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十八章

作者:独孤红

写到南山,主角自然是“鬼斧神弓”吴天才!

吴天才与沈宗仪,颇有相同之处!

沈宗仪是一近“五云楼”时,不由自主地,发生“怦怦”心跳!

吴天才在一近南山之际,居然也有这种暗生警兆情况!

他好生惊奇,暗觉自己久经大敌,不论在何等凶险的场面下,都能镇定如常,为何今夜

竟有点大异往昔?

吴天才不燥进,不莽撞,他在发现有异之下,立即要检讨自己。

跟前是一片林木,吴天才选了株参天大树,纵身枝干之间,盘膝坐下,便自运气行功。

一口真气游遍九宫雷府,十二重楼,以及四肢百骸之间,吴天才确定了自己毫无异状!

换句话说,也就是在生理上没有问题。

吴天才惊惧了……

因为生理上既无问题,则刚才的那阵“怦怦”心跳,乃是心理作用。

“生理”的心跳,或是过劳,或是发病,或是受伤,或是中毒……既然都已推翻,无疑

定属“心理”。

而“心理”上的“心跳”,却只有一种解释,就是“感应”,虽然感应有吉有凶,但是

根据经验,这等蓦然“心跳”多半都是“不祥预兆”,只不知这不祥预兆,是应在别人(对

方)身上,抑或应在自己身上而已?

吴天才是极为仔细,深于谋略之人,他既知沈宗仪在功力修为方面,决不弱于自己,并

还高出一筹,又有了这种心灵上的异常感应,自更加深戒意,不肯贸然行动。

首先他想猜度一下,沈宗仪为何要突邀自己于三更时分,夜赶南山!

虽然,这项问题,仿佛不太复杂,只有两种答案:

一是沈宗仪发现了“无影杀星”邢光宗的甚么秘密?

二是沈宗仪已知“青木郎君”东方朗的死因,但却不便明言,想要面告自己。

仅仅两顶答案,吴天才便无法加以肯定抉择,其中并有一桩他所想不通的疑点。

那就是无论是第一项答案,或第二项答案,在时间方面,均不迫切,沈宗仪何必要转托

向百胜邀约自己,并指定于三更时分,赶到南山?

赶至此处,吴天才觉得事太反常,有点不对……

这位“鬼斧神弓”,是绝顶聪明之人,他既发觉其中有想不通之处,便也立即有了一种

试探性的打算。

吴天才生平最重然诺,从不失约,这次他却要故意失约,迟到上半个更次,就藏在这南

山人口之处,看看可有变化。

若无变化,立可测出内情……

若有变化,再行入山赴约,并可把迟到原因,推说是向百胜延误,转告太晚。

这株大树极高,既可藏身,又可望远,吴天才主意既定,便面对南山,一动不动地,静

坐在枝节之内。

静坐未久,便听得一阵衣襟带风之声。

那是个蒙面黑衣的夜行人,从吴天才的适才来路方向,驰往南山。

吴天才一看天时,三更将届。

又发现那夜行人轻功极俊,纵或比不上自己,也可算得当世武林中的一流身手。

他心中一动,略变原计,立即悄然下树,在那夜行人的约莫十五六丈之后,暗暗尾随。

因为吴天才发现当空星月潜辉,天光极暗,除非是极熟之人,并在极近距离,才可认清

疾驰夜行人的身材身份。

如此情况,自己恰可利用那从一方向驰来,时间上也颇为凑巧的夜行人,作为代表,随

后暗暗尾随,万一有甚危机,也可由那倒霉鬼儿,替自己先挡一阵。

吴天才这种主意,打得太妙,因为才入南山,即生变故!

前面是道狭谷,谷口宽才数尺,要经行三数丈后,谷势才渐渐开阔。由于这段狭谷不长,

当先入谷的夜行人走到一半之时,后面尾随的吴天才,尚在谷外。

入谷之初,毫无异状。

但那人人谷丈许,也就是把这段狭谷走到一半,进退皆稍有距离之际,突然道遇袭击!

首先是在那夜行人的前后右三面的谷径地上,起了一片沾即烧身,并不浇不灭的青磷毒

火!

更有大堆乱石,向那夜行人当空下砸!

夜行人骤出不意,仓卒惊变下,立即双掌狂挥,以劈空劲力,震开当空石雨,并避往尚

无毒火出现的谷径左壁。

吴天才在狭谷口外,看得暗暗一叹!

他叹的是这夜行人功力虽尚不弱,但江湖经验,暨智计方面,似尚不够老练!

因为谷中埋伏,既系着意安排,那会三面皆有毒火,却单单空出一面,给敌方留下退步

之理?

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解释,就是在谷径左壁之上,定有比当空乱石,和满地毒火,更厉

害的要命埋伏!

果然,那夜行人是背对左壁,左璧上的一片藤蔓,却悄声无息地揭了起来。

蘑蔓之后,是个石穴。

石穴之中,藏了个黑衣人。

夜行人的背后,刚刚贴近,那石穴中黑衣人的右掌,便即伸出。

指尖沾衣,掌心登出,小天星内力发处,把那蒙面夜行人震得哼都不曾哼出一声地,便

摔出几步,跌入满地青磷毒火之内。

石穴中的黑衣人身形一闪,以绝顶高明的轻功,驰出狭谷,去往南山深处。

吴天才藏在狭谷之外,看得简直有点目瞪口呆?……纵横江湖,声名震世,这“鬼斧神

弓”杀人也杀得多了,他并不是为了那蒙面夜行人的惨死,而感到震慑……

他所以目瞪口呆之故,是震慑于两位当事人的身份……

第一,他看得分明,从石穴中暗施毒手的黑衣人,竟是沈宗仪?

以沈宗仪的身份,性格,功力,竟会对人暗下黑手之举,已令吴天才惊讶得几乎不敢置

信?

何况,沈宗仪还似乎是把那蒙面夜行人,当作自己,才如此从背后下手!……

第二,蒙面夜行人虽然哼都不哼出一声,便似桩震断心脉,跌入毒火,但于身躯翻跌的

一刹那间,蒙面黑巾飘处,使吴天才微见巾下发丝,方知这蒙面夜行人竟是个女的。

是个女人,来自“养天庄”方向,夤夜奔往南山,更具有一流身手,不由得吴天才大感

觉震慑地,猜疑到岳倩倩的身上。

虽然岳倩倩颊伤未愈,但她相思难遏,来探情人,也颇有可能,而正因此故,才以黑巾

蒙面,遮掩颊上伤处。

吴天才越想越觉合理,也越觉心中震慑……

一见那位分明是沈宗仪的黑衣人,驰往南山深处便立即入谷,察看那蒙面夜行人如今是

死是活,以及她究竟是何身份?

青磷毒火烧得极快极烈,等吴天才到那蒙面夜行人的面前,火已将灭,但那人身上也告

皮开肉绽,几乎体无完肤!

这种情况,那还有半丝生理,吴天才遂连连摇头,心中暗叹地,用脚尖把她身躯轻轻翻

过,看看是否自己心目中所猜测的岳倩倩?

可能因她中掌即死,身躯仆地,未曾翻动,以至前身被焚之处较少,尤其是脸部,仅仅

略受灼伤,只把那蒙面黑巾,烧掉而已。

吴天才目光注处,不禁惊奇更甚!

因为,他猜对了一半,也猜错了一半……

猜对的一半,是此女确实来自“养天庄”。

猜错的一半,是她并非艺出仙霞,姿容盖世的岳倩倩。

美,她也美,甚至于受了灼伤,仍然容光绝美,但她没有岳倩情美得韵秀,却比岳倩倩

美得成熟……

她是岳倩倩的后母,“无情剑客”萧扬的前妻,“养天庄”的女主人——她是辛冰冰。

吴天才看清死者身份,起初大感惊疑,弄不懂辛冰冰为何夜探南山? 

但一转念间,他也替辛冰冰想出了两点理由。

一项理由是为人,辛冰冰可能受了岳倩倩之托,背着南宫独尊,来向沈宗仪通甚讯息。

另一项理由是为已,辛冰冰可能对‘无情剑客’萧扬余情未断,从岳倩倩口中听得沈宗

仪曾与萧扬结拜,遂抽个空儿,来此探讯。

吴天才脸上渐起鄙夷之色,目中也闪露杀机!

这鄙夷之色,和目中杀机,全是为沈宗仪而发!

他本对沈宗仪极为敬重,但目睹对方从背后袭人的卑鄙行为后,不禁观感全变。

吴天才等青磷毒火全灭,把辛冰冰的遗尸,移至谷旁草丛,准备等自己南山事了,再携

返“养天庄”中,善加安葬。

跟着便蹑足潜踪,施展上乘身法,暗入南山。

他鄙夷对方,杀机已动,右手“九幽鬼斧”,左手“九天神弓”,要以暗袭对暗袭地,

把南山之中,闹它个天翻地覆!

那消多久,便到了“无影杀星”邢光宗暂时借作盘据之地的那座荒祠之外。

一路间,遇着三拨桩卡,吴天才因杀机已动,立下绝情,把他们都一一点了死穴。

既到荒祠,以吴天才的身份,正如沈宗仪到了“五云楼”一样,应立向对方,通名求见。

但吴天才却因目睹沈宗仪在辛冰冰背后行凶情事,不齿所为,遂不声不响,满怀敌意,

要想倚仗一身所学,和手中的“鬼斧神弓”,痛加敬戒,然后再面斥其非,揭穿这位“四绝

书生”伪装侠士的阴恶襟怀!

既然有此打算,虽到荒祠之外,吴天才依然蹑足潜踪。

吴天才揣起“九幽鬼斧”,在距离这两名死里照命的桩卡数丈以外,轻拽“九天神弓”

弓弦。

两根紫黑小箭,在三更沉沉夜色中,根本无影无踪地,便于两人心窝部位,贯胸而入。

那两名桩卡,应箭立踣,吴天才一声冷笑,正待入祠,突从荒祠之中闪纵出一条人影!

吴天才知道这是自己弓弦声息,以及那两名桩卡的尸体倒地声息,使祠中之人,有所警

觉。

他双眉一挑,暂时不进荒祠,转身向一片林木之间纵去。

祠中闪出的那条人影既见桩卡横尸,又发理吴天才踪迹,自然随后追来,并厉声喝道:

‘朋友止步,你是甚么身份,为何见不得……”

这句“为何见不得人”的最后一个“人”字,尚末出口,便倏然顿住。

㊣大鼻鬼ocr㊣

因为那人发现吴天才入林之后,并未遁走,反面转身相待,不由颇感意外?……

吴天才双眉轩处,冷冷发话问道:“谁说我见不得人?你且叫那真正见不得人的沈宗仪

鼠辈。出来见我!

吴天才此时手中虽然已无“九幽鬼斧”,却仍执有“九天神弓”,故而那人对他上下略

一打量后便失惊问道:“朋友竟是‘养天庄’以高价聘来护院的‘鬼斧神弓’吴天才?”

吴天才听出对方语意不敬,颇带讥讽,遂以牙还牙说道:“不错,尊驾身着黄衫,面如

土色,想必就是‘五行霸客’中,尚未死掉的‘戊土神君’孙行土了。”

黄衫人双手一拱,阴森森的说道:“孙行土多谢吴大侠成全‘青木郎君’东方朗,使他

在‘无影之毒’下,超脱罪孽之德……”

语含敌意,说得到颇婉转,但却有一股奇寒劲气,随着孙行土拱手之势,向吴天才心窝

射去。

换在平时,吴天才对手这桩平白加上自己头上的莫须有之事,定必力加辩白。

但如今却因嗔心早动,杀意狂腾,竟甘于背此黑锅地,冷笑—声答道:“除将恶寇为行

善,度得众生是德行,对于你们这些蛇鼠一窝的‘五行霸客’,若有机缘,我倒真想多多度

脱几位!”

说话之间,当胸略一抱拳。

这种动作,看来虽似还礼,但却发出一片无形罡炁硬抗从胸前射来的劲气寒风!

两种内家玄功,互一接触,先是劲气狂飚,四溢飞扬,使林木之间,平添了不少落叶!

跟着是“戊土神君”孙行土真气一震,足下退后半步!

孙行土心中一惊,知晓自己在功力修为—亡,略逊对方,遂目注吴天才点头说道:“鬼

斧神弓,果然名不虚传……”

吴天才把手中那张“九天神弓”揣向怀内,目闪精光道:“孙行土,我应该给你看件东

西……”

孙行土一时不知吴天才用意,自然双目凝光。看着吴天才收回那张金色小弓,而从怀中

摸出一柄黑色小斧。

看至此处,孙行土失声一“咦”说道:“咦,这……这莫非就是威震江湖的‘九幽鬼

斧’?”

吴天才冷冷道:“对了,你方才既说‘鬼斧神弓’名不虞传,我自然应该让你看看吴天

才在这柄‘九幽鬼斧’之上,究竟有甚么样的造诣?”

语音才落,鬼斧已抡,委实疾如电闪地,向“戊土神君”孙行土,接连劈出了一十八斧!

这是吴天才“九幽斧法”之中,极为凌厉的“泥犁十八劈”……

孙行土想不到对方说打便打,来势并如此之快,招式更如此凌厉?……

故而这一十八斧,真把位武功不弱的“戊土神君”,劈得狼狈不堪……

吴天才如此作法,自然有他的理由。

首先,他知道孙行土专炼戊土法物,得号“戊土神君”,其中的“戊土神雷”,和“戊

土断魂砂”,尤称厉害,发时无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人如玉剑如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