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十六章

作者:独孤红

这种变化,出于郭慕石等意外,“转轮金刀”黄冷心俯身一摸“火神”雷飞遗体,觉得

触手处冷若寒冰,遂向“五湖水怪”臧中军,“戊土神君”孙行土等,沉声说道:“对方太

以阴刁可恶,雷兄是一时托大,被人以功力反克,中了毒手,死在‘天一玄阴指’下!”

“五湖水怪”臧中军一闻“天一玄阴指”之语,便目注法济大师,冷然喝道:“尊驾不

必再蒙着脸儿,不敢见人了,当世武林中,炼有‘天一玄阴指’功力之人不多,你应是来自

‘哀牢山五行谷’,是‘五煞尊者’法济头陀吧!”

身份既已被人识破,再瞒便属多余,法济大师遂摘去头罩,卸去长袍,向臧中军点头说

道:“减中军,你的眼力不错,居然一闻‘天一玄阴指’之名,便知是我……”

“转轮金刀”黄冷心一见法济大师露出本来面目,便恨恨说道:“法济贼秃,我弟兄已

然为你立誓,终身不入哀牢……”

法济大师不等他再往下讲,便接口说道:“正因为你们五个,终身不入哀牢,洒家才不

得不远离哀牢,找寻你们,否则,昔年金刀刺体,水火侵身的那段深仇大恨,却叫我怎生报

雪?”

黄冷心一挫满口钢牙,狞视法济大道:“你人在哀牢,倚仗地利,也许会占得一些便宜,

但如今远离‘五行谷’外……”

法济大师冷笑一声,目光如电地,接口说道:“我无须倚仗地利,也有把握把‘五行霸

客’,齐化碎粉,如今‘青木郎君’已死,‘火神’也道劫数,剩下你们‘转轮金刀’、

‘五湖水怪’,和‘戊土神君’三人,就索性一齐上吧!”

“五湖水怪”减中军沉着脸儿说道:“法济头陀秃休要卖狂,雷飞兄弟是被你蒙面所骗,

才轻易功力被克,反火伤身,为‘坎离两气’,闭穴而死,如今你本相既露,哪里还有偷偷

摸摸的便宜可占?‘五行霸客’不屑群殴,就由我‘五湖水怪’减中军来领教你的‘天一玄

阴指’吧。”

话完,独自向前两步,纳气疑神,抱元守一,静待法济大师应战。

沈宗仪看在眼中暗暗点头,觉得这‘五行霸客’,虽属旁门,个个都是一身杀孽,两手

血腥,但还有点英雄气慨,要比“养天庄”中,向“青木郎君”东方朗,暗用无耻手段之人,

来的光明一点!

他心中既已有了好恶,遂打定主意,少时情况若是不妙,便出手相助一臂之力,不让

“五行霸客”全部损折在这“五煞尊者”法济大师手下!

沈宗仪此时最希望见面的,便是“鬼斧神弓”吴天才,他深知以吴天才那等胸襟,决不

会有所谎言,自己只消发话一问,便可知晓是否“养天庄”中之人,对“青木郎君”东方朗

下那“无影之毒”!

其次,沈宗仪始终都在注意着向百胜,暗自思忖自己是在何处见过此人,为何面貌语音

虽然陌生,神情体态,却有相当厮熟之感!

但这两桩事儿,全都令他失望,吴天才是好梦方酣,根本不知道庄外有这场厮杀。

至于向百胜为何会令沈宗仪有似曾相识之感,也使他枉费神思,丝毫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来。

就在此时,“五煞尊者”法济大师与“五湖水怪”威中军业已动手。

法济大师本就认为以一已之能,足可胜“五行霸客”的全体联手,加上一开始便解决了

个“火神”雷飞,不由气焰更盛,觉得区区一个“五湖水怪”臧中军,绝非掌下十合之将!

有此心理,他根本不耐烦施展些甚身法招式,干脆就倚仗功力胜人,掌掌都与对方来个

硬架硬接!

臧中军最擅长的功力,叫做“天龙分水掌”,但与法济大师互相硬接三掌以后,便知道

自己在内劲火候方面,至少要差了两成光景。

故而,自第四掌开始,威中军便避免硬打硬接,想倚仗自己独有专有的一些小巧花样,

来侥幸取胜。

但他的打法虽变,法济大师却照方抓葯,一连三式回环进迫,口中并冷笑叫道:“臧中

军,你的‘天龙分水掌’力,不过如此,且好好接我两记‘天一玄阴指’吧!”

他是三招并发,掌风如海,指影蔽天,把臧中军前后左右甚至上下退路,都一齐封死,

逼得这位“五湖水怪”非硬接硬架地,再见次真章不可。

臧中军退无可退,彷佛怒极吼道:“好个狂妄的贼秃,臧某便与你拼了,全看你是甚么

样的金刚不坏之体?”

吼声之中,一式“怒龙翻浪”,迎着法济大师当胸点到的“天一玄阴指”,全力猛接。

法济大师哈哈大笑,傲气十足哂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萤火之光,敢与……”

一语未毕,掌指互接!

前几次的掌指互接情况是功力强的,巍然木动,功力弱的不是气血翻腾,脏腑受震,便

是足下踉跄,站立不稳。

但这次情况却不同,功力强的,和功力弱的,居然道遇一样。

这种怪异情况的造成原因,是“丑湖水怪”臧中军的手掌之中,多了一样东西。

那是“戊土神君”孙行土所练,专克一切玄阴癸水功力的一粒“戊土神雷”。

这“戊土神雷”,本应脱手打出,但以法济大师的功力之高,身手之灵,加以对五行克

制,又有专长,多半难以奏效。

故而,臧中军狠了心肠,拼舍一支右臂,索兴就把“戊土神雷”握在掌中,与对方的

“天一玄阴指”,来个硬见真章,

“五煞尊者”法济大师的确对“五行”功力下了苦心,功力深厚,连对敌经验,也十分

丰富。

但他功力再高经验再丰,也决想不到“五湖水怪”臧中军,居然甘心承当失败的痛苦,

而愿把成功的果实,留给“转轮金刀”黄冷心,和“戊土神君”孙行土去享受!

那粒“戊土神雷”,是一触即爆!

爆声并不强烈,只是“吱”的一声轻响! 

跟着便飞起一阵黄烟,黄烟中并夹杂着不少碎肢血雨!

爆声虽不强烈,但厉吼之声,却颇为吓人!

这不是一声厉吼,是两声厉吼,是“五煞奠者”法济大师和“五湖水怪”臧中军的同声

厉吼,不过法济大师的声息要比臧中军来的格外凄厉一些。

原因在于一个是有心,一个是意外……

臧中军既然有心,他自然早把右上臂的血脉,早就闭死,使自己于碎掌以后的失血情况,

减少到最小程度!

法济大师则没有这种准备,硬碰硬地,上了对方不惜牺牲的莫大恶当!

“戊土神雷”爆后,这位“五煞尊者”的右肘以下,已成碎粉,气得咬碎钢牙地厉声喝

道:“臧中军,你太卑鄙了,竟在掌牛暗藏孙行土所炼,专克‘天一玄阴指’的‘戊土神

雷’,我若同时以‘先天乙木真气’护身,不就……”

臧中军狂笑一声,截断法济大师的话头说道:“法济贼秃,我早就知你已有逆运五行,

生生相克之船,才宁舍一只右掌,出人不意地,挫你凶焰,好为雷飞兄报仇雪恨……”

顿住语音,侧过脸上,目注黄冷心、孙行土道:“黄兄、孙兄,贼秃一掌已废,凶威大

杀,你们用‘转轮十八刀’和‘戊土断魂砂’,出手超度他吧!”

话完,闪身退至一旁,由郭慕石、沈宗仪为他包扎伤处,上葯止血! 

法济大师知道臧中军的这一招,委实太阴太狠,自己失血过多元气大伤,再被黄冷心、

孙行土联手合攻,只怕难逃公道……

但心中虽已暗寒,表面上却仍不露丝毫怯意,冷然叱道:“黄冷心、孙行土,你们两个

无耻东西,就赶快一齐来吧,你家佛爷纵剩一掌,照样……”

黄冷心缓步当前,晒然一笑叫道:“法济贼秃,你别色厉内荏,再乱吠了,昔年你又不

是没有尝过黄某这柄‘转轮金刀’,有多大威力?是甚么滋味?……”

一面说话,一面已把他那柄一刀两刃,前半截可以风轮电转,形式奇异的特巨金刀拔在

手内。

孙行土也一面戴着鹿皮手套,一面狞笑说道:“我这‘戊土断魂砂’,一粒着身,万劫

不复,委实太以歹毒,已有多年不用了,今天为了东方兄和雷兄的两条性命和臧兄的一条手

臂,少不得只好拿你这贼秃来开开荤,试试手了!”

法济大师一声厉啸,伸左臂入怀,摸出了一柄血红的扇儿,全身上下,也笼罩了一片青

气,仿佛是从皮肉之中,隐隐透出。

黄孙二人,均是行家。知道那柄血红扇儿,名叫“丙丁扇”,极为厉害,是想以“离

火”,克制“庚金”,护身青气,乃是“先天乙木真气”,也是抵御“戊土”之用!

他们真想不到法济大师于废去一掌后,仍能如此施为,身边并带有高明的五行法物,遂

互相暗施眼色,提高戒意。

就在这双方恨毒已极,新仇旧怨,誓慾一拼的万分紧张之际,向百胜忽然向“巧手天尊”

郭慕石,含笑叫道:“郭天尊,反正双方业已流血,事难善了,不如索性换个时间,各邀友

好,彻底了断如何?”

郭纂石冷冷问道:“向百胜,你是‘养天庄’的师爷,或许可代南宫独尊,拿点主意,

但我们会听你的……”

话犹未了,向百胜便似充满自信,笑吟吟的接道:“识时务者,方为俊杰’,你们一定

会听……”

孙行土业已把左右双手都戴好鹿皮手套,闻言之下,愤然说道:“凭甚么?凭你向百胜

也配对我们发号施令?……”

向百胜道:“向某人微言轻,当然不会被你们五行霸客看在眼内,我凭的是这件东

西……”

说至此处,向“转轮金刀”黄冷心扬手飞出一物。

黄冷心以为是甚么武林人物表记,伸手接住看时,却只是一枚纸团。

他有点诧异地,打开纸团,只见纸上有四个字儿,写的是:“无影之毒”!

“青木郎君”东方朗,便是死在这种极为明损毒辣,厉害难防的“无影之毒”之下,故

而黄冷心一见这四个字儿,便怫然说道:“无影之毒……”

向百胜瞟了黄冷心一眼,颔首说道:“对了,我就凭这无影之毒”,叫你们莫要急着立

刻送死,彼此各邀友好,定期放手一搏!”

黄冷心怒道:“谁怕你的‘无影之毒’?”

一语方出,向百胜便阴森森地,接口说道:“至少你怕……”

这四个字儿中,含意颇深,也等于说明“转轮金刀”黄冷心,业已中了“无影之毒”。

黄冷心的江湖经验,十分丰富,一闻此言,顾不得再与向百胜斗口,赶紧运气行功,暗

察自己体内,有无异状?

但不察还好,这一行功察看,果然发现已在丹由之间,‖潇湘书院连载,大鼻鬼ocr‖

隐伏了一种似可随时发作的强烈毒力!

“戊土神君”孙行土从黄冷心的脸色之上,一望便知情况,愤然喝道:“向百胜,这样

看来,东方郎君,惨死一事,便是中了你这老贼算计?”

向百胜冷笑道:“双方既已成仇,出了人命,再说这种话儿,岂非多余?我来问你,黄

冷心又中‘无影之毒’,向百胜不愿多事杀戮,只要你们愿意暂息于戈,我便送他解葯……”

沈宗仪一面暗骂这向百胜十分厉害,一面又恨他阴险恶毒,遂先行暗凝了一片“先天罡

炁”,先作无形气网,遍护周身,剑眉双挑,发话叫道:“向师爷的手段真高,我沈宗仪不

揣鄙陋,要想会你一……”

他这句“要想会你一会”的最后一个“会”字,尚未说出口来,忽然听得有人以“蚁语

传声”在耳边说道:“沈老弟暂莫逞强,老朽用毒之意,只是暂缓干戈,并奉吴天才大侠密

令,约你于今夜三更,‘五云楼’上一会。”

这是向百胜的口吻。

而沈宗仪也瞥见对方正目注自己,嘴皮微动,显然是在凝功传音。

他有点不明白向百胜如此举措之意,眉头方蹙,耳边密语又道:“吴大桉已有巧妙安排,

沈老弟请订半日之约,并暗嘱‘戊土神君’孙行土,于双方答话时,出其不意地,用‘戊土

断魂砂’,向法济头陀,打上一粒!”

这种语气,有点像是向百胜明里虽是“养天庄”的师爷,实际上却与吴天才互有联络,

站在自己一面。

沈宗仪将信将疑,试探性地,对向百胜说道:“向朋友若有暂缓干戈诚童,便请先给

‘无影之毒’解葯!”

向百胜连连点头,立即伸手入怀摸取。

沈宗仪趁此机会,向“戊土神君”孙行土,以“蚁语传声”说道:“孙神君,你趁我与

向百胜答话时,出其不意地,用‘戊土断魂砂’,向法济头陀打上一粒。”

孙行土点了点头,递过一瞥会意眼色,暗作准备。

这时,向百胜已取出一粒丹葯,向沈宗仪含笑递过。

沈宗仪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人如玉剑如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