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 三 章 峡谷七杀

作者:独孤红

一路之间,两人互相交谈,均觉对方见识高远,心中越发钦佩。

但走出十里左右,地形有些特殊。

两山夹立,一谷甚狭。

沈宗仪目注处,双眉微轩,向吴天才含笑说道:“小弟业已遭受两次险谋暗算,假如对

方不肯死心,则这条狭谷,乃是最好下手之处,吴兄请小心一些,莫要受了鱼池之殃,令小

弟太以过意不去。”

吴天才“咦”了一声,看着沈宗仪,扬眉问道:“除了‘要命渔翁’鲍子铭外,还有人

对沈兄罗罗么?”

沈宗仪道:“有……”

从怀中取出一柄金色小剑,掉过剑柄,手拈剑身,递向吴天才,目中电闪精芒,缓缓说

道:“吴兄认不认得此物,这剑峰上所蕴奇毒,见血封喉,并能使中毒人于片刻之间,尸化

血水,端的厉害无比!”

吴天才接过金色小剑,略一端许,摇了摇头答道:“这种淬有奇毒的金色小剑,我设见

过,但根椐扛湖传闻,却不陌生,应该是隐居‘崆铜’久未出世的‘七剑天君’所炼成名之

物。”

沈宗仪道:“吴兄果然博闻,令沈宗仪不胜佩服……”

吴天才皱眉道:“七剑天君要算当世武林第一流中第二流的人物,无论武功、身分都比

‘要命渔翁’鲍子铭高出一筹,沈兄被他暗算,没……没有吃甚亏吧?”

沈宗仪说道:“吃亏的是他自己,这位‘七剑天君’业已应了‘善水者,死于溺;营火

者,死于焚’之谚,在他自己剑尖剧毒之下,人化南柯,尸成血水!”

吴天才道:“奇怪……”

沈宗仪诧然问道:“吴兄奇怪甚么?”

吴天才道:“七剑天君最享誉武林的成名绝技,便是‘七剑齐飞’如今,他既已身化异

物,怎未施展‘七剑齐飞’手法,仅仅发出一剑呢?”

沈宗仪“哦”了一声,向吴天才含微笑说道:“这是小弟尚未告知吴兄,‘七剑天君’

的七柄金色小剑,均在我身边的豹皮囊内!”

吴天才似乎微吃一惊,向沈宗仪细加注目拱手说道:“沈兄深藏不露,世之高人,早知

如此,小弟不必拦阻‘要命渔翁’鲍子铭出手行凶,反而可使他在沈兄神功绝艺之下,早遭

报应!”

沈宗仪笑道:“吴兄千万不要加此说法.逃过‘七剑分尸’大劫,只是一时侥幸,小弟

仍对吴兄仗义相助之情,感激不已!”

吴天才道:“沈兄也是暗器名家?”

沈宗仪乃是聪明绝顶之人,一听便知吴天才问话用意,含笑答道:“小弟从来不用暗器,

这柄金色小剑,只是留来查察,究是何人买出‘七剑天君’暗算于我而已。”

吴天才笑道:“这样说来,沈兄根本用不着七柄金色小剑,只消一柄为证,也就……”

沈宗仪不等吴天才把话说完,便自接口笑道:“吴兄莫非喜爱这种淬有厉害剧毒的金色

小小剑刀?”

吴天才毫不客气地,目注沈宗仪,扬眉说道:“倘沈兄原意割爱,便请见赐一柄。”

沈宗仪见对方相当洒脱,毫不客气,遂也毫不考虑地,连连颔首,向吴天才含笑接口说

道:“可以,可以,倘若吴兄需用,不妨多取几柄,换句话呢,也就是小弟只要保留一柄,

以备作证为查察,便已足够!”

他边自发话,边自伸手入怀,好似要继续取出那金色小剑。

吴天才摇手笑道:“够了,够了,一柄业已足够,吴天才谢过沈兄厚赐!”

两人目光相对,展眉一笑,但仅刹那之间,笑容便在二人脸上凝住。

因为此时两人业已走进狭谷,并看见一些触眼物件。

所谓触眼物件,就是在这宽度仅有一丈四的狭长谷径中央地上,每隔三尺,便写着一个

“杀”字。

沈宗仪与吴天才一同凝目,见那“杀”字,共有七个。

七个“杀”字以后,还有具白皮棺木,放在路中,棺木头上,好似写着十来个小字,但

因距离太远,不容易看得真切。

吴天才“咦”了一声,侧顾沈宗仪,扬眉笑道:“沈兄,你这仇家,到底是谁?并和你

究竟有甚深仇大恨,弄出这多花样?先是‘七剑齐飞’,再是卖鱼行刺,如今又!……”

谁知吴天才话犹未了,沈宗仪已自摇了摇头,含笑说道:“吴兄,你弄错子,这七个

‘杀’字的新鲜花样,和那口薄皮棺材,倒不是为我沈宗仪而设。”

吴天才微感意外地,“哦”了一声,轩眉说道:“不是为了沈兄,却是为了谁呢?觉得

这一路之间,另外还有甚么值得人如此大费心思,加以布置的特殊身份人物?”

沈宗仪剑眉双扬,目光一注吴天才,嘴角微锨,慾言又止!

吴天才是反应极快的聪明人物,一见沈宗仪这种神色,心中立有所悟,目光沈宗仪道:

“沈兄莫非认为这七个‘杀’字,和一具薄棺,是有些见不得人的扛湖鬼祟,为我吴天才所

设?”

沈宗仪苦笑道:“不是小弟以为,而是……事实如此,吴兄不必盛怒……”

吴天才不等沈宗仪再往下说,便自双眉一挑,急问道:“沈兄定有甚么特别见解,不然,

怎能断定目前之事,是……”

沈宗仪摇头道:“不是我有甚特别见识,而是对方已指名吴兄,表示了挑战意味!”

吴天才知晓沈宗仪必有所见,遂扫目四外,仔细观察。

沈宗仪笑道:“吴兄不必找了,对方向你挑战的三句话,便写在前面谷径中央的那口薄

皮棺材头之上……”

吴天才目光一注,骇然变色,向沈宗仪失惊问道:“沈兄竟有这好目力,在这远距离,

看出那具棺材头上的细小字迹……”

沈宗仪知道吴天才这样说法,是对自己业已有点怀疑,并有点嫉妒,遂赶紧加以解释道:

“常人目力,谁也看不到这远,但小弟却因幼服灵葯,不单看得稍远,更能于雾中视物……”

吴天才一抱双拳,突然向沈宗仪作了一个长揖。

沈宗仪还礼笑道:“吴兄为何突然又客套起来?”

吴天才道:“小弟是想奉烦沈兄一件事儿……”

沈宗仪笑道:“吴兄请讲,沈宗仪但有所能,无不应命……”

吴天才手指前面那具薄皮棺材,向沈宗仪笑道:“小弟想请沈兄把棺材头上的所写字句,

念来给我听听。”

沈宗仪笑道:“这事容易,但请吴兄听后,莫动肝火,细筹对策,慢慢查明究系何人所

为,再设法处置敬戒!”

说完,并目光遥注前方,口中念道:“通过‘七杀’,即入地狱,吴天才收尸处!”

说也奇怪,吴天才本来早已神色冲动,颇有怒意,但在听完沈宗仪所念这挑战意味极浓

的十四个字儿之后,反似心乎气和,神色冷静无比。

沈宗仪看在眼中,暗觉得这位新交友好,无论在文武或心极方面,均极老练深沉,确属

盖代奇才。

递向他微微一笑,表示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吴兄能够这样心情平静,不动肝火,

慢说区区‘七杀’,就是百杀千杀,也不会对你构成任何灾厄妨碍……”

沈宗仪微笑未收,吴天才的双眉一挑,狂笑忽起。

这一阵狂笑,显然是吴天才疑足了内家罡气所为,笑得风云变色,谷撼山摇,委实显示

了发笑人的深厚功力!

沈宗仪一面暗佩吴天才的真气澹弥沛,内功精纯,一面含笑问道:“吴兄为何这等狂

笑?”

吴天才收住笑声,目光烂如岩电地,先向四周一扫,然后笑道:“沈兄记不记得我们在

酒馆初识之时,小弟曾向你说过‘同是江湖不羁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之语?”

沈宗仪道:“当然记得,这是不久以前之事,吴兄突又提起则甚?”

吴天才笑道:“刹那之间,时移事异,我觉得应该改上两个字。”

沈宗仪道:“吴兄玄机,小弟难测,但不知你要改的是那两个字呢?”

吴天才轩眉道:“沈兄有‘七剑’之厄,小弟有‘七杀’之灾,虽然事有巧合,极其妙

趣,但也足见险恶江湖,步步鬼域,我们都成了这些见不得天日等魑蛙魍魉的慾杀之人,则

那句‘同是江湖不羁人’岂不应该改名‘同是江湖慾杀人’么?”

沈宗仪笑道:“正气消沉久,江湖魑魁多,吴兄不必发牢騒了,沈宗仪不才,愿和你同

闯这‘七杀’之阵,看看是否会如那具棺材头上之言,就此走入地狱?”

吴天才笑道:“小弟为人处事,只凭一已好恶,正时极正,邪时极邪,往往会把一片清

天,搅得天翻地覆,故而地狱主宰,未必欢迎,而那具薄皮棺材,也似乎盛放不下我与沈兄

两个人?”

语音落处,—青一白两条人影,不约而同地,一齐凌空飞起。

七个“杀”字,每个字儿之间,距离均是三尺。

换句话说,总共也不过只有两丈距离。

慢说沈宗仪与吴天才人已走近,就算他们远隔四五丈外,也不难施展绝世轻功从这七个

‘杀’字上空,一纵而过。

但那样闯关,迹近胆怯示弱,故而沈宗仪与吴天才不约而同地,一齐纵身凌空,也不约

而同地一齐落足在第一个‘杀’字之上。

他们身在空中,心头便已有了同样的准备。

沈宗仪与吴天才均觉得在自己落足于第一个“杀”字之上时,会有三种可能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人一落足,埋伏立发,有无数毒辣暗器,猬集袭击.

第二种情况是写有“杀”字的地面上,含蕴剧毒,或下有陷阱,或根本就是自然威力中

极厉害的“无底流沙”!

第三种情况是下埋剧烈火葯,落足其上,立会发生撼岳摇山的强猛爆炸,足令人粉身碎

骨!

这三种情况,每一种都可能发生,故而,任凭吴天才江湖老到,任凭沈宗仪胆技超人,

他们也无法判定在刹那以后,所发生的,究竟是那一种情况?

好在沈、吴二人,均身怀绝顶武学,虽然无法预测是何种情况发生,他们只消功行百穴,

气贯周身,自信也可以随机应变。

这项问题的答案,只在转瞬之间,便获得解答。

但答案大怪,是没有答案的答案。

所谓“没有答案的答案”,是他们所猜测中的各种爆炸、陷阱、暗器猬袭,埋伏发动等,

一样也没有发生。

沈宗仪和吴天才对看一眼,投有说话,也没有继续动作,只是静静卓立在那第一个“杀”

字之上。.

略过片刻,他们同时开口,说出了同样的两个字:“奇怪!”

刚才,他们是运气流转周身,看看可曾中毒,体内可有甚么异常情况?……

结果,半丝无异,一切无恙,不由这两位武林奇客,不禁同时叫了一声“奇怪!”吴天

才挑眉道:“走,沈兄,我们再闯‘七杀第二关’,但事非寻常,大家要特别注意一点!”

语音才顿,吴天才与沈宗仪均争先恐后地,向第二个“杀”字走去。

距离只有三尺,并非三丈或三十丈,自然举步便到。

虽然他们在功力之上,略有高低强弱,但在如此距离,却必系同时到达,分不出谁先谁

后。

第二个“杀”字,与第一个“杀”字,完全一样。

“杀”字本含有森寒意味,尤其那口薄皮棺材头前所写的“通过‘七杀’,即入地狱,

吴天才收尸处”字样,更是充满了一片杀气。

但如今他们连闯二“杀”,却毫发无惊,一片安详。

吴天才与沈宗仪对看一眼,不约而同地,再往前走。

第三“杀”,第四“杀”,第五“杀”……

安然,寂然,未发现丝毫异状。

不单吴天才精于算计,聪明无比,沈宗仪亦非愚蠢迟钝之人。

接连五关,安然度过,并未使他们懈怠了半点戒备之心。

甚至于反而更小心,更着意地,注视着第六、第七两个“杀”字,功力提聚到十二成,

一发现任何情状,立即各自善加处置。

太怪了!

第六个“杀”字,和第七个“杀”字之上,仍是毫无埋伏,让他们平安度过。

吴天才气得双眉高挑,站在第七个“杀”字,恨声说道:“沈兄你认为这异常情况,是

何原因?难道有人在开我玩笑?”

沈宗仪略一沉吟,摇头说道:“不像,照谷中这种布置情况看来,不像在开玩笑。”

吴天才道:“嗯,我也觉得不像……”

一语才出,霍然发掌,竟向那具薄皮棺材,凌空吐劲击去。

掌风到处,“碰”然巨震,碎木四飞!

棺中也无花样,这具薄皮棺木,是具空棺,真好像是准备为人收尸之用。

吴天才苦笑叫道:“沈兄,不是小弟自诩,吴天才一向善于料敌,断事如神,但今天却

把我搞……”

“搞胡涂了”一浯尚未说完,便发现沈宗仪不是站在自己身边,而是蹲在地上。

吴天才低头一看,沈宗仪是取出一柄金色小剑,在第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峡谷七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人如玉剑如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