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二十二章

作者:独孤红

“养天庄”内,如今委实够热闹了,因为又来了位名震乾坤的“沧俱羽士”罗天行。

常言道:“人的名,树的影”,南宫独尊一闻罗天行到来,竟亲迎这位“沧溟羽士”于

“养天庄”的里许之外。

向百胜与罗天行眼望袁五空骑着“火骝红”,牵着“乌云盖雪”,扬鞭疾驰,赶赴“崆

峒”以后,便陪着罗天行往“养天庄”,飘然走去。

“养天庄”园囿屋宇,连云壮丽,自然在老远便可望见,罗天行遥为注目,含笑问道:

“向师爷,那片园囿房屋,可就是‘养天庄’么?”

向百胜点头笑道:“正是,罗道长请看,我家庄主因得飞报业已出庄远迎大驾了呢。”

罗天行道:“其实南宫庄主无须如此礼遇,我与法济大师的交情委实太深,就冲着为法

济大师复仇一事,把这条性命,卖在‘养天主’中,罗天行也心甘情愿……”

换了旁人,听得罗天行出语不祥,定会眉头深蹙。

但向百胜却因另有深心,反而颇为得意的扬眉一笑。

就在此时,一条人影电疾飘来,老远便声若洪钟在的哈哈笑道:“昔日天南一别,南宫

独尊对于罗道长的声效音容,真是时萦魂梦,今日是那阵风儿,竟把罗道长吹来这边荒小镇

的‘养天庄’内?”

罗天行稽首当胸,吟了一声“无量佛”号说道:“南宫盟主……哦如今应该称南宫庄主

了,庄主请恕罗天行无礼,我们慢叙离情,先请引领我去往法济大师的灵前一拜!”

南宫独尊点头道:“当然,我知道罗道长与法济大师是生死之交,我们先去法济大师的

停灵小阁一祭,然后再开怀畅叙。”

话完,立即亲为引道,陪同罗天行,到了一座精致小阁之中。

法济大师因系火化,遂在阁中供了一支象牙缸儿,缸外书有“五行尊者法济大师灵骨”

字样。

不单整座楼阁,均作为停灵之所,井香花素幔,饰置得十分庄严,显出这位南宫庄主委

实是位礼贤下士的武林霸者。

罗天行暗暗点头,拈香三拜之后,方拭泪随同南宫独尊往“五云楼”中同饮。

行进途中,向百胜抢前两步,走到南宫独尊身旁,嘴角微掀,慾言又止!

南宫独尊诧道:“向师爷,你有何事儿,只管明言,为何有点吞吞吐吐!”

向百胜道:“属下要向庄主报……报告一桩不幸噩耗…”

南宫独尊双眉微蹙,对向百胜投过一瞥询问眼色?

向百胜以一种无限欷歔无可奈何的神色,低声道:“属下顷获秘报,夫人昨夜出庄……”

南宫独尊‘哎呀’一声,皱眉接说道:“我连日忙于处理事务,委实对冰冰方面,过于

冷落,她……她是去了何处?”

向百胜道:“夫人夜入南山,据……据……据闻……” 

南宫独尊看出向百胜的神色不对,遂不由想起适才他所说“不幸噩耗”四字,心中“腾

腾”连跳!

他并立即小住脚步,日注向百胜,失声问道:“向师爷,你……你适才曾……曾有‘不

幸噩耗’之语,莫非冰冰夜入南山,竟在‘无影杀星’邢光宗所率领的群豪手下受了伤么?”

向百胜先发出一声叹息,然后以十分惋惜的神情,黯然答道:“不是受伤,而是更大不

幸,辛夫人的国色天香,业已化作南柯一梦……”

南宫独尊听得几乎呆了,直等向百胜话完,他方脸色大变,身躯晃了一晃,似乎将不支

晕倒。

他伸手扶住身边一棵粗巨古松树杆,勉强定了定神,目中似慾喷火地,咬牙问道:“向

师爷,你……你有没有探听出来。冰冰是……是死在何人的手内?她……她的遗体何在?”

向百胜道:“夫人是先被人从背后发掌震断心脉,又跌人大片青磷毒火中,惨被焚烧,

以致遗体已不太完整,被属下遣人迎回,现在‘五云楼’内!”

南宫独尊想是激动过度,扶在树杆上的右手五指,竟深深陷入那坚硬无比的松木之中,

恼怒得目毗慾裂地,厉声问道:“从背后发掌的阴毒无耻之辈是谁?便是那南山群豪之首

‘无影杀星’邢光宗么?”

向百胜道:“不是,据说是‘四绝书生’沈宗仪……”

“好,杀……杀……杀……”他每说一个“杀”字,手指便更陷入松木几分,等说到第

三个“杀’字,“轰隆”一声,那株巨大松树,竟从南宫独尊手扶之处,突然折断倒下!

南宫独尊虎吼一声,双掌一搓,掌中的一大块坚硬的松木,竟完全成了细得不能再细的

粉粉木屑!

“沧溟羽士”罗天行与向百胜看得均自心中一动……

罗灭行是暗惊这昔日的“飞龙剑客”,今日的南宫庄主,退隐以来,功夫并未搁下,从

这一棵松树,生生被他抓断的情况看来,此人的内力修为,竟不在自己之下。

向百胜则更为惊心,他看出了南宫独尊不单是曾获敌国财富,这宝藏中定有罕世武林秘

及,而南宫独尊更万分深沉地,把身怀绝学之事,隐而不露……

但他心中虽惊,表面上却丝毫不露地,仍向南宫独尊陪着笑脸道:“庄主要杀‘四绝书

生’沈宗仪还不容易,他昨夜已入‘养天庄’,如今正被困在‘五云楼’内!”

南宫独尊牙关一咬,恨恨接口说道:“师爷的那条妙计,业已被他识破,我一名心爱侍

姬,平白被那小子占了便宜,并告丧失性命……”

向百胜一惊道:“沈宗仪昵?他是出得了机关密布的‘五云楼’?”

南宫独尊道:“我也认为此事可疑,本庄是否藏有内姦,还要请师爷费神,仔细查一

查……”

说至此处,略略一顿,又向向百胜说道:“但直到如今,尚无沈宗仪逃出‘养天庄’之

讯,我已派出几拨好手,密搜庄内各处。只要一有这小赋的下落,我就亲手为冰冰报仇雪恨

不可!”

语音方顿,“咦”了一声,扬眉又道:“沈宗仪昨夜既在‘五云楼’中,占我侍姬的便

宜,怎会又在南山之内,对冰冰暗下辣手!”

向百胜被问得怔了一怔,方眼珠微转,缓缓说道:“这事听来虽觉矛盾,但仔细一想,

也可解释,或许沈宗仪是在南山中,对夫人下了毒手,然后才赶来‘养天庄’……”

南宫独尊又想起了一件事,目注向百胜说道:“吴大侠不是也于昨夜去往南山了么,等

他回来后……”

南宫独尊话犹未了,向百胜便苦笑了一声道:“庄主,属下又要向你报告第二桩不幸噩

耗!”

南宫独尊身形一震,皱眉失声同说道:“甚么?还有第二噩耗?难……难道吴大侠竟…

竟…竟……也……”

罗天行一旁插口道:“那个吴大侠?”

南宫独尊道:“就是以‘九幽鬼斧’与‘九天神弓’名震当世的吴天才……”

罗天行“哦”了一声,目闪神光道:“闻得此人不单精于土木之学,一身功力,也超群

绝伦,与‘四绝书生’沈宗仪被推为当代年轻高手中的一时瑜亮,他难道也会在南山之中道

遇不测?”

向百胜苦着脸儿,以万分惋惜神情,摇头道:“假如我所获讯息不虚,‘鬼斧神弓’吴

大侠。恐怕已与‘巧手天尊’郭慕石恶斗得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南宫独尊双眉一蹙,正慾发话;忽然瞥见有名庄丁,急奔而来,不禁苦笑道:“如今真

成了多事之秋,看那庄丁的匆忙急遽神情,多半是庄外又出于甚么大事!”

这时,那名庄丁业已赶到近前,躬身禀道:“禀庄主,有客拜……”

南宫独尊把脸色一沉,深含不悦说道:“我要奉陪沧溟远客罗道长,对于寻常……”

那名庄丁接口道:“宋客太不寻常,是仙霞‘九畹仙子’……”

常言道:“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这“仙霞九畹仙子”六字,把南宫独尊,向百胜,

暨“沧滇羽士”罗天行,都听得为之一震!

罗天行首先“哈哈’一笑,长眉双挑说道:“绝代高手,云集边疆,想不到罗天行竟能

在这小小‘白水镇’上,遇着我心仪已久的神仙人物……”  ,

南宫独尊却在眼珠一转之后,向那庄丁说道:“九畹仙子的身分名头,再怎高大,我也

应该先行款待‘沧溟羽士’罗道长……”

罗天行摇手道:“不必,不必,‘九畹仙子’轻易不现侠踪,南宫庄主还是……”

一语未了,南宫独尊已向那庄丁说道:“你去禀告九畹仙子,就说庄主外出,由向师爷

代迎贵客。”

庄丁恭身应诺一声,转头疾驰而去。

南宫独尊走过两步,转对向百胜耳边低声说道:“九畹仙子是岳倩倩之师,也是她的姑

母,我要先略为有点准备,才方便与她见面,向师爷辩才无碍,且代我加以款待,她若问起

岳克昌来,就说是本庄的副庄主。因事与岳倩倩一同出庄,约需三日始返。”

向百胜连连点头,抱头一礼,便慾踅去。

“向师爷,你最好把九畹仙子款待在‘百花圃’的‘百花小榭’之内,因为那里比较幽

静,免得岳倩倩万一闯去,生出事变,使我们措手不及!”

向百胜喏喏连声,轩眉一笑道:“庄主放心,那位九畹仙子虽是名震八荒的盖代高人,

向百胜大概也可善加应付!”

南宫独尊欣然含笑,走回罗天行的身边说道:“罗道长请,我们多年睽违,任何大事也

不能影响到我们互叙旧交的倾杯畅钦!”

罗天行着实有点受宠若惊,满面感激神色道:“庄主对我罗天行太礼遇了,其实……”

南宫独尊以一阵“哈哈”大笑,截断了罗天行的话头,陪着这位“沧溟羽士”,向“五

云楼”中,把臂行去。

“养天庄”中,有片“百花圃”。

“百花圃”中,有座“百花小榭”。

“百花小榭”中,有一位贵宾——这一位贵宾,自然就是倦游大漠,来探爱徒的仙霞

‘九畹仙子’。”

向百胜揖客就座,见年轻美貌侍婢,向九畹仙子献过一盏清香挹人的“百花茶”后,便

陪笑说道:“仙子对这‘百花小榭’,若尚不嫌俗浊,便请在此小驻仙踪……”

九畹仙子的身量不高,但无论神采貌相,却清绝出尘!

尤其是年龄方面,她享名武林,三十余年,至少也在五十左右,但望去却似一位二十七

八的白衣美女。

她目光一扫四外亭台楼阁,花树,波光,点头含笑说道:“芙渠红不艳,薛荔绿迎人,

波光能润目,花气足怡种,这‘百花小榭’,委实取景适宜,盖得绝美,我真想不到在接近

边荒的‘白水镇’上,竟会有这么一座具有亭台之胜的广大庄院?可惜……”

说到“可惜”二字,“九畹仙子”的语音便顿。

向百胜陪笑问道:“仙子可惜怎么?莫非发现本庄有甚兴建欠妥之处?”

九畹仙子摇头笑道:“不是庄内有何不妥,而是我适才在庄外遥望,似见这‘养天庄’

中,笼罩子一片‘霸气…’……”

向百胜双目微蹙,叹息一声接道:“地处边荒,取材惟艰,“养天庄’能有这点规模,

业已费了南宫庄主和岳副庄主的不少心血!”

这是极技巧的引话之术,九畹仙子果然听得扬眉问道:“我堂兄岳克昌是这‘养天庄’

的副庄主?”

向百胜顺着她的话头,点头说道:“‘养天庄’本是一片废墟,经岳副庄主与南宫庄主

不惮心力,辛苦经营,并花费了无数资财,才形成了今日局面,谁知……”

这位好刁已极的向师爷,说至此处,叹了一口气道:“向某如今才明白过来,仙子在远

处慧眼所见,委实不差,但‘养天庄’不是笼罩在一片‘霸气’之下,而是笼罩在一片‘杀

气’之下!”

九畹仙子举杯饮了一口“百花香茶”,皱眉问道:“这‘杀气’二字何来?”

向百胜叹道:“有一些江湖凶邪,觊觎本庄基业,屡屡生事,不单造就双方之间的不少

伤亡,并还订立了一桩不知要沾染多少血腥的武林恶斗!”

九畹仙子“哦”了一声,目注向百胜道:“双方均有不少伤亡,那些伤亡之人……”

向百胜不等她往下再问,便陪笑接着口说道:“有‘五行尊者’法济大师。‘青木郎君’

东方朗,‘火神’雷飞,‘戊土神君’孙行土,‘巧手天尊’郭慕石,南宫庄主夫人,‘鬼

斧神弓’吴天才,以及岳倩倩姑娘的贴身保姆白嬷嬷……”

九畹仙子听到此处,不禁失声问道:“白嬷嬷才来不久,竟也道了劫数?她……她是死

在何人之手?……”

向百胜道:“白嬷嬷是死在‘大力金刚掌’下,发掌之人,可能是‘四绝书生’沈宗仪,

岳副庄主率他爱女岳倩倩姑娘出庄,便是为了查究此事!”

九畹仙子“哼”了一声,双眉连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人如玉剑如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