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 二 章 步步杀机

作者:独孤红

月夜,征途……  

沈宗仪有双重身份,既是武林豪杰,也是墨客騒人,他边自踏月,边自吟哦,吟的是元

徽之的名诗:“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野

蔬供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

奇怪……

沈宗仪第一次在湖边钓鱼时,所吟的李商隐名句,和如今所吟的元微之名句,都是“悼

亡诗”难道他佳耦云亡,曾有“鼓盆之戚”。

吟声是雅事,剑影含杀机!

眼前景,应该怎样写呢?吟声之中,突闪剑影,谁对沈宗仪动了杀机?

不是一柄剑,是七柄剑!

但不是七个人只是一个人……

七道剑光,联翩飞至,封住了沈宗仪上下中左右前后的任何方向!

与剑光飞闪的同时,在一山崖之后,出现了一条人影!

剑光,是金色,人影,是银色……

那是一位身穿银色羽衣,头戴银色星冠的中年道士。

这道士现身之后,并不向沈宗仪继续攻击,只是面含高傲而阴险的冷笑,目注他所发出

的七道金色剑光,把沈宗仪团团围住!

因为他对自己一手七飞剑的震惊武林绝艺,太自信了!

他认为无须继续攻击,沈宗仪必死无疑的,他要含笑欣赏自己的杰作——待静看对方被

“七剑分尸”!

沈宗仪吟咏之声,被七道飞闪交织的金色剑光打断……

他最后所吟的一句,是“落叶添薪仰古槐”,如今似乎应该改为“度厄消灾仰宝萧”。

所谓“宝箫”,自然是他手中那管罕见“阴沉宝竹”所制,音响幽美无伦的“玉屏箫”!

剑光太快,沈宗仪来不及闪,来不及挡,他只是扬起手中的“玉屏箫”,在空中画了一

个圆圈圈。

说也奇怪,沈宗仪举萧画圈,似乎毫未费力,但却使漫空金光,齐告敛迹!

等到他收回“玉屏萧”,却见萧上似具强大吸力,粘吸着七柄长约四寸长的金色小剑,

银衣道士万想不到,竟会有如此结果?脸色大变,心神一震。

沈宗仪一立“玉屏箫”!七柄金色小剑,全都落在他的掌中,微一注目,看出柄柄剑尖,

均蕴剧毒,遂目注银衣道士,扬眉问道:“生手七飞剑,绝非寻常俗技,道长难道是久隐崆

峒,不问世事的‘七剑天君’?”

银衣道士的脸上肌肉,微一抽搐,眼着沈宗仪看了几眼,苦笑答道:“贫道‘七剑齐飞’

之技也,总共用过六次,向未空发,想不到竞在第七次上,碰了钉子,尊驾既具如此身手,

莫非竟是当年威震八荒,后又突然隐迹的‘四绝书生?……”

沈宗仪并未对自己是否“四绝书生”一事加以答覆,却把剑眉微轩,向“七剑天君”问

道:“不论在下是何身份,均与天君素昧平生,故想请教天君……”

七剑天君摇手截断沈宗仪的话头,苦笑一声道:“贫道虽非正人,却从来不作谎语,我

是受人利诱……”

沈宗仪不等对方话完,便“咦”了一声,接口问道:“奇怪,是多少黄金白壁,买得动

天君,这等绝世高人?”

七剑天君摇头道:“倾城财货,不足动我,对方是利用弱点,知道我生平唯有寡人之

疾……”

沈宗仪恍然道:“原来是用色诱,则此女定具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七剑天君赧然叹道:“人是天人,色是国色,但贫道未能完我任务,已无非份之想,尊

驾想要怎样赐教,贫道愿竭所能,试加领受。”

沈宗仪道:“我心如古井,不愿起波澜,天君‘七剑齐飞’既未伤我,彼此又何必定要

分甚胜负?”

七剑天君失声道:“大侠襟怀,果然超异流俗,相形之下,贫遭真应愧死!”

沈宗仪见对方满面愧悔神情,遂含笑说道:“天君请便,这七柄金剑还你,我们若有缘

再见,或许订交……”

他一面发话,一面把手中七柄金剑,抛向七剑天君。

但话犹未了,沈宗仪脸色已变,顿住话头,叫了一声“啊呀”!

这失声惊叫之故,是沈宗仪陡然发现危机……

不是沈宗仪的危机,是那位“七剑天君”的危机!

原来沈宗仪突然把七柄小小金剑,抛还“七剑天君”,那位“七剑天君”,却不肯伸手

去接,不单不会伸手接取,并不曾飘身,加以闪躲……

于是,危机现,惨剧定,这惨剧并使沈宗仪来不及加以阻止。

所谓“惨剧”,就是那七柄金色小剑,完全掷中在“七剑天君”的脸面胸腹等处。

沈宗仪曾经看过,知道这七柄金色小剑,全都淬过剧毒!

七剑齐中要害,又具剧毒,这位“七剑天君”,那里还能侥幸?

他只低低“哼”了一声,便自仰面跌倒在地!

沈宗仪猛一顿足,飘身纵过,向七剑天君皱眉问道:“天君,沈某业已还剑,并愿他日

定交,绝无见怪记恨,你……你这是何苦?”

七剑天君道:“我对人曾经立重誓,不能杀你,立即自绝,江湖人讲究轻生死,重

然……”

话犹未毕,头儿一偏,已告气绝,可见剑上毒力,委实十分厉害。

沈宗仪摇摇头一叹,准备寻块适当地方,掘个墓穴,收埋这位也是武林一流人物的七剑

天君遗尸。

谁知等他寻得两株长松之间,准备掘地之时,那七剑天君遗体,已化一滩黄水。

沈宗仪目睹七剑天君如此下场,摇头一叹,自语说道:“我本已跳出名利,远离江湖,

谁知湖边惊变,破镜重圆,竟又重行踏入这险恶江湖,并立逢这怪异之事!”

自语至此,折了两段树枝,从血泊中,夹起七柄金色小剑,拭净血渍,收在身畔。

沈宗仪不是爱这金色小剑,铸制精美,也不是贪图剑上淬毒凌厉威力。

是为了这七柄小剑,是“七剑天君”成名之物,可以代表死者身份。

他保留此物,便于查证。

沈宗仪要查,是甚么人?用甚么天姿国色?引诱出七剑天君,以“七剑齐飞”的厉害绝

招,对自己暗下毒手。

是故意?还是误会?

若属“误会”,是“七剑天君’弄错了人,则一切都无所谓……

若属“故意”,则太以可怕!

主使人是谁?他怎么知自己退隐江湖后,蛰居这小小乡镇?

为甚么早不发难,迟不发难,竟在自己第一步重踏江湖之际,便出了这等情事?

一连串难于解答问题,在沈宗仪的心中,打了个结!

他本已堆了不少愁恨的眉头,自然而然地,皱得更紧一些!

不论如何,沈宗仪不会胆怯后退,他乃往前走!

前面还有些甚么花样,照这第一次便出现“七剑天君”的气势看来,应该不会太平。

果然,走出十里,又告出事!

这一次,不是祸事,是奇事,也是巧事……

相当美的月夜中,相当美的飞瀑流泉之旁,有一座相当美的小庙。

尤其吸引人的,是小庙中更传出了一片相当美的乐律之声。

沈宗仪是乐律行家,吹箫圣手,一听便知那是“笛韵”。

他是喜爱音乐之人,一闻笛韵高妙,忍不住在小庙门外,便高声笑道:“新腔吹楚竹,

古调按凉州,鹤归楼月冷,龙啸海风秋……”

话方至此,便告顿住。

因为人已进庙,并太以意外地,看见庙中坐的竟是曾在酒馆之中相遇自己曾为她们解救

窘迫,不惜显露了“五行挪移身法”,和“大力金刚手”两桩罕世神功的岳倩倩,白嬷嬷二

人,岳倩倩的手中,并持着一根白色玉笛。

岳倩倩更想不到从庙门以外走进之人,会是沈宗仪?

在酒馆,他虽出手相互,但那正眼不瞧的冷淡高傲态度,曾使自己难堪得几乎掉下跟泪。

但如今他竟满面含笑地,夸赞笛韵,神情气宇,越发英挺醉人,使岳倩倩早就下了“绝

再不理此人”的决心,顿时为之软化。

她从店家胡老七的口中,已知对方姓沈,遂盈盈站起身形,嫣然一笑说道:“沈相公,

我这笛儿,吹得好么?”

双方成了面对面,何况又是自己先开口,沈宗仪怎能不再答话?只得眉峰微聚,应声答

道:“碧玉谁家奏,红桥有客停,清风吹一曲,明月梧三生,姑娘的笛韵,委实吹得太生动

了,太高妙了……”

说至此处,极为温文有礼地,抱拳深深一揖。

但长揖才罢,肩头晃处,竟又施展他那内家极上乘的“五行挪移身法”,飘退出庙门之

外。

于是,历史从演,但情况稍有不同。

在酒馆中,岳俏倩曾被沈宗仪的冷傲态度,气得几乎由笑转哭。

如今,又是如此,岳倩倩正在满面堆笑,突见对方不告而别,自然难堪伤心得到了极处。

但在酒馆中,当着众多酒客,她曾强力克制,使泪珠儿向腹内倒流,不令从眼眶内顺腮

滚落!

如今,眼前只有最亲密的白嬷嬷一人,岳倩倩便失去这种克制力了。

扑哧哧………扑哧哧………

这是岳倩倩的伤心酸泪,不住顺眶滚落,胸前衣裳,顿时湿了一片。

白嬷嬷看了这般情形,不禁双眉略蹙,向岳倩倩问道:“倩倩你平素何等倔强?何等高

傲?今?怎么突然变得这样脆弱?”

岳倩倩撒娇似地,向白嬷嬷顿着脚儿,含泪说道:“我……我不服气,那姓沈的,凭什

么比我更倔强,更高傲嘛?”

白嬷嬷失笑道:“人各有性,谁能勉强?那位沈相公再怎倔强,再怎高傲,也不算违了

国法,背了天理……”

岳倩倩举袖拭去腮边泪渍,秀眉扬处,目闪恨光说道:“他虽然末违国法,不背天理,

但却逆了人情……”

白嬷嬷说道:“逆了人情,此话怎讲?”

岳倩倩道:“我的身份是否低贱?……”

白嬷嬷笑道:“你爹爹富堪敌国又膝下无子,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自然是位千金

小姐,怎会沾得上‘低贱’二字?”

岳倩倩又复问道:“我的容貌,是否丑陋?”

白嬷嬷看着她一眼,面含微笑地,口中低声吟道:“修短适中,秾纤合度,肩若削成,

腰如约素……”

岳倩倩跳脚道:“白嬷嬷,你不要再背甚么曹子建的‘洛神赋’了………”语音略顿,

狠狠又道:“我的身份既不低贱,容貌又不丑陋,姓沈的却偏偏不愿理我,见即远避,他……

他……他是不是逆了人情,也等于是给了我极大侮辱!”

白嬷嬷静思片刻,目注岳倩倩,向她摇头笑道:“我不同意,我认为,沈相公不是给了

你极大的悔辱,而是给了你极高赞美!”

岳倩倩方自神情不解地,愕然瞳目,白嬷嬷又复笑道:“换句话说,或许你容易明白,

就是他并非不愿理你,而是不敢理你……”

岳倩倩接口道:“为甚么不敢理我?难道竟怕我对他……”

白嬷嬷道:“他不是怕你会对他怎样,多半是因你太美、太艳,容易令人一经交往,便

难加克制,遂尔生情……”

岳倩倩正待插口,白嬷嬷向她摇了摇手,继续说道:“你没有江湖经验,看不出那位沈

相公眉锁重愁……”

岳倩倩急忙接道:“我看得出,他那两道眉头,似乎一直愁结,从未展过,但偏偏又忍

不住胸头正气,出手打抱不平,由此可见,他本是一条热血汉子,只不知为何强装一副冷酷

面孔?……”

白嬷嬷道:“这原因不难猜,不外乎两条路,一条他曾经受过重大打击,尤其是情海风

浪,立誓心如古井,永不再波,才不敢和你这等使人太易动情的绝代美人,多作接近……”

岳倩倩听得连连点头道:“白嬷嬷,你似乎越猜越合理,第二种情况,又复如何?”

白嬷嬷正色说道:“另一种情况,则是他正遭遇着—种无可避免并多半会倾家荡产,甚

至危及性命的重大困难,正准备一身承当,不累及任何友好,在这危难未消之前,他则不得

不强作孤傲,对于越喜欢的东西,越是不敢接近!”

岳倩倩“哎呀”一声,玉容变色地,急急说道:“假如他真被白嬷嬷料中,是在这种情

况之下的,则我们应该出手帮他!”

白嬷嬷摇头道:“帮他,谈何容易?你难道没见他既会‘五行挪移身法’,又会‘大力

金刚手法’,功力比你比我,都要高出甚多!像如此身怀绝艺之人,神情仍如此愁苦,行迳

并故意孤独,身上若是有事,则严重程度,可想而知,何况……”

岳倩倩道:“何况甚么?白嬷嬷怎不说将下去?”

白嬷嬷道:“何况适才一别,彼此风流云散,于何时何地,始得重逢……”岳倩倩秀眉

傲蹙,出声一叹地,幽幽说道:“严重困难,我倒不怕,但这第二点顾虑却……”

白嬷嬷见岳倩倩满面情愁,不禁伸手轻拍她香肩,加以安慰说道:“倩倩,别发愁了,

常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步步杀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人如玉剑如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