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汉》

第12章

作者:独孤红

只听井桧说道:“老弟,不假也不错吧!”

李玉翎定了定神道:“馆主这儿没有跟我同名同姓的人?”

井桧抬头说道:“这武术馆姓这个姓,叫这个名,只有老弟一个。”

李玉翎讶然说道:“这是谁……”

并桧道:“我正问老弟,你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

李玉翎道:“馆主,我在宫里没有人,真要说起来,知道我李玉翎的人也没有几个。”

井桧道:“真的,老弟。”

李玉翎道:“馆主,要有,我该巴不得承认,再说要是我在宫里有人,我也不会到这‘承德武术馆,来了。”

井桧呆了呆,微一点头道:“老弟这话倒是不错,你老弟要是宫里有人,还进得什么‘承德武术馆’,那这是怎么回事儿。”

李玉翎苦笑抬头道:“馆主都不知道,我又怎么知道。”

井桧道:“那这事儿就怪了……”

李玉翎道:“馆主,宫里那来人还在馆里么?”

井桧抬头说道:“走了,早走了,条子送到就走了,小庙里容不下大神,宫里来人还会在我这武术馆里多呆。”

李玉翎道:“问问他也许知道这是谁下的条子。”

井桧道:“这条子我知道是谁下的,行宫‘神武营’的那位统带,这是他的表记,任何来往公文他都是写这么记号,咱们这统带叫荣富,出身正黄旗,老弟认识么?”

李玉翎抬头说道:“不认识,我那有这么大的造化认识‘神武营’的统带。”

井桧皱眉说道:“那这件事儿真怪了……”

乐逵在他身后说道:“不管怎么说,统带下条子要调咱们李玉翎老弟进宫听差去,是铁一般的事实。”

井桧点头道:“说的是,这既假不了,也错不了,这么办吧!老弟收拾,我叫乐逵送你去……”

李玉翎道:“怎么,这么急。”

并桧道:“统带亲笔下的条子那是开玩笑的,我有几个脑袋敢耽误,老弟不看那两字‘着即’么?按说一大早我该叫你老弟进宫去的。”

李玉翎还待再说。

井桧已然摆手又道:“别耽误了,老弟,再耽误是给你这老哥哥找麻烦,乐逵帮老弟收拾收拾去。”

倏然一变而为老哥哥,距离一下拉近了好多,还要乐逵帮李玉翎收拾,要在前一天乐逵那冰冷神色就够瞧的!

现在就不同了,乐逵愿意的很,答应一声走了过去。

李玉翎忙伸手一拦,道:“不敢劳驾,我自己来吧!好在只有几件换洗衣裳,其他的都是武术馆的。”

说完了话,他转过身去收拾衣裳,乐逵可没闲着,站在一边儿打下手,递这递那的,挺殷勤的。

井桧在一旁说道:“老弟,这一鱼跃龙门,可别忘了你待过的这‘承德武术馆’啊!有空常想着来坐坐。”

李玉翎道:“那是一定,馆主几位的这份情我也忘不了。”

井桧道:“你老弟是个有心的朋友,我在这武术馆主事也不是一天了,像你老弟这种人还是头一回遇上,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了,算我没看错人,没交错朋友,今后我几个都得仰赖你老弟。”

李玉翎道:“这是什么话,怎么说馆主总是我的上司,这是永远变不了的。”

井桧道:“我可只拿你老弟当朋友看待。”

李玉翎道:“这个我知道。”

乐逵很勤快,说话间他已为李玉翎打好了包袱,来的时候是这样,走的时候还是这么一个包袱。

井桧在一边说道:“您老弟是在武术馆待的天数最少的一个,要叫他们知道,怕不要羡慕死。”

步履响动,鲁金提着一只大茶壶走了进来,他进门一怔,道:“哟,怎么馆主也在这儿……”

他一眼瞥见床上的包袱“噢”地一声接问道:“老弟这是干什么?”

李玉翎还没答话,井桧已然说道:“你昏了头,谁是你的老弟,没规矩!”

乐逵也拍手说道:“这儿没你的事,也用不着提水倒茶了。”

鲁金有点尴尬,没作声。

李玉翎忙道:“馆主,我打进馆头一天起就跟鲁金称兄道弟,人家都是朋友,这样显得近一点。”

鲁金好不感激,向李玉翎投过一瞥。

李玉翎接着说道:“鲁兄,我要走了,刚预备跟你告辞去。”

“怎么?”鲁金一怔忙道:“老弟要走了,上哪儿去?”

井桧接了口,态度和气了不少,道:“李老弟要进宫听差去了,统带亲自下条子指名要李老弟……”

鲁金“啊呀”一声,瞪大了眼把大水壶往地上一放,跨前一步抓住了李玉翎的手,激动地道:“那真是太好了,那真是太好了,恭喜老弟,贺喜老弟,我早就说老弟有这么飞黄腾达的一天,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早……”

乐逵道:“这有什么稀奇,李老弟本来就是个能人,能人不会被冷落。”

井桧持着胡子点头说道:“说得是,说得是,我有同感,乐逵这话正说到我心里头去……”

鲁金有点窘,望了李玉翎一眼,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道:“老弟,别在意,我这个人天生的笨嘴……”

“那里话。”李玉翎道:“这是实话,交朋友讲究的就是两字实在,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鲁金道:“这还能是怎么回事,准是老弟的才能让宫里知道了,再不就是馆主把老弟的能耐报了上去……”

井桧乐了道:“这我可不敢居功,常说几句好话倒是有的。”

李玉翎那有不明白的,嘴边儿上的话还不会说,趁势一句:“谢谢馆主,我不会忘的。”

井桧道:“老弟别这么说,往后常来坐坐,心里有老哥哥这个朋友就知足了。”

鲁金把话接了过去:“真的,往后老弟没事办的时候可常来坐坐。”

李玉翎道:“那是一定,一个人怎能忘本,饮水总要思源的。”

井桧点点头说道:“老弟真是个朋友,老弟真是个朋友。”

乐逵一旁说道:“馆主,时候不早了。”

鲁金伸手抓起床上的包袱,道:“走,老弟,我也送送你。”

李玉翎道:“这怎么敢当,我自己来。”伸手就要去捡包袱。

鲁金提包袱手往后一缩,道:“老弟还跟我客气,能给老弟提提包袱,这是我的造化,别人想提都提不到呢!我先出去了。”

话落,转身往外就走。

井桧向外一摆手道:“老弟,请吧,说真的,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呢!不过这是老弟往上爬的机运,也是没奈何的事。”

李玉翎道:“馆主爱护,我以后经常来看馆主的。”迈步走了出去。

出了屋,鲁金提着包袱在前,井桧跟李玉翎走个并肩,乐逵大踏步跟在后头,李玉翎看得清楚,那一间间的矮屋子里,老有一对目光透过门缝在看他。

井桧送李玉翎送到大门,乐逵向鲁金一把捡过包袱,道:“交给我吧!我送李老弟去。”

鲁金没管那么多,任乐逵抢去包袱,他却冲着李玉翎道:“现在都在一个城里,老弟千万常来坐。”

李玉翎满嘴的答应着道:“鲁兄放心,那是一定,那是一定。”

井桧一旁煞有其事地道:“临别我奉赠老弟两句话,这事儿不比别的事儿,为人处事要千万小心,老弟要好好的干,就凭老弟这身能耐,不会没有更上一层的一天,这一天也不会太远的。”

李玉翎道:“多谢馆主,金玉良言,我自然会长记心中,馆主,我走了。”

一抱拳,转身要走。

井桧突然叫住了他道:“老弟,请等等。”

李玉翎回过身来道:“馆主还有什么吩咐。”

井桧道::“这是什么话,我那里敢当呀!临别我没有别的奉赠,只有这个以壮老弟行色,将来老弟也定然用得着它。”

自袖管里拔出一枚带鞘的匕首递向了李玉翎。

李玉翎接过一看,他立即认出这一枚匕首就是乐逵日前交给他,用来刺杀秦天祥那枚匕首。

李玉翎睹物思人,心里又是一阵刺痛,他道:“谢谢馆主,馆主自己怎不留……”

井桧道:“我留也没用,老弟会用得着它,宝剑赠英雄,名马赠烈士,我没有剑,只有拿这枚匕首意思意思。”

李玉翎道:“无论怎么说,我都得谢谢馆主……”

乐逵道:“时候不早了,咱们走吧!去晚了,到迟了,头一个倒楣的是我。”

井桧道:“第二个就会是我,老弟别耽搁了,走吧!”

“那么我就告辞了。”李玉翎向着井桧一抱拳,又向鲁金打了个招呼,偕同乐逵步下石阶而去。

井桧跟鲁金站在门口目送,井桧脸上没表情,鲁金chún边却含着一丝笑意。

行宫在“承德”城北,所以乐逵跟李玉翎一离开武术馆便折向了北,顺着大街往行宫方向行去。

刚走完一条街,离“武术馆”还没多远,突然从对街跑过来一个人,那是个穿凉褂的年轻人,长像挺英武,袖口卷起,很俐落,也透着一身劲儿,他来到跟前拦住了李玉翎,他脸上没有表情,话说得却是挺和气!

“请问一声,尊驾可是姓李。”

李玉翎一点头道:“不错,我是姓李。”

那年轻人紧跟着又是一句:“李玉翎李爷。”

李玉翎道:“不敢,我就是李玉翎,阁下认得我。”

那年轻人笑了,笑得有点勉强,道:“认得,在那儿我都认得,您有空不妨请借一步说话。”

李玉翎道:“阁下是……”

乐逵老实不客气地突然说道:“你是干什么的,李爷现在没空,改天再说吧!”

李玉翎跟着说道:“我有要事待办……”

年轻人忙道:“李爷不敢多耽搁您,只一下工夫,我知道您有要事待办,可是这件事也很要紧?”

李玉翎道:“什么事,能叫我知道一下么?”

那年轻人道:“您有两位朋友等着要见您。”

李玉翎讶然说道:“我有两个朋友,是……”

神色忽然一动,急道:“是不是父女两人。”

他以为是赖大爷跟芸姑。

那年轻人一点头道:“对了,正是父女两人,他两位说跟您是朋友。”

李玉翎心里一阵跳动,转过脸去望着乐逵道:“那父女两人确是我的友人,也可能是久寻未获的亲人,我想过去一下……”

乐逵眉锋一皱,道:“老弟,咱们不能再耽搁了……”

那年轻人道:“只一下子工夫,那两位说要跟李爷见一面,说几句就行了。”

乐逵还没说话,李玉翎己然问那年轻人道:“在那儿?”

那年轻人往对街一指道:“就在对面儿,你瞧见了么,对面儿有家茶馆儿……”

李玉翎抬眼一看,不错,对街是有家茶馆,挑的招牌是“玉壶香”。

茶馆儿里人不少,一时看不见赖大爷父女在那个座儿上,他当即点头说道:“呵,我跟你过去一下。”

那年轻人一喜,道:“我前头带路了。”

说完话,扭头就先走了。

李玉翎急不可待地迈步跟了上去。

乐逵紧跟一步道:“老弟,可别耽搁太久。”

李玉翎只望着对街,这是大白天里,要不然他能腾扑过去,他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不会耽搁太久的。”

其实李玉翎用不着急,这条街没多宽,就这两句说话工夫已然过了街来到“玉壶香”门前。

那年轻人先进了门,进门便高叫说道:“李爷来了,还不看座。”

这时候再看,这“玉壶香”茶馆儿没几个人,只坐着四个身穿黑色裤褂,打扮跟这年轻人一样的中年壮汉子。

这四个中年壮汉子个头儿壮壮的,眉宇间都透着一股逼人的英武之气,还有一种江湖好汉那种豪迈劲儿,眼神都很足,一望可知是身手不弱的练家子。

年轻人这一喊,那四个壮汉子立即站了起来。

最后头那个浓眉大眼看上去年纪较为大一点的壮汉子,伸手向别座抬过一把椅子,望着李玉翎,目光炯炯,一转手,道:“李爷请坐。”

李玉翎道:“谢谢,我不坐了,我赖……”

那年轻人截口道:“李爷既然来了,坐坐有什么要紧,只不耽搁太久不就行了么。”

李玉翎一想,当即点了点头,又说了声“谢谢”,抬过椅子坐了下去。

那四个壮汉也落了座,那年轻人却站在李玉翎跟乐逵背后,紧挨着李玉翎,乐逵没坐,站在李玉翎背后。

那浓眉大眼壮汉子望了乐逵一眼道:“老四拿把椅子来,让这位朋友也坐坐。”

那名白净脸年纪较轻的壮汉子站了起来,从别座抬过一把椅子,望着乐逵道:“请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男子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