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二十六章

作者:独孤红

九畹仙子与沈宗仪庄峰下凝目一看,果然见有一条人影。

白衣人本是奔向“堆云崖”,闻啸声,立即转向驰来。

这一转入又弛近,方看出是个面庞瘦削,脸长如狼,颉下留有一撮山羊须,六旬左右的

白袍老者。

九畹仙子微“噫”一声,苦笑说道:“原来是他?我以为决不会错之举,恐怕错了。”

沈宗仪道:“仙子,这白袍老者是谁?莫非是‘天外双魔’之一?”

九畹仙子颔首道:“他就是名如其人,嚣张万分的‘千手天魔’熊嚣,我且暂时藏起,

让你们先和对方答话,也好看看这老怪物究竟嚣张到了甚么程度?”

说完,身形一闪,便自藏向嶙峋怪石之后,并向岳情倩悄然嘱道:“倩儿放心,不要怕

他,这老怪物虽号‘千手天魔’,一身暗器,神出鬼没,但却自诩身份,不会对你年轻人物,

偷偷下甚辣手!”

这几句话儿的余音刚了,一条白影,业已飞上峰头。

沈宗仪因久闻“天外双魔”之名,遂纳气凝神,定睛看去,想看看这“千手天魔’究竟

如何嚣张狂妄?

熊嚣上得峰头,虽见沈宗仪岳倩倩二人,并肩而立,却连理都不理,只闪动两支凶睛,

扫视四外。

岳倩倩柳眉一扬,向对方发话问道:“喂,你在看些甚么?”

熊嚣答得简单:“还有人呢?为甚么躲起来不敢出面?”

沈宗仪因对方到时,九畹仙子早已藏起,不禁讶然地问道:“尊驾怎么知道此处还有别

人?难道是‘无影杀星’邢光宗告诉……”

熊嚣不等沈宗仪说完,便自接口说道:“这道理还不简单,就凭你们两个rǔ臭末干的小

娃娃,有谁能发出适才那种内含先天罡气的传声长啸?”

沈宗仪听得剑眉一挑,目闪神光,引吭长啸!

假如九畹仙子适才啸声,宛如凤啸,则沈宗仪如今所发,便绝似龙吟! 

他这啸声,并不高亢,但却又宽又洪,传送极远,并一啸到底,中间绝未换气。

熊嚣虽极狂傲,自是行家,向沈宗仪改容相向地,皱眉问道:“当世武林的年轻一辈中,

具此功力之人,决不会多,你是‘四绝书生’沈宗仪么?”

沈宗仪眉梢一动,嘴角微掀说道:“在‘天外双魔’的耳目之中,想不到还会知晓区区

‘四绝书生’名号?”

熊嚣“咦”了一声,目注沈宗仪道:“老夫已有多年未出江湖,你怎么一见之下,便认

出我的身份?”

岳倩倩站在一旁,轻启朱chún,接口道:“我们若不知道你的身份,何必引你前来,免你

前往‘堆云崖’头,冤里冤枉的送掉一条性命!”

熊嚣讶道:“奇怪,你们为何这样说法?并知晓我是去往‘堆云崖’呢?”  :

岳倩倩道:‘那‘无影杀星’邢光宗心肠歹毒,在‘堆云崖’头,设下厉害埋伏,要把

前往该处的武林好手,不分敌友,一网打尽,我们发现以后,不忍见无辜之人,惨罹浩劫,

才在此……”

熊嚣不等岳倩储再往下说,便冷笑一声道:“邢光宗对我弟兄,倚若长城,尊如父兄,

谁会相信你这丫头的挑拨离间之言……”

语音顿处,右手一伸,向岳倩倩狞笑说道:“拿来……”

岳倩倩诧道:“你要什么?”

熊嚣道:“‘紫阳三宝’,我不要别的,你们只把其中的‘泥犁十八录’,给我便了!”

岳倩倩知晓多半又是“无影杀星”邢光宗,编造了甚么谎言,遂轩眉问道:“你怎知道

我们获有甚么‘紫阳三宝’?”

熊嚣狞笑接道:“若要入不知,除非已莫为,你这丫头假冒‘养天庄’庄主之女身份,

在宝库之中,盗走‘紫阳三宝’一事,业已无人不知……”

岳倩倩听得邢光宗居然完全歪曲事实不禁气得全身发抖,娇叱道:“完全胡说……”

谁知沈宗仪突然摇手止住岳倩倩,向熊嚣扬眉说道:“就算‘紫阳三宝’在我们手中,

却为何要把其中的‘泥犁十八录’给你!”

熊嚣冷冷说道:“看你们均长了一副聪明俊秀面孔,总该分别得出‘性命’与‘宝物’

二者,究竟是哪一样来得重要?”

沈宗仪哦了一声,轩眉笑道:“听尊驾这样说法,莫非我们不肯奉送‘泥犁十八录’时,

你便要飨以辣手?”

熊嚣道:“我知道你们不会太笨……”

沈宗仪不等他再往下说,突然狂笑道:“我们虽不太笨,却有点狂,更有点傲,有点不

识天高地厚,认为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威震八荒的‘天外双魔’,未必能把

我们这rǔ臭未干的年轻娃娃奈何得了?”

岳倩倩此时方知沈宗仪是想掂掂这位“千手天魔”,究竟有多少份量?

谁知熊嚣起先虽极狂傲,但听了沈宗仪的挑战之语后到毫不动怒地,吁了一口气儿笑道:

“好个‘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话方至此,突然一块小石,由沈宗仪身后飞来。

但飞到沈宗仪面前,这块小石竟发出一“叮叮叮”三声微响,并立即坠落地下。

沈宗仪心中微诧,注目看去,不禁大吃一惊!

原来这块小石之上,经过“叮叮叮”三声的微响之后,竟长出了三根胡须而这胡须的长

短色泽,却与熊嚣颔下的那撮山羊须儿,完全一样。

沈宗仪这才知道“千手天魔”果然名不虚传,好似全身是手,适才吁了一口气儿,竟能

吹出三根山羊胡子,伤敌于无形之中,委实太以令人难加防范………

熊嚣见自己所吹出的三根胡须,竟被一块小石所阻,遂目注沈宗仪身后的那堆嶙峋怪石,

扬眉说道:“我早知道你们身后有人,石后是谁,再不现身,奠怪我熊嚣要以……”

一语未毕,九畹仙子已从石后,飘然走出,含笑说道:“一别多年,想不到‘天外双鹰’

居然改了规矩,会对沈老弟如此年轻后学,暗袭以‘天魔吹须’的厉害手段!”

熊嚣见了九畹仙子颇感竟外地,呀了一声道:“我道是谁?原来竟是九畹仙子的大驾在

此,仙子莫加责怪,常言道:‘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流数十年’,这位沈老弟年岁虽轻

修为极厚,看来已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极上乘境界,仙子纵而未出手,我那‘天

魔吹须’的雕虫小技也未必能把他怎么样呢?”

九畹仙子笑道:“熊道友莫存敌意,所谓‘紫阳三宝’,是在‘养天庄’中,我们根本

未加觊觎,而发啸阻你直接登上‘堆云崖’之举,也确是一番好意!”

熊嚣凶睛电转,眉头一皱说道:“仙子居然也如此说法,莫非那‘堆云崖’头,真有甚

么异常凶险?”

九畹仙子笑道:“那‘无影杀星’邢光宗在‘堆云崖’头,设下‘无影之毒’,以及大

量地雷火葯,但却延期点燃,似是还要等什么武林人物,赶去崖头,同道浩劫……”

熊嚣仍似不甚相信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事就奇怪了,邢光宗费尽口舌,才把我弟兄

及‘血河夜叉’令狐菁师徒请来,怎会在即将与对方互见真章之前,同室操戈的对我有甚恶

毒算计?”

“轰隆……”一声巨震起处,那座“堆云崖”的上半截崖头,整个被炸成无数飞灰碎石,

一朵蕈形烟雾,并向空中升起了数十丈高下。

九畹仙子等人,离“堆云崖”虽远,也觉得脚下摇摇,对那一震之威,有点目眩心悸!

熊嚣更是大吃一惊,双目凶光如电,似已十分震怒?

九畹仙子笑道:“熊道友请算算时间,适才我们若不设法相拦,你如今是否恰好赶到了

‘堆云崖’顶之上?”

熊嚣那等倨傲之人,居然也向九畹仙子抱掌拱手道:“多谢仙子的仁心慈念,我会去拽

邢光宗算帐……”

九腕仙子笑道:“邢光宗雄才大略,十分深沉,熊道友似乎不必面加指责,只说是因事

延误,未道浩劫,看他怎样说法,以探测其内心究竟是何企图为要,并不必提起与我等相见

之事,总而言之,山林多清趣,何必入红尘?熊道友与东方道友,若能勒马悬崖,仍回高犁

贡山……’

熊嚣不等九畹仙子往下再说,便笑道:“仙子苦口婆心熊某至感盛意,我会见机行

事……”

语音至此顿住,向九畹仙子略一抱拳,便转身纵落峰下,折回来路而去。

九畹仙子也不便多言,只得目送熊嚣,从眼中闪露出怜悯神色。

沈宗仪道:“仙子空费一番苦心,我看这位‘千手天魔’,虽然幸逃一劫,却未淡丝毫

名利之念!”

九畹仙子颔首道:“九界无边,众生难度,我们但求尽心尽力,至于是否能挽回劫数,

也只有归诸天命的了……”

岳倩倩忽然目注峰下,诧然说道:“师傅快看,怎么还有人来?”

九畹仙子注目看去,果见从“养天庄”方面驰来一条人影,也是直奔“堆云崖”而去。

沈宗仪修为深厚,目力极锐,已看出那条人影就是“百草先生”丁子济,遂提气传音地

发话叫道:“丁老人家,晚辈沈宗仪、岳倩倩,随侍仙子在此。”

丁子济闻得传声,立即改道,不消多久,便赶到了这座小峰头上。

沈宗仪从丁子济的神色之上,看出他是一路飞驰,拼命急赶,不禁诧然问道:“丁老人

家为何赶得这样急迫,莫非获得甚么重要讯息?”

丁子济点头答道:“我探得两桩重要秘讯,故而尽快赶来,以期阻止你们登上‘堆云崖’

顶!”

沈宗仪笑道:“老人家此语之意,是指‘堆云崖’头,藏有……”

丁子济接口道:“那‘无影杀星’邢光宗已把‘紫阳三宝’中的‘紫阳万劫霹雳火’,

埋藏在‘堆云崖’顶,要把九畹仙子暨沈老弟、岳姑娘等,全化劫灰!”

沈宗仪把丁子济拉到崖边,手指数十丈外的“堆云崖”,含笑说道:“丁老人家,你且

看看‘堆云崖’头光景……”

丁子济凝目一看,大吃一惊,皱眉说道:“原来我途中所闻巨震,以及直冲霄汉的火柱

浓烟,便是‘紫阳万劫霹雷火’,已在‘堆云崖’头发生爆炸……”

沈宗仪摇头道:“所爆炸的,只是数量颇巨的地雷火葯,不是甚么‘紫阳万劫霹雳

火’!”

丁子济道:“适才一震之威,绝非小可,老弟与仙子等人,怎会安然无恙的呢?”

岳倩倩接口笑说道:“是我师傅在一登‘堆云崖’顶之际,便发觉凶谋,才引领我们,

及时趋避,逃过了这场粉身碎骨劫致!”

丁子济额手称庆道:“这真是吉人天相,我因深悉那‘紫阳万劫霹雳火’的厉害,故而

一知此讯,立即尽快赶来!”

沈宗仪因听得了子济说是曾获知两桩重要秘讯,遂接口同道:“丁老人家所获知的另一

秘讯,又是甚么?”

丁子济目注沈宗仪,嘴角傲掀,慾言又止。

沈宗仪见状诧道:“丁老人家为何竟慾言又止起来,莫非是与晚辈有关的甚么噩耗?”

丁于济叹息一声道:“不是有关沈老弟的噩耗,而是你知交好友的一桩不幸消息……”

沈宗仪微一寻思,面色忽变地急急问道:“是不是‘鬼斧神弓’吴天才兄,我闻得他因

与‘巧手天尊’郭慕石恶斗,左手断去二指,右耳亦失,身上并带了百余处散碎伤痕……”

丁子济叹道:“那些轻重伤痕,还无所谓,我所获得的噩耗,是这位吴老弟于返抵‘养

天庄’后,反而命丧姦人之手!”

沈宗仪听得全身一震,目中立闪泪光,失声问道:“这姦人是谁,吴天才兄又是死……

死在何人手下?”

丁子济道:“说来令人难信,暗算吴天才老弟之人,竟然是对他用重金礼聘的‘养天庄’

庄主!”

沈宗仪牙关一咬,厉声说道:‘老人家认为这桩讯息的真实程度如何?”

丁子济道:“百分之百真实,丝毫没有虚假,因为此事发生时,‘沧暝羽士’罗天行曾

在旁目睹,经过详情,也是罗天行告诉我的。”

当下遂把吴天才惨道毒手经过,对沈宗仪等说了一遍。

沈宗仪听完,立即撮土为香,含泪说道:“吴天才兄的英灵不远,小弟沈宗仪誓必为你

报仇雪恨!”

九畹仙子略一沉吟,向丁子济扬眉问道:“丁兄,罗天行是你好友,他既知‘养天庄’

庄主是个心如蛇蝎的豺狼之辈,难道还不赶快跳出这是非漩涡,莫再助纣为虐?”

丁子济长叹一声道:“此次云集‘白水镇’的一干武林高手之内,委实只有罗天行不是

利慾薰心之辈,但他昔日因受法济大师厚恩,誓必为他报仇!”

沈宗仪冷笑一声,双扬剑眉说道:“照我们已知情事推测,那法济大师和‘青木朗君’

东方朗可能都是被化身为向百胜的‘无影杀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人如玉剑如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