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 九 章

作者:独孤红

吴天才不假思索地,立即答道:“是太白楼,那种气派,不单足为之冠,连在比较荒凉

的西北道上,恐怕也数一数二………”

岳倩倩道:“好,沈兄记住,明日黄昏,我们三人均在太白楼聚会,那时互一对证,你

与吴兄究竟是敌是友,也可见分晓了。”

沈宗仪点头道:“岳姑娘与吴兄珍重,沈宗仪敬如岳姑娘之音,我们明日黄昏,在白水

镇上的太白楼见!”

言毕,双拳一抱,自鞍上腾身,施展他那‘五行挪移’的绝顶轻功,右转入山,刹那之

间,便隐入榭石探处。

岳倩倩妙目凝光,遥送沈宗仪,有点惘惘出神………吴天才笑道:“岳姑娘别出神了,

沈兄乃是信人,最迟在明日黄昏,彼此又可相见!”

岳倩倩方自两片红霞,飞上双颊,吴天才又自低低说了两声:“奇怪………奇怪………”

岳倩倩道:“吴兄奇怪甚么?”

吴天才笑道:“眼前已是白水镇,照我计算,那位半路隐身,由我和沈宗仪兄,替她当

差的白嬷嬷,应该来接你了。”

岳倩倩不单脸红,连耳根都热了起来地,白了吴天才一眼,佯嗔说道:“吴兄真是今之

曹操,沈宗仪兄就没有你那么多心机!”

吴天才笑道:“他是当局者迷,我是旁观者清,我不单知道白嬷嬷未死,还知道她对你

放心不下,一路化装暗护,直到约莫五十里前,才超前赶往‘白水镇’,才说她应该通知令

尊,派人来接了呢!”话方至此,两名娇美丫环,已率人抬了一乘小轿,从‘白水镇’方面

迎来,到了马前,把一张小小纸条,向岳倩倩恭身献上。

岳倩倩看完纸条,—撅小嘴,向吴天才苦笑说:“吴兄,我也要走了,我爹爹有点和你

一样,爱弄神秘……吴天才笑道:“岳姑娘请吧,我也要去见我那位神秘聘一切谜底,均等

明日黄昏在太白楼揭晓便了!”

※    ※    ※

这是‘白水镇’的大街,吴天才入镇以后,依照受聘时双方所作密约,寻找一家长*葯

店,这家‘长*葯店’规模不小,店址也设在‘白水镇’的最称繁荣之处。

吴天才一到店中,站在长条柜后的一名葯店师傅,向他端详两眼,便哈着腰儿,堆起笑

脸问说道:“相公是要买葯?’吴天才摇头道:“我不是买葯,是来卖葯!”

葯店师傅陪笑道:“相公卖的是什么葯物?要卖什么价钱?………”

吴天才微微一笑,扬眉答道:“卖的是消炎度厄,起死回生灵葯,索价要千两黄金!”

葯店师傅连连点头笑说道:“罕世灵葯,应获高价,但这等大事,在下作不了主,相公

请至后店与我家东主,直接商谈好么?”

吴天才微一颌首,便由那葯店师傅领路,走向后店。

但后店中却无人,只在院中停着一辆廉幕深垂的马车,葯店师傅伸手肃客,含笑躬身笑

道:“相公请上车吧,我家东主现在别墅候驾,离此还有十来里路吧!”

吴天才冷哼一声道:“好,我到要看看贵东主是位甚么身份的神秘人物?”

等他上车之后,葯店师傅竟也跨在辕上,亲为执缰地,驱车飞驰而去。

※   ※   ※

这是山区,在‘白水镇’东,右转入山的山区。

沈宗仪循着岔道入口处,树干上的破镜指引,入山仅约里许,便有一名黑衣壮汉,从一

株参天乔木上,飞身纵下,向沈宗仪抱拳问道:“是沈宗仪沈大侠么?”

沈宗仪点了点头,并仿佛已知对方身份,扬眉问道:“老爷子呢?”

黑衣大汉躬身道:“老爷子连日都在等侯沈大侠,直到今晨方因要事暂离,铁定后日回

转,临行时曾留吩咐,说沈大侠若到,就在山中等他。”

沈宗仪摇头道:“不行,明日黄昏我在‘白水镇’的‘太白楼’中,有重要约会,我还

是去镇上旅店暂住。’黑衣大汉道:“老爷子也料及沈大侠可能不愿在山中露宿,熬受风霜,

遂叮嘱沈大侠投宿镇上旅店,虽然不妨,但最好要略易形容,因为对头委实势力绝大,极为

厉害。

沈宗仪剑眉微挑,慾语又止地,向黑衣大汉看了两眼后,方缓缓问道:“老爷子既传破

镜,定已查出我那誓不两立的仇人是谁了吧?”

黑衣大汉道:“是‘好色阎王’………”

沈宗仪诧道:“这‘好色阎王’外号,相当下流狠毒,一听便知绝非善类,他真实姓名

可知道么?”

黑衣汉子道:“在下曾听老爷子偶然提起,好像是叫甚么‘司徒独霸’?”

沈宗仪皱眉说道:“司徒独霸………”他觉得这‘好色阎王’和‘司徒独霸’名号,都

太以陌生,在江湖中好似从未听人提过。

在黑衣汉子的恭送下,沈宗仪又离开山区,向‘白水镇’走去。

※   ※   ※

岳倩倩到家了,她眼看小轿被抬入一座极漂亮的大花园中。

这大花园中,有座极华丽,极华丽的三层楼阁,但轿夫及婢女们,却绕过这华丽楼阁,

穿越一片参差树石,停在一座前有水榭,后有亭台的精舍之外。

岳倩倩一下轿,便觉一怔?因为在精舍门前,迎接她的,既不是白嬷嬷,也不是她父亲

岳克昌而是一位月貌花容,年约三十一二的美艳黄衣妇人。

那黄衣妇人见岳倩倩神色一怔,便含笑道:‘倩倩姑娘,我自行介绍吧,我是你新姨

娘……”

岳倩倩之母早死,却未闻其父有续弦或娶妾之举,故而闻得黄衣妇人‘新姨娘’三字,

不禁又是一怔?黄衣妇人笑道:“我是双料的‘新姨娘’,一来我姓辛苦之‘辛’,二来又

才在半年多前嫁你爹爹,倩倩姑娘若不嫌弃,就叫我‘辛姨娘’吧。

“辛姨娘,我爹爹呢?”

辛姨娘笑道:“你爹爹就是你这么一颗掌上明珠,委实思念疼爱已极,此次突然得知你

已艺成出师,简直欣喜若狂,但因现有远客光临,必须稍予款侍,遂命我先来陪你等你在这

‘听水小筑’中,安顿行囊,略为歇息后,你爹爹就会来看你了。”

话完携着岳倩倩的玉手,异常亲热的并肩进入那幢精舍之内。

精舍中所有布置,精雅脱俗,琴棋书画,一应俱全,引得岳倩倩展目四望,脸上也浮现

了相当满意的慰然娇笑。

辛姨娘笑说道:“这是我得报之下,所匆忙布置的,倩倩姑娘如有不当意处,请再自行

更换调整……”

岳倩倩嫣然笑道:“多谢辛姨娘劳神,这样已太好了,但我怎未看见白嬷嬷呢?”

辛姨娘道:“你爹爹奉托白嬷嬷去办一件事儿,大概最多今夜晚间,便会回转。”

※   ※   ※

沈宗仪、吴天才、岳倩倩全到了地头。

但岳倩倩尚未见着她爹爹,吴天才尚未见着他雇主,沈宗仪尚未见着他所谓的老爷子。

岳倩倩的父亲,叫岳克昌。沈宗仪要杀之人叫‘好色阎王’司徒独霸。吴天才要保护之

人姓名,却还不知道。

沈、吴二人的立场,究竟是否有冲突呢?如今还不知道,这桩谜底的揭破所在,也应该

是沈、吴,岳三人所订约聚合的‘太白酒楼’之上.※   ※   ※楼上。黄昏。

不是岳倩倩、沈宗仪、吴天才三人订约的‘太白楼’.也不是第二日的黄昏!这是岳、

沈、吴三人分手的当日黄昏,地点是在一座华丽玲珑的三层楼阁之上.有时,有地,人呢?

人有两个,一个是吴天才,另一个是年约五十三四,目如鹰瞵,炯炯慑人,但像貌却相当秀

逸的灰衣人。

吴天才是由葯店师傅驾着那辆廉幕深垂的马车送来.吴天才听任自然,根本就从未伸出

手儿,揭开帘幕,观看车外景物.车停,登楼.吴天才目光一扫,便知道这座华丽楼阁,对

他并不陌生.在二楼的一间密室外,葯店师傅伸手在紧闭室门上一长三短地,连续叩击二遍.

室门一启,灰衣人卓然注目.葯店师傅躬身禀道:“启禀东翁,吴大侠到.”

灰衣人点头道:“好,你回店去吧,吴大侠从此以后,便由我接待.”

葯店师傅退去,灰衣人向吴天才含笑伸手道:“吴大侠请。”

吴天才一进室内.便把自己的‘九幽鬼斧’,和‘九天神弓’取出,放在桌上.灰衣人

相当谨慎地,关好门儿,才一回头,不禁目注桌上的‘鬼斧神弓’,讶然问道:“吴大侠,

你………你,你这是………”

吴天才笑道:“我因彼此素不识荆,觉得先应该用这两样东西,证明我的身份………”

灰衣人笑道:“吴大侠太多心了………”

吴天才摇手道:“这不是多心,而是稳当,也是吴某生平行事的一贯方针。”

灰衣人“哦”了一声道:“吴大侠此语是否要我也提出甚么身份证明?……”

吴天才道:“你不必了,因为这座‘五云楼’的图样,是我所画,尊驾既已如图兴建,

不证可知,定然是我雇主……”

灰衣人自一笑。吴天才双眉微轩,又复说道:“不过,吴天才虽受千金之聘,却不愿我

雇主是个无名无姓之人……”

灰衣人听至此处,含笑接道:“吴大侠放心,在下不会无名无姓,这是我昔年行走江湖

时,所用暗器,吴大侠可曾听说过么?”说完,伸手人怀,取出一支式样极为特殊的龙形金

梭,向吴天才舒掌相示.吴天才目光一注,登时微带惊容道:“尊驾就是昔年有东南武林盟

主之称的‘飞龙剑客’?”

灰衣人苦笑一声,正待答话………铃……铃……铃………这间密室东南角上的一枚小铃,

突然连声响了起来!

灰衣人双眉一蹙,站起身形,向吴天才抱拳道:“后宅发生急事,在下去去就来,请吴

大侠把这‘五云楼’上下,察看—遍,是否均如尊意,抑或有甚疏漏之处,我好再命工匠,

加以修补!”

※  ※  ※

这一夜,沈宗仪、吴天才,以及岳倩倩等三人都没睡好.沈宗仪是既怀旧恨,又念新情.

加上满腹疑思,在“白水镇”的旅邸之中,简直翻来覆去,难以合眼.吴天才时在那座“五

云楼”中,负手傍徨,绕室蝶躞,不住摇头叹气!

岳倩倩是在她辛姨娘为她所准备,相当精雅幽美的“听水小筑”中,独坐终宵,不住垂

泪。

沈宗仪除了他不愿告人的心中旧恨以外,其余的情绪,容易明了.吴天才摇甚么头?叹

甚么气?以及岳倩倩垂甚么泪?却无人知道……※  ※  ※月升月落………天明,天

暗………又是黄昏………仍在楼头………这是第二日的黄昏。也是岳倩倩、沈宗仪、吴天才

等三人,互相约会见面的‘太白楼’上。时光已到,人未到齐.换句话说,就是沈宗仪、吴

天才、岳倩倩三人之中,有人未来这‘太白楼’践约。

在黄昏以前,也就是第一个到的,是昨夜辗转反侧,未曾合眼的沈宗仪.在刚好黄昏,

也就是第二个到的,是昨夜绕室傍徨,不住摇头叹气的吴天才.那位昨夜独坐终宵,黯然垂

泪的岳倩倩,也就是主动缔订这‘太白楼’上‘黄昏之约’的绝代娇娃,却没有来.‘太白

楼’头,灯光如海.不单楼头,连这‘白水镇’的闹市长街之上,也燃着了一片繁灯。

楼头的雅座中,沈宗仪与吴天才面前的桌案上,已有六只空壶,和八盘未经动箸的精美

菜肴.奇怪,他们没有吃一点菜,却喝了六壶酒……更奇怪的是,他们除了初见面时,互相

点了点头外,彼此之间.还没说过半句话儿.沈宗仪向楼外看了一眼,华灯如海,繁星在天,

‘黄昏’业已成为过去,如今应该称为‘夜’了.他黯然一叹:“如今已夜,人约黄昏,

她……她大概不会来了……”说至此处,语言一顿,收敛了双眉之间的相思情愁,改从俊目

之中,闪射出逼人英光,向吴天才朗然叫道:“吴兄,有时神情表现,甚于言语,或是文字,

我看我们之间的那桩谜底,业已无须揭晓,便可断定彼此是千巧万巧地,站在相反立场。”

吴天才点头道:“小弟与沈兄的看法,完全一致。”

沈宗仪轩眉一笑道:“古人有‘绝交书’……”指着桌上酒菜,掩饰不住心中凄楚地,

双眉一蹙,摇头叹道:“则我们‘太白楼’头的这桌酒莱,可以称为‘绝交宴’了………”

吴天才黯然道:“对,我们今天还是好朋友,但在这‘绝交宴’散后,下次再见时,也

就是明天以后的随时随地,彼此可能便是誓不两立的生死之敌……”

沈宗仪狂笑了,但笑声中却带有浓厚凄怆意味:“好,好,珍重今宵绝交酒,再作明朝

生死事,来,来,来,吴兄,我再敬你三大杯,希望今朝长晦,我们能够挽回造化,留住光

阴,永远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人如玉剑如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