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二十四章

作者:独孤红

南宫独尊亲自送出庄门,直等独孤耿等身影杳失,方摇头一叹,向站在身旁的“沧溟羽

士”罗天行拱手苦笑说道:“多谢罗道长为我遮盖,否则,独孤大侠一到‘养天庄’之下,

便难免闹出极大不愉快,甚至于会形成窝里反了!”

“南宫庄主,那位‘鬼斧神弓’吴天才老弟不单殚智竭力,建筑‘五云楼’,并主动邀

请‘孤独先生’独孤耿,来为你效力,共同防护‘养天庄’,结果却身中奇毒,可能全身化

血,毛骨无存,你这种飞乌未尽,良弓先藏的枭雄手段,是否太过份了?”

南宫独尊无词可辩,只得把张脸儿,胀成血红地,点头认错说道:“罗道长教训得是,

小弟知过当改,但事情也太以凑巧,吴大侠不知怎样会进入我的‘藏宝库’,并取了其中几

件异常重要东西……”

罗天行明知南宫独尊尴尬,却故意与他为难地,朗声问说道:“南宫庄主,你的藏宝库

是在何处?”

南宫独尊一面躯散身外庄丁,一面拉着罗天行的手儿,走向一旁,低声笑道:“罗道长

请相信我,我深知你与法济大师的深厚交情,以及无论在何等情况下,均必为法济大师报仇

的强烈意念,我不会把你当外人的……”

罗天行道:“多谢,多谢,多谢南宫庄主的见重之情,但……”

南宫独尊何等老姦巨猾,眼珠一转,索性向罗天行附耳道:“走,道长若是有兴,我们

便去‘藏宝库’中,看上一看。”

罗天行双眉微蹙,似在斟酌。

但这位“沧溟羽士”如今业已深知这借用南宫独尊“飞龙剑客”名号的“养天庄”庄主

是位极为心狠手辣的枭雄人物!

尤其,他对他“养天庄”的“宝库”看得极重,吴天才便因误入其中,惨道毒手,如今

他却主动邀约自己前去参观,却是打的甚么主意?……

南宫独尊见了罗天行的沉吟神色,含笑说道:“罗道长在考虑甚么?难道竟会怀疑我会

另有别意?”

罗天行双眉微轩,从鼻中“哼”了一声道:“庄主是识得轻重懂得利害之人,我知道你

在目前环境之下,对我,和我老友‘孤独先生’独孤耿倚重方殷,决不会有甚歹念!……”

语音顿处,看了南宫庄主一眼,缓缓又说道:“我所以沉吟之故,只因‘名利’意念,

早付虚空,胸中所放不下的,仅在‘恩仇’二字,故而庄主的‘藏宝库’中,纵有敌国财富,

对我也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南宫独尊陪笑说道:“小弟怎敢以阿堵俗物污渎道长,只因库中存有两件武林罕见之物,

不明来历用处,想向道长请教,并彼此研究研究,是否可仰在对付‘天外双魔’,暨‘血河

夜叉’之际发挥它的妙用?”

武林人,“利”念易消,“名心”难淡,尤其对“好奇”二字,越发难以摆脱!

罗天行听得南宫独尊这样一说,暗忖再若不去,岂非示怯?

加上既闻库中存有武林罕见之物,“好奇”之心,不禁更油然而生!

遂在南宫独尊话完之后,点头接口笑道:“南宫庄主不把我当作外人,慾以奇珍见示,

罗天行岂能不识抬举?我便开开眼界也好。”

南宫独尊闻言,遂异常表示亲近地,与罗天行把臂而行,同往后庄走去。

※   ※   ※

绕至‘五云楼”,即是后庄,花木亭台,景色更为清静雅致。

罗天行放眼四眺,点头称赞说道:“能在这西北边荒小镇之上,建造这一座胜过江南巨

宅的美好庄院,委实真不简单!”

南宫独尊笑道:“这‘养天庄’本具规模只是略为荒废,小弟于获得一笔庞大财富后,

略加整建,使复旧观,否则若事事均需创设,就未免太费力了!”

说至此处。手指右前方一大片花树掩映中的水池小榭笑道:“罗道长看见没有?那座

‘百花小榭’就是我命向百胜师爷,招待‘仙霞九畹仙子’的下榻之所。”

罗天行遥看两跟,眉头一轩说道:“九畹仙子是当世中罕见高人,庄主务须命那位向师

爷好好伺侯,千万莫加得罪,有她在此,再加上我和独孤耿兄,慢说‘天外双魔’、‘血河

夜又’,便临时再来上个盖世凶魔,也不足为虑了!”

南宫独尊胸有成竹地,含笑说道:“罗道长放心,‘九畹仙子’和我另有渊源,何况向

百胜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极富机变能力之人,他一定圆滑周到,招待亲切,绝不会

对九畹仙子有些微失礼开罪……”

南宫独尊在盛赞向百胜,却不知向百胜已谎言败露,如今在“百花小榭”中,被九畹仙

子、岳倩倩、沈宗仪,三面合围,情况尴尬已极!

罗天行静静听完,突然发出了一声长叹!

南宫独尊莫明其妙地。陪着笑脸问道:“罗道长为何突发叹息?你是有甚……”

罗天行不等他再往下问,便摇头接口说道:“我是在叹人之生死寿夭,溟溟中似乎确有

前定,鬼斧神弓吴天才老弟,想是合该数尽,我和‘九畹仙子’、‘独孤先生’等,才从天

南海北,极为凑巧地,来到‘养天庄’中,否则,庄主慾御强敌,必重长城,也会对那位吴

老弟尽量容忍的了。”

南宫独尊对于处置吴天才之事,委实自知下手太辣,深怀愧疚,听得罗天行又复提起,

不禁满面通红,垂头不语。

罗天行伸手轻拍南宫独尊的肩头,含笑说道:“南宫庄主,此事已成过去,愧悔又有何

益?常言道:‘君子之道,如日月之蚀’,望你深记在这强敌纷来,江山待保之际,最重要

的制胜策略,便是同德同心,在本身阵营中,不容有丝毫各怀鬼胎,互相猜忌!”

南宫独尊不得不接受教训地连连点头道:“多谢罗道长不吝指教,此番若能退却强敌,

小弟必对道长……”

罗天行摇了摇手,截断他的话头笑道:“南宫庄主不必对我许甚愿儿,我已再三声明,

名利二字,已若浮云,此次只想把‘五行霸客’,及主使他们的身后人物,尽数的驱除,为

我至友‘法挤大师’,报仇雪恨而已。”

说话之间,眼前有座精致小楼,南宫独尊在楼前止步,含笑伸手肃客。

罗天行见这小楼建筑得虽颇雅致精美,却四面空旷,又未设甚严密警备,遂边自举步,

边自诧声问道:“这座小楼,便是藏放敌国财富,与武林异宝的‘养天庄,宝库么?”

南宫独尊含笑点头,与罗天行走进楼下厅堂,便伸手在那壁上所悬一幅沈周所画花乌的

菊花中心,重重点了一下。

“隆隆”机括声起,整个地面都告极慢极慢的缓缓下降。

降约一丈士八,眼前出现了一条狭长甬道。

甬道尽头,有扇八卦形的门户,门外镌着“万劫之门”四字。

罗天行随着南宫独尊举步之间,“咦”了一声问道:“这门上除非不必镌字,要铸也应

镌上‘万宝之门’才对……”

南宫独尊陪笑说道:“这宝库也属原有,小弟遂未将门上之字加以改易。”

罗天行目中闪动慧光,点头一笑说道:“我明白了,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凡拥‘万宝’

即撄‘万劫’,铸上这‘万劫之门’字标,眷所谓垂戒深矣!”

南宫独尊知晓罗天行又在苦口婆心对自己加以讽劝,只好装作不懂地,按动壁上机钮,

使甬道尽头那两扇厚重铁门,徐徐开启。

铁门才开,门内无数金银珠宝的绚烂宝光,便照得人眼目生眩。

南宫独尊关好宝库门户,罗天行已看清这座宝库似分里外两问,外间是方圆数丈石室,

堆满各种金珠,里间则仍门户紧闭,看不出是何光景?

南宫独尊指着里间,向罗天行笑道:“罗道长对这些金珠俗物不会感觉兴趣,来来来,

请进里间,欣赏欣赏已有百余年未现江湖的‘紫阳三宝’。”

这“紫阳三宝”四字,着实把罗天行听得吓了一跳!

因为“沧溟羽士”罗天行的见闻极为渊博,他知道“紫阳三宝”是百余年以前一位绝代

武林奇客“紫阳真君”,所遗留下来的三件宝物。

第一件宝物,是册上载各种名门正派武学绝艺的“君子真经天兰秘谱”。

第二件宝物是册专门载有各种速成暨阴狙歹毒等邪派武学的“泥犁十八录”。

第三件宝物,则是“紫阳真君”竭平生之力,仅仅炼成一枚,尚未用过,大限便临的

“紫阳万劫霹雳火”!

关于这三件宝物,百余年来,经无数武林豪客,八荒四海,苦苦搜求,均尚未能到手,

不知下落,谁知一齐在“养天庄”的“藏宝库”内?

罗天行对“君子真经天兰秘谱”落在南宫独尊手中一事,最多只是叹息好奇。

但对于其他二宝。却颇为震惊!

因从事实表现上,不论这以南宫独尊姓名作为掩护的“养天庄”庄主的真实身份,到底

为谁?其手段之辣,心肠之狠,已到了令人为之摇头惊惧地步!

“泥犁十八录”中,尽是些既易速成,又极歹毒的邪门功力,南宫独尊既得此书,必曾

精研,可能擅有不少毒技,深恐招忌的不肯轻易显露!

尤其是那枚“紫阳万劫霹雳火”据闻威力之强,能够催山倒岳,使数十丈方圆,齐化劫

灰,像这等恶毒之物,落在如此凶邪手中,岂不对整个武林,构成莫大忧虑?

他心念频动,已被南宫独尊看出端儿,含笑问道:“罗道长为何面有惊容?你知不知道

所谓‘紫阳三宝’,是些甚么东西?”

罗天行深知南宫独尊深沉阴险,眼力极为厉害,自己倘若推说不知,反易引其起疑,遂

毫不迟疑地,应声答道:“据我所闻,似乎是一册‘君子真经天兰秘谱’,一册‘泥犁十八

录’,和一枚紫阳万劫霹雳火,但不知是否传闻失实……”

南宫独尊双翘拇指,以一种佩服神色笑道:“罗道长委实渊博,说得一点不错,正是这

三件东西……”

他边自说话,边自开启了内室门户,侧身笑让罗天行进入。

罗天行扬眉迈步,毫不迟疑。但心中早打好主意!

他不单把自己的“先天太乙真气”凝足到十二成,袖中并备好七柄“柳叶分光小剑”,

准备万一发现南宫独尊对自己也起恶念,并无法脱身之际,便与这阴毒枭雄,并骨此处!

进入内室,陈设极为简单,只在一条长几之上,放了三样东西。

第一样是朵叶作纯白,花作淡紫的玉琢兰花。

第二样是册厚约寸许的皮面巨书,封签上并书有“泥犁十八录”五个铁线篆字。

第三样则是通体黝黑,径约七八寸的一枚铁质圆球。

南宫独尊伸手向那张长几一指,含笑说道:“罗道长请看,这几上之物,就是武林人物

百徐年来梦寐企求的‘紫阳三宝”……”

说至此处,发现罗天行满面惊奇神色,遂又复含笑道:“道长何事惊奇?莫非对这紫阳

三宝有甚……”

罗天行笑道:“我不是对‘紫阳三宝’有甚怀疑?只是觉得这‘紫阳万劫霹雳火’,径

约七八寸,又大又重,似乎不宜带在身上,作为制敌之物?”

南宫独尊点头说道:“此物虽然不便,威力却绝对强大无比,小弟正想向罗道长请教,

用何谋略,把这‘紫阳万劫霹雳火’,巧妙布置,若能仗以将‘天外双魔’血河夜叉’等几

名穷凶极恶的黑道魔头一并除去,也算是江湖盛事!”

罗天行微微一笑,目注南宫独尊道:“庄主何必问道于盲,在这种布设埋伏,互斗心机

之上,你要比我强得多了!”

他因见南宫独尊脸上,已现惭窘之色,不愿弄得太僵,遂又手指几上兰花,移转话头说

道:“这朵叶作纯白,花作淡紫的玉琢兰花。虽是上家宝物,却为何……”

南宫独尊正想避开罗天行的锐厉词锋,闻言之下,接口笑道:“这朵兰花的价值,不在

其玉质极佳,而在雕工精细,它就是‘紫阳三宝’中的第一宝‘君子真经天兰秘谱’!”

罗天行听他这样说法,近前两步,细一注目,方看出端倪,“哎呀”一声,失声说道:

“这些小小花叶之上,怕没有雕刻了上千个字?好像竟是世极罕见的‘神眼雕刻’?”

南宫独尊连连点头,并长叹一声道:“我虽得‘紫阳三宝’,但却觉得这册最被武林人

物看重的‘君子真经天兰秘谱’,根本毫无用处。”

罗大行听出他的语意,扬眉问道:“怎会毫无用处,庄主是看不清其上字迹?还是猜不

透其中涵意?”

南宫独尊道:“我有特制晶镜,可以放大字迹,不愁看不清楚,但经中字句,却涵意晦

涩,好像只是一本‘兰谱’,与上乘武学,无甚相关之处。”

罗天行触类旁通地,笑了一笑说道:“庄主只叹这‘天兰秘谱’,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人如玉剑如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