为岳姑娘诊视诊

视?”

沈宗仪“嗯”了一声,点头答道:“吴兄猜得对了,我如今不适于与岳倩倩互相见面。’

吴天才心中本已微觉惊讶,如今这惊讶程度,又复加深不少!

沈宗仪从目光中察人心意,微笑说道:“吴兄请不必惊奇,我如今不必与她见面,共有

二点原因,第一,既有圣葯。无须神医,只要有良好照拂便可,第二,岳姑娘不会愿意在这

种容光受损的情况见我,第三,我在与吴兄互作竟夕深谈,明了—切恩仇实况前,也不愿意

对她在情份上,再有增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人如玉剑如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