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 五 章 巧字成书

作者:独孤红

又是一条山谷!

沈宗仪身形如电,闪进谷内,但却四顾全无一人。

他心中好不奇怪,暗忖自己一身功力,虽不敢说傲视天下,冠冕八荒,但无论在软硬轻

等任何一方面,能够超越自己的武林人物,业已绝不多见。

适才,前行黑影,是在十六七丈以外,自己一路追来,竟未能将距离缩短,已对对方的

轻功造诣,极感惊奇,若是把人追丢,岂非闹了笑话?

沈宗仪心中动念,目中电扫,看清了谷内一切。

此地,是个死谷,共总数十丈方圆,除了西面有一堆嵯峨怪石以外,草树不多,似无甚

么足以藏人之处。

遥见前行黑影,分明进入此谷,为何却不现踪迹?

沈宗仪根据当地环境,认为人定藏在那堆嵯峨怪石之后,遂身形微闪,一式“野渡横

舟”,横飞数丈去,凌空纵起,口中并冷然叫道:“朋友,别再躲躲藏藏请出来吧,让我看

看你,究是何方神圣?”

语音未了,人已纵到那堆怪石上空,瞥见自己又已料错,石后空荡荡那里有半条人影?

沈宗仪“咦”了一声,心中正自惭窘,忽然听得有人笑声说道:“在下非神非圣,只是

一介书生,朋友更不必舍近求远,大展轻功,我就在谷中候教!”

沈宗仪耳根一热,回头看时,心中方告恍然!

原来一进谷口的三四丈以上,壁间有块突石,恰好挡住沈宗仪的目光,看不见对方就已

站在石上。

如今,那人既已发话,又已纵身落地,卓立谷口,自使沈宗仪清清楚楚看出是位比自己

年龄略大四五岁的玄衣书生。

他心存愧作,不再施展甚么轻功身法,缓缓举步,走回谷口。

那玄衣书生相貌十分英挺,双目神光,也可看出正而不邪,向沈宗仪上下略一打量,扬

眉问说道:“这位仁兄,对我一路穷追,可否见告其中原故?”

沈宗仪拱手还礼答道:“在下有一好友的驾车骏马,被人杀死于‘满庭芳’酒店的马棚

之中,为了查究此事,才……”

玄衣书生笑道:“哦,原来仁兄把我当作了杀马之人?”

沈宗仪道:“尊驾这样说法,莫非竟是恰巧路过,令我发生误会?”

玄衣书生说道:“我不是路过,是特意在那小阵的几家酒店旅舍中找人,好对他痛下杀

手!”

这几句话儿的末后一语,不禁把沈宗仪听得一怔?

玄衣书生双眉一轩,目中神光如电,又复朗声笑道:“也难怪仁兄误会,因在下自承是

名‘杀手’,不过志在光明正大的叫阵‘杀人’,决不会下流无聊得前去偷偷杀马!”

话完,见沈宗仪未即答话,遂又从怀中摸出一面玉牌递过道:“仁兄若仍存疑念,请看

这面玉牌,便知在下身份,也可相信我自出江湖以来,尚未说过半句虚言!”

说完,把手中玉牌,蓦然翻转,托在掌心……

沈宗仪注目一看,只见这面长方形的玉牌,中间镌着两颗红心,但见其中一颗,已被人

用刀剑等尖锐之物划碎!

沈宗仪于未隐之前,便听说过这面玉牌来历,一见之下,愕然问道:“原来尊驾便是名

震四海的‘无情剑客’萧扬!”

萧扬方一点头,沈宗仪又复抱拳为礼,发话问道:“萧大侠,在下还有两件事儿,略有

所疑,想要请教?”

萧扬道:“仁兄风采,使我心仪,有甚话儿,尽管请讲。”

沈宗仪并未问话突然剑眉一轩,朗声吟道:“薄于利禄淡于名,大好头颅一掷轻……”

萧扬闻得沈宗仪的吟声,点了点头,接口说道:“不错,这是我自撰述怀俚句,想不到

竟传入仁兄耳内,也足见仁兄的博识多闻,令人佩服!”

沈宗仪道:“在下便为此诗的第一句向萧大侠求教,既薄于利更淡于名,又为了何事,

当起‘杀手’?”

萧扬苦笑道:“仁兄是以第一句问,萧扬是以第二句作答……”

沈宗仪皱眉道:“第二句?第二句是‘大好头颅一掷轻’……”

萧扬叹息一声道:“对,大丈夫在世,最不应身受人恩,萧扬可薄‘利’禄,能淡浮

‘名’,但却无法忘‘恩’,一旦有人挟‘思’授命,我便无法推托只好把‘大好头颅一掷

轻’了!”

沈宗仪也自叹道:“那‘七剑神君’是为了一个‘色’字,萧大侠则是为了一个‘恩’

字,看来于‘名利’以外,仍复另有缠人之物!”

萧扬面带讶异神色,沈宗仪又自发话说道:“萧大侠,如今我要提出第二项问题,希望

你明白见告!”

萧扬道:“仁兄尽管见询,萧扬能答便答,真若有困难时,只好有负尊命!”

“萧大侠为了酬恩报德,甘为‘杀手’,但不知你要杀之人,是不是我?”

萧扬毫不考虑地,向沈宗仪连连摇头,含笑说道:“不是——不是——”

沈宗仪笑道:“萧大侠,你直到如今,似乎还不晓得我的姓氏?”

萧扬抱拳道:“失礼,失礼,萧扬一直都是在询问之中,故而尚未请教。”

沈宗仪双眉一挑,目中神光如电,凝注在萧扬脸上,朗声问道:“既然萧大侠尚不知我

的姓氏,又怎知要杀之人,不是我呢?”

萧扬“哦”了一声道:“这道理十分简单,就是小弟受命要杀之人,颇为邋遢,不像仁

兄有这等翩翩浊世的英俊风神!”

沈宗仪一听“邋遢”之语,便立即想到那位新近结交的吴天才身上,因而联想到前途同

闯七杀凶关,分明吴天才与自己命运相同,也有人大动干戈,一拨一拨地,派人在暗中加以

算计。

想至此处,立即冲口而出,向萧扬急急问道:“萧大侠,你……你奉命要杀之人,是不

是吴天才?”   萧扬闻言之下,全身微震地,怔了一怔,双眉紧蹙,摇头答道:“对不

起,恕我有负尊命,因为萧扬曾受严嘱,立下血誓,这是我两椿必须保守,不可告人的秘密

之一!”

虽然萧扬不肯答覆但沈宗仪已由他神情一怔之上,知道自己所作猜测,大概不会有错。

对方既不肯说出要杀何人,沈宗仪便又换个方式,含笑说道:“好,在下绝不强人所难,

但不知萧大侠,一向宛若神龙,啸傲四海,却怎会受人深恩,对方又是那位奇特武林人物?”

这是询问萧扬奉何人之命,前来杀人,但却略为转弯,表现了问话的技巧。

萧扬面含苦笑地,向沈宗仪抱拳一揖说道:“萧扬已然说道,只有两件事儿,曾立血誓

不可告人,但仁兄所问,偏偏就是我两桩必须保密之事。”

沈宗仪双眉一轩,突然声若龙吟地,狂笑说道:“好好,小弟不再探人隐私,但却有桩

请求!”

萧扬道:“甚么请求?……”

沈宗仪笑道:小弟对‘无情剑客’的盖代绝艺,和侠骨高怀钦迟已久,今日既然有幸识

荆,更有幸并非萧大侠要杀之人,不禁心存妄念,想与萧大侠作进一步的结交……”

萧扬听至此处,狂笑道:“仁兄不要这样谦虚,我们一见如故,惺惺相惜,萧扬风尘碌

碌虚度三十六春,倘若彼此进一步的结交,我多半要占便宜,叫你—声兄弟!”

沈宗仪慌忙一抱双拳,恭身肃立,神情敬谨说道:“大哥怎么这样说法?得兄如此,光

采万分,小弟姓沈……”

“沈”字方出,遥空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厉啸!

萧扬一听啸声,双眉立蹙地,向沈宗仪面含苦笑说道:“沈兄弟,我们风萍投契,已结

金兰,但我有事必须立即应人之召,只好等前途重聚之际,再叙兄弟情了!”

语音顿处,把手—举,玄衣飘飞,闪出谷口。

沈宗仪目送萧扬身影,心中不禁略兴感慨……

他适才提出要与萧扬作进一步结交之举,是有双重作用。

第一种作用,纯出真诚,他对这位“无情剑客”的武学,风采,暨光明磊落气度,着实

一见投缘,颇为心折;第二种作用,则略含权衡,蕴有某种机锋在内……因他根据萧扬神情,

以及前途经历,业已判断这位“无情剑客”由于身受人恩,无可奈何地受命充当“杀手”的

行为对象,多半就是自己的新交好友吴天才。

萧扬身怀绝学,吴天才亦非俗士,这两人若一见面,谁也不甘低头,不肯倔服,极可能

弄成两败俱伤局面,把两位不世出的武林奇客,一齐生生断送!

自己与吴天才结交在前,倘若再和萧扬套上交情,或许能为他们双方,挽回一场劫数那

样一来自己真成了吴天才的“福星”,也是极为惬意趣事!

伺况心中隐谜,委实太多,要杀自己的是准?要杀吴天才的是谁?湖畔钓鱼,蓦地飞来

半面破镜,要自己前往“白水镇”去杀的血海深仇,又是谁?……

这些谜底,几乎每一个都非仅凭智慧可事猜测,故使沈宗仪在孤寂惺惑之下,也着实需

要交些知心友好!

如今吴天才早去,萧扬也杳,前途是否可以重逢?何时……何地?……两个一齐遇

上?……一个一个的来?

倘若一个一个相会,无疑是满怀快慰,杯酒言欢……

倘若两个同时出现,则必然先有火爆热烈场面,能否化戾气为祥和,转干戈为玉帛,就

要看自己的周旋运用,临场表现?……

动念至此,脑海中的吴天才,和萧扬的影子,渐渐淡去,换了另外两个人影……

那是白发飘萧,精神矍烁的白嬷嬷,和具有天人颜色,倾城倾国的岳倩倩。

岳倩倩与白嬷嬷乘坐蓬车,并驾的是双套骏马,看来也是作长途西行。

在两匹骏马,双双被凶人击毙后,她们怎样上路?

漫漫长途,是否等禁劳顿?……

山野之间,是否会遇凶险?……

想至此处,沈宗仪顿慾赶回酒店,充任护花使者。

但出得谷口,行未几步,及复废然而止,摇头自语叹道:“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

泪始乾。沈宗仪,你几乎已经是半个死人,何苦还要去作茧自缚?岳倩倩与白嬷嬷分明极为

富有,杀了马儿可以再买,毁了车儿,可以再造,她们一身武学,亦非等闲,差一点的邪恶

之徒,若动妄念,无非找死……”

沈宗仪想明白岳倩倩与白嬷嬷,似乎并没有太大危机,遂决心不再转回“满庭芳’酒店

了,单独青衫飘举,继往西行。

就在沈宗仪决心不陷情网,独自西行之际,岳倩倩却在为情伤神!

沈宗仪一走,她们发现“满庭芳”的店夥,暨厨下师傅等,均被绑在厨房一角,知道他

们实属无辜,遂加释放,仍回前店饮酒。

白嬷嬷看出岳倩倩神情抑郁,遂加以宽慰笑道:“倩倩,依我看来,沈相公并非故意规

避,他可能是到了后院,有所发现,去追那杀马恶贼?”

岳倩倩凄然笑了一笑,抬手微掠云鬓,点头说道:“白嬷嬷,你猜得对,他必是去迫杀

马之贼但也藉此脱身,换句话说,无论追得上或追不上,均不会再回此处的了。”

白嬷嬷听出了岳倩倩的语意,看看她一跟,含笑问道:“这样说来,你是不打算在此等

待他的了?……”

岳倩倩秀眉一挑,极为果断地“哼”了一声,接口答道:“等他也是白等,我们何必如

此笨法呢?前途若再相逢,我对于这位太以冷傲的沈相公,要施展另外一种手段!”

白嬷嬷诧道:“你另外有什么手段?难……难道竟要来个霸王……”

岳倩倩玉颊一红,赫然娇笑地,向白嬷嬷佯嗔道:“白嬷嬷你不要胡乱嚼舌,‘霸王硬

上弓’是最庸俗,最无效,最令对方看不起的拙劣办法,我所打算施展的,则是女人对付男

人,最有效的办法……”

她见白嬷嬷听得又慾张口动问,遂摇手娇笑道:“常言道:‘天机不可泄漏’,你在事

前不许问我,我们在此小歇一宵,明晨上路。”

白嬷嬷苦笑道:“马儿死了,车已无法再行……”

岳倩倩失笑说道:“白嬷嬷,你是否让那些莫明其妙的人,和莫明其妙的事,给气胡涂

了?西北道上,惯产良驹,我们囊中又有得是金银珠宝,不会再买上两匹么?”

这时,恰好店夥过来道谢谢,岳倩倩遂叫他准备干净上房,并含笑问道:“店家,这镇

上有没有牲口出售?”

店夥知道岳倩倩是要买马驾车,连连点头,应声答道:“有有,这小镇东街,便有家骡

马行,姑娘若要亲自挑选,小的为您引路。”

岳倩倩点了点头,由店夥带路,去到骡马行中,买了两匹健马,套上车辕,小息一宿,

次晨继续西行。

按下吴天才方面,按下岳倩倩,也按下萧扬方面,故事仍从沈宗仪身上,直接发展。

沈宗仪青衫落莫,独自西行,神态虽似十分暇逸,但却暗以内家功力,把耳目之聪提到

极致!

他这等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巧字成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人如玉剑如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