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二十三章

作者:独孤红

按下向百胜的窘急无计,且先表述比这“百花小榭”场面,还要热闹百倍的“五云楼”

中。

“五云楼”中发生变故时,南宫独尊正在承陪罗天行畅饮,恰好,侍女捧上一罐用干贝、

鱼翅、猪脚,和鸡块共同炼制的“拂跳墙’来,南宫独尊遂向罗天行举杯笑道:“罗道长,

在这西北塞上,素有‘鱼龙鸭凤’之称,干贝鱼趐更属难得之物,你且尝尝这罐‘拂跳

墙’……”

话方至此,罗天得业已举箸。

但这位,“沧溟羽士”举箸之举,并不是戳破那支陶罐的糊口棉纸,去挟取罐中的鸡块、

猪脚、干贝、鱼翅等物,而是向空中挟住了一件东西。

那是一片小小柳叶。

西北本来少柳,但自后左宗棠征西,并留下那首“上相筹边未肯还,湖湘子弟满天山,

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后,至少在西北官道之上,有了不少拂地垂柳。

但“养天庄”中,却百卉齐集柳树尤多,真有王渔洋“秋柳”诗中“万缕千条拂玉塘”

之概。

罗天行把那片柳叶,放在盘中,微笑问道:“不过是小小一片柳叶,南宫庄主却如此的

紧张则甚?”

南宫独尊苦笑说道:“最近的一颗柳树,是距离这‘五云楼’在十丈之外,如此远处,

飞叶入楼,并不带丝毫破空之声,来人是何等功力?……”

罗天行“嗯”了一声,点头说道:“来人的确功力不凡,竟要在三叶传书之后,攻我三

招,略作较量!”

他一面发话,一面又用牙箸挟住继续从楼外飞来的两片柳叶。

南宫独尊听说对方要攻罗天行三招,不由心中冷笑,暗想但等来人一现身形,自己便发

动“五云楼”中的各种厉害埋伏,给他一个迎头痛击……

他思忖之间,“五云楼”外,并无丝毫动静,但罗天行却举起手中牙箸,在面前连连舞

动!

南宫独尊讶然叫道:“罗道长……”

三宇才出他便愕然住口!因为他也是大行家,如今已看出,罗天行并非随意舞动牙箸,

而是以箸代剑,在施展一种极精微的剑术招式。

南宫独尊有所发现,自然不敢打扰,怕引得罗天行分神,以致生甚变故?

罗天行把牙箸接连舞动三次之后,方缓缓放了下来,目注楼外夜空,满面凝重神色……

南宫独尊霍地站起身形,罗天行摇手道:“庄主不必再去察看,来人已经走了……”

语音微微一顿,又皱起双眉,以怀疑神色说道:“咦,来人是谁,能有这高功力,他所

攻击我的三招,怎么有点像是‘天遁剑法,中,失传已久的‘苍穹七式’?”

南宫独尊骇然道:“罗道长,你适才舞动手中牙箸,是和对方过招?”

罗天行点头道:“对方用择人专注的‘蚁语传声’功力,向我发话攻击,我因不知对方

身形何在,不便答话,只得以箸代剑,招架格拒,但彼此虽是虚招,却已领略出对方的攻势

凌厉,招术精妙,委实不同凡响!”

南宫独尊嘴角露出微披,以不屑的神色说道:“这厮纵然身手不弱,但仍不敢进入我的

‘五云楼’……”

罗天行看了南宫独尊一眼,接口说道:“对方已曾声明,不是不敢,而是约期未到,到

时非把庄主视若金城汤池的‘五云楼’,化为平地不可!”

南宫独尊皱眉道:“罗道长是否能从攻击之中,猜测小来人身份?”

罗天行摇头道:“我只感觉出对方所用招术,像是‘天遁剑法’中失传已久的‘苍穹七

式’,对其身份来历,却无法推测,南宫庄主何不看看那盘中的三片柳叶?”

南宫独尊不解道:“罗道长,你要我看那盘中柳叶则甚?”

罗天行道:“我因对方曾有‘三叶传书’之语,遂猜想在那柳叶之上或许有甚字样?”

南宫独尊闻言,遂从盘中取出一片柳叶,果见叶上镌有极细极细的“报仇”两个小字。

再看其余两片,则一片有“化缘”,一片镌着“讨债”。

三片柳叶之上,共仅镌着六个字儿,却使南宫独尊双眉皱锁地,陷入了一片深思之内。

由于字迹太细太小,使罗天行隔座无法看清,遂向南宫独含笑问道:“南宫庄主,来人

可曾在柳叶之上,表明身份?”

南宫独尊摇了摇头,把柳叶放回盘中,推到罗天行的面前,苦笑答道:“对方并未表明

身份,只在三片柳叶之上,分别镌着‘报仇‘化缘’‘讨债’等六个小字!”

罗天行并未去看那三片柳叶,闻言之下,便含笑说道:“谁说没有表明身份,我认为业

已留下子足以供我们推敲探索的蛛丝马迹!”

南宫独尊目注罗天行,扬眉问道:“罗道长有何高见,不妨道来,使我一开茅塞!”

罗天行看了一眼,从盘中拈起一片梆叶笑道:“从这片柳叶上所镌的‘化缘’两字看来。

对方是位出家人,非僧即道,或许是位缁衣比丘尼?……”

南宫独尊愧然道:“惭愧,惭愧,眼前之事,若非道长点破,我竟茫然无知……”

罗天行举起酒杯,饮了一口,缓缓又说道:“再从其余‘报仇’、‘讨债’的字面之上,

加以参究,南宫庄主不妨细细思索,你与甚么和尚结过仇,欠过甚么道士的债,或与甚么尼

姑,有过梁子,不就……”

南宫独尊不等罗天行再往下说,便连摇双手道:“没有,我生平决没有和甚么和尚、尼

姑、道土,有过纠缠,如果……”

罗天行听至此处,也不等他话完,便即接口问道:“南宫庄主怎么如此健忘?”

南宫独尊被他问得莫明奇妙地,皱眉道:“罗道长何出此语?”

罗天行道;“南宫庄主,你我当年是怎样互相结识?”

南宫独尊突然神色奇窘地,怔了半天,方对罗天行苦笑问道:“罗道长,你突然提起这

东南旧事则甚?”

罗天行也有点奇诧地,向南宫独尊看了一眼,皱眉说道:“不是东南旧事,你我初见之

处,是在河南开封的‘潘扬湖’堤岸之上。”

南宫庄主慌忙斟了一杯酒儿。双手举起,向罗天行陪笑道:“对不起,对不起,近日以

来,‘养天庄’中连串事变与巨大伤亡,使我焦急得神智欠朗,几乎变成个老糊涂了!”

罗天行微微一笑,与南宫独尊对干了手中的酒儿说道:“当日在‘潘杨湖’上,方外双

凶,为非作歹,你我不愤出手,一惩凶僧,一殪婬尼,南宫庄主应该记忆犹清,此事难道不

算是与出家人结过仇么?”

南宫独尊仍然神色奇窘地,苦笑说道:“是,罗道长请再分析下去……”

罗天行的两道入鬓长眉,突的连轩几轩,目注南宫独尊,似乎即将有惊人之语?

但话到口旁,终又忍住,淡淡一笑说道:“昔日既结过这么一段梁子,到今日的三片梆

叶,便非突如其来,只是一时之间,尚不知道这位要向南宫庄主讨旧债,报怨仇,和化善缘

的出家人,究竟是僧、道、尼中甚么身份而已?”

南宫独尊皱眉道:“当世武林中,出家人高绝好手不多,罗道长已属顶尖人物,却那里

还有甚么……”

罗天行听他这样说法立即摇手说道:“南宫庄主怎么这样说法?深山大泽,多产龙蛇,

四海八荒,奇人无数,胜过我罗天行这点修为的高明人物。必然多得很呢!”

语音至此略顿,目光一转又道:“至于来人功力,固属一流强手,却也未必便如南宫庄

主的想像之高,因为他既能用‘蚁语传声’择人专注地,向我耳旁说话,则必已接近‘五云

楼’,三片柳叶,亦系从远处采摘带来,不是像南宫庄主所惊奇的,于十丈之外,无声破空

飞至!”

南宫独尊深以罗天行所分析为然地,连连点头道:“对,对,但我这‘五云楼’,密布

机关,不易接近……”

话方至此,满面血红,目中厉芒如电!

罗天行轻笑一声,嘴角微披哂道:“南宫庄主你言过其实了吧?‘五云楼’不过如此,

不单适才业已有人接近,如今更有不速之客,到了这密室门外!”

南宫独尊勃然变色,目注室门,厉声问说道:“是谁不奉我或向师爷之命,大胆敢擅入

‘五云楼’?……”

“是我!”在这简短答复后,“砰”的一声,密室那两扇具有七种厉害埋伏的门户,竟

连半种妙用未发挥地,便被人一掌震了开来。

罗天行觉得门外声势咄咄,气焰太甚,不禁嗔念大动,袍袖一拂,桌上的三片柳叶,便

宛若飞刀般,电疾射向门外。

南宫独尊一听到那“是我·两字,对于来人身份,以及为何可以轻易进入“五云楼”之

故,顿告恍然……

他未料到罗天行会猝然出手,要想阻止,却已不及!

三片柳叶,去势如电,但密室门外,仍及时涌现了一片电漩乌光。

无论足罗天行,或南宫独尊,眼力都够厉害,他们均已看出,乌光—漩,三片柳叶,业

已在刹那之间,各中八刃,被劈成了二十四片!

罗天行看得一惊,心想此人是何身分,竟有如此功力?

这时,乌光已敛,密室门口,卓立着—位手持黑色小斧,原本颇为潇洒,如今却已不潇

洒之人!

原本颇为潇洒,是认此人年纪甚轻,貌相也颇英挺……

如今已不潇洒,是指他的左手小指无名指已断,右耳也告不见,身上衣衫破碎,至少带

了百十处零碎伤痕,和满身紫黑血渍……

罗天行—见那柄黑色小斧,已知对方是谁,不由为自己出手莽撞之举,感到惭愧!

南宫独尊生恐把事弄僵,赶紧向罗知行答道:“罗道长,你误会了,这位就是‘鬼斧神

弓’吴大侠,也就是‘五云楼’的设计师,难怪他能随意出入……”

语音顿处,又向吴天才含笑说道:“吴大侠,这位道长便是以剑术之精,驰誉当今的

‘沧溟羽士’……”

话犹未了,吴天才已双眉一挑,冷笑说道:“我不管对方是谁?他既打了我三片柳叶,

至少我也该回敬上一角衣袖!”

语音才落,用右手“九幽鬼斧”向左袖一割一挥,便割下一角衣袖向罗天行凌空飞去。

罗天行哈哈一笑,仍然以箸代剑,用手中—根牙箸,把吴天才那角横飞的衣袖,划成了

十数碎片!

常言道得好,“惺惺相惜,英雄相敬”,吴天才一看之下,点头说道:“好,‘沧溟羽

士’,名不虚传,假如罗道长不嫌吴天才气量偏狭,我们这点过节,便算揭过去了。”

罗大行笑道:“吴大侠说那里话来呢,是我先行失礼应该由我请你谅解才对,但……”

一顿话头,目光闪处,上下略加打量,皱眉问道:“但吴大侠似乎曾拚强敌,身上有伤……”

吴天才不等他往下再问,接口冷冷说道:“吴天才贪名好货,受人重金礼聘,便卖了一

条命儿也是活该,但我有件事儿,要向这位大庄主有所指教?”

南宫独尊一听便知吴天才话外有话,这位相当难伺侯的“鬼斧神弓”,不晓得要对自己

出甚花样?

他心中惊奇,胜上却满面堆笑地,目注吴天才道:“吴大侠未免太谦,我们已成了自己

人,那里还用得着这‘请教’二字。”

吴天才仍然面罩寒霜,冷笑一声说道:“我倒是得人钱财,为人卖命,把南宫庄主当作

了衣食父母,但南宫庄主却未必完全把我当作‘自己人’吧?”

南宫独尊皱眉问道:“吴大侠为何这样说话,如此见外,老朽若有失敬或礼貌欠周之处

请你尽管明言,南宫独尊定当立即改过,并在吴大侠台前谢罪!”

吴天才说道:“南宫庄主若是把我当作自己人,就不应该对我编造甚么不实之语。”

南宫独尊被他弄得越发满头玄雾地,苦笑说道:“老朽一来年高,二来事冗,委实想不

起何时竟对吴大侠有甚……”

吴天才晒道:“你对我所说‘泥犁古洞’的故事之中,好像不大实在?”

南宫独尊道:“何事不实?”

吴天才见桌上有酒,遂自斟自饮地喝了半杯,扬眉问道:“南宫庄主,那两个为宝伤身

死在泥犁洞中之人,究竟是谁?”

南宫独尊“叹”了一声,抓抓头皮,苦笑答道:“我不是业已告诉你在‘泥犁古洞’,

是岳克昌和‘好色阎王’司徒独霸……”

吴天才听至此处,摇摇手笑道:“南宫庄主,我就觉得你这种说法,似乎不太实在?”

南宫独尊几乎把两道眉头皱从结在一起,陪笑问道:“吴大侠对我突生怀疑之故,是有

所见?有所闻?还是受了甚么人物的口舌挑拨?”

吴天才应声道:“对我挑拨的是根令箭!”

说至此处,探怀取出一根长七寸的金色雕龙令箭,那龙背之上,并加工镌出两支振翼慾

飞的健壮翅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人如玉剑如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