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十五章

作者:独孤红

沈宗仪心中有事,一到南山废祠之中,便寻找那位与他彼此间并不十分熨贴的昔日岳父,

“无影杀星”邢光宗。

就冲这“无影杀垦”外号,沈宗仪昔日便曾屡进诤言,劝他改掉。

但邢光宗认为这四个字儿,血腥气息虽重,却颇具威严,又是友人所赠,执意不肯更改,

翁婿之间,争辩火爆,几乎反目,多亏沈宗仪的爱妻邢家慧,从中笑容化解才告无事。不过,

沈宗仪因身是晚辈,表面上虽不争而退,事实上却从此便和这位“杀星’岳父,减少往来。

如今,更因爱妻已死,沈宗仪虽按破镜,再出江湖,企图弥补心中悔恨为爱妻报仇,但

对邢光宗已只称“老爷子”,或“老人家”,不再提及“翁婿”二字。

尚幸邢光宗对此并不计较,故而两人在表面上仍颇融洽。

沈宗仪与吴天才密议而归,打算对邢光宗加以试探。

所谓“试探”,便是要旁敲侧击的探测邢光宗心中隐秘,看他所说昔年之事的真实程度

如何?究竟是当真要为邢家慧报仇,抑或只是藉此因由,把自己诓出江湖,作为他谋夺“养

天庄”敌国财富。以及武林秘芨的利用工具?

吴天才与沈宗仪共同商拟了几项进行步骤,可从各方面加以试探。

沈宗仪急于进行,一回来便寻找邢光宗……

但废祠之中,暨前后左右,均遍寻不见,直等问起邢光宗的亲近手下,才知沈宗仪与东

方朗走后,邢光宗也被人邀走,似乎要两日之后,才可转来。

这时,沈宗仪是在庙祠前方,约莫十来丈处的一片小石坪上,刚刚与在此担任桩卡的一

名邢光宗手下,说完话儿,突然听得废祠之中,起了一片嘈杂声息!

沈宗仪“咦”了一声,剑眉擞蹙说道:“奇怪,祠中出了甚么事儿?……”

一语方出,耳中却听得有人连声急呼:“沈老弟……”并有一条人影,从废祠中电掠而

出。

沈宗仪目力极锐,一看便知来人是“转轮金刀”黄冷心,遂高声叫道:“黄老人家,沈

宗仪在此……”

黄冷心目光一注,飘身赶来,两个起落,便到面前。

沈宗仪见这位江湖大豪杰满面急怒神色,不禁愕然问道:“黄老人家,我不知邢老爷子

业已外出,正在找他,你为何又如此急急寻找,可是祠中出了甚么重大事儿?”

黄冷心未答沈宗仪所问,反而向他问道:“沈老弟,你与东方郎君前去‘养天庄’之行,

都见着了哪些魑魅魍魉?”

沈宗仪被对方问得一怔,想了一想答道:“除了‘鬼斧神弓’吴天才外,我们根本未与

其他人物见面,或打甚交道……”

黄冷心双目之中。宛如冷电疾闪地,射出两道厉芒,“哼”了一声道:“好,我们不等

‘无影杀星’邢光宗了,如今便倾全力,去杀吴天才!”

沈宗仪仍是莫明其妙地,皱眉问道:“黄老人家,究竟是发生了甚么事儿,以致引得你

如此盛怒?”

黄冷心怒容微敛,凄然叹息一声,挥手答道:“沈老弟不必问了,你自己到废祠之中,

一看便知究竟?”

沈宗仪被黄冷心的语意神态所惊,满腹疑云,纵向废祠。等到了那乱哄哄的废祠大堂之

上,沈宗仪目光一注,不禁惊讶慾绝?  ,

原来,刚才与他同自“养天庄”中转回的“青术郎君”东方朗,如今竟面白如纸地,躺

在大堂供桌之前,一动不动!

沈宗仪大吃一惊,剑眉紧蹙,急急问道:“东方郎君一路安然,他……他这是怎么样

了?”  ‘

“巧手天尊”郭幕石目中闪动厉芒,应声答道:“东方兄是遭人无耻算计,中了极厉害

的‘无影之毒’……”

沈宗仪“哎呀”了一声,脸色沉重说道:“‘无影之毒’,若不发作则已,一经发作片

刻断肠,在下粗通歧黄,我来替他诊察一下,那位若怀具有特效的解毒葯物,请快给东方郎

君……”

“五行霸客”之中,性情最暴的“火神”雷飞,冷笑一声道:“东方兄已遭劫数,我们

纵有解毒葯物,也无法在他肝肠既断之下,返魂九幽……”

说至此处,沈宗仪右手三指,已搭上东方朗的左腕“寸关尺”,果然着指如冰,气息早

绝!

虽然,“五行霸客”属于黑道人物,但这位“青木郎君”,适才还与沈宗仪同自“养天

庄”中折返,如今却幽明永隔,已化异物,怎不令沈宗仪瞠目惊侧?……

“火神’雷飞向“巧手天尊’郭慕石、“转轮金刀”黄冷心、“五湖水怪”臧中军,

“戊土神君”孙行土等,厉声说道:“诸位,我们是否如今便去‘养天庄’,为东方兄报仇

雪恨?”

郭慕石等,与东方朗交情深厚,自然异口同声,一齐点头,但沈宗仪却摇手叫道:“慢

点,这件事儿之中,颇有蹊跷……”

黄冷心道:“沈老弟何出此言,难道你认为东方兄所中的‘无影之毒’,并不是被吴天

才所算计的……”

沈宗仪苦笑道:“黄老人家,以及诸位请明白在下决不会偏袒‘鬼斧神弓’吴天才,因

东方朗君虽与我同去‘养天庄’,却决未和吴天才有所接触……”

“戌土神君”孙行土“咦”了一声道:“他们未接触么?怎的东方兄曾说‘鬼斧神弓’

吴天才名不虚传,确怀绝艺,还毁了一片‘神木追魂令’呢?”

沈宗仪道:“东方郎君虽与吴天才互相略显神功,却绝未有所接触,我真弄不懂他所中

‘无影之毒’,是怎样……”

“巧手天尊”郭慕石道:“沈老弟请将你们前去‘养天庄’的一切经过,详细说出,让

我研究研究……”

沈宗仪遂带着满腹疑云,把经过情形,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郭慕石静静听完,目光一扫群豪。接连说了两声“奇怪”……

沈宗仪问道:“郭天尊奇怪甚么呢?东方郎君是将‘神木追魂令’,凌空抛过,以试探

吴天才的‘鬼斧神弓’妙艺……”

郭慕石不等沈宗仪话完,便接口说道:“我不是奇怪东方兄用‘神木追魂令’,试探吴

天才绝艺之事,是奇怪昨晚这一夜光阴,沈老弟在‘五云楼’中,与吴天才互作长谈,东方

兄却去了何处呢?”

沈宗仪闻得此言,皱眉诧然说道:“郭天尊怎出此语?难道东方郎君竟未回转南山?”

郭慕石道:“奇怪之处,便在于此,我不相信东方兄竟会在‘养天庄’的庄门之外,独

自徘徊了整整一夜光阴,他究竟是与甚么神秘人物,同在一起,我们若能找出此人,则对于

东方兄所中‘无影之毒’的来龙去脉,也就可以推断的了!”

沈宗仪剑眉双蹙,才一摇头,郭幕石又复说道:“沈老弟对于此事,确实难知,我们还

是去寻那‘鬼斧神弓’吴天才问个青虹皂白,风闻此人相当爱惜羽毛,自矜身价,大概还不

至于敢作而不敢当地,来个虚言搪塞!”〖大鼻鬼ocr,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群豪一齐同意,沈宗仪也不便单独阻拦,只得与郭慕石等,再向“养天庄”中赶去。

※   ※   ※

由于“青木郎君”东方朗之死,南山方面,虽已乱成一团,但“养天庄”中,也并不平

静。原来在于“养天庄”中突然多了几个人。

吴天才刚在“养天庄”的庄门之前,略展“鬼斧神弓”绝艺,送走了沈宗仪和东方朗,

尚未回到后园,便获庄丁来报,庄主于“五云楼”中,等待自己。并有远客在座。

两人长谈竟夕,吴天才一夜未眠,本想休息,但知南宫独尊无事不会相召,再加上闻得

座有“远客”,遂未回静室,而到了“五云楼”的“五云轩”中。

这“五云轩”是“五云楼”中,最隐秘最稳妥的所在,也是“五云楼”厉害机关的汇集

之处,南宫独尊以此作为起居重地,任何人不奉传呼,均不准入室,但如今却有两个陌生人

物在内,与南宫独尊,互相饮酒。

这两个人,一个是身材瘦削,目光深沉,约莫五十四五的黑袍老叟。另一个则是虬髯、

蟹面,神态相当威猛的带发头陀。

南宫独尊见吴天才入室,便站起身形,含笑说道:“吴兄太辛苦了,我来为你引介一

下……”

语音略顿,指着那黑袍老叟说道:“这位是向百胜兄……”

吴天才“哎呀”一声,立对向百胜抱拳为礼,扬眉笑道:“原来是向师爷,吴天才久钦

向师爷足智多谋,襄助南宫庄主,苦心擘划,成就边荒霸业,把这‘养天庄’,布置成铁桶

江山,今后还望师爷,多加指点!”

向百胜恭恭敬敬的深施一揖,失笑说道:“我们是自己人,吴大侠怎么竟对向百胜,来

了这套谦光词令?‘养天庄’若非有了这座吴大侠精绘图样的‘五云楼’,庄主安危,着实

可虑,‘无影杀星’邢光宗暨‘巧手天尊’郭基石、‘五行霸客’等人,均将来去自如,任

意猖狂的了!”

南宫独尊又指着那位神态威猛的披发头陀笑道:“这位是向师爷的方外至友滇南哀牢的

‘五煞尊者’法济大师……”

吴天才与法济大师互道钦仰后,轩眉问道:“西南道上有桩传闻,说‘五行霸客’黄冷

心、东方朗、臧中军、雷飞、孙行土等,曾有誓言,终身不入哀牢……”

他的话方至此,那位法济大师便接上笑道:“那‘五行霸客’的‘终身不入哀牢’誓言,

便是为了洒家而立。”

吴天才笑道:“在下虽知其事,不详其情,大师可否……”

法济大师不等吴天才发问,便含笑说道:“因为洒家与‘五行霸客’,结有深仇,所居

哀牢山‘五行谷’,又有天然厉害的五行埋伏,他们虽各精一技,但自知难敌‘地利’,只

要一入哀牢,便难免善金者死于金,善火者焚于火了!”

吴天才听得眼珠一动,看着法济大师笑道:“原来如此,但大师应了向师爷之约,远出

哀牢,岂非失了‘地利’么?”

法济大师念了一声佛号,合十当胸笑道:“洒家在‘哀牢’闭关数年,对‘五行’特技。

自诩均获相当造诣……”

吴天才在在几上取茶微饮,点头笑道:“我明白了,大师是已有独霸五行自信,又闻得

各精一技的‘五行霸客’在此,遂特意来和‘转轮会刀’黄冷心等,一分上下?”

法济大师道:“独霸’二字,愧不敢当,但酒家确实有心主动寻找黄冷心等人,一较

‘五行技艺’”!

吴天才笑道:“可惜大师来晚了一步,吴天才刚于庄外,把‘五行霸客’中的‘青本郎

君’东方朗送走,并还见识了他那确实不凡的‘乙木真气’呢?”

南宫独尊闻言,微吃一惊,目注吴天才道:“吴兄已与那‘青木郎君’东方朗,动过手

了?”

吴天才双眉微轩,摇了摇头答道:“不是正式动手,他以一片‘神木追魂令’,逼得我

取出‘九幽鬼斧’,和‘九天神弓’,略为施展,而自己也显露了一手‘乙木真气’!”

那位号称”五煞尊者“的法济大师,闻言问道:“东方朗的‘乙木真气’练到了甚么地

步,约莫有多深火候?”

吴天才道:“我对五行之技,属于外行,故而不敢批评他到了甚么火候,只觉得那‘神

木追魂令’,乃‘南荒铁水所制’,坚韧异常,普通刀剑,尚难伤损,东方朗确能于尺许之

外,随意张口一吹,便把木上小孔,扩大不少,足见名不虚传,确具相当功力!”

话完,遂把自己与东方朗互相显技详细情况,向南宫独尊、向百胜、法济大师等,加以

复述。法济大师毫不疏忽地,注意听完,又向吴天才问道:“请教吴大侠,东方朗的‘乙木

真气’,是有形抑或无形?……”

话方至此,觉有再加解释必要,遂又笑道:“我是问他所张口吹出的‘乙木真气’,有

没有一种青蒙蒙的光色,是浓是淡了?”

吴天才略加回想之后,向法济大师点头遭:“大师问得有理,东方朗的‘乙木真气’,

确非无形,略带青色,不过那种青色极淡,容易被人忽略。”

法济大师似乎有点意外地,“哦”了一声道:“想不到。想不到,东方朗的‘乙木真气’

既然光色极淡,接近无形,定已练到九成火候!”

语音顿处,伸手入怀,摸出了一枚蚕豆大小的铁念珠来,在面前尺许之处,轻轻向空抛

起。然后,也张口吹出一片蕴有极淡青色的内家罡气拂!罡气拂珠,念珠不动。

但等法济大师接回手中时,南宫独尊、向百胜、吴天才,均是明眼之人,均已看出铁念

珠本来只有一个穿线小孔,如今却有了两个,成了十字交又形态。

吴天才不等法济大师发问,便即笑道:“大师的确比‘宵木郎君’东方朗,来的高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人如玉剑如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